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致某些创业爱好者、行为艺术VC和玄幻型媒体们

致某些创业爱好者、行为艺术VC和玄幻型媒体们
蛋解创业-行家时刻-王冠雄

《行家时刻》,旨在向广大创业者们提供真行家们的真干货。

【行家王冠雄:给创业爱好者的智商充值】

以下为节目采访整理

主持人:安生


安生:王老师,您作为创业导师在互联网圈……

王冠雄:没有没有,我想先打住一下,我宁可你叫我王老师。因为你知道北京这个圈子,大家管一切移动的物体叫老师,但是你叫我导师我是撑不住的,我觉得这个词非常厚重。我们以前那只有伟大领袖毛主席才能叫伟大的导师,现在投了一两家公司,然后你就变成导师了?

安生:那在您心中什么样的人算是导师?

王冠雄:在我心中,像彼得·泰尔,马克·安德森那样资深,或者投资出Google,苹果这样世界级真正影响全人类生活的公司,才是导师。

安生:中国有没有这样的导师?

王冠雄:古人云“德不配位,必有大祸”,就是你的德行配不上你的头衔,反正我自己的定位就是一个互联网的老兵,至少我一直从事这个行业。另一方面,别人我不管,也管不上,至少我自己是个真实的人,我投资的企业当然业绩还算不错吧,就是真正抓住了一个市场需求,去做产品做服务,不要妄称导师。

安生:确实是,接触了这么多的所谓的互联网大咖,我觉得您是最平易近人,最好沟通的。那么作为互联网老兵吧,在这个圈浸染这么长时间了,有没有看到一些让您觉得非常奇怪,或者是非常不能理解的一些现状?

王冠雄:我觉得现在中国互联网创业圈有四大怪现状。

创业者越来越水。以往我们认为创业是一个很辛苦的事情,而创业者都是具备特殊禀赋的人,现在很多不具备创业能力的人,我们称之为创业爱好者跑进来创业了。

全民VC。因为实体经济的不景气,让大量的实业资本开始寻找避风港,开始涌入高科技行业,其实他不具备投资能力。我自己也是战战兢兢,可能才刚刚入门吧,也许还没有入门,我不知道。

媒体上包装的成功学故事越来越夸张。我们经常看到媒体报道,一泡尿融资了几亿美元,然后听你讲一分钟,就决定投你了,这简直就是开玩笑,这不误导年轻人呢。

政策给的越来越好。当然这首先是个正能量,鼓励产业转型和升级,高科技行业终于久旱逢甘霖,但是中间也有一些比较夸张的地方,这是我目睹到的这些怪现状。

安生:确实现在有很多不明所以的年轻人,冒冒失失就闯到创业这个圈里了。那您刚才提到一个词——创业爱好者,这样的人和创业者有什么区别?

王冠雄:很多人真的只是爱好创业,他们大谈创业,整天混迹于各种互联网创业论坛的圈子,但是并没有真正做好创业的准备。

真正的创业者是在一个大的方向上一直在瞄准,一直在看机会,一直在不断地迭代产品,一直在尝试各种方法,根据真实的需求构建一个生意,而这个生意一定是可以持续的,一定是可以赚钱的,不是to VC,不是靠烧风投的钱,以融到下一轮为成功的目的,这当然不是创业的本质,那些不具备创业能力的,或者以融资作为创业成功的标志的。那些我认为都是伪创业者,或者创业爱好者。

安生:那以您的这个洞见和您的经验来看,到底真实的创业是什么样的?

王冠雄:真实的创业,是少数幸运儿的危险游戏,创业的概率是非常低的,你可以去查一下,中国互联网公司平均生存时间只有几个月,因为互联网公司很残酷。你开发出了一个产品,一个网站,几个月你就会知道结果,有没有人用你的服务?如果用的人多,这个转化,留存,付费,他有一层逻辑在里面,不行就得立即撤除。

所以呢,如果根据这个概率去统计,互联网公司创业成功的概率是非常低的,也许是万里挑一,那么你想一想这个概率如此之低,许多著名的创业导师现在讲的故事,不都是那一两个成功故事嘛,对不对?既然创业这么危险,创业成功的概率这么低,对创业者素质要求这么高,为什么告诉他创业虚幻的光环?

很多人到最后变成,创业是为了满足自己,实现梦想。拜托。创业的本质是为了在一个真实的需求之上,开发出了一种产品或者服务,然后这个东西是能赚来钱的,怎么变成你个人实现梦想的一个途径了?这个我很不理解。

安生:但是我这两年听过一个说法,就是说怎么区别生意还有创业?做生意的话,那你就是本本分分赚钱,但是创业的话是你拿投资人的钱去规模化,我不知道您怎么看待生意和创业?

