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那年父亲还在

父亲患了我们穷人怎么也治疗不好的病,病逝于九八年的腊月初九。父亲患病时娘对我说:“你父亲的病若能熬过冬天,随着冬尽就会痊愈的。”我对娘的话深信不疑,于是天天盼春天,趴在阳历表前数日子,往往提前多日把阳历表的天数用笔画掉。

多么希望冬尽病好了的父亲,在花开的季节又能带着我,把土地平整的如沙滩一般的细软并带着温度。在田地里按合适的距离播下小瓜的种子。扎了弓盖上塑料薄膜。过了几天,太阳升起暖融融的日子,趴在薄膜前弹落上面的水珠,看到种子破土生出两片嫩嫩的瓣,惊奇的看着属于它的世界,像观音手里捧着的待开的莲子。

接下来瓜秧苗就和渐渐暖和的春天一同生长,开花结果。

每到甜瓜成熟的季节,父亲用平板车拉着几根木棍和一块大的塑料布,在瓜田边找一块平整的地方,挖几个坑栽上“人”字架,在上面横一棍,披上塑料布,周围用土压实,很快一个小的瓜屋竣工了,晚上父亲搂着我躺在瓜屋里,初夏的风吹来阵阵瓜香伴着“沙沙”的细雨。父子相拥走进梦乡。早晨醒来一堆的瓜堆在地上,黄色的叫:“黄金脆”,绿皮的叫:”青蛙腿”,父亲拉着我和朝霞一起赶早来到镇上卖瓜。晌午父亲饿着肚子却给我卖了烧饼夹狗肉。

父亲一生农业,一辈子没有离开过养活了我们一家子的四亩沙土地,没有离开过他那三间茅草房。

初九凌晨我被娘从梦里喊醒,来到父亲的床前,父亲已不能说话,眼睛微闭,前院的大哥正在给穿新的衣服。天很冷父亲没有盖被子,桌子上放着父亲昨晚没有吃了的半个菠萝,也许是父亲没有舍得吃了,给我留的吧。我知道了:父亲在也熬不过冬季迎来春天了,再也不能夏夜带我摸蝉蛹了。再也不能带我在柳树下睡觉:数星星,看月亮了。我在没有机会回报父亲一碗清水了。于是忍不住放声大哭。

谨以此文化作落泪的雨,怀念长眠于故乡的父亲!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那年父亲还在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