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我忍不住想说说地铁扫码创业这个事

我忍不住想说说地铁扫码创业这个事

这几天被北京地铁十号线的事件刷屏了。起因就是,一个男子在北京的地铁上遇到两位要求扫码的姑娘,摆手示意拒绝无效以后,对其破口大骂,并且抢了姑娘的手机把其中一位姑娘推出了车外。骂的很不堪入耳,具体的很多人都在视频里看到过了。

热点事件面前,其实嗨的是一群包括我在内的网友。有指责少年的,也有指责在地铁里扫码创业的人的,但是这次唯独不该指责旁观的冷漠乘客。

我从14年来北京混,第一次乘坐地铁就是在地铁十号线。十号线从车道沟开始,途径公主坟、有批发集聚地之称的大红门、宋家庄、潘家园、牛闪闪的国贸和金台夕照、也贯穿着知春路三元桥等拥有无数高大上的写字楼的地方。北京的地铁十号线在我心中贯穿着北京大多数可以看做北京标志的地方,所以人流量,尤其是有一定购买力的乘客相比较之下会更多一点

后来我有一段时间的宅在学校,一个多月的时间连大门都没出去过。正是那段时间里,“互联网+”成为时尚,满大街都是扫码加关注或者扫码下载APP的。就是在那个时候,创造出了“望京扫码一条街”,就在望京SOHO附近,当时我还去过,因为有小礼物送,我和同学一起穿越了整个扫码一条街,扫来了水果、USB灯、小风扇、钥匙扣等等等等,我人生中第一次自己的玫瑰花就是我扫码来的,以及我现在用来搅拌速溶咖啡的勺子。

我忍不住想说说地铁扫码创业这个事

扫码来的玫瑰花

同样的扫码成风的地方,还有我们著名的三里屯,曾经有泳装模特裸身上街扫码、外国肌肉男模上街做地推等等。我没去过所以没有遇到过这个场面,扫的腻了,小便宜占得累觉不爱了之后,死了一大片这样依靠地推扫码的互联网创业公司。

这样说可能有的人概念还是不是十分的明确,讲一个我因为地推而认识的公司吧——借贷宝。起初是在地铁口的时候,说真的我扫过无数的码,但收到的小礼物大约在几毛到两三块之间不等,成本很低,但是当时的借贷宝,能够把扫码下载注册的小礼物换成是我目测为十几块到三十左右不等的毛绒公仔,这跟我平时扫来的礼物相比,成本算是很高的了,我担心,所以没扫,现在看到那么那么多裸条的事件,我觉得我幸好没有去趟那趟浑水,因为我不敢说我就那么高尚理智,因为我目前没有出现过欲望被点燃的时候。

别笑我也别讽刺我,作为一个从农村一下子跑到全国最好的城市北京的我来说,没见过世面很正常。所幸我没有遇到过扫码而来的骗局,或者说我的个人资料等已经被盗取,亦或是还有别的危害正在悄悄地进行着,我不得而知,只是我写这个我希望更多的人看到,扫码这件事的问题。

时至今日,扫码的风潮似乎告一段落,但是在北京的地铁,仍然会遇到很多要求你去扫码的,北京地铁如今要求扫码的,在我看来不算是严格意义上的创业者。我在地铁里遇到的每一个要我扫码的人,都会要求你扫码加微信,然后告诉你,我开了一家减肥俱乐部,正在创业,我希望你有时间来我的俱乐部玩,给予创业者的支持,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他们大多依托一个叫“康宝莱”的代餐奶昔为依托的产品,他们的朋友圈离不开的是各种各样好玩有趣的团体活动的照片视频、集体出去玩耍购物的记录、还有某个某些人因为自己的减肥产品发生极大美好改变的成果,有很多励志健康的各种各样煽动人心的鸡汤,会让你觉得无法拒绝,如果拒绝就是拒绝变美拒绝健康拒绝向上。他们的套路就是去地铁里商场等人流密集的地方扫码加粉。大多数亲自上阵,有的会雇佣地推,给大约一块到两块的价格加一个粉丝,一般一天的工资不会超过二百。对于有这方面需求的人来说,十分惹眼,但是很贵,一个月的奶昔大概会是一个工作稳定的白领一个月的工资,甚至更多。在这里我无法跟你谈论产品如何,因为我没用过。我经常坐地铁,我也经常遇到,我也加过,看他们的朋友圈我也曾心动得不行,但是看到这里,你们也许感觉似曾相识,这不就是火爆朋友圈的微商的吗?

