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从游击队员到总理 奇葩Valeant的奇葩领导人

导语: 药业股Valeant 15日遭腰斩在华尔街引起轩然大波,诸多大佬损失惨重 ,这家公司也引发了更多中国普通投资人的注意。让我们来扒一扒这家故事多多的美国上市公司和它的奇葩领导人。

下文来自微信号 筹码

从游击队员到国家总理,他的公司如今负债300亿美元!

Valeant 现已加入豪华做空套餐。手快的话,也许你能赶得上分口肉。

对于一家市值超过200亿美元的企业来说,其股价一天跌51%,实属罕见。

对于四个月前进场抄底的投资者来说,当时股价还有130——从年内高点263腰斩,如今只剩33,欲哭无泪。

从游击队员到总理 奇葩Valeant的奇葩领导人 Valeant周线图,不到一年从263.81美元到29.88美元。

这就是Valeant(瓦伦特制药,股票代码: VRX )。

本周二,Valeant突然宣布下调2016年营收预期——从原先的62亿至66亿美元,下调至60亿。更麻烦的是,该公司还推迟提交年报,并发布债务违约警告——高达300亿美元的欠债。于是,上文所述一幕发生了。

行业变革者、‘下一个 伯克希尔哈撒韦 ’、华尔街的宠儿,Valeant坠落至此,完全是掌门人的缘故——激进过头就是作死。

Valeant有着神一般的创始人:游击队员+国家队运动员+叛逃者+创业家+国家总理

从游击队员到总理 奇葩Valeant的奇葩领导人 Valeant创始人帕尼奇

以上都是Valeant创始人的身份,屌炸天了有没有!请允许筹码君多介绍他几句。

Milan Panic(瞧人家这姓,太适合医药行业了!以下简称‘痛苦叔’)1929年出生于贝尔格莱德,14岁便加入铁托游击队抵抗纳粹,先是炸铁路,后来改当通讯兵。

战后,‘痛苦叔’成了一名专业自行车手,进了国家队。1955年,借着随队访问荷兰的机会,‘痛苦叔’叛逃了!带着20美元,他踏上了美国的土地,在化学专业继续深造。21959年,‘痛苦叔’在车库里创建了ICN——Valeant的前身。

60年代,ICN推出治疗帕金森病症的药物左旋多巴,不仅挣得第一桶金,还吸引了 IBM 和柯达投资其生物研究项目;

之后该公司发明了抗病毒药物利巴韦林,销售收入高达70亿美元;

而当艾滋病在全球掀起恐慌时,‘痛苦叔’宣布‘利巴韦林可以抑制艾滋病毒’。整条华尔街都爱死他了!当然啦,‘痛苦叔’这一举动收到FDA的警告,对抗多年,最终以60万罚款了事。31992年,南斯拉夫动荡,63岁的‘痛苦叔’受邀回国,出任总理。任职期间,他遭遇七次暗杀。

1992年底,‘痛苦叔’竞选总统失败,离任总理,重返美国,继续管理ICN。他将公司战略重心转向西欧、南美和亚洲。

可惜回归的‘痛苦叔’不受投资人待见,终于在2002年被董事会踢出管理层。

如果说‘痛苦叔’主宰了Valeant上半场的话,下半场的主角则是Mike Pearson。他于1998年成为Valeant掌门人,将公司拖出多年的泥潭,达到一个全新的高度,以及如今崩溃的边缘。

从游击队员到总理 奇葩Valeant的奇葩领导人 现任CEO Mike Pearson

与‘痛苦叔’不同,Mike Pearson其实是个职业经理人。加入Valeant之前,Mike Pearson在麦肯锡工作了23年。他很努力——一年飞400趟,也很激进——鄙视那些学术派的同事,坚信赚钱才是王道,别的都是扯淡!

挣扎多年的Valeant选择了Mike Pearson,并接受他的全新思想: 花那么多钱、冒那么大风险去研发新药,实在太亏了。直接买下同行、捡现成的不是更好?

