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备受期待的粉红经济下,一个基佬如何看待主流男同社交产品

备受期待的粉红经济下,一个基佬如何看待主流男同社交产品

【猎云网(微信:)成都】03月18日报道(文/尹子璇)

福布斯中文网曾发布了一篇《巴西蓬勃发展的千亿美元“粉色经济”》,将巴西的同性恋消费现状进行了勾勒,你能看到这虽然是一个小众群体,但是具有强烈消费能力的群体,有巨大的市场机会。

数据显示,全球范围内,LGBT人口超过了4亿,拥有3万亿美元的消费能力。中国同性恋市场约3000亿美元,排名第三,仅次于欧洲(8,700亿美元)、美国(7,500亿美元)。而LGBT是女同性恋者(Lesbian)、男同性恋者(Gay)、双性恋者(Bisexual)与跨性别者(Transgender)的总称。

这是一片非常具有潜力的市场,面向这一市场的经济活动被冠以一个好听的名字——“粉色经济”。穿着时尚、爱好健身、热爱旅游,更重要的是非常愿意消费,这些清新特质涌动着现今价值千亿元中国粉色经济市场。

而国内的粉红市场似乎都已经被社交产品给占据了。

那么现在的主流男同社交产品呈何种态势呢?这次,猎云网「微信号:」走近的不是创业者,而是一位用户。

一个基佬对男同社交App的基本态度

大安是一个Gay,在杭州读大二,是一个男同社交App的忠实用户,“正在用的产品是Blued,然后Aloha、Jack’d这些比较有名的都用过。”

大安并不打算出柜,虽然是个gay,却希望以后能够找一个女人结婚生子,或者是形婚,他笑着解释,“因为接受不了世俗的压力啊。”

所以身边的朋友知道大安性取向的并不多,他认识的“同类”也并不多,“网络是我认识同类的主要渠道,但是我平时打开软件并不是为了去约或者找对象,我只是想看看附近的人,然后就会一种我有很多同伴的感觉,觉得自己不再那么渺小;另外就是会看有没有我可能认识的人,如果有的话我会悄悄关注他。我自己聊天是很少的,怕暴露自己。”

对于很大一部分同性恋人群来说,同性社交App并不是和异性恋手中的陌陌、世纪佳缘一样单纯地为了交友。如果这是一个平常隐藏自己性取向,没有形成自己的同性交友圈子的用户,他可能会指望着这个App让他获得认同感,减少孤独感。

备受期待的粉红经济下,一个基佬如何看待主流男同社交产品

除此之外,异性恋可以通过平时的上学、工作、以及相亲等方式来认识自己未来的伴侣,但是同性恋找到自己潜在伴侣的方式少得多,斯坦福大学和纽约城市大学的两位社会学研究者发现,网络交友已经成为同性恋找到伴侣的最主要方式之一。他们在调查之余做了一些采访,其中一位女同性恋说,平时她能接触到的同性恋群体非常有限,她也去过一些同性恋酒吧,但结果都令人失望,是网络帮助她找到了许多“潜在伴侣”。

而此类App避免不了的就是“约炮横行”这个问题,大安对此的态度是,“我不会通过这些软件约炮,怕得病,也怕约到熟人。而且,我有时候有点自卑,怕见面了人家看不上我吧。虽说我不约炮,但是约炮在软件上确实很常见,会经常让我产生一种这里很乱的感觉。”

使用此类软件,也会给大安带来一些心理压力,会担忧被身边人发现自己使用此类软件,“除了会把App藏起来以外,也不会在上面上传自己的照片和信息,聊天时也很谨慎。之前有人把自己真实照片发给自己的好友,结果最后他的父母都知道他的性取向了。”

所以对于用户来说,此类产品能够给用户带来其他社交产品无法比拟的感受:增加自我认同感、减少孤独感,并且是用户寻找伴侣的主要途径之一。同时,用户也迫切需要自己在产品中的隐私能够得到很好的保护。

除了用户的困扰,照片、信息做假以及约炮横行也是常常出现在此类产品中的问题。但是这并不是产品本身的问题,而是用户需求决定了此类产品必然会有这些困扰。

在大安的介绍下,猎云君也下载了比较主流的几款专属Gay的同性社交App。虽说几乎都是以地理定位为基础,但是差异化却非常明显。

国内主流男同社交App差异化发展呈何态势?

