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奇点来临”前,围棋界的“大雪崩”开始了

樊麾有些生气,在AlphaGo与李世石的第二盘比赛之后。

连败两盘之后,那些曾经在半年前瞄准樊麾的质疑又同样地指向了李世石:

“有没有放水?”

“是不是和Google一起作秀?”

“发挥根本不正常!为什么不打劫?”

……

深夜,樊麾在自己的朋友圈上写到:“李世石尽力了,作为一个棋手,永远都会把棋本身放在第一位。请大家理解并尊重他。”

“这对于李世石太不公平!”樊麾说自己当天夜里非常气愤,在上一条朋友圈之后又连续转发了两条为李世石辩白的文章,“我觉得我是这里面最理解李世石的人,其他人只是旁观,没有我们的经历。”

除了质疑,“旁观者”们还在不停地为李世石“支招”。一半人说应该“放平心态,把对方当做一个人来去应对”,另一半人说应该“放平心态,把对方当做单纯的机器来去应对”。

而作为除李世石外唯一一个曾与AlphaGo对坐在19路棋盘两端的棋手,樊麾说:“坐在对面,你觉得它既不是人,也不是机器。随着比赛的进行,你不再去思考它是什么,而开始怀疑你自己。”

“奇点来临”前,围棋界的“大雪崩”开始了

(李世石在赛前与AlphaGo工程师的合照)

“樊麾洗白白了”

人类心理的崩塌与修复总是比那些幻想中的技术奇点更早到来,而其中的第一道裂纹就常常悄无声息地显现于人类的大众与个体之间。

第一盘棋胜利之后,AlphaGo就已然封神。

在赛前的预测当中,围棋行业一边倒地坚信李世石会5:0碾压AlphaGo。“如果是4:1,那也是小李让棋,为了增加戏剧效果。”一位匿名棋手说。

这种“坚信”的所有依据都只来自于在樊麾与AlphaGo对战的五盘棋谱——2015年10月,AlphaGo5:0战胜欧洲围棋冠军樊麾,五局对弈的实况于今年1月公布。从业余棋手到职业棋手几乎都选择将之当做茶饭之间的谈资一笑而置之。无论圈子里如何议论,对外的评价最多也不过是:樊麾发挥得太不正常了。

在人工智能与韩国高手开战前的两天,国内人工智能“异构神机”宣布将挑战新科围棋世界第一柯洁。发布会上,“棋圣”聂卫平评价AlphaGo与樊麾的比赛:“什么欧洲冠军,我根本不知道这个人。我说,他给我们职业棋手丢人了。”

“奇点来临”前,围棋界的“大雪崩”开始了

(号称将超越AlphaGo并挑战柯洁的异构神机)

在那5个月当中,樊麾经历了“职业生涯以来最多的非议和质疑”,连“欧洲冠军”的头衔和人机比赛失利后他双手抱头的夸张姿势,都成为了大家议论讪笑的作料。过年期间他从欧洲回到西安,遇到故友亲朋,聊天的内容都绕不开那五盘棋,他只能苦笑着回答:“说我棋臭,我承认;说我发挥不好,我也承认;说我让棋,我绝不认。这关乎棋手的基本职业素质。”

大年初三,樊麾回到法国,继续常规的教学训练。他选择不再关注那些飞短流长的“阴谋论”。法国的同事和学生们不在他面前更多的提及此事,这让樊麾至今仍“心存感激”。

3月9日,韩国首尔四季酒店,李世石首败。赛后,中国媒体与围棋同行围住樊麾,调侃着向他“道喜”。

“何喜之有?不过是更多的人通过这盘比赛知道了,我没有出卖自己职业棋手的身份。”

在这同时,中国北京围棋TV的演播室里,和樊麾自幼相识的棋手郭北雅一脸严峻:“真没想到机器已经进化得如此厉害。”而他身边更多的直播嘉宾则仍对李世石之后的四盘战绩表示乐观,只不过大家都承认:“这下子,樊麾老师洗白白了。”

“神之一手”

围棋TV的创立者赵守洵是赛前难得的“冷静派”和“技术乐观派”。他觉得李世石与AlphaGo之间的胜负难料,因此他筹备了围棋TV成立以来最大规模的直播活动。除了常规演播室中坐满了嘉宾,旁边的一间小屋子也被赵守洵开辟出来作为“战术研究室”。

比赛第一天,“战术研究室”里面被挤得满满当当,曾经的世界冠军和“九段”们围坐在一张小小的棋盘周围,背后的墙上是围棋TV为了这次直播专门制作的巨大招贴画——“世纪人机大战”。

在这一天,和之后的4个比赛日,有超过10家视频平台直播直播了这场人机大战,这其中包括了各大门户网站的体育频道和科技频道,和围棋不相干的二次元大本营Bilibili。相比平时的围棋比赛直播,围棋TV的浏览量不升反降。围棋TV的合伙人刘俊生说,尽管如此,这对于曾经只是围棋圈独大的围棋TV来说仍是一件大好事。从3月9日到15日之间,他们在各个社交媒体的订阅数量迅速增长。

“奇点来临”前,围棋界的“大雪崩”开始了

(围棋TV的演播厅)

另一家围棋社区,奕客,在5盘比赛的过程中净增新注册用户三万多个,用户活跃度等数据的增速都是平时的3到5倍。

比赛刚刚开始,棋手嘉宾们像平时一样喝茶、寒暄,多数人都对即将到来的比赛结果毫不怀疑——就像李世石自己在赛前表示的那样:“我绝不会输!”

