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一家不洗不染不烫的理发店,却吸引了潘石屹和几千万投资

一家不洗不染不烫的理发店,却吸引了潘石屹和几千万投资

2015年10月,寒冬已至。原本氛围火热的望京SOHO内,百米地推大军不见了踪迹,不少入驻的创业公司也纷纷撤离,气候和资本都添了一丝凉意。

而庄威这个来自台湾的「楞头」小伙儿选择逆势而行,在望京SOHO塔3最好的铺位开设了星客多北京旗舰店。当天,潘石屹也来到了星客多开业仪式的现场。

庄威创办的星客多借鉴日本和台湾快剪的模式,结合互联网为一线城市的年轻人提供便捷免洗到店快剪服务,不染,不烫,不推销;模式一经推出便广受好评。

美食,美女,音乐,大咖悉数登台;望京SOHO内围观的行人多了起来,还在楼上办公的员工也纷纷在楼上开窗呐喊,星客多的到来似乎为「塔内」的寒冬添了些温暖。

一家不洗不染不烫的理发店,却吸引了潘石屹和几千万投资

庄威面带微笑,同潘石屹剪下了自己十四家店的彩头;此时的他满面春风,但在一个月前,他险些难以维持下去。

「我们准备融A轮的时候,就遇到了资本寒冬。」庄威告诉接招,「原本计划钱花得刚刚好之后出去融资,但资本寒冬之后很多机构就不投钱了。」

庄威当时的压力很大,每每看到工资表和拖欠房租的时候,心里总是会慌一下。

没钱扩张,庄威放缓了开店的进程;发不出工资,庄威就去外面借钱补上。

好在资金链断裂前昔,东方弘道在没砍估值的情况下领投了星客多A轮,并且资金迅速到账,使得庄威度过了难关。

「东方弘道对我们从商业模式到团队还是比较认可的,他们觉得我们能把这件事做好。」

A轮资金到账后,星客多目前在上海北京共有店面25家,服务了40万独立用户,累计服务70万次。并且在前不久获得了顺为资本和黑洞投资的数千万A+轮融资。

「我相信好的项目不会因为资本的波动而受影响,真正有价值的事物终究还是会去创造价值。」庄威说这话时,笑里透露着一股自信。

一家不洗不染不烫的理发店,却吸引了潘石屹和几千万投资
潘石屹为庄威剪头

Q:如何获得员工和用户的认同?

我觉得美发这个行业,应该是先服务发型师再服务用户。我们公司服务的是我们的发型师,发型师服务好了自然而然我们的客人也就服务好了。毕竟所有的产品是由发型师来做,对用户的服务也是由他们来完成。

所以我们公司在文化培训奖励、激励机制方面都是花了很多工夫。我们通过移动端评价机制,薪资的加速器去提升他们的服务水平;通过激励机制、文化建设提高他们在对公司的认可,自然而然就转换成对客人的服务方式,会跟客人在传统美发店感受到的服务不一样。

从商业模式来看,以前的美发行业比较多是重销售,发型师需要去推卡,推产品,推项目,推高客单价。我觉得很多发型师对这种方式心里面是有抵触的,我们服务的流程正好把这块给去掉。

发型师在我们公司工作,获得了比较多的自由,他对自己手艺跟服务的要求就相对提高。他不用刻意跟客人套近乎,而是可以靠服务跟手艺来说话。这样发型师和客人对我们的认可度就会比较高。

Q为什么渐渐隐去快剪这个标签?

快剪这个名词会有一个误区,它给人带来的印象是剪得快。客人往往会对我们的服务质量产生怀疑。我们自己很清楚,我们在剪发的质量上面是不打折扣的,会更精益求精。

其实我们省略的只是洗发、按摩或者推销的流程,真正在剪发时间是没有省略的。

我们有足够大的客流量,发型师的手艺纯熟,服务模式被用户认可。我们希望带给消费者便利的同时,也会给他带来更好的服务。

Q:新上线的店面3.0升级做了哪些改动?

