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程序员的脚本,就是他的秘书

交易的双方

阿里内网放出来的月饼,其行为本质需要做一个探讨。这是一种福利分发?还是一种公司与员工间的市场交易行为?亦或是福利分发本身也是一种在市场中交易的关系?

因为毕竟需要付款购买,所以这个抢月饼的行为本身,就是一个主体与其他主体之间的交易行为。我们设想如果有员工吃了这个月饼发生了食物中毒,那么公司可以说是因为这是在发福利,所以不承担责任么?

如果说这是不需要付款的月饼,是免费的,那还是交易吗?不好意思,即使公司不收钱,员工的福利仍然是员工的薪水体系的一部分,仍旧是一个主体与另外一个主体在契约关系下的市场行为。

脑洞大开,你想怎么买?

那么对于一种交易行为来说,一个人是否可以选用任何自己喜欢的方式去购买呢?当然。

举几个例子,比如说购买者可以搬来一个实体的机器人,它可以识别屏幕,只要屏幕画面出现了变化,就操作机械臂去点击屏幕。请大家脑补一个机器人面对着一台触摸屏的大显示器,手里拿着一只电容笔,直勾勾地盯着屏幕的样子,是不是很敬业?

或者说,购买者可以找周围的关系不错的同事,跟他们说,你们帮我一起来点,抢到的话归我,之后我请你们吃饭。于是,请大家继续脑补几个人在15:59分的时候,看着秒表倒计时,10,9,8,7,…… , 他们聚精会神,右手放在鼠标上,等待着整点,他们要去抢16点放出来的那批月饼。

或者说,如果是公司的高层,问了下身边的秘书,说:『小张啊,你现在有空吗?能不能帮我一起抢一盒月饼啊?我最近要送人有需要,你看能不能帮我个忙?』秘书小张听到后说没问题,于是也就整装待发,静静地守在了屏幕面前。

或者,对于公司里最为兢兢业业的那批码农来说。他们没有秘书,该怎么办?码农小A环顾四周(主人公出现啦),自己的办公桌上只有一台电脑和一个喝水杯,桌面空空如也,想要一台机器人恐怕是来不及打造了,找周围同事帮忙,周围都不是自己的下级也不好开口,想找个秘书发现还得再熬好多年,怎么办?

秘书出现

码农小A想到了当时他曾为了在最新的小米手机上做测试,要去小米的官网上抢一部小米手机。当时小米最爱做这样的定时抢购,有过那次经历,他很快地就回忆起来应该怎样做。

只见他轻轻打开了网页浏览器,查看了下网页的源代码,嗯,有了。只见他开始了寻找资源,一一发出命令。

伙计,你负责计时,16:00通知所有伙伴开始行动 你负责监视桌面,如果按钮变红,立即点击 还有你,你检查效果,如果没有抢到,那就通知伙伴们再来一次

他很快写好了那些命令,把命令放在了一起,让他们相互间有所照应,赋予他们生命,让他们形成系统。而且他为这个系统起了名字,叫做script,中文名称叫做脚本。

这个脚本看起来的样子是这样的

程序员的脚本,就是他的秘书
脚本的样子

来源于知乎网友@苏子雄,若侵权请告知

对,这样的脚本曾出现在许多场合。她为白领们提供了快速处理Excel的能力,她为电脑自动化运行提供了核心的支持,她为数千万电脑服务器提供了每个时刻应该运行的规则。就是这个名叫脚本的小秘书,现在她要再次发挥威力,为她的缔造者码农哥哥去购买一盒月饼。

支付宝的广告做的好,自称小支,说是许多宅男的女秘书。哦,不错,那我们的脚本就叫『小脚』吧,好像名字不是很水灵,不过呢,码农哥哥,人家也是女的嘛。

好啦,请叫我小脚秘书,不,应该叫我小秘书。

首次秀场

16点整,小秘书上场,她知道即将要挑战的舞台,有各路英雄,其他的码农也制造了不少的秘书,还有其他人类也已经守候多时。

只见那时钟的秒针归于整点位置,小秘书刹那间抬头,飞出一把尖刀,眨眼间那尖刀飞向了『秒杀』的按钮。那网页在浏览器中迅速变成一股电流,带着下单的讯号,飞向了这家大公司内网月饼抢单的服务器中。

很快就收到了反馈,预订成功!小秘书没有让人失望,她为码农哥哥节省了等待的时间,他解放了码农哥哥的注意力,她顺利地完成了任务。现在就等码农哥哥使用另外的小支秘书去完成支付了。

