神刀安全网

复盘与京东合并的达达:创业2年融资四轮 越下雨单子越多

创办达达两年后,蒯佳祺的身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现在他是“新达达”CEO。虽然公司名字只多了个“新”字,但其身处的众包物流行业已然巨变。

4月份,作为全国最大的众包物流平台,达达与京东集团旗下O2O子公司“京东到家”进行合并。合并后,京东集团将以京东到家的业务、京东集团的业务资源以及2亿美元现金获得新公司47%的股份并成为单一最大股东。新公司包含众包物流平台及超市生鲜O2O平台两大业务板块,原达达CEO蒯佳祺出任新公司CEO,原京东到家总裁王志军出任新公司总裁。

在此之前,达达已经在成立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宣布了四轮融资,2015年底的D轮融资为3亿美元左右。此轮融资后,达达估值超过了10亿美元。

合并宣布一个月后,蒯佳祺接受了《中国企业家》杂志专访。他穿了一件深蓝色衬衫,一条同色牛仔裤——他的着装除了不像老板外,似乎能和一切职业相匹配,例如,教师、工程师、博士生或者资深“配送员”。但他的内心其实比谁都强悍。“我们正在马力全开,并要成为让O2O没有难配送的订单的基础设施平台。”他野心勃勃地说。

达达和京东到家的合并不亚于众包物流领域的一次行业地震,但这无法打消其他玩家继续争抢行业蛋糕的野心。

同是4月份,众包配送平台人人快递宣布获得5000万美元B轮融资,新一轮融资将主要用于扩大经营规模、提高市场占有率和竞争力,以及用于人才引进。基于众包的同城专人直送服务平台闪送,也在2015年获5000万美元B轮融资,估值2亿美元。

蒯的危机感不是弱化了,而是加重了。“作为一个两年的公司,如果觉得自己很牛了,那就离死不远了,”他说,“我们还是有巨大的敬畏心和使命感的,一切才刚刚开始。”

因为高考数学发挥失常,蒯佳祺错过第一志愿数学系,而阴差阳错的进入同济大学物流系。在拿到麻省理工学院物流工程学硕士后,他曾先后任职于麦肯锡、甲骨文等公司。

2008年,蒯佳祺还在美国硅谷,本来可过年入十几万美金,管理几百人团队,有车、住海边别墅的美国式生活。但他晚上难以入眠,翻来覆去地开始自我对话。“这是我要的生活吗?”他问自己。他度假、吃饭、睡觉都在想回国创业,不创业就感觉在自我折磨。

2009年1月,蒯从硅谷回国,加入昔日麻省理工同学创立的易传媒,之后他又在安居客待了1年,任副总裁、用户事业部总经理。不过最后他还是听取内心的召唤,选择创业。“如果我做较安稳的工作,反而晚上睡不好,我骨子里就是要创业。”

2014年6月初,达达正式上线,定位是提供最后三公里物流服务的平台,迅速进入最火爆、最有痛点的O2O短距离物流配送领域。之所以选择众包物流领域创业,蒯佳祺是受到了Instacart启发。Instacart是主打“一小时送达”的在线百货店,顾客通过Instacart的网站或APP可以看到各大超市的商品,下订单之后,Instacart的自有配送队伍在1小时内完成送货到家的快速配送。

和蒯佳祺一样看好众包物流方向的大有人在,同时进入此领域的公司有四十多家。

“想象一下,每人都有独门武功,背后都有强有力的资源支持,在狭小的空间内,很容易擦枪走火。”这是蒯佳祺对去年O2O物流领域“厮杀”的解读。

作为达达创始人兼CEO,蒯佳祺开启“找人、找钱、找方向”的战斗模式。达达成立1个多月,连固定办公室都没有,员工通常都在咖啡厅、图书馆、廉价酒店进行办公,他们把这种游击战的方式叫做“移动办公”。当时在汉庭,一间房间就一把椅子,只能把餐厅的椅子都搬到房间,7个人,三间经济型房间,一起吃住,疯狂烧脑7天7夜,就这样达达推出了第一个服务网页。

