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郭列:脸萌只是成名曲 从Faceu开始一场长征

赞赏是热闹的,然而嘲讽、质疑也同样激烈。长时间寂静之后,脸萌的创始人郭列再度站到了聚光灯下。这一次,是因为他的新作——Faceu。

从2014年意外火爆的脸萌,到现在花一年多时间准备的Faceu,中间历经起起伏伏,辉煌后迷茫、失落,甚至眼看创始团队成员出走……如今重登榜首,作为两款产品创始人的郭列想明白了三件事:

脸萌没有失败,它是一首成名曲

自己的人生目标是在40岁之前做一家牛逼的公司,而不仅仅是榜单第一

如果做产品做死了,还是挺划不来的

现在的郭列更淡定了,对产品未来的规划非常清晰,一步、两步、三步,同时,也充满斗志。面对这个对他而言全新的世界,他有很多话要讲,我们对他也充满了好奇。

Q1连续两款产品(脸萌、Faceu),你们都冲到了 App Store 排行总榜第一,如何做到的?爆款的关键点分别是什么?

郭列:移动端要打造爆款是有规律可循的。我们可以去看社交平台的传播热点,之前是图片(比如美图、潮自拍等),现在是视频(美拍、小咖秀等),所以Faceu主打短视频社交,弱化了图片的功能。另外,我们做的这两款产品都跟“脸”相关,这样的应用本身就带有很强的社交属性,通过把脸用工具加工,用户能以更好的形象展示在社交网络上。考虑到这样的需求,Faceu很大的一个亮点就是“加特效”,特效的核心是各种各样的模版,它们让每个人脸变得更有趣了,这是关键。

Q2你曾提过产品“传播力阈值”的问题,这方面你的经验是什么?

郭列:其实脸萌当年也不是一下子就火的。脸萌在2013年底就上线了,但过了大半年才火,为什么呢?之前的相似度不够。我们一直在优化,直到85%的脸都基本可以认出来了。所以我们在辨识度这方面做得很深。而对Faceu来说,特效创意类的设计是它的关键传播点,我们就会在这方面下大力气。

它会产生审美疲劳吗?当然会,所有的功能都有周期性,用户玩着玩着就会觉得厌了。但是你看微信“摇一摇”,它是微信刚出来时最有口碑的功能之一,现在可能很多人已经不用了,但是摇一摇为微信带来了大量用户,而且微信还把用户留下了,这是最重要的。所以这个“好玩的功能”可能不足以支撑产品一直走下去,但它一定是用户使用某个产品的强烈动机。

Q3Faceu 想做成一款什么样的产品?

郭列:我们在2014年底就观察到,微信的朋友圈太臃肿了,2015年、2016年这个趋势会越来越明显。另一方面,国内用户的关系一般是从IM(即时通讯)发展到SNS(社交),QQ、微信都是这样。所以我们在做Faceu的时候,前期花了9个月的时间在设计IM,加了特效之后,现在开始拓展社交功能。所以Faceu相比只是作为脸部优化工具的脸萌来说,可拓展性大大增强了。你可以看到在Faceu里,人们社交的方式完全变了,以前的聊天大多是用文字,最多是微信里那样的语音,而未来的趋势是“图像+声音”、,这是年轻人所热衷的方式。

Q4Faceu 是熟人社交还是陌生人社交?

郭列:用视频、图片的形式聊天,一般在比较亲密的关系之间才会发生,所以目前的产品形态会偏熟人社交。你会发现任何图像视频类的产品,一开始基本是女性为主,她们是重要用户,男性是被“吸引”过来的。所以,最近我们新上线了“遇见萌友”这样的LBS陌生人交友功能,类似附近的人、“摇一摇”。在这个功能的使用上,男性就会比女性多很多,这样很多用户会被吸引过来,并且在Faceu里进行社交关系的迭代。很多优秀的社交产品都是从陌生人到熟人,QQ聊天室是这样,微信也是如此。

Q5现在创业可能很多人会感觉到互联网的流量红利正在逐渐消失,从2013年的脸萌到现在的 Faceu,你对此的感觉是什么?