王冠雄:首先必须很真实地说,创业是生意的子集。反正炒股本身也是个生意嘛。我那天和朋友聊天时问,创业这个词用英语怎么说?把大家都问住了,大家在想好像英语中没有创业这么一个说法。

英语中是说我创办了某个企业,比如比尔·盖茨在家里创办了微软,乔布斯在车库里创办了苹果,他用的是创办,就是我发起了一个项目,成立了某个企业,那么他的创始人称之为founder,在中文中,创业这个词好像立马有一种道德的色彩,事业,建国大业嘛,立马就有一种高大上的感觉,我很奇怪。所以我觉得大家还是把创业道德化了,然后给它披上了光环,动不动就是我们创业者怎么样,拜托,你创业难道目的不是赚钱吗?谁要今天说我创业不是为了赚钱,是为了实现自己梦想,那绝对是装逼,那你实现梦想,干嘛要拉VC陪你实现梦想啊?你自己出钱你创业,干嘛拿别人的钱?同样那些VC,投资别人,是为了让世界更美好,为了改变世界的投资人也是装逼。大家都是赚钱,都不要装好不好?

安生:但是不得不说,现在很多电视节目,媒体报道,好像都比较喜欢听那些为了世界更美好,或者实现个人理想的故事,VC也挺喜欢的。

王冠雄:大家都喜欢用一个崇高的幌子吧,大量的投资人乐于去讲述投资伟大的梦想,这个没有错,但是投资伟大的梦想的前提首先是这个创业者能帮你赚到钱,这两者并不矛盾。我只是很反感,大家都在说为了投资梦想,实现梦想,没有人敢于说我为了赚钱,这是挺可笑的一个事。

安生:其实好像商人本来就应该赚钱,但是他们把自己对于金钱的那种欲望给掩盖起来了。

王冠雄:对,企业家或者商人最大的职责,最大的道德就是赚到钱养活企业,养活员工,给投资人回报。

安生:嗯,那您怎么看待现在很多90后,或者是大学生休学创业,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

王冠雄:讲实话,我一直不太赞成大学生创业,我更建议大学生先就业一段时间,然后再去创业。我们都说了,创业是一个很复杂的商业活动,他需要很好的情商,要面对很多种挫折,当你这些能力不具备的时候,谈何去创业?说到90后,我就气不打一处来,自从三年前开始,大批媒体、VC就开始吹捧90后,甚至到了跪舔的程度。

2013年,90年出生的人23岁,正好大学毕业,走入职场,然后立马成为媒体追捧的对象。大家说得90后者得天下,吃相非常难看,你看这帮人十年前吹捧的是什么?说是得80后者得天下。我记得当时还出了一本杂质叫生于80年代,然后捧了四个80后,高染,李响,戴志康,毛侃侃。现在你看,李响可能杀出来了,做了上市公司,其他几个并没有取得大家期望的成就。

所以呢,这个社会是代继发展,就是一代人一代人这么传承下去,现在整个中国社会,不管是商业、艺术、政治权,话语权的主流,还是50后、60后,70后还在排队等呢,80后还排在后边,90后对不起,请你再等等。我没有否认说90后是互联网原著民的一代,他们价值观形成的时候就有互联网了,他们对互联网权利的主张和使用的熟练程度,是以前各代人都不具备的,而且老家伙总会死去,我从来没有否认这一点。

但是如果说你想直接跳过60后、70后、80后,直接到90后的天下,这个太可笑了,就跟人能拔了自己的头发离开地球吗?不能。还有一个例子就是,有个人一连吃了五个馒头,吃到第五个馒头,他说我吃饱了,然后他说,就这第五个馒头才能解饿,其他的馒头都不管用,你不觉得很可笑吗?所以就是这几年少数媒体,还是投资人追捧90后,其实都是为了拿项目嘛,刻薄一点就是这样,给他们自己贴个标签嘛。而且去年我看到某个投资机构打出来90后企业家,我说这简直是欺骗年轻人,怎么叫90后企业家,90后连职场都没有见过,怎么变成企业家了?企业家是一个多么厚重的词,就像你刚才叫我导师一样,我不敢答应你一样。

这是个非常可笑的说法,大家不用浮躁、夸张去追着跪舔90后吧,90后很出色,未来一定是他们的,这个没有错,但是这个社会是一代代发展的,90后要出彩还差得远,你现在给我数数这几年甚嚣尘上,被媒体追捧的几个90后,甚至95后又怎样了?也没有见哪个杀出来。最后还是拿结果说话,咱们刚才说过,检验真理的唯一的标准是时间,赚钱是衡量创业的唯一标准,我就是这么实在。你不挣到钱你给我说你创业成功了,什么,别开玩笑了大哥好不好?