3.0从视觉、硬件、装修、音乐、服务流程、IT系统、品牌BI、颜色到定位,包含我们员工的再次培训,全部进行了升级。我们希望客人从星客多出去的那一刻,形象上他觉得是最好的自己,这个是作为品牌最难完成,也是最没有办法标准化的。

卖咖啡的很多,但星巴克只有一家。我们也希望做剪发的很多,但是星客多只有一家。当客人用我的产品接受我们服务的时候,感觉到我们有跟别人不一样的地方。

我们在今年的6月份决定了这件事情,那时候有很多反对的声音,从我们自己的团队,还有投资人。投资人说这件事可以做,但是不是现在这个时间。但我个人认为,当规模变大的时候,想要改动更难,还不如早点去完成这个事情。

Q:这个和今年年初收购皓令有关系吗?

庄:有的。皓令团队进来之后,帮我们做了很多IT系统上面的升级。以前我们的IT都是外包,没有办法真正成为互联网+的公司,从团队的基因就决定了这个事情。皓令他们是纯IT团队,进到我们公司磨合一段时间后,迅速把我们的后台(发型师端、客户端)全部都迭代了一遍。

产品逻辑跟以前大大不同,我觉得我们收购皓令这个事情的时候是非常有意义,有很大的收获。

Q:中国的快剪市场和日本台湾有何不同?

日本、台湾已经是消费升级完成的地方。在用户的获取,商业模式的定义上面,他们已经很成熟了,消费者的需求跟习惯已经成型了。在大陆,现在正处于这样一个消费升级的时代里面,消费者的习惯跟习性不会去按照日本、台湾、香港、新加坡来走,肯定是会有区别的。

一家不洗不染不烫的理发店,却吸引了潘石屹和几千万投资

很多海外企业来到中国,去开展业务,很多时候他还要做本土化的调整,我认为星客多很多层面就是在做本土化做调整。直接拿快剪的商业模式在中国还需去做微调,要在用户体验层面去完善。

Q:在低单价、高店面租金的情况下如何保持营收?

从客流上面会比国外优秀,中国人口密集度大,通过互联网传播以及互联网获客,能带来大量客源。这是国内快剪跟国外的快剪商业模式上有很大不同的地方。

我们在租金核算,装修成本摊销,包含运营成本的财务模型上面,我们都有把控。如果这个地方不赚钱,我们不会开店。最根本还是客流量。

租金成本国内跟国外差不多,但是人工成本我们国内还是相对来讲比国外低,财务模型不仅是靠客流,成本结构上面还是一部分。我觉得我们大幅度提高我们的经营效率,从总部的管理到线下的管理,能够通过IT系统去提高管理效率,用更少的人去完成更多的事情。

Q:如何把难以标准化的美发行业去标准化运行?

做到标准化,需要管理用户的期望值跟体验。在剪发的过程里面,我们是通过培训来完成的。虽然短发没有100%的标准化,但是我们可以通过沟通,通过价格,通过系统管理让用户的期望值达到一个均衡的水平。

我们现在3.0的系统上面,会去记录你上一次服务发型的状态。比如说你在剪完之后,我们会给你做发型的拍照记录,你下次来,我们发型师就会通过系统问你,我们是不是要按照这个来剪。这个能够大幅降低用户和发型师的沟通成本。

从系统管理,我们会去统计客人的等候时间,客人的剪发时间,透过评价管理机制提高发型师的服务质量。从标准服务流程里面,我们会把信息录入系统,这样会减少人的监管。

Q:之前的一些创业经历对快剪这种模式的改造有关系吗?

我觉得是有的。之前我做的是相对传统的行业,包括我的家庭也是在做传统的美发行业。虽然如此,但我并不是一个死板的人。

传统行业的人要做互联网,遇到的挑战会很大。但是我找到一些比较好的合伙人,他们在互联网企业里面已经做了很多年,能弥补我这方面的缺点。也正是因为这样子,星客多才能走下去。

Q:在创业过程中,如果可以改变一个决策会改变哪一个?为什么?

晚一点在上海扩张。我觉得我们来上海早了一点点,有点分散我们的资源和精力,上海的新店开业后也挣扎探索了一段时间,可能再晚个三个月或者半年,等北京这边的模式更加成熟后会更好。

我们在开店的过程中,如果盲目扩张的话,可能到今年为止就十几个城市了。但是你的管理精力是有限的,很精准的把一个城市给打透了打深了之后,再去扩张我觉得是更好的选择。

比方说在星巴克在来中国的12年,它就600多家店,后面的4、5年他扩了2000多家店,道理是一样的。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一家不洗不染不烫的理发店,却吸引了潘石屹和几千万投资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