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资本寒冬冲击硅谷就业:创业公司不如谷歌

资本寒冬冲击硅谷就业:创业公司不如谷歌

腾讯科技讯 3月16日,据国外媒体报道,近期的“资本寒冬”正在冲击硅谷就业市场。求职者对高估值创业公司陷入衰退的担忧正在蔓延。他们开始选择加盟 谷歌 (微博)这样的大公司,以求工作的稳定。

以下为文章全文:

去年秋季,本地服务网站Thumbtack完成了一轮融资,估值突破10亿美元。随后,该公司收到了雪片般的求职申请。

然而近期,随着部分科技公司股价下跌,创业公司估值缩水,以及风投的日趋谨慎,潜在求职者的关注点更多地在于公司的开支、营收,以及抵御市场下行趋势的能力。

对科技公司陷入衰退的担忧正在硅谷科技行业求职者之间蔓延。有企业招聘人员的表示,来自Dropbox和Twitter等公司的工程师正在与他们联系。这些公司在求职者中一度非常火爆,但近期正出现人才流失。Twitter甚至制定了新的股权奖励计划,试图挽留想要离职的员工。目前在换工作时,求职者会评估创业公司的状况,以及所获期权的真实价值,避免与公司一同“沉船”。

年轻的创业公司常常会以价值快速上涨的期权为诱饵去吸引人才。然而,随着科技公司股价的下跌,公募基金重新评估创业公司股份的价值,这样的招数正在“失灵”。例如,富达投资今年1月下调了13家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创业公司的股份价值。富达共投资了26家这样的公司。

过去1年,LinkedIn和VMware的股价分别下跌56%和40%。在从2014年以来上市的所有科技创业公司中,今年2月,有超过一半股价低于IPO(首次公开招股)发行价。

Thumbtack技术招聘总监杰夫·温特(Jeff Winter)表示,他在吸引工程师加入方面遇到了困难。而自去年圣诞节以来,情况变得更严重。目前,在所有已发放的入职邀请中,入职率比去年下降了约5%。更多求职者对他表示,他们正在与谷歌等巨头联系,而他们很看重大公司带来的稳定性。一名女求职者表示,父母要求她接受谷歌提供的“更安全”的工作。

温特表示:“求职者正在寻找避风港。”

Redpoint Ventures人才总监艾米·奈普(Amy Knapp)为15到20家创业公司提供招聘咨询服务。她表示,在面试流程中,许多求职者目前要求与创业公司投资方沟通。而创业后期公司和大公司的员工也不太愿意尝试新机会,即使他们对当前工作并不满意。奈普的客户中包括代客泊车创业公司Luxe。

Pandora人才招募和多样性副总裁莎拉·瓦格纳(Sarah Wagener)表示:“18个月之前,招聘的最大吸引力在于哪家公司福利最好。”而目前,求职者会关心公司的股价走势。截至本周二,Pandora股价收于9.83美元,远低于去年10月时的20多美元。在近期的财报电话会议之后,瓦格纳邀请公司的投资者关系总监对招聘人员进行培训,指导他们如何解答求职者的问题。

亚当·费什曼(Adam Fishman)现年33岁,他近期刚刚找到了一份技术营销的工作。他此前的雇主关闭了旧金山的办公室。他表示,从福利情况就能看出一家公司的支出水平。他表示:“我更希望一家公司能有更长的发展,而不是在办公室里放一台悬浮滑板。”

在发布招聘启事时,许多科技公司也不再大张旗鼓地宣传。去年,健康保险服务Zenefits曾向潜在求职者发送消息称,该公司完成了一轮“史诗般”的融资,而这是一项“传奇性”的成就。

对劳动力市场数据服务Burning Glass Technologies提供的数据进行分析,可以看到,今年1月和2月,在硅谷核心地区圣马特奥郡和圣克拉拉郡公司的招聘启事中,职位描述中使用“爆炸式”一词的比例同比下降15%,而提到关键词“风投”的比例同比上升61%,提到关键词“营收”的比例上升8%。

当前许多公司开始控制成本,因此向入职员工提供的签字奖金也在缩水。不过,这类奖金并未完全消失。另一方面,求职者目前更看重现金薪酬,而不是股权。此外,一些企业经理也在努力避免员工流失。例如,Twitter正在向员工提供现金奖金和受限股。过去一年,Twitter股价下跌了65%。

整体薪酬水平目前仍保持稳定。根据劳动力市场研究公司Economic Modeling Specialists International的数据,在旧金山和圣何塞都市圈,科技行业职位的平均薪酬2015年为197411美元。而根据薪酬追踪服务Paysa的数据,今年2月,工程师、产品经理和数据科学家持有股权的平均价值为236066美元。

旧金山一家创业公司一名29岁的设计师表示:“我以往很看重股权,并认为所有公司都能成为下一家 Facebook 。而现在当我看到股权时,我的反应是,‘还不错,但我想要现钱。’”

由于正在找工作,因此这名设计师不愿透露自己的姓名。他表示,目前在找工作时会相对谨慎。很重要的一点是,他不会去面试近期尝试融资的公司。

不过,AdRoll CEO阿隆·贝尔(Aaron Bell)这样的老板们欢迎当前的趋势。AdRoll是一家来自旧金山的广告技术公司。贝尔表示:“去年,招聘人才就像是打仗。”

2014年,AdRoll的员工队伍扩大至500人。但2015年,由于资本市场的火爆,该公司的人员规模没有明显增长,只招募了有限的全职员工,同时将一些工作外包给第三方去做。去年底,AdRoll实现了盈利。

贝尔表示,在加大招聘力度的过程中,他看中的工程师也没有拿到太多其他公司的入职邀请。他表示,接受入职邀请的工程师比例比去年增长了30%。而当前员工队伍的离职率也出现下降。

随着科技公司进一步控制成本,招聘人员本身也可能将丢掉饭碗。GoPro和Instacart近几个月都收缩了招聘队伍,而瓦格纳表示,Pandora去年12月终止了4名招聘人员的合同。Pandora今年的招聘计划是700人,低于去年的900人。

移动应用创业公司Swipe Lab的招聘负责人克里斯·德里亚(Chris D’Elia)很高兴Twitter员工愿意接听他的电话。不过他也表示,“资本寒冬”有可能对他的工作造成威胁。“如果我要保住自己的工作,那么我们就需要招聘。”(李玮)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资本寒冬冲击硅谷就业:创业公司不如谷歌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