郭列:确实如此。2013年的时候,应用市场还没有被瓜分完。但Faceu上线的时候,可以明显感觉到自然的曝光量比较少了,用户的兴趣点也比较分散。归根结底,获取用户还是在产品本身。每个时期都会出来一代新产品,现在是短视频类、直播类比较受关注。所以选好用户的热点挺重要的,不要去做上一个时代的产品。好的产品能形成自传播效应,用户有分享欲望,会带来更优质的自然流量。

Q6你是中国唯一连续两款产品都登顶榜首的年轻创业者,这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对团队的意义跟你自己有什么不同吗?

郭列:当时做脸萌的时候会觉得很兴奋,但现在其实没有特别的意义了。很多非常好的产品可能从来没有登上榜首,但它们的用户口碑很棒。排行榜只是对产品的肯定,我现在会更关注公司长远的发展。

面对团队的话,首先肯定是会小小庆祝一下,但更多是提前打预防针。创业是起起落落的,没有可以松懈的时候,前方永远可能出现危险,所以我对团队会强调我们的下一个目标是什么,公司长远的目标是什么。

Q7听说 Faceu 上线那天,你已经两天没睡觉,直接被120拖到医院,你是一直这么拼吗?

郭列:临近上线那段时间是这样子,不过平时的状态是努力工作、努力玩。对于团队也是这样,阶段性的忙碌,紧一阵松一阵,保持一定的节奏感,这样团队会比较有弹性。举个例子,我们会用一周的时间让80分的产品赶紧上线,但是提升到90分可能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就好像是我们给了用户一杯水,然后把它慢慢变成饮料。

回想起来,这其实是当初做脸萌的时候没有做到的,整个团队没有一刻休息,一直往前冲,一直拼到产品往下走为止。所有人都感到非常累。另一方面,现在Faceu产品本身的拓展性也很强,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先做了IM,做足了准备再引流量进来。从工具属性的激萌相机到社交功能,用户可以看到更多的服务和内容,这也是与脸萌完全不同的地方。

Q8你曾坦诚地表示,做 Faceu 的灵感来自于 Snapchat 和 SNOW,你们也想做创新,但是没有想到。你现在对创新是怎么看的?

郭列:我认为创新分两步吧。首先是灵感部分,但失败的创新就不叫“创新”了,只是“尝试”。除了灵感,创新还需要执行力,不能只停留在想法阶段。我的建议是,在没有灵感的时候先去锻炼执行力,否则等到灵感来了就来不及了。

我个人的创新能力不够,所以我会去了解中国乃至全球最火的东西,这是我的灵感来源。其他地区已经验证过的东西,可以看出用户感兴趣的点,再去理解,从其他事物中去体会、挖掘。就好像我们发现香蕉做成派会很好吃,那么就会去想,菠萝是不是也可以这样做?有了不错的想法后,必须尽快做出产品原型,进行小范围测试。这次做Faceu,有一个竞争对手在全球的用户量都不错,但就是比我们慢了一周,最后用户量小了10-20倍。

Q9你在朋友圈说,你的目标是“在40岁之前做一家牛逼的公司”,这是什么时候定下的?

郭列:我一直是一个目标导向很强的人。当时做脸萌定的目标就是做个好玩的产品,然后能榜单第一。做之前觉得实现起来很难,但达成后反而迷茫了,所以如果只设定短期的目标其实很容易随波逐流、丧失自我。在脸萌的事之后,我想到一个长远的解决方案就是定下一生的理想,然后分成阶段性的目标去逐步实现。

Q10现在的你比以前更真诚、更谦逊、更淡定了,你觉得是什么改变了你?

郭列:有两件事吧。一个是第一次创业,脸萌给我的影响是特别大的,当时觉得脸萌最终没有做大就失去了全部。但现在我会觉得创业是一个过程,实现了一个目标还有下一个,是没有头的。回过头来看,其实在过程中不用太在意得失,因为成或不成其实不会影响你的下一个目标。现在我的注意力拉长了10%-20%。

大家可能觉得脸萌是一个失败的产品,但我内心不是这样定义的。它更像是一首网络红歌,可能很多人现在不喜欢听了,但这并不改变它本身,只是从商业的角度去衡量它不是那么成功。换个角度看,如果很多人都能做出好玩的东西,持续创新,对用户也能产生价值。

第二是发生在我去医院的路上,当时突然想到,身体真的很重要,如果我做APP做死了还是挺划不来的。当然我理想的生活还是像乔布斯一样,直到生命结束之前还在做公司,这样就很好。我的价值观中,事业上的认同感非常重要,工作就是生活的一部分。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郭列:脸萌只是成名曲 从Faceu开始一场长征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