Jack’d——国内同志最早使用的社交App

备受期待的粉红经济下,一个基佬如何看待主流男同社交产品

虽说是来自美国的一款产品,但是应该是大部分gay接触到的第一款同性社交软件,而现在,国内依旧有很多人使用。所以,我们对其也进行简单的说明。

Jack’d在功能上简单粗暴,拥有一个交友软件的基础功能:找到附近的人、聊天。被人戏称为“接客帝”,一方面是因为读音谐音,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约炮盛行。

而Jack’d并非国内产品,所以国内用户下载、注册、使用时都或多或少有些不便。

大安是这样评价的,“接客帝是我最早使用的一款社交软件,能够和许多外国人沟通,功能也很简单。但是换手机后下载不了,便没有再使用过了。”

Blued——极力想要避开“约炮”定位却深陷其中,直播功能抢占市场

备受期待的粉红经济下,一个基佬如何看待主流男同社交产品

提起国内现有的男性同性社交软件,是避不开Blued的。根据捷豹数据显示,Blued的市场占有率已经达到了84.57%。

2014年2月份完成数千万元A轮融资,投资方为清流资本;同年10月完成3000万美元B轮融资,投资方为DCM中国。2015年2月于世界上首个同性婚姻合法化国家荷兰上线。

作为淡蓝网旗下的产品,Blued算是一款随着国内同志经济产业链共同发展起步的App。在早期国内只有来自美国的Jack’d时,创始人耿乐便希望打造出一款本土化的产品。

Blued在设计时,很明显地避开了Jack’d的功能单一,而是期望能够沉淀住用户。因为在Jack’d这款产品上,经常会出现聊了几句后双方索要其他社交账号的情况。

并不单单只是基于地理位置寻找附近好友,Blued还通过朋友圈、资讯、群组等功能,希望增加用户粘性,让用户不会认识朋友后迁移到其他的社交端互动。现在,Blued也在寻求着商业化的正确方式,率先推出了直播功能,以及自组建了一个视频团队负责拍电影、网剧、综艺节目等。

但是,作为目前用户最多的一款产品,打开Blued会有许多人给你发来同一句话,“约吗?”

大安正在使用这一款产品,用他的话来说,“人很多,大家都在用”。谈及其中的主播功能,他表示,“最开始很新颖,现在觉得挺无聊的,一般都是闲聊,没什么意思。”

ZANK赞客 —— 提倡线下圈子发展,社交+电商共同发展 备受期待的粉红经济下,一个基佬如何看待主流男同社交产品

提起ZANK,大安提到的第一个词就是“圈子”,就是因为圈子这个概念的推行,才让许多人认识了ZANK。

ZANK创始人兼CEO凌绝顶已经和自己的男友于2015年6月举办了婚礼。作为一个已出柜的CEO,他认为,性是用户的一项刚性需求,但还不是唯一需求。

ZANK也认为随着国内对于同性恋的看法,只做社交在未来是走不通的,所以,ZANK通过打造“圈子”来走出差异化。无论是陌生人发起线下约会,还是由主办方发起的小型聚会,ZANK不同于Blued提供的点对点联系方式,更提倡点对面,一个人对一群人的交流与活动。

除此之外,ZANK也在电商方面有所尝试。 打开App,能够看到许多电商产品,包括服装、护肤、以及旅游产品等。因为产品定位的原因,ZANK的电商平台用户十分精准。

2014年7月,ZANK宣布获得2000万元A轮融资。

Aloha ——高质量用户,社区打造为主

备受期待的粉红经济下,一个基佬如何看待主流男同社交产品

Aloha是一个与ZANK、Blued相比,更主张用户慢慢交流的一款产品。

在功能上,Aloha能够有效地避免骚扰。看到感兴趣的人点击照片下面的Aloha按钮,如果不感兴趣则点击Nope;一旦对方也喜欢了你,双方会立即收到通知,这时就可以开始聊天。喜欢的朋友发表了动态更新,可以给他赞或是留言,只能看见喜欢或相互喜欢的人的动态,比较纯粹,深化了交友目的。