不过,等等。

HR的电话

『小A啊,你过来下,咱两聊聊,你是不是去抢了月饼?』

『是的,没错,我去抢了。哦,为什么要说抢?我是购买的啦。』

『但是你手那么快,一定就是抢的啦。』

『哦?那最近听说大家都在抢房子,大家不仅手快,而且腿脚也很快,是不是说买完就可以不用还房贷啦?』

『这个,这个嘛,反正你用了技术手段,让我们感觉怪怪的,你又那么快,那就是抢。』

『好吧,HR姐姐,部门老大怎么看呢?』

于是HR姐姐把部门老大找了过来,发生了以下的对话。

部门老大

部门老大:『说说你都干了什么吧!』

A:我找了一个我的秘书,让她帮我盯着屏幕。打个比方,就好比如果屏幕出现了变化,就用她手里的电容笔赶紧去点击一下屏幕上那个红色的按钮,帮我快速下个单。我写了一段小程序,实现的功能,用人话翻译过来就是这样的。

部门老大:『其他人都没搬机器人过来,怎么就你搬来了援兵?』

A: 我不可以搬来援兵么?那为啥咱部门还做了一个什么抢火车票的浏览器插件,提供援兵给很多人呢?

部门老大:『这里是内网,在内网里面做的一切事情都应该以公司的价值观为准』

A:什么价值观?公司卖东西,我买东西。公司通过网页当做店面,我派人早早在店门口蹲守,我就错啦?

部门领导:什么买卖,这是福利。这是公司给你们的打赏,要记得感恩。你破坏了大家和气一团的氛围,你损害了其他人的福利。就好比你用个滴滴打车,人家老人们在马路上扬招出租,都不停靠了。你说你用了股票高频交易,让人家普通的股票交易所怎么活?你们这些懂脚本的同志们把月饼提前抢走了,其他的同事怎么办?

A:这个,领导,我们很感谢公司提供的机会,但是我们也是有劳动契约在的嘛,公司发福利也是薪水的一部分,不是吗?月饼怎么发我不知道,那不是我的事情,但是只要我知道月饼通过网页来下单,怎么买就是我自己的事情了,您说对吧?至于打车软件呢,之前我一直在马路上等很久,要浪费不少时间,我用了软件后,很快就有人来接我了。滴滴当时在快速发展,国家的法律法规没有跟得上,当时的法律应该规定出租车不可以拒载扬招的乘客,但那不是滴滴的错误啊。关于股票高频交易那个,最早也是被各种不同的政策折腾,听说很多人现在依然想要限制他们,但是毕竟现在是合法的,股市盈利全靠它呀。

部门领导:但是,我仍然觉得你的做法是不对的,直觉上不对。

A:哦,是这样的,是非对错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也不能由您一个人来判断,随着时代的变化,之前认为是不合理的,但是为人类大量节省时间的工具,现在都合法了。

部门领导:那好像也不行,总觉得哪里不对,好像你还是欺负了其他的同事。

A:那要不给我们这些用了小秘书的程序员加个规定?限制我们不能在第一个0.5秒去抢单,同时所有的0.1秒内的小秘书下的单都进入到同一个池子里,从中随机抽取一个当做中标的?这样可以么?我真的不想要守在电脑面前用等着,肉眼盯着屏幕,摆好姿势动手去点击鼠标啊,而且每个小时等一次,这样合适吗?太浪费时间啦!

部门领导:恩,你这样说倒是有道理,可以考虑。这样吧,你等一下,我去向高层汇报一下。

注:本对话纯属虚构,如有巧合,实属雷同,哦不,实属意外,因为各位读者你们已经知道最终的结果并不是这样的。

评一评,想一想

小A最终离开了公司,被动地。

感到很委屈的小A因为顾虑到与原公司的感情,没有选择用法律武器去维护自己的名誉。但是他准备召开一次记者招待会,来让社会帮助他分析一下事情的原委。小A找到了一位律师B,帮他一起理一理。

律师B:请大家发表提问或者分析,谢谢大家的关注,我们希望这次记者招待会能够成为一次有历史意义的思辨论坛。

1)
记者C:请问小A,在你使用脚本小秘书的时候,你可以公开自己的行为吗?你可以告诉其他同事吗?如果你不敢公开的话,你是不是心里有鬼?

A:当然可以公开,这是我在购买一件货物。事实上,我跟很多同事都说起过我购买小米的经历,这次购买月饼与购买小米手机,在本质上是一致的。如果有同事愿意跟我来要这段买月饼的脚本的话,我也愿意分享给他们。反正能不能抢到,我其实并没有所谓,这又不是抢房子抢车牌抢大城市的户口。我不仅可以告诉同事,而且可以跟上级领导谈论也无妨。而且我是实名下单的,我没有任何想要隐藏的意愿。

记者C:那你为什么不提前公开呢?