于是,变革开始了。

上任没多久,Mike Pearson把公司3000员工裁得只剩一半,并将研发费用从9%大幅降至3%。2010年,Valeant并购了加拿大公司Biovail——Mike Pearson在麦肯锡期间服务的客户。有了Biovail,Valeant摇身一变成了加拿大‘户口’,税率从35%降至27%,买买买的成本下降了,可以开出更高的价格了!

如虎添翼的Mike Pearson变身‘门口的野蛮人’,开始不择手段地收购,闹得行业人心惶惶。

比如,2011年试图收购生产治疗睡眠障碍药物的Cephalon时,人家CEO刚刚死于白血病,尸骨未寒呢,Mike Pearson便砸了57亿的报价过去,人家当然不肯,最终选了别的买家。

比如,2012年收购Medicis Pharmaceutical时,该公司CEO的女友死在自己家中(后来确认是自杀),股价暴跌,Mike Pearson趁机26亿美金拿下,然后开始裁员——原本790人,一口气裁掉750人。

再比如,2013年收购生产隐形眼镜Bausch & Lomb(进入中国超过20年的博士伦)时,Mike Pearson花了87亿,然后把该公司成功率在70%以下的研究项目都砍掉了。

收购是需要花钱的。大肆举债的基础是良好的营收及预期。咋办?提价呗。由于生物医药行业的特性,企业有很强的提价能力——嫌贵别买啊,要命的买卖。2014年至2015年,Valeant超过22种处方药价格上涨200%。

一边买买买,一边涨涨涨,整个行业被搅得天翻地覆。同时,盛极必衰,Mike Pearson也从变革走向了作死。

Valeant的涨价之路被希拉里封死了。

导火索其实不是Valeant,而是一家名为Turing Pharmaceuticals的小公司。这家公司的CEO史克雷利买下一种抗寄生虫药,并且一夜之间把药价从13.5涨到750。财经界年度作死王史克雷利的“传奇”,请点击此处。

Valeant就这么躺枪了。

这种作死行为成功吸引了希拉里的注意。她发誓要改变这种情况,要给药厂们设置最低的研发占比。

Valeant的扩张之路遇到竞争对手‘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强力阻击。

从游击队员到总理 奇葩Valeant的奇葩领导人

2014年,Valeant联手Bill Ackman试图恶意收购Allergan(生产BOTOX肉毒素瘦脸针的企业,问问身边的妹子,肯定知道)。

Valeant一边开出460亿的报价,Bill Ackman一边悄悄买进Allergan的股票,高达9.7%,成为该公司最大投资者。

Allergan也不是善茬,学着Mike Pearson的方法,主动裁员1500,提升股价,从而抬高Valeant的收购成本。不仅如此,Allergan还找了爱尔兰药厂Actavis来接盘。这家公司的税率只有12.5%,能开出比Valeant更高的价格。

Valeant一路‘烧杀抢掠’,屁股也不干净,深陷SEC调查。

而当股价大跌、违约风险提升时,Valeant的举债之路被债主们给封死了。

今天下午来自路透的消息,债主们决定与Valeant重新商议条款,加上更多资本方面的约束。

于是,Valeant商业模式的两条腿——买买买和涨涨涨都被打折了。

这还没完。在Valeant上亏得一塌糊涂的Bill Ackman忍不了了。

从游击队员到总理 奇葩Valeant的奇葩领导人

他表示,假如Mike Pearson无法重新获得资本市场信心的话,他将换掉管理层,或者变卖公司资产。新管理层人选已经有了,背景方面侧重于危机处理和并购。

正如标题所说,有时候,变革和作死只有一线之隔。Valeant已经陷得太深。在此,筹码君必须给空军大队的小伙伴们提个醒:人家都衰成这样了,您还不过去推一把?

而对于将Valeant带到巅峰和深渊、付出健康代价的Mike Pearson,筹码君有首歌要送给他:

越过山丘,虽然已白了头

喋喋不休,时不我与的哀愁……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从游击队员到总理 奇葩Valeant的奇葩领导人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