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我是怎么一步步走上编程的

酷车小镇上班的头一天,我还是比较激动的,有点忐忑,毕竟,这是我,第一次在北京的工作,也是,在这么多豪车的地方。

负责我们技术的头儿姓张,高瘦身段。头一天的分工,我被分到了一个名字叫老二的手下,还有一个大家都叫涛哥,他俩干的最长,所以,一个涛哥,一个老二,我帮老二打下手。

头一天上班,什么也不会,眼力劲儿也不够,所以被骂得劈头盖脸。对于刚从学校来的毕业生,享受一惯的自由尊重,一旦被别人骂,而且粗鲁,毫不留情,真是极度愤怒。确实,尊重,自由,本身就像吸毒,染上了,戒不了!

骂我?心中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真想和他拉出去溜溜,就是干。最让我恶心的事,他说他比我大,然后让我叫他哥,出于内心的讨好,我也叫了他哥。到后来,我才发现,他原来比我小一岁。麻蛋!

还有一个是河南来的小伙子,姓崔,长的比较秀气,带个圆圆的眼镜,因为初中毕业之后,学习不好,家里条件也不好,不想上学了,所以和伙计来到了北京学改装。我能够感觉到他的勤快,做事任劳任怨,每天被人骂很多遍,依旧很沉默!整个人的性格被压抑的变质了,或许生活让他不能逃脱。他是我在这段时间里头最喜欢的人之一,他很喜欢跟我交流一些生活中学习中的问题,问我请教,在大学生活中的经历,学习。看的出他很羡慕能上大学的那些人,还亲昵的叫我声哥!

我是怎么一步步走上编程的

说来也巧,我居然碰到了我的老乡姓魏,我们是一个市里头的,而且我们的方言是一模一样的。这让远在千里的我,很欣慰,我们还成了同事。如果按明显来分,他是其中的一个师傅,我算是刚入行的小菜鸟。我刚来,他对我很好,带我认识周边的环境,工作生活,还有告诫我工作中的注意事项!他一句话,让我心底一凉。反正就是多做事,少说话,姓张的,那会着急了还打人呢?

我去,都什么年代了。我来当学徒,也不指望拿多少工资,我也付出我的体力,最起码也是等价交换吧!还动手打?

事实上,后来,我明白了!越是底层,这种情况越会出现。

所有的欣喜也被这份工作给抹掉了,早上六点起床,大冬天的确实很冷啊。

我只记得那年北京风大,小镇的巷子正好是顺着风走的,而我们工作的地方就在那里。这活只能在室外干,就算是室内,也是开着门的,贼冷。早上不管饭,六点多,开始站例会,完了,大家开始开工。都比较忙,大小师傅,前前后后。

时不时的被那张二那小子劈头盖脸的骂一顿,祖宗几代都骂上了。真他妈想拿刀跟他干,就像成龙当年混片场的时候,被人骂,就拿着刀要砍导演。不过,我还是忍住了,因为,我势单力薄。太吃亏!

在这里,被人骂,不会有人看热闹,不会有人同情你,也不会有人看不起你,渐渐的,我知道他们应该都是这样过来的,很正常!

中午12点,每天都会有人来送饭,准时准点的,都是盒饭,有几个菜,还是不错的,放下手中的活,赶紧先吃饭,小崔和我会自觉的去搬桌子,凳子,给大家摆好,开吃。吃完,一收拾,继续干活,这种是没有休息时间的,一直干到晚上六七点吧,还是一样的路子,吃饭,吃完饭,继续干,直到九点左右吧!就开始收工了,大家必须要打扫收拾当天用的工具。分门别类的放好,卫生要收拾好!

有一次,就是因为大家疏忽了,觉得干了一天的工作,稍微的收拾了一下,就走了。结果这下可好了,会到住的地方,都洗漱了,这时候,有其他人来带话说是涛哥让你们下去一趟。都累了一天了,还要在这会折腾啥啊?从住的地方到工作的地方不是很远,我去的时候,我看到,我们那些学徒都一个个的站在那里,涛哥见了我来了,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非常难听,我看到魏哥,也在那里,也沉默着,没说什么话!就这样,我们被狠狠的训了一顿话,然后开始收拾。这下子,真的是很用心的收拾啊!

