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天才少年”李一男的沉浮人生

今天的主角是李一男,也许你未曾听过他的名字,但他却有金光闪闪的履历。

毕业于华中科大少年班,最年轻的华为副总裁,百度CTO,12580CEO,金沙江创投合伙人,牛电科技创始人。

但他人生中最大的转折点可能就是与华为任老板的“港湾大战”,自此之后,李一男虽然尝试多种方式实现了财务自由,却也再没有如在通信领域时所向披靡。

最让人跌破眼镜的是李一男去年因为涉及股市内幕交易获利百万被刑事拘留至今。不是说几百万不多,只是对于身家数亿的李一男以及他的江湖地位,如此做法还是让人不解。

但是当你读完整个故事,也许会发现李一男走到今天这一步不是偶然。

1993年6月,23岁的李一男从华中理工大学硕士毕业后加入华为,开始了火箭似攀升的职业生涯。半个月,技术过硬的他从实习生升任为主任工程师;2年后,就当上了总工程师;4年后,也就是27岁成为华为最年轻的副总裁。

也许别人穷其一生也未必能达到的高度,对这么年轻人却轻松如探囊取物。

在华为期间,他大胆采用SDH技术主导研发了华为首个万门机-C&C08数字程控交换机,为华为迅速打开市场进入黄金发展期奠定了基础。之后华为一直坚持高端技术的研发风格,而不是去做小灵通之类的过度产品,与李一男对技术的追求不无关系。

这当然也与任老板的鼎力支持是分不开的。曾经任老板排除异议来支持李一男购买20万美元的外国设备来开发一个技术项目,但后来项目搁浅,设备成了废品。任老板却没有呵责,要知道20万美元对于尚处创业期的华为可不是一笔小钱。

李一男终归是不要走寻常路的。

2000年,李一男拿手里的股权兑换了价值1000万的公司产品,北上成立了港湾公司,成为了华为的产品高级经销商。

李一男的离开对于任正非还是有很大打击的,任老板对于这个“技术天才”似乎有着超乎一般意义上老板的关爱,致使当时很多人都认为年少成名的李一男可能会是华为接班人。但是任正非还是为他深圳五洲酒店开了隆重的欢送会,并要求公司高层悉数出席。

李一男对产品方向的准确把控,使得港湾在成立之初就获得了很多订单。第一年销售额就达到2亿元,第二年就得到了10个亿的风险资本。

同时李一男很清楚华为的优势和劣势,渐渐从代理华为的产品到生产类似的产品,港湾公司也从华为的代理商逐渐成为华为的竞争对手。

港湾不断从华为挖人尤其是收购了从华为出去的光通信创业团队,此举在任老板看来是对华为核心业务的挑衅。更有甚者传言,李一男买通华为的研发人员,并不要求他们离开华为,只要求他们避开自己的研发领域。

而此时的华为日子并不好过,3G的研发看不到未来,没做小灵通又被中兴步步紧逼,再加上港湾的挖墙脚。一时间华为几乎成了众人可欺负的对象,有人偷技术有人偷商业机密。

以儆效尤也罢,迫不得已也罢,任正非开始了对港湾的疯狂围追堵截。

2003年,华为与3COM成立合资公司,意欲占领以前并不在乎的中低端市场,只要港湾参与投票的项目,华为的报价都比港湾要低。

2004年,华为专门成立了“打港办”,力求对港湾进行全方面碾压,不光在业务层面全面盯防,更是高薪挖走了港湾的整个产品线的研发人员。港湾毕竟成立不久,资金与人脉与华为不是一个重量级,渐渐疲于应付。

当港湾在寻求收购的路上,华为以知识产权纠纷狙击了德国巨头西门子;当港湾在寻求美国上市的路上,多次接到数据造假的匿名举报,上市也中途折戟。

2006年,港湾最终没有逃脱被华为收购的命运,任正非用“惨胜如败”来形容这场长达七年的战争。作为收购条件,李一男需要到华为工作两年,头衔仍是华为副总裁,同时兼首席电信科学家,但却被剥夺了重大事件的决策权和参与权,当然还有那个具有演义成分的透明办公室。

