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华为少帅李一男是如何沦陷的【附任正非讲话】

华为少帅李一男是如何沦陷的【附任正非讲话】

腾讯科技精选优质自媒体文章,文中所述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腾讯科技立场。

文/咔嚓院长(微信公众号:蓝血研究)

人生充满了悲喜剧!

3月15日,李一男因涉股市内幕交易案受审,原因是李一男及其妹妹通过内幕消息炒股获利700多万元。李一男曾任华为常务副总裁、港湾网络CEO、牛电科技创始人。

“天才少年”、“技术天才”的这一消息让崇尚技术的我们感到无比惊愕和心痛。

回顾李一男的人生轨迹,大体经历了这么三个阶段。

华为技术天才

李一男15岁考入华中理工大学少年班,1992年硕士毕业在任正非的劝说下放弃出国打算任职于华为,很快负责C&C08数字程控交换机的研发。这是华为的第一代万门机,为华为打开市场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也是华为生死存亡的重要转折点,万门机将华为带入了一个黄金发展时期。1996年26岁的李一男被任正非任命为常务副总裁,在华为位居第二。任正非对李一男直接以“干儿子”相称,可见对其关爱之深。在华为所有的人都认为他将是任正非的接班人。

这么一个经常穿衬衣系错纽扣位置的人,对技术和产品却有着近乎狂热的追求。在当年开发万门机项目的时候,出于结构和技术先进性的考虑,需要各模块采用光纤连接,但在当时所有的光纤网络技术都无法满足要求,李一男大胆提出采用标准SDH技术的设想,在仅凭看过几本书的情况下,通过反复实验,成功实现极具难度的技术突破。每完成一项技术的研发,用李一男自己的话说就是“那种心情如同登山时攀上了项峰一样”。

其对电信网络技术的未来发展也有着惊人的预测和感知能力。华为之所以始终坚持走高端技术研发路线,而不去做小灵通之类过渡的技术,这在当时跟李一男的技术追求有很大关系。

创办港湾网络

2000年,任正非号召员工内部创业,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也包括任正非,李一男毅然决然地选择离开华为,创办了港湾网络。尽管走的时候任正非专门为他开了欢送会,但此事对任正非的打击非常之大。

创办港湾网络后,李一男并没有信守做华为网络产品代理商的诺言,而是开发直接与华为竞争的宽带网络通信技术和产品,并沿用华为的套路,不顾一切地挖角和挑战老东家华为。李一男的这一行为,在华为内部造成了非常不好的示范效应,从华为出来的员工前后超过3000人,他们中很大比例都选择了创业,同样运用华为的技术模拟华为的运作。

任正非曾这么描述当时的情况:“2001至2002年华为处在内外交困、濒于崩溃的边缘。你们走的时候,华为是十分虚弱的,面临着很大的压力。包括内部许多人,仿效你们推动公司的分裂,偷盗技术及商业秘密。华为那时弥漫着一片歪风邪气,都高喊‘资本的早期是肮脏的’的口号,成群结队地在风险投机的推动下,合手偷走公司的技术机密与商业机密,像很光荣的一样,真是风起云涌使华为摇摇欲坠。”

当任正非获悉曾经视同己出、并且一年前还信誓旦旦要帮助华为开拓数据市场、并严格遵守竞业禁止的李一男居然在动摇华为的基业时,任正非迫于无奈,下达了对港湾的“必杀令”。2003年和3COM成立了合资公司专门从事中低端的数据市场;2004年华为专门成立“打港办”进行策略性打击;2005年华为成功狙击 西门子 对港湾的收购;2006年华为 17亿人民币将穷途末路的港湾网络收入囊中。

在收购协议里,华为要求李一男回华为工作2年,因此,李一男回到华为,继续出任副总裁。2006年5月10日任正非极其大度和包容地发表了“如果华为容不下你们,何以容天下,何以容得下其他小公司”的讲话(具体见后面的延伸阅读),安抚和鼓励李一男的团队甩掉思想包袱继续创业。“如果我们两股力量将来能合起来会更强大,也会对历史做一个非常好的注脚,不是说敌人永远都是敌人。”

出走华为再次创业

2008年,李一男再次出走华为,先后出任过 百度 首席技术官、中国移动( 微博 )12580的CEO;2011年8月,又以合伙人身份加盟金沙江创业投资基金。

2015年4月,李一男创办北京牛电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进入智能电动车领域。李一男曾表示这是他最后一次创业。

没想到的是,一个技术牛人会倒在股票内幕交易上。根据指控,李一男利用华中数控并购重组的内幕信息先后获利700万元。未来恐怕难逃牢狱之灾!

李一男抛物线的人生轨迹让人一声叹息!他如那只迷路的帝企鹅,前路迷离,即使峰回路转也在若干年之后。

我们已经没有必要再去评判李一男有关商业和道德的问题,一切后果他必自担,何必再落井下石。我们倒是需要思考和研究的是:顶级技术牛人是国家不可多得的财富,在不是罪大恶极的情况下,有什么司法救济或保障机制来持续其技术专长的发挥,为国家所用,为社会所用?

因为此时正是国家需要技术创新、需要民族复兴的时候!