不,他们不是,他们是创业者。

也可能大概是因为我比较多肉的缘故,也可能因为我长了一张人畜无害的好说话的脸,每个要求扫码的人无一例外的会要求我去扫码。事实上也确实是这样的,每当他们充满励志情怀地跟我说我是创业者,求支持的时候,你会动一下恻隐之心。我们所了解接触到的创业的艰辛,在你的脑海里一幕幕浮现,然后你会特别受到眼前这个真挚的热血青年的感染,然后扫码加微信,支持下,再然后你和扫码的人各忙各的。

然而,真正的“支持”在扫码加好友之后。

当然这都不算什么,一种增加粉丝或者说潜在客户的手段。有时候偶尔会遇到那种有一些“没有眼力见儿”的创业者,他们会在你委婉拒绝之后仍然不依不饶的扫码,这个时候你会觉得烦不胜烦。我很多次的经历都是在烦不胜烦中进行的。漂亮的小姑娘爱撒娇,如果不扫码就腻死你;帅气的男生直接拉住你的胳膊,不扫不让你上车,这些我都遇到过。再后来,我坐地铁的时候,我不敢看陌生人,尤其是举着手机但是并没有玩手机的以及求好心人给钱的。所以,这次北京那个地铁十号线的事件,骂人、搞地域歧视、抢手机、推搡女孩子的那个男子,我很支持严肃处理,但是如果说其他乘客冷漠,我却觉得情有可原。换一种说法,如果换做是我在当时的地铁十号线,我觉得我也会静默的装着没看见,不好意思这不是冷漠,我想每一个常年乘坐北京地铁上下班外出的人,都会理解。

事件发生的时候,薛之谦转发了视频并且痛斥乘客的冷漠,微博有大V也痛斥乘客的冷漠,但是这一回,乘客却是彻彻底底的背了黑锅,我想薛之谦和那些所谓大V,应该不怎么乘坐北京地铁的吧?

事件发生后,我一直觉得,在这几天内,去地铁里扫码的应该会减少一些,即使有,也会在被人婉拒的时候不再死缠烂打。当大家都把这件事情淡忘以后,并且在没有出台相应的地铁管理以及政策的时候,这种事情可能还会发生。龙生九子尚且不同,每个人的素质必然不一样,我不希望还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如果一旦发生了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我不可预测。

说个我自己亲身遇到的事情。那时候坐的六号线,骗子走到我面前,让我给他点钱,他买回家的火车票,理由是自己钱包被偷了。我说我没有带现金,骗子掏出了苹果6plus手机让我给他转账,他说他要在线去买,而我此时拿着我碎了一角屏幕的两千多块钱的国产手机听着歌。我走了没有再去理会他,他在我身后仍然在叫我。我笑了,既然你钱包丢了没有现金,为什么会影响在线购买火车票?

今天也许找你扫码的是真正创业但是方式不太好的人,但是明天也许就是拿着病毒让你去扫的不法分子。在不胜其烦的情况下我们加了人家的微信还能再删,但是忽然某一天点背,丢了个人信息,丢了自己财产,这损失十有八九再也回不来。

当然,这是一个偶然事件。我不知道别人是否留意,在地铁的大厅里,我常常听到广播,请您带包安检带水试喝,乘坐电梯时请站稳扶好注意脚下安全,请妥善保管好您的财物防止被窃,不要给予乞讨者财物以免您的爱心被利用,不要相信随意扫描二维码以免造成个人信息泄露等危害。

我总觉得,学校就是搞教育,医院就是治病救人,所以地铁也是出行的人们用来选择的交通工具。如果非要扫码,像是望京的扫码一条街,也挺好的。关于创业,我更希望能够有属于创业者自己空间,而不是霸占公共空间。创业你就创业,别假创业。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我忍不住想说说地铁扫码创业这个事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