2008年,李一男便再次离开华为,到了百度担任首席技术官,主导开发了“阿拉丁”计划。2010年1月,他再次跳槽,到无线讯奇12580任CEO,外界对这次跳槽解读为他对公司主导权的渴望。但是在中移动庇护下的公司并不如他想象般美好,一年半以后,他选择再度离开,以合伙人身份加入了金沙江创投,完成了从职业经理人到投资人的转变。

在金沙江的4年时间里,他并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投资案例。投资圈是一个需要靠人际间的运筹帷幄才能胜任的行业,这对于不擅人际关系,只是技术过硬的李一男也许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更有人评价其自以为是不好相处。

2015年,胡依林的牛电项目横空出现,当时的资本市场并不看好他们的电动车,没技术也没有好的团队,所以融资处处碰壁。但是李一男却为此倾其所有,压上了钱和自己。也许是那未曾泯灭的创业梦想,也许是壮志未酬的中年焦虑,李一男对外宣称:这是我的最后一次创业。赌注不可谓不大。

有了李一男的牛电科技,便自带光环,不光外界关注度倍增,更是成为了热钱的追捧对象。电动车尚未问世,便获得了GGV、IDG、红杉、创新工场李开复、真格基金徐小平等多家明星机构5000万美元A轮融资。

2016年6月,小牛电动车在京东众筹,五分钟就完成500万的众筹目标,最终达到了7200万,风头一时无二。

但是李一男却在这时因为涉嫌内幕交易被深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检方材料显示,2014年4月,李一男通过其妹夫和母亲的股票交易账户,满仓武汉华中数控,获利508万元。同时他还让自己的妹妹购买该华中数控,获利有236万余元。根据高法的司法解释,250万以上就属情节特别严重,将要面临5-10年的刑期以及数倍罚金。

值得一提的是李一男曾在2012年9月,作为行业优秀人才被引进数字天域,以增强公司董事会的决策能力。李一男合计出资284.67万,持有数字天域4.745%的股份。数字天域在2014年的成功借壳上市,使得李一男成为第十大股东,其所持股票价值9亿元左右。在2015年股票解禁后,数字天域的大股东中已没有李一男,其应该已成功套现。

如此说来,不差钱的李一男为何栽在了几百万上,私以为其本身可能并没有意识到这属于内幕交易,因为如果有意为之,可以做成基金类的,报酬将要多得多;再则应该是有人举报。

1970年的李一男比雷军小一岁,两人在背景到职业轨迹上的相似使得人们不免总拿两人比较,一个湖南一个湖北,一个华中科大一个武大,一个华为一个金山。都是业内的名气人物,亿万富豪,但是都距离一线大佬的地位还要踮踮脚。

雷军在风投界蛰伏几年,最终在40岁的时候再出发创办了并不被人看好的小米,成为顶级商业领袖之一;李一男在45岁的时候再创业做在全国有两亿市场但还没有过硬品牌的电动车,刚起步但却可能要身陷囹圄。

2015年6月李一男被刑拘后,牛电科技选择了隐瞒消息,大家对没有了CEO李一男的牛电还能不能牛没有底气,因为之前的众筹神话以及融资可能更多都是粉丝以及资本对于李一男个人的信任与支持。但是当电动车因轮彀问题频繁被投诉,以及李一男被刑拘的消息披露出来,牛电科技的未来似乎蒙上了一层巨大的阴影。

李一男从在华为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位走到今天的被告人,人生如过山车般跌宕起伏。离开华为后的几年内,李一男除技术之外的才能并没有得到证明,而其在各个公司不同程度的不好相处却屡有听闻,如“孩子般”说话不留余地,简单粗暴。

领军大将,却缺于统帅之才,但不甘于斯。

眼高手高,却拙于人情练达,或终结于此。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天才少年”李一男的沉浮人生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