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硅谷“独角兽”死亡记:我们将会如何悼念这些公司?

硅谷“独角兽”死亡记:我们将会如何悼念这些公司?

如今,那些有钱有权的人仍贪慕着独角兽,只是现在,它们的估值能够超过一个小国家的 GDP。这是因为在硅谷,“独角兽”代表着估值超 10 亿美元的科技创业公司。——《时代周刊》

上周,在与估值炎的一种特殊有毒菌株进行了一场长期战斗后,湾区的三只独角兽死去了。宣告这个死讯的,是聚集在它们床边的高管们,以及重量级的风险投资者。“病毒不知从何而来,”,主治医师说道。“上一分钟,它们还是估值数十亿美元的鲜活生物,而下一刻……自从 2000 年之后,我还从来没遇见这种情况,估值炎的炎症竟然达到了这个级别。”

为了举办追悼会,人们在旧金山南市场街一带买下了一个开放式阁楼,把里面破败的物品清理掉,交给著名的设计工作室 oÖoo 进行翻新。“我们被要求打造一个前卫的空间,用以缅怀我们的巨大损失,”oÖoo 的首席设计师 Lars Miyako 说到。“所以我们在大厅放置了一些基本色的豆袋椅子,还有滑雪球游戏机。我们购买了一扇拥有 200 年历史的滑动式大门做入口,还为逝者购置了沉木棺材。”

硅谷“独角兽”死亡记:我们将会如何悼念这些公司?

(旧金山南市场街,图片来自: 维基百科

几位风险投资人向他们深爱的独角兽致悼词,下面是一些悼词的节选:

Pinterest——我们只是想让所有人拥有一本数码剪贴画,里面的照片是他们永远都买不起的梦想厨房,并让他们把自己永远不会制作的十层蛋糕的照片钉上去。现在还有哪里能够让人们在只有橡皮筋和用过的面巾纸的情况下,学会自己 DIY 圣诞装饰品呢?

Airbnb——这是一家通过半浴室中堵塞的马桶,以及行李架上被人用过的毛巾让你想起家的公司。你进去的那一刻获得的温暖、安逸的感觉?那是因故障而无法关闭的暖气。从厨房里冒出来的熟悉气味?那是超过两周仍未清理的垃圾。我们从来没想到过,一家保证把覆盖满猫毛的蒲团当作床的创业公司会这么快倒闭。

Theranos——尽管公司未能活下来,它那简化血液检查的美妙梦想——至少是其中的一些梦想,某些时候的梦想——仍未死去。为了纪念它,我们创建了梦想基金(建议捐资:100 万美元),以投资于未来的梦想。当金钱足够,过程足够曲折,那些梦想某天或许真的能够变成现实。你是否梦想过,一只狗能够讲出流利的英语,或者,人类能够拍打着翅膀飞起来,而你那新出生的婴儿能够自己照顾自己?这些就是我们想要资助的远景项目。我们将向有梦想的女性创始人提供更多的金钱,因为我们的律师要求我们这么做。

葬礼之后,客人们聚集在屋顶平台,享受着丰盛的自助餐。一位天使投资人细品着薄荷迷迭香味的汽水,悲哀地评论道,这或许是他最后一次“吃到定制的、铁灰色的 M&M 糖果,或者用餐的时候紧挨着长满肉质植物的墙壁。”当接待人员向一些吊唁者提供了交换名片、互换特斯拉里程或者升级特斯拉参数的机会时,另一些人则利用这段时间缅怀了独角兽们的辉煌年代。

硅谷“独角兽”死亡记:我们将会如何悼念这些公司?

(图片来自: Discovery

“你是否记得,每个周一到周四,他们都会在晚餐时提供阿拉斯加野生鲑鱼卷?” 一个人问。

“然后,还有那次董事会会议,我们一起笑着说,自己永远无法盈利——那轮融资中,我们一共筹集了 20 亿美元?” 另一个人说。

除了送花之外,捐资(建议的最小捐资数:1000 万美元)可以送给那些受到感染的风投们,帮他们资助下一个种子项目。

本文全文译自纽约客,原文标题  Silicon Valley Unicorn Obituaries 。作者 Prabha Kannan,本文以一种幽默的角度设想了硅谷的一些知名“独角兽”创业公司在倒闭后,人们如何悼念它们,并调侃了现在创业圈里虚假的估值繁荣。爱范儿积木、麦玮琪翻译出品。

麦玮琪 (Michael)

好的产品应该靠自身的魅力吸引人,而不是靠营销打天下。

#欢迎关注爱范儿认证微信公众号:AppSolution(微信号:appsolution),发现新酷精华应用。

硅谷“独角兽”死亡记:我们将会如何悼念这些公司?

硅谷“独角兽”死亡记:我们将会如何悼念这些公司? 硅谷“独角兽”死亡记:我们将会如何悼念这些公司? 硅谷“独角兽”死亡记:我们将会如何悼念这些公司?

原文  http://www.innomysql.net/article/24828.html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硅谷“独角兽”死亡记:我们将会如何悼念这些公司?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