安生:但是我想跟您说的一个现象,就是现在很多还没有从大学出来或者刚刚出大学的这些人,他们因为看到了这些创业媒体的报道,觉得90后、95后还是一个噱头,所以就一鼓脑地冲进来。我特别想问问您,请教您,如何能够让这些初出茅庐的小毛孩透过创业媒体的表象看到问题的实质,能让他们清醒地看到自己的问题?

王冠雄:这是个好问题,如何穿越媒体跟投资人营造的表象,直抵创业的残酷真相。其实我一直认为,不管是媒体还是VC给你讲述的创业成功故事,都是不可复制的,为什么呢?首先,创业的时代机遇是不可复制的。比如刘强东、马云都讲过这样的话,现在再给他几十亿美元,他不可能再做出一个京东,阿里巴巴,因为那个时代红利已经过去了。

第二个就是企业家的禀赋不可复制,任何一个伟大公司,必然有一个伟大的CEO,有一个伟大的创业者,而且他的团队很难复制。第三个我们讲灰色手段是不可复制的,很多人不愿意讲这一点,但是很多中国本土公司能够战胜外资公司,都有各种各样的灰色手段,这儿就不讲那么细了。

创业本身有很大的偶然性,所以当你看到任何一个媒体,任何一个投资人讲一个成功故事,然后你非常想跑去创业,我要复制他的故事,你要复制他的成功,那显然不可能。

安生:但是我们还是会在创业媒体上看到,比如投资人和创业者在上个厕所的工夫,分分钟决定说,我投你了,或者说觉得这个创始长得特别有大福大贵的气质,然后好,我决定投你了。所以大家觉得,现在资本市场这种傻钱热钱太多了,我好像是个好的想法都能快速拿到钱,事实是这样的吗?

王冠雄:我要告诉你,这是一场行为艺术。别扯了,真正的投资是很专业的事情,我要看你的商业计划书,我要了解你这个人,我要听你的商业构想,你如何去面对竞争,如何去迭代产品,如何去赚钱,甚至你背景都要查,然后大家再有更多分歧,甚至可能对赌,它是个非常复杂的过程。

因为你知道这个投资机构也是要赚钱的呀,他们拿了别人委托给他们的钱,再拿出去投资赚钱的,谁敢拿别人钱开玩笑。你再看看那些,就是很多没有下文的,当着电视机构,就一分钟,行我就投你了,很多时候要么就是那个投资额严重注水,说给他多少多少万,可能最终非常少的钱,就是为了搏了个名,这是一种公关行为,公关秀,要么就是根本没有下文。这是在媒体的追逐之下,少数创业爱好者,跟少数不负责任的投资人精心合谋营造的一场精彩的行为艺术,他会把少数不名真相的创业者导入误区。

安生:但是营造的一个氛围就是讲好一个故事,就能赢得一笔钱。

王冠雄:屁呢,哪有这么多故事好讲,你以为投资人真傻,你看看从去年开始,创业泡沫破裂,现在多少公司死掉,大批的人拿不到钱,光去年一年发生了十几起,互联网公司第一跟第二合并的事情,而且各行各业做得非常成功,用户量非常大,对不对,他们融到下一轮钱都很困难,都要合并,别说那些小破公司讲个故事的了。你看现在讲故事还有多少人在活跃,他们把故事急于讲得更动听,无非是想骗到傻钱,可是我告诉你,钱都是最聪明的。 金钱永不眠嘛,它要去寻找下一个机会,谁要认为市场上傻钱,那他自己才真的傻呢。

安生:那在这个过程当中,媒体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王冠雄:吹鼓手啊,媒体天然就是要吸引注意力,这是媒体商业模型决定的,他本来就是media,就是连接读者跟他的这种上游的一个中间角色。既然是连接,就要吸引足够多的注意力,所以他不去核实这个东西的真伪,实际上懒得核实,我觉得都别太当回事吧。

相反我对我投资的所有创业者说,没事你离媒体远一点,只有三种情况下,我才建议你出现在媒体面前,第一是你产品要上线,CEO必须要上窜下跳,以非常少的成本去获取注意力。第二就是你要出来融资了,必须做一些正面的曝光,让别人更好地了解你,这是必要的。第三,就是你有危机公关,所以CEO必须出来讲话,缓解外界的事宜。除了这种情况下,你离媒体最好远一点。

媒体要么就是一味地把你捧得很高,把你捧得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老几了,我见过很多这样的人,媒体采访几次,上了中央电视台几次,就觉得自己如何如何了,别逗了,你还是你,没有变化。另外一个就是说,有的媒体他比较倾向于深度调查报道,往往创业者很多这种故事是经不起推敲的。VC是没关系的,现在中国VC有很明显的趋势就是明星化,娱乐化。

安生:所以我们在看到一些媒体在报道,比如说O2O大潮来了,VR,AR的时代到了,资本寒冬了,这种情况下作为创业者,如何判断这个趋势,还是说这个趋势是创业媒体在蛊惑?