A:我好像没有渠道去提前公开这样的代码,第二,我也没有义务公开我想要做的事情的所有细节。第三,我购买公司销售的月饼,是我个人的私事,我没有义务去通知除我之外的其他人。

律师B:请大家注意,也请大家思考一下,如果小A当时是把一个实物机器人放在桌子上,帮他盯着电脑,抢单要用机械手臂,你们会怎么看?也请大家继续思考,这个实物机器人与一段代码组成的小秘书,在本质上是否有区别?

2)
记者D:我提一个问题,你的行为的主观目的是为了比同事们更快地抢到月饼,所以你有能力去抢,那么抢的行为就可以被原谅了吗?

A:额,这个是不是说小米卖手机时,我用脚本抢到了手机,我就该被抓起来?或者说我用抢票软件买到了火车票,12306就该封杀我?您不妨看看制度的设计者,如果我们给两个人发一个月饼,那么一定是有一个人得不到月饼的。几个朋友一起玩抢板凳的游戏时,一定有一个人坐不到板凳,因为资源总比人的数量要少。最终总有人得不到,你说是拿到月饼的人的错,或是抢到板凳的人的错,还是说用这种方法分配资源的人的错?如果我使用了普通的鼠标和屏幕来抢月饼,是不是座位离机房的近的同事就自然获得了优势,如果是他们先抢到了,那么他们是不是也犯了错?另外,你说我的目的是为了更快抢到月饼,是的,因为发月饼的这个方式就希望我们这样去想,我作为其中的一员,没有错吧?

3)
记者E:你明显超越了你的权利边界去行为了,你这样做是很明显的错误,不要再狡辩了。

A:那您如何定义我的权力的边界呢?如果公司没有明确的边界,我该如何判断呢?如果公司有明确的边界,请帮我找到公司的规章制度。听说公司的高层为了这个事情需要讨论4个小时,这能说明这件事是有明确的边界的吗?

律师B:我想对此也做一个评论。应该说权利的边界大多情况下并不像算术题那样有确定的对错。规则的制定其实是一个演化的过程,处在边界的行为最好不要被轻易扼杀。对于公司的管理来说,遇到边界行为,不妨先把制度做出适应性的调整,首先从管理层出发,寻找和弥补制度的漏洞。大部分边界行为的界定都是对于尺度的把握,并没有十分清楚的分界点。而且即使在一个时刻做出了对于分界点的判断,之后也可能是动态变化的。以我们之前提到的高频交易为例,虽然是合法存在的,但至今仍有人希望立法阻止,在具体操作上已经有机构对此类交易施加一个几百微秒的延迟。我们看到的是人类对于更快速处理信息的能力的渴望,同时我们也庆幸,有诸多这样的案例,并没有抹杀掉这些创新的出现。同时我们也庆幸这些创新没有被所谓的『价值观』这样的意识形态来判定对错。价值观是一把双刃剑,有时它能振奋人心,但也有时我们看到它只留给最有权力的人去解读,而远离权力的人则往往是草率判定的受害者。

好了,这次讨论暂时先到这里。
2016.09.16 23:22


新的记者F:这涉及职业操守问题。要知道,对于这个问题,各个国家都是很严厉的,比这小的问题也可能会被扫地出门。

小A:职业操守问题一定是发生在职业行为的环境中,只有在涉及到工作的环境下才有所谓的职业操守问题。这个在内网发福利或买福利的事件,它就不算是工作状态,因此不适合用操守来判定问题。此外,秒杀的机制进一步降低了这种事情的严肃性,因为很难想象做工作竟然还需要手快这种本领。我更认为秒杀月饼是一件脱离了工作领域的,就像是我们在天猫店秒杀一件商品那样普通和正常。我所用的知识仅仅是所有参与秒杀的人都可以公开从网页看到的,所用的工具仅仅只是一个浏览器,它是所有能上网的人的电脑里都有的,另外,我没有调用因为我的工作而知道的私密接口或者其他因为职务而掌握的特殊知识。对我的职业操守的指控,其实仅仅是看到事件发生时我人在办公室而已,但是行为的地点与行为的性质其实可以没有任何关系。相反,一个公司员工即使人在家里,黑进了公司服务器,做了不适当的行为,那也是大错;相信无论在哪里都会被严厉处罚,这跟国家或文化没有必然的关系,关键还是要看事件的性质。

2016.09.17 补充

注:本篇文字起源于与一位朋友的探讨,我有倾向,但是仍然欢迎继续讨论,尤其希望『记者们和小A以及律师』的对话能够再深入下去。联系我请查看个人简介,欢迎交流探讨。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程序员的脚本,就是他的秘书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