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原来,科技媒体们的偏见与苛求也是如此的根深蒂固

本以为科技媒体从业者会更为理解互联网行业的包容、接纳与开放,但事实证明,一直以来的“成者王侯败者寇,偏见与苛求”依旧是根深蒂固。近一周来科技媒体们对埃洛普、扎克伯格的批判、评论更是将这种根深蒂固演绎得淋漓尽致。而在喧嚣的背后,则是这群看客们一心想要隐藏却又显露无余的Low逼玻璃心态。

原来,科技媒体们的偏见与苛求也是如此的根深蒂固

一、对失败者的不接纳

在从微软离职九个月之后,埃洛普再度履新,其宣布将加入澳洲电信Telstra,并担任首席战略官。开启了新的职业生涯。

然而就是这样一件在正常不过的事情,却使得埃洛普又成为媒体所讨伐、批判、消遣的对象,更有先知先觉的科技媒体们开始担心起Telstra的未来命运了。有些媒体评论到:“祸害完诺基亚手机, 木马埃洛普再转战澳洲电信,希望这位三姓家奴这次不要又祸害了Telstra。“在他们眼中,埃洛普似乎已经没有资格在科技行业混了。

原来,科技媒体们的偏见与苛求也是如此的根深蒂固

那么埃洛普究竟有没有这个资格呢?从其自1998年开始,就以职业经理人的身份,先后在Macromedia、Adobe、Juniper担任首席执行官或首席运营官,并带领这三大公司走向快速发展的道路。再到后续的加入微软,担任微软商业部门总裁,并且出色表现还负责领导过Office 2010的开发工作。以及后来的入主诺基亚担任CEO和担任微软设备部门执行副总裁这些在科技企业中的丰富职业履历来看,埃洛普自然是有这个资格的。

然而媒体们为何还会如此批评呢?这一切恶毒评论的根源,只不过是埃洛普在担任诺基亚CEO期间,对诺基亚没能上演如乔布斯对苹果那般英雄归来的拯救,反而使得诺基亚智能手机业务被微软收购。不可否认,对于埃洛普而言,在担任诺基亚CEO期间。执行冒失性战略,没能挽救诺基亚智能手机业务,其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我们也应该看到:出售诺基亚手机部门对于诺基亚而言又何尝不是一种挽救?诺基亚在出售手机业务之后,带给诺基亚的是财报盈利、股价上涨、吞并阿郎。从这个层面来说,诺基亚出售智能手机业务更是在砍掉业务包袱。

但这些科技媒体们则对此视而不见,他们一心记着的只有埃洛普拯救计划的失败。而这一次的失败让其此前所有的成功光辉都化为泡影。在这些科技媒体眼中,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原来,科技媒体们的偏见与苛求也是如此的根深蒂固

而对于失败者,他们总能找到更多它为何他失败的理由,也从不吝啬于恶毒与想象。面对失败的埃洛普,科技媒体们已经为其画好了一个“丑恶”的形象:微软前高管——WP系统——失败——微软收购。嗯,那他肯定是微软派到诺基亚的木马、卧底、间谍,再加上一个失败者的标签。埃洛普的“丑恶”形象已经被科技媒体们描绘得简直完美。但这公平、客观吗?很显然这并不公平!

做个假设:若当年埃洛普成功拯救了诺基亚智能手机业务,那么如今的媒体又会如何评价他?我想诸如:破釜沉舟、战略远见等等溢美之词自然不会少,鲜花掌声也会围绕。

这就是科技媒体们深深的偏见,这就是科技媒体们对成功者与是失败者的区别对待。这些科技媒体们依旧存在着亘古已久的成者王侯败者贼的观念。而这就是部分科技媒体的尿性,见风使舵,对成功盲目崇拜,各种跪舔;而对于失败者则是无比唾弃,满怀偏见,落井下石,恨不得一棍子打死,让其永世不得翻身。

再做一个假设:乔布斯对苹果上演了英雄般的拯救,各家厂商。科技媒体争相赞誉。完美主义,不妥协等等等等都成为促使苹果成功的因素。若假设当年乔布斯没能拯救苹果呢?我想科技媒体们则会评论:乔布斯刚愎自用、脾气暴躁、盲目自大、固执己见。甚至还会有人去扒一扒乔布斯的私生活。但所幸的是乔布斯成功了。

二、成功者要符合严苛标准

然而这些科技媒体不仅对失败者充满偏见,对成功者他们亦有一套标准性的苛求。

在埃洛普之后,本周扎克伯格在天安门前的一张跑步照片也引发了科技媒体们的争相解读。多数人对此满怀讥笑,认为这是扎克伯格为了讨好监管层,能够让Facebook业务顺利入华的的一场作秀。

原来,科技媒体们的偏见与苛求也是如此的根深蒂固

诚然,在Facebook的社交版图上,中国市场一直求而不得,扎克伯格在此前的诸如读著作,穿西服打领带等诸多行为都可以看着是示好态度。但若将此次跑步照片大为解读为献媚并对扎克伯格满心嘲讽,那这些人也似乎是如鲁迅<<而已集.小杂感>>所言的那样:“…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中国人的想像惟在这一层能够如此跃进。”他们则是一见到商业领袖的话语、行为就想到了金钱与利益。

然而他忘记的是。在扎克伯格上传这张照片之前,其已经上传了他在美国、在德国柏林、在西班牙巴塞罗拉的跑步照。这些跑步照的背后是扎克伯格在履行他的2016年的年度计划。其在年初就宣布要在2016年以跑步方式完成365英里(相当于585公里)的计划,并积极鼓励Facebook的用户加入并参与此项活动。成为天天跑的一员。为此扎克伯格还成立了一个名为“A Year of Running”的公开社团。

原来,科技媒体们的偏见与苛求也是如此的根深蒂固

诚如@鄭峻 所言,若真要献媚示好中国,他就不会在主席访美的时候发表公开言论抵制网络封锁。而从实际来说,要献媚示好中国也有更多的方式。即使退一步来讲,扎克伯格的跑步是在为政治献媚,那么又能碍着你什么事?作为一个社交帝国的掌舵人,为公司开拓新的业务,创造新的增长点,只要没有违反法律,即使是献媚又有何不可?

三、偏见与苛责的背后则折射出这部分科技媒体何种心态?

而这些科技媒体评论者背后的心态,其实与@咪蒙在《致Low逼》里面的画像群体一样。他们也许认为,埃洛普你一个失败者,没能拯救诺基亚,你凭啥还能再居高位?扎克伯格,你一个社交帝国领袖,一代人的偶像,你的行为应该是充满孤傲啊,视金钱如粪土,是要与你懂得行为坚决抗争啊。你应该是“你喜欢就用,不喜欢就滚啊”,你凭啥还要“频频示好”,简直是侮辱与不可接受。

结语:

丑恶的灵魂自会想到丑恶之事,失败者才会总在失败里自我煎熬。此类偏见与苛求,实乃科技界的毒瘤所在,也让自身的玻璃心Low逼心态显露无余。最后用咪蒙在《致low逼》中的那句“妈蛋我好好过日子工作、传个照片,凭什么每天要考虑你这种玻璃心+low逼的心情?”当然,要反击的也可以以此话回击我。

注:本文图片源自网络。

文|邻章【微信号:ZLxgic,新浪微博&微信公众号:邻章 】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原来,科技媒体们的偏见与苛求也是如此的根深蒂固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