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浏览器的「消费升级」

今天想讲讲夸克浏览器,一个以「简而美的界面哲学」「专注做减法」为卖点的浏览器。

过去看到类似的产品,大家可能会觉得是某个小而美的团队或个人做的。但夸克的背后其实是 UC 浏览器的团队。大公司也开始做出这种风格的产品,一定说明了什么。

当然,其实夸克浏览器和我也脱不开干系——豌豆荚加入阿里巴巴之后,我和豌豆荚的设计团队也开始在阿里巴巴内部下面寻找更多能发挥我们的才能的项目机会,也就是「设计」能成为竞争的关键要素的项目——我们的设计能力如果能在更大的产品平台上发挥价值,对设计师来说是再开心不过的事情了。

这时候,何小鹏把夸克浏览器的团队介绍了给我。那个时候,「夸克」的名字还没有确定,项目叫做「极简浏览器」。很多人都说浏览器是个很成熟的产品,做不出什么花样,但我恰恰对这样的设计题目感到非常兴奋。极简,不能为了极简而极简,极简是为了更好地满足用户的核心需求。浏览器的核心需求应该是什么?浏览器发明将近三十年,为什么产品形态并没有发生过像 iPhone 之于手机那么大的变化?我们有没有机会重新定义浏览器的核心需求,就像 iPhone 重新定义了手机一样,做出一个 think-out-of-the-box 的全新产品?

想想就很开心。

后来,尽管我没有以全职员工的形式留在阿里巴巴,但也一直担任顾问角色。借职务之便,可以给像夸克浏览器等我可能有些用处的产品团队出出主意,甚至参与到具体的研究、设计、开发工作当中。

回到上面的问题。「极简」不应该是目标。一张白纸是最简单的,但如果浏览器打开真的是一张白纸,一个界面元素都看不到——这很适合悬挂在博物馆中成为一个引人深思的艺术作品,但你却很难在日常生活中享受它。我们认为 Google 的首页「极简」,是因为它足够专注。Google 知道你打开它是为了搜索,所以只提供一个搜索框。这是对的。所以,要做到极简,还是要理解用户用产品来解决的核心问题。

对,我们塑造的是解决问题的工具。工具如果同时能成为艺术品,那会是很让人骄傲的事情。但我也看到许多产品为了追求形式上的美感而变得华而不实。这不是我倡导的。「豌豆荚设计奖」在六年前创办的时候,我们就特别强调「设计」指的不是美学上的好看,而是指的能用创造性的方法来解决对用户来说最关键的问题的过程。

插播一条新闻,夸克上周也获得了第 281 期豌豆荚设计奖,它对夸克的肯定在于其「不焦虑的设计」。夸克从用户体验出发、主动做「减法」,正是豌豆荚设计奖所推崇的产品态度。

要重新设计浏览器,就需要理解用户用浏览器来解决什么问题。「夸克浏览器」的极简设计,是团队认真思考用户对「浏览器」的本质需求后的选择,是很多的思考在里面。

在 UC 的带动下,国产浏览器今天的方向都以逐步「头条化」为主。这并没有贬义的意思,这也确实是很大一部分用户、甚至可能是大部分用户的需求。但我们看到的现象是,也有很多希望安安静静用个浏览器的年轻人,反而找不到去处,他们也在不断发出自己的声音。本质上,这是无所谓对错的,不同的用户有不同的需求,甚至同一个用户也有两面的需求,这些都是客观存在的事实。这也是我在做轻芒的时候常说的,要很明确地知道我们服务的是谁,他们的目标是什么,才能做好产品。

不同公司的浏览器设计趋同,还是说明了设计上的懒惰。「用户」其实是个很抽象的词,豌豆荚一度禁止在产品讨论中,脱离具体事实根据时说「用户」会怎么怎么样,因为这将使用我们的产品的一个个具体鲜活的人变成了抽象的两个字,而且还让我们误以为它就像一个人一样有着单一的行为。把产品定位为「00 后」「95 后」也同样糟糕的——数以亿计的人,如何能用一个形象去概括?

那些发出呐喊,希望拥有一个更简洁的浏览器的年轻人,他们需要浏览器来做什么?做夸克的过程中,我采用了许多在豌豆荚积累下来的 Design Workshop 方法,一次一次来问这个问题。我们最后认为,夸克应该服务的,是那些自我意识强烈、有主见的用户。他们需要获得推荐,但他们也愿意自己做出选择。通过浏览器,这些年轻人想在一个地方看完自己关心的所有内容,也可以省去安装应用、在不同的应用之间切换的烦恼。

听起来是不是有点耳熟?对,和轻芒阅读 (原豌豆荚一览) 的用途是一样的。但浏览器是一个用户已经有认知的产品,用不同的角度切入,会更有趣。

所以,我认为浏览器的本质就是在无边无际的内容世界中漫游的工具。

这个答案非常重要。浏览器在 90 年代初被发明的时候,互联网的主要还是科学家们获取信息的工具。十年前的 Chrome,对浏览器做了很大的改造,但浏览器的核心界面元素地址栏,仍然保留了下来。地址栏中输入和显示的叫 URL,也就是以 http:// 或者 https:// 开始的这串字符,我觉得实际上是一个非常技术细节的东西,长远来看不应该需要被普通用户所理解——今天要打电话,大多数时候你不再需要手动输入号码;再过一段时间,我们习惯了用微信语音以后,连号码都不再需要出现了。一代人过去,就如我们不再熟悉电报编码一样,未来的人们应该不会再看到电话号码,也不会看到 URL。

夸克不是原教旨的极简主义者。团队认为用户核心需要的是访问那些他们曾经去过的网站,就在这个核心上做到极简。夸克有许多功能是 Chrome 没有的,如网页重排版、广告过滤、手势操作等等,都是为了恰到好处地解决了浏览网页过程中遇到的各种实际问题。这里面也有许多功能依托 UC 十几年来的技术积累,只是新的设计让它们发扬光大了。

实际上我的很多工作还没有面世,但今天的夸克浏览器已经是一个很优秀的产品了,很高兴在其中有一点微小的贡献。

有人问,影响互联网产品趋势发展的到底是什么?技术、设计… 还是用户的需求?这个问题的回答不能脱离历史。今天的时代是上一波技术创新浪潮,也就是智能手机的尾声,而真正的下一波浪潮,不管是什么,还是海平线上的一条白线——你能看到它,甚至听到了浪涛的声音,它即将到来,但对普通消费者来说,还没有来。整个社会今天在消费升级,是因为我们的社会越来越成熟;智能手机也一样,年轻一代对这个已有十年历史的平台越来越熟悉,也越来越有自己的主见。李教授有一篇文章说,消费升级本质上是大家愿意多花一些钱买点好的,获得质量、性能和积极的情感体验。内容消费的升级也一样,用户今天也同样愿意多花一点点时间和精力,来让自己消费内容的过程有更好的质量、性能和积极的情感体验。

这件事情在今天的时代背景下一定会发生,一部分用户会先意识到,他们会选择更多专注细节、从本质上理解用户需求和体验的产品。慢慢地,这会成为更多用户的选择。不管是夸克还是轻芒,都身处其中。

如果你觉得你手头的设计项目我可能感兴趣且能帮得上忙,也欢迎联系。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浏览器的「消费升级」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