随着比赛的进行,演播厅和“战术研究室”的人们开始越来越激动,而更多的还是在埋怨李世石的“发挥不当”。两个小时过去了,当AlphaGo落下整场比赛的第102招,一子就将李世石的领域一分为二的时候,全场哗然。

多数嘉宾仍然拒绝承认这是早在人工智能算计之中的精妙一步,另一部分则开始窃窃私语:这不是人类能想到的招数。

只有世界冠军周睿羊,在AlphaGo下出这一招之前,在“战术研究室”里的棋盘上摆出了这一招,却遭到了其他人的嘲笑。随着比赛临近结束,李世石盘面上惨败。棋手嘉宾开始陆续从演播厅和“战术研究室”走到休息室抽烟。有的人表情凝重、一言不发,有人苦笑着道出四个字:神之一手。

这是来自曾风靡一时的围棋主题动漫,《棋魂》当中的术语,是主人公佐为——一个将灵魂附着在棋盘上从古代日本穿越之现代的围棋高手,其毕生追求的围棋境界。樊麾曾在自己的比赛后,将AlphaGo这样的人工智能比作未来每一个棋手家中的佐为。

从第一盘比赛的第102招之后,专业棋手们在直播解说时就越来越不敢断言AlphaGo每一步看似不合情理的棋招究竟是败笔还是“神之一手”的妙招了。

属于李世石和人类的“神之一手”出现在第四盘比赛,自第78手之后的逆转让李世石拿到了面对机器的唯一一场胜利。在这一天,赛后的评论又一窝蜂地转向了对人类围棋智慧的赞美和对人工智能的调侃。

“也许我们和AlphaGo的差距就在于,它不会有这些所谓的‘骄傲’和意志胜利法似的自我安慰。”一位棋手在这一天说到。

“千古无同局”

郭北雅在第二盘比赛的上午早早地来到了自己任教的围棋道场,他要赶写一篇文章给他的学生,解释那些AlphaGo已经出现的所谓“昏招”,其实是一种区别于人类棋手逻辑模式的更加精确的计算。

他的很多学生们来得更早,每一间训练室里都坐满了眉头紧蹙、捉对厮杀的年轻人。嗒嗒的清脆落子声、计时器若有似无的滴答声、时不时的叹气声,和教学楼外播放给教学楼另一端常规中学生的眼保健操音乐,这是在围棋道场内能够听到的全部声响。

“奇点来临”前,围棋界的“大雪崩”开始了

(围棋道场的训练室)

这家全国知名的围棋道场总部坐落在北京的一所中学校园里。在道场占用的教学楼层中,挂满了各个时期围棋名人对于围棋理解的名言警句,可谓千差万别。两个教学区相连的走道里,是一副围棋史长卷图画,自传说中的围棋发明者尧王开始,结束于古力、周睿羊这些年轻的世界冠军。

郭北雅在这里先后担任了道场总教练和网训部教研组负责人的职位。他自认相比很多棋手更能敏锐地感觉到技术对这一传统项目的影响。

“AlphaGo的出现确实会对道场产生巨大的影响,长期看也许是好事,但短期如果出现面向个人的客户端的话,那的确是个巨大的冲击。”

道场模式几乎是长久以来中国围棋职业竞技者所能选择的唯一受训渠道。道场的优劣与否,大多决定于其中笼络的职业棋手数量与水平。在这所道场周围的小区里,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父母带着孩子租住其中。围棋道场的学费每年几万元不等,而更大的花销在于学员定段之后,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金钱用于聘请高水平职业棋手一对一的实战。一位国内围棋甲级联赛的职业棋手,要价大致在每小时千元左右。

千古无同局,这个被所有人类棋手认定的围棋法则决定了一对一的实战和教练的具体讲解构成了围棋史当中重要的驱动因素。

“如果AlphaGo出现了单机版呢,或者哪怕是接近AlphaGo水平的围棋软件,三千,三万,哪怕三十万,我想都有家长舍得买。”郭北雅说,“这也将影响到很多职业棋手的主要收入来源。”

“奇点来临”前,围棋界的“大雪崩”开始了

(围棋道场也许将最先受到冲击)

随着这次比赛的进行, 一篇出现于2004年,名为《墨绿》的围棋主题科幻小说又被重新转载于各大围棋论坛之中。小说讲述了一个具备自我学习能力的人工智能程序在IGS(Internet Go Server)上通过对弈不断进化、连胜、声名鹊起,直至吸引世界冠军前来挑战的故事。 小说的结尾,作者预言,这只是一个太过大胆的幻想,20年内绝不可能成为现实。

而当“墨绿”化名为“AlphaGo”真正出现时,郭北雅说:“我突然觉得自己没有以前重要了。”

“大雪崩”

中国棋院从来不曾如此热闹过,而围棋国家队总教练俞斌却是一脸的尴尬:“下午这么一会儿,就来了三波记者,这还怎么下棋?”