延伸阅读:任正非讲话

我代表华为与你们是第二次握手了,首先这次我是受董事长委托而来的,是真诚欢迎你们回来的,如果我们都是真诚地对待这次握手,未来是能合作起来做大一点的事情的。不要看眼前,不要背负太多沉重的过去,要看未来、看发展。在历史的长河中有点矛盾、有点分歧,是可以理解的,分分合合也是历史的规律,如果把这个规律变成沉重的包袱,是不能做成大事的。患难夫妻也会有生生死死、恩恩怨怨,岂能白头呢?只要大家是真诚的,所有问题都可以解决。

从现在开始,前半年可能舆论界对你们会有不利的地方,但半年后,一定是十分正面地评价你们的行动。所以你们不要担忧华为的员工如何看这个问题,在你们回来工作时,也会有一些不舒服的地方。将来如何对待你们,主要还是高层要对此有正确的看法,中基层是可以说服的。

你们开始创业时,只要不伤害华为,我们是支持和理解的。当然你们在风险投资的推动下,所做的事对华为造成了伤害,我们只好作出反应,而且矛头也不是对准你们的。2001至02年华为处在内外交困、濒于崩溃的边缘。你们走的时候,华为是十分虚弱的,面临着很大的压力。包括内部许多人,仿效你们推动公司的分裂,偷盗技术及商业秘密。

当然真正始作俑者是西方的基金,这些基金在美国的IT泡沫破灭中惨败后,转向中国,以挖空华为,窃取华为积累的无形财富,来摆脱他们的困境。华为那时弥漫着一片歪风邪气,都高喊“资本的早期是肮脏的”的口号,成群结队地在风险投机的推动下,合手偷走公司的技术机密与商业机密,像很光荣的一样,真是风起云涌,使华为摇摇欲坠。竞争对手也利用你们来制约华为,我们面对了基金、竞争对手更大的压力。头两年我们通过加强信息安全、交付件管理才逐步使研发稳定下来;加强市场体系的干部教育与管理,使市场崩溃之风停住了。开了干部大会,稳定了整个组织,调整了士气,使公司从崩溃的边缘,又活回来。

后来我们发现并不是和你们竞争,主要面对的是基金和竞争对手,如果没有基金强大的力量,你们很难招架得住我们的竞争压力。我们敏感到基金的力量,与巨大的威胁,如果我们放弃竞争只有死路一条。如果基金这样做在中国获得全面胜利,那么对中国的高科技是一场灾难,它波及的就不只有华为一家了。因此,放任,对我们这种管理不善的公司是一个悲剧,我们没有退路,只有坚决和基金作斗争。当然也要面对竞争对手的利用及挤压。因此,较大地挫伤了你们,为此表达我的歉意。这两年我们对你们的竞争力度是大了一些,对你们打击重了一些,这几年在这种情况下,为了我们自己活下去,不竞争也无路可走,这就对不起你们了,为此表达歉意,希望你们谅解。不过华为逐鹿中原,也是惨胜如败。但愿我们摒弃过去,面向未来,取得双赢。

我们之间真正的出路是重新走向合作,我代表EMT团队,会真诚地处理这个问题的,不要担心会算计你们,也会合理地给你们安排职位的,不光是几个,而是全部。我们认真地来探讨合作的问题,构建我们真正的成功。历史上真正化干戈为玉帛还是不多的,基金的投机,一害你们,二害我们,我们都是受害者,相信我们会度过阴暗的这一天的。

华为处于一个大发展时期,今年(2006年)销售可能突破100亿美金,华三、终端的一些数据都不放进来,以免成绩太突出了,易受攻击,矛头会指向我们的。太极八卦,有两条白鱼和黑鱼交织在一起,正、反两面是相辅相成的,只要你说你是白鱼,一定是万箭穿心,把你多黑一些。我们坚持实事求是地宣传报道,使华为逐步冷静下来,面对自己存在的问题,去努力优化自己。如果我们两股力量将来能合起来会更强大,也会对历史做一个非常好的注脚,不是说敌人永远都是敌人。还要感谢你们的存在,华三成长之快与此有很大关系,原来我们对企业网何去何从,还存有疑虑。

非常欢迎你们加盟,董事长在国外,我14号要出国,我来见你们就是让你们放心,我是获董事长及整个管理团队授权而来的,我们没有什么弯弯绕,我们也不纠缠历史。大家对历史会有不同的看法,交流会造成矛盾。我们面向未来,在减少矛盾的情况下,加强沟通,达到相互信任。公司处在全球历史性大发展的时期,如果你们想通了,双方工作小组也能达成一致,你们的回归将对中国科技史都是一项贡献。不一定会说你们输了,我们赢了,应该说我们是双方都赢了。如果华为容不下你们,何以容天下,何以容得下其他小公司。我们在很多方面不如小公司,小公司就是靠创意,小公司IDEA强,大公司平台强,平台强就是发现机会后,可以加大投资猛追。

虽然我们和你们关于知识产权打官司,只是一部分而已,但你们的很多创意,像以多业务传送的思想来开发传输产品、以太交换机也有很多自主开发的东西,这还是要肯定的,希望能加盟华为。这次华为的人力资源大调整,将形成一个五到十年的战略格局,外面抗衡国际竞争伙伴,内部吸收小公司加盟到我们一起发展。

这五年来说,没有你们离开公司,我们还发现不了公司这么多严重的问题。你们走的时候,我们快崩溃了,那时好象只要是在华为呆着的人,都被认为是很奇怪的,好象没离开华为的人,反而是不正常的,我曾说过我们的队伍要好好教育一下。我们幸亏也没有太急躁,促成内部矛盾激化,通过这五年的调整逐步稳定下来了。

这次来之前费敏还有压力,怕谈不好。为什么会谈不好呢?我来就是传达第二次握手,一定要握好。

现在华为使用轮值主席,通过轮流执政的管理方式,几年以后达到和谐的管理体系。EMT的决策能力大大增强了。新的方面已取得非常大的机会,两家合作起来一定会有前途的。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华为少帅李一男是如何沦陷的【附任正非讲话】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