用户不再能够随意地给附近的人发去消息,而是需要通过一段时间的上传自己图片及动态,从而得到自己关注的人的关注,才能够进一步的聊天。

谈及Aloha,大安告诉猎云网,“感觉用户质量比其他App高多了,但是自己不发照片和动态是很难和心仪的人对话的。”

G友——官方进行数据分析,提供匹配概率

备受期待的粉红经济下,一个基佬如何看待主流男同社交产品

从功能上来说,G友很有特色。

除了基于地理位置以外,还有发声、一见倾心、G友商城等功能。

发声是用户基于某一话题上传自己的一段声音,这一点与其他产品的图文动态分享区别了开来;而一见倾心则是官方会根据数据,为你进行一个个的用户匹配,将可能心仪的对象推荐给用户;G友商城则是推出了一系列的同志气息明显的产品。

据猎云网了解,G友已获得由创新工场投出的数百万元的天使轮融资。

但是因为用户数不多,所以在吸引新用户上也略吃力。

樱桃——重分享,轻交友,Gay和Les都能用

备受期待的粉红经济下,一个基佬如何看待主流男同社交产品

与市场上现有的同志社交软件不同的是樱桃提出了“重分享轻交友”的概念,产品功能中有类似微博或者朋友圈式的内容分享,可指定标签,是否匿名,语种,文字可以添加配图。一般的同志社交应用更像陌陌,一上来就是约会,交友。而樱桃更像是微博,分享是应用的核心功能,而社交属性会逐步的弱化。

而其他社交产品比较主要的地理定位聊天功能在这里并没有那么明显,当身在成都的笔者注册账户,匹配对象时,匹配到了一个石家庄的用户。但是用户可以查看附近的人发布的图文信息。

而与其他产品还有一个巨大的不同,这是一款对Gay和Les都开放的产品,但是当用户选择性别进入后,似乎只能看到同性的状态。目前几乎所有的同性产品都因为Gay和Les用户需求的不同,而将可以使用的人的性别进行了限制。而樱桃作为一款男女同志都能使用的产品,是希望获取更多的用户还是会适得其反我们还需要看其之后的发展。

而当我问大安是否会因为Gay和Les都能用而使用这款产品,他很快地回答,“不会,我更在乎这个App能够满足我个人的需求,拉拉能不能用跟我没什么关系。”

2015年3月,樱桃已获得重庆高创的300万元天使投资。

男同领域创业者接下来如何切入?

除了上述我们提到的这些产品,也有许多创始人看准了同性恋这一块市场,打造了一款又一款同性社交产品。但是,在Blued、ZANK占领了国内大部分市场份额的今天,一个产品如果没有特别明显的差异化并且吸引到大量的用户,是很难有更进一步的发展的,因此,我们此次的盘点对象皆是有一定的用户及圈内知名度,或者得到了资本认可的产品,希望能够帮助相关创业者理一理这一市场还能如何入手。

而在笔者看来,正如ZANK创始人提到的那样,随着国内对于同性恋的看法的转变,同性恋的需求也会慢慢发生转变。随着国外对于同性恋态度的开明,同性恋产品已经不局限于社交,一些专门为同性恋提供保险、房地产服务的职业也已经出现。

如今,以交友为主的同性社交产品已经出现了一两家独大的情况,那么创业者如果能够从接下来的需求转变出发,打造一款并非止于社交的产品,或许会有不错的突破。据猎云网了解,一些专属Gay的电商正在慢慢的发展着。同时,当《上瘾》这部网剧走入我们视野时,这类产品的IP发展也是值得我们期待的,毕竟,我国的腐女数量也是惊人的。

当然,在我国国情下,我们期望的转变究竟何时能够到来,又是一个问号了。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备受期待的粉红经济下,一个基佬如何看待主流男同社交产品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