尽管自己和队伍的受关注程度在短短几天内陡增,俞斌却担忧起了另一件事情:卡斯帕罗夫与深蓝一战之后,国际象棋领域就再未出现过真正意义上的全民超级明星——当知道人类棋手之上的更高存在之后,人们的注意力就会消散和转移。“这将对我们以后找赞助商是个大影响。”俞斌说。

俞斌是中国围棋院数一数二的编程高手,围棋院至今仍在使用的比赛积分程序就出自他手。比赛之前,他是坚定的“人类乐观派”,觉得李世石“不可能”被机器击败。尽管他也曾在赛前调侃:若是柯洁和李世石对战的时候,旁边却有一个电脑在指指点点两个人各自哪里下的不对,那多绝望啊。而两盘棋过去之后,俞斌说他不得不开始考虑以后要不要限制选手携带智能手机和其他电子设备入场了,“以前,没有棋手在乎电脑上的那点计算力,以后可就不好说了。”

现在,他只有不停地推荐记者去楼下正在进行比赛的场地多拍摄一点,“隔壁的赛场还都是女选手,你们过去多拍拍,画面会很好看。”

比赛由一家中药厂商冠名赞助,主赛场门口立着大大的广告牌上写着“强身健体,提神醒脑”一类的药效。在李世石连战连败的几天当中,一些棋手喜欢以中医和现代医学的冲突作为例子来解释当下的惊讶:“就像是一直以望闻问切为法宝行医的人,突然接收到了西医的解剖学的知识,一下子就蒙了。”

“奇点来临”前,围棋界的“大雪崩”开始了

(围棋比赛的形式或许都将改变)

这项古老的智力游戏从来不拒绝将一些玄幻的世界观纳入其中。面对AlphaGo的存在,仍有人们认真地将“竞技围棋”的概念替换为审美、文化和哲学。这种认真来源于两点短短一周就弥漫于行业内的恐惧:相比之前和樊麾的对弈棋局,AlphaGo竟然自我进化的如此不同;而这种进化竟然只用了半年的时间。

在最新的围棋世界排名上,压在一连串密密麻麻的亚洲人名之上,是最新的世界第二,国籍一栏空缺的一个英语名,AlphaGo。在它登上排名榜的几天时间里,现任的世界第一也随之成为了一名“网红”。

如果说还有人类能对AlphaGo心存不服,也许只有柯洁。人机大战之前,柯洁8:2大胜李世石,在之后的几天里,他在自己的微博上年少轻狂、口无遮拦,粉丝数量出现了跨数量级的增长。聂卫平之后,围棋棋手当中出现了另一个全民明星,却是因为一场与自己完全无关的比赛。

当第一个比赛休息日,柯洁在棋院一露面,国家队领队就立刻将他拽进了办公室,所有记者被挡在门外:“你们要让孩子专注的训练下棋才行啊!”

3月15日,AlphaGo和李世石的比赛以总比分4:1结束。柯洁在当天宣布签约金立代言,宣传海报上的柯洁西装笔挺、意气风发,广告语写着“金立支持柯洁应战AlphaGo”。从这时候开始,柯洁微博上显示的发布装置也从“iPhone 6 Plus”变为了“金立智能手机”。尽管,Google方面还并没有发出约战柯洁的正式邀请。

“奇点来临”前,围棋界的“大雪崩”开始了

(世界第二)

在这一天的最后一盘比赛当中,一家直播平台的女主播脱口而出:“若是谷歌来挑战柯洁,是不是要把谷歌的网恢复了才行啊?”身旁的嘉宾接到:“那只能去国外下了。”男主播一脸紧张:“咱别讨论这个话题了。”

大雪崩,围棋定式中最为复杂的变化之一,曾被用来辨别围棋人工智能程序的竞技水平。在AlphaGo与樊麾的对战中出现过,双方在定式中各有败招。取名如此,据说是因为这一定式变化繁复,细微的一步棋就能引起非生即死的结果,如同雪崩一样,壮烈的倾泻却来自于雪层深处极其微小震颤。

有人说这就是AlphaGo与李世石的比赛带来的:眼下细微的动荡,埋伏着未来奔途中的天翻地覆。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奇点来临”前,围棋界的“大雪崩”开始了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