我是怎么一步步走上编程的

回到宿舍,我一届书生的骚柔不改,还在床上写个日记啊,什么的,记录下这段生活的感悟,点滴。我看到同住的一个伙计,自己买的一些汽车原理,修改什么类型的书,在那认真的看,还做着笔记。

在这里,我见了无数个努力的年轻人,大家无论起点多低,都很努力的奋斗着。身边这样的人太多太多了,不由得自己会被带动起来。听他说是中专毕业,年龄还小,天津人。平时也见他老被姓张的骂,各种人身攻击,有一句我记得很深。

别给我说话磕巴啊!换几年前,我他妈抽你!

只记得,我每天要钻到车肚子下面,我穿的比较厚,太冷了,自己的羽绒服穿在里面,外面再套上他们的工服,很笨重的样子!各种工具,器械,油布拉吉的。切割,焊接,喷绘,安装。我干的最多的还是苦力。

有时候遇上清点库存的时候,我们要把整个库里的东西所有的,一件一件的全部搬出去,登记在册。全部的是体力活,一直干,抬啊,搬啊。数啊,登记完了,再放回去摆好。总共十来个人,下班之后一直干,干到晚上2点左右。

姓张的叫着我们几个,在隔壁的烧烤店吃夜宵。我第一次进北京的饭局。在这里,我见识到了北京人的高消费。这里本来就是有钱人消费的地方,从他们的着装,看的出,没有几个是普通的老百姓。呼朋喝友,各种打扮的时尚靓女。

这是我有生之年第一次吃各种奢侈海鲜烧烤,羊蹄,腰子,琳琅满目的点了一桌子,姓张的,倒是不小气,不过也不是他花钱,公司出吧。学徒每个人都必须来一瓶二锅头,这是姓张的要求的。他却在那里喝着饮料。

老板们在一边热闹的聊着,开着玩笑。我们学徒在这边,我能看的出他们和我一样,行为举止的拘谨,眼神表情的虔诚,透漏着生活给他们年轻的梦魇,如此压抑,在这酒场上,我们谁也不是赢家。

不知道喝了多少,吃了多少。我都忘了,只知道回去的时候已经很晚了,睡了一会,又是六点了。我知道又要起床了,我被压抑的害怕了起床。不是别的,生活环境苦倒是无所谓,关键是心里还苦,这是一种最危险的信号。无数的革命家在最困难的时候,都是心存希望了,条件再怎么恶劣,也不抵他们心中的炽热。

我是怎么一步步走上编程的

就这样,每天机械般的干着,不停的被骂,不断的被挫伤。我也渐渐懂得了,小崔为什么会成为那样子。直到有一天,姓张的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对我说,你不适合干我们这个。

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觉得真是解脱,但同时我也被现实无情的打脸。我问他,能告诉我为什么吗?你自己做啥,心里不知道啊,你他妈以为监控是白装的吗?还叫一声,让会计给他接多少天工资,扬长而去。妈的,工资老子不要了,你留着给你妈上坟吧!

我也知道了,搬东西的时候,太累了,我去更衣室,休息了一会,我去的时候,当然也看到别的人,老二就在那歇着呢,还有个平时好吃懒做的胖子,毕竟我不能跟人家比,这就是我的不对了。估计姓张的会说,你他妈是新手还他妈跟别人比,别人能干的你能干吗?说白了,是别人的不可替代性。这期间有人来,也有人往,有的人一天就受不了,走了,有的人一干就是几年,成了这里的骨干。

就这样,短短的日子,我就被北京无情的戏耍了几次。我恨不得,赶紧买张票飞回去。省的在这丢人,想必,我也成了那里的反面教材。

这就是北京,围城中集散着全国各地的三教九流,地下室,隔断,走路带风,挤地铁受伤,他们水深火热,仍然有无数的人前仆后继。

在北京经历的这些事,我都会铭记,每件事都有自己的总结,北京给我的,我都要收好。那之后,我回到了西安,机缘巧合走上了编程之路。心里时常在想,北京不能就这么算了,我还要去。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我是怎么一步步走上编程的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