王冠雄:首先不管是媒体还是VC,他们讲得一些大的浪潮,客观上是存在的,他们不会无事生非,他们说的只是一种新的现象。

但是另一方面来说,创业者你看了那么多的机会,其实还不如踏踏实实看明白自己真正对什么感兴趣,自己团队擅长什么,沿着这个方向才有机会。大家都说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那风停了猪难道摔死吗?也许根本没有风。

安生:所以说创业者如何去判断自己做的那个事,自己所处的行业那个势头是不是来了呢?

王冠雄:有且只有一个标准,就是市场,不是资本市场,就是用户对你的反应,很多人用,那证明它就是个真实的需求,就跟周鸿祎一样,开始做社区搜索,发现没做起来,然后无心插柳做了一个软件,火了,安全是刚需求,他就做成了。

所以很多伟大的产品,到最后都不是他当初那个规划,都是从各种可能性找到了一个获得市场反应的方向,他就猛得扎进去,然后越钻越深,把它停在那个入口,日后不断地扩大,形成一个很大的生态。

安生:那么VC或者投资人愿意扎堆投的那些方向和项目,是不是也是大势所趋,也是势头所在呢?

王冠雄:是的,原因是VC都怕错失机会,比如说互联网到现在从门户,搜索,网游,电商,O2O,智能硬件,再到现在的这种直播,还有内容创业,推荐引擎等等真的就是一波一波的,创业者对媒体和VC描述的大势,还是要关注学习的,但不要人云亦云,关键是你自己是不是真的热爱这个事情,是不是擅长这个事情,然后你的产品或者服务,推出之后有没有市场良好的反应,这是最根本的,其他的都是浮云。

安生:我之前听您讲过一次课,说创业者是天生的,创新是长出来的,那么以您的观察来讲,优秀的创业者,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特质?

王冠雄:首先我觉得要有vision,就是远见,一定要看到,并且坚信一个方向上有大机会,比如说马云十六七年前讲说,将来大家都会在网上买东西,大家觉得他是疯子,是骗子,他看到这一点了,他确实赌了一个非常大的买卖,见人所之不能见,此之远见,第二个就是说我觉得你要有胸怀,胸怀就是指你能够把人组织起来,沿着一个共同的愿景,中间不断地调试,因为创业我反复说是快速迭代小不步快跑嘛,你中间会犯很多错,你要组织很多人去做这个事情,你一定要有胸怀。我们看到了太多小小的创业团队开始互相撕,最后企业搞垮。第三个最重要的就是坚持,太多人坚持不住放弃了。

安生:我倒是有相反的意见,比如说第一个远见问题,现在很多的创业都是结果导向,就是你现在成功了,所以你之前的很多想法都是对的,那么如果说马云现在失败了的话,我们也不认为他16年前的那个想法是对的呀?

王冠雄:确实,所谓远见能够成立,都是我们事后盲化的总结,你现在说他是远见,没有人敢为此下绝对定义,否则大家都去做预言家了。所以永远只是少数人赚大钱。

安生:那反过来说,什么样子的人适合去创业?

王冠雄:我觉得现在有两种人创业成功的比例相对大一些,第一,你是个连续创业者,这个在VC圈子里面是非常受欢迎的,马云他自己讲,他搞过翻译社然后搞过中国黄页,阿里巴巴是第三次创业,然后成了一把大的,雷军自己先做了小公司,然后去金山,出来之后创办小米,也成了把大的。刘强东在大学开过餐馆,摆过摊。因为你知道怎么组织,怎么用人,怎么去推出产品,怎么去迭代,怎么去测试,怎么去赚钱。另外一个,因为互联网的特性,做过产品的人成功的概率也会高一些,你知道如何刷新市场潜在的需求,提供针对性的服务,然后把它做出来,创业的可操作性会高很多。

安生:您是科技自媒体人,所以您比较了解时代最前沿的一些东西,那未来创业环境会是怎么样的?还有屌丝创业的机会吗?