不过资本很早就关注到了这家有大野心的新公司。在达达上线前的一个月,北京金融街的威斯汀酒店,蒯佳祺与红杉资本投资人周逵各喝了一罐健怡可乐,聊着PPT,就这样敲定了几百万美金的A轮融资。

最初达达与投资人一致确定走类Uber的共享经济商业模式,但在具体战略上跟红杉出现重大分歧,达达想做B2B,而投资人认为应该做C2C。“物流需要非常强大的需求和供给同时存在,才能高效地撮合交易。如果一上来就C2C,需与供都不够,两边都是非常离散的,很难同时形成规模。一定要做B2B,先抓商户,再抓配送员,这样才能让两端规模同时能够做起来。”最后蒯佳祺说服了投资人。

方向定了,但落地仍要面临不少现实难题。

在跟商家谈的时候,每人打印出一张地图,上面标好地点,一家家去聊。早期从不知道去哪儿找配送员,他们就当街拦下别人做访谈,聊了两个多星期,聊了不下几十人,最后聊来三四名愿意装APP的人。同时公司每个人也担当了配送员的角色,别人吃饭的时间,都是接单高峰,越下雨单子越多。那段时间,团队白天从没在两点前吃午饭。

“其实那阵挺狼狈,白天接单,晚上再去做程序。”当时达达员工一起吃、住,办公室放着睡袋,一周不回家也属正常。“抢单了、取货了、送达了、好评”,这是达达在初创期,工作场所里最喜欢听到的词汇。

2014年7月,在共同的投资方红杉资本的牵线下,刚上线一个月的达达与饿了么达成合作。饿了么最初答应每天给达达10单,这个礼拜做得好,下个礼拜就有20单、30单、50单。后来饿了么在达达的订单每天多达10万单。

最后三公里配送,对位置要求非常精细。当时非常多的地标没有完善,初期送货地理位置很难精确。“让地址精确化,这在当时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数以万计的楼,一个个的商圈,都靠日复一日地投入人力、时间、金钱成本,用滴水穿石的方式精确地理位置。

2015年3月,达达跨过日订单10万单的里程碑,蒯佳祺把大家召集起来,开了个小庆功宴。回顾一年来的创业经历,面对100多名员工,蒯佳祺嚎啕大哭。

接下来的几个月,达达订单量的飙升势头不减,到2015年6月份成立一周年、宣布C轮1亿美元融资时,达达平台上有10万余名兼职配送员,为10万多家商户提供服务,日单量达60万单。

不过达达并没有沿着已有轨道一直前行。2015年底,达达推出了自己的外卖平台“派乐趣”。上线六周后,日订单量超过100万单,12月中旬在App Store生活板块免费榜排名第一。蒯佳祺曾公开表示,之所以切入外卖领域,一是因为外卖市场热,另一方面则是各大外卖平台都已经开始自建物流。

达达转向C端的举动,被美团外卖、饿了么、百度外卖和口碑外卖等平台“往死里打”,多方“围剿”事件拉开帷幕。不少商家接到了禁令:若上线“派乐趣”,就将被饿了么、美团、口碑、百度等集体下线。

被围剿导致达达出现订单危机,但京东的到来让战局有了新变化。

这也是京东创始人刘强东第一次进入外部公司董事会,担任董事长。“虽然我们跟京东形成战略合作,但是我们仍然开放甚至比之前更开放,我们可以服务于任何人,这是我们所有人都非常坚持的一点。”蒯向本刊说,合并后的新达达,已经拥有200万配送铁蹄,400名系统工程师。曾经“对这个行业掀起过波澜壮阔的影响(蒯佳祺语)”的“派乐趣”项目,也并入到“京东到家”平台上。

蒯佳祺一年至少精读五六十本书,“我再忙每个礼拜都会读一本书,很多书会不断地读、不断地思考”。稻盛和夫的《活法》,他读了上百遍。他觉得稻盛和夫是真正活明白的人。相比之下,他的创业人生才刚刚开始。“九九八十一难之后,才能取得真经。目前达达还是在九九八十一难当中相对早期的时候。”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复盘与京东合并的达达:创业2年融资四轮 越下雨单子越多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