王冠雄:首先屌丝逆袭的创业机会一直是有的,因为科技行业里是周期性前进的,说不准一个新的技术推向市场,产生非常大的机会,比如说像移动互联网带来这么大的一个机会,带来那么多APP创业成功,科技行业的发展,会变革一个新的行业,那里面就会产生很多这种机会,这是第一点,创业机会永远存在。

第二点就是,创业的环境确实越来越好,虽然现在存在一些泡沫,一些浮躁,但不可否认,现在市场上的钱比以前多多了,而且拿到钱的人比以前多多了,以前讲实话,十几年中国就那么几个风险投资,就那么几个VC,拿到钱是很困难的,当时真的只有马云,雷军那样的人才能拿到钱,普通人拿钱是非常困难的。第三个就是与之对应的说,其实创业成功的概率也是在走低的,我个人是这么认为的。因为太多钱进来了,太多聪明人进来了,竞争越来越激烈,概率必然在走低。

安生:那咱们同是媒体人,其实现在还有很多人将创业悲情化,说创业是一种修行,是一种生活方式,很多这样的说法,您反感吗?

王冠雄:你刚刚讲了两句话,其实我很赞同创业只是一种人生选择,一种生活方式,我不同意创业是一种修行,这又把它道德化了,你修行你的,你干嘛让大家跟你一块修行啊?把创业悲情化,把自己弄得道德上很高尚,好像自己是为了实现某个伟大的目的一样,其实不是这样,你不行就赶紧撤,没人逼着你创业,团队跟你奋斗是为了赚钱,改变自己跟家人的生活,投资人投你,是为了赚到钱给股东以回报,这是大家最正当的目的。

把创业悲情化,不客气的说,你那么累,那么悲情,说明创业不适合你,你打工去好了,你演得累,我们看得也真心累啊。

安生:现在创业媒体还爱说的一个词叫做独角兽,您怎么看独角兽这个定义?

王冠雄:我觉得独角兽已经臭大街了,独角兽是硅谷的一个说法,就是那些估值超过十亿美元的创业公司,因为非常稀少,所以叫做独角兽。现在一方面是大量VC跟媒体虚报融资额,明明融一千万,非要说融一个亿,好像不加个零不好意思说。另外一方面是通货膨胀的原因,几年前的十亿美元跟现在可绝对不是一个概念,特别是经过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我认为独角兽的定义应该从十亿美元的创业公司改为100亿美元创业公司。

独角兽之所以引人注目,是因为他的珍贵性,现在动不动几百个独角兽,那还有什么稀缺性?如果现在用100亿美元的创业公司来衡量,那就非常清楚了,过去五年能够做这到一点的只有几个公司,从BAT(百度、阿里、腾讯)到TMD(头条、美团、滴滴)。

安生:媒体还爱鼓吹的是情怀和理想,但凡加上匠人这个词的产品和创业者,都会溢价和被吹捧,您怎么看待?

王冠雄:这里面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媒体喜欢报道这种很夸张的,这么有品位的说法,另外一种就是新一代消费者更喜欢用跟他们在精神价值上有共鸣的产品,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趋势,所以我看到,少数聪明人“鸡贼”的利用新一代消费者重视理想主义,重视在精神价值观上跟自己共鸣的这种趋,而把这种情怀和工匠精神泛滥化,到了臭大街的程度。

这是创业泡沫的一部分,你只能与他共存。

安生:听了这么多鸡血,如果他们还是想创业的话,您有什么建议,或者解决方案给他们吗?

王冠雄:两句话吧,第一个句话就是说做你自己,因为创业会压榨你所有的可能性,让你成为真正的自己。

第二句话就是打不过就撤,这是当年郭靖去闯荡江湖,他的师父之一,江南七怪教他的一句话,打不过就跑。你如果真的天生是创业者,你是创业那个料,你有足够的远见有胸怀,有这个坚持能力,是金子总会闪光嘛,你一定能成,如果你试的很多方向融不到钱,然后小伙伴一个个在走,请你不要傻坚持,你可能不是那块料,你可能属于不幸的那个99.99%,那请你赶紧撤,没必要死扛着。

安生:我觉得他在思想上必须树立一个正确的心态,就是打工并不比创业丢人。

王冠雄:我特别建议创业爱好者,真正创业前能做一个自我测试,包括智商测试,情商测试,去访谈一下真正的创业者,在创业公司待一段时间感受一下,然后再思考自己是否合适创业、下决心创业,不要看了几篇报道,听了几个段子就去创业了,那太危险了。

致某些创业爱好者、行为艺术VC和玄幻型媒体们
想了解更多创业内容,欢迎关注蛋解创业简书账号!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致某些创业爱好者、行为艺术VC和玄幻型媒体们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