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阿里健康的互联网医院:医疗领域下一个颠覆者?

温淑萍 白金蕾

今后很多年,可能都将是互联网+医疗的发展元年。

两会期间,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李斌称,中国的医改方向将由过去以治病为中心转向以人民健康为中心,更加注重体制机制的创新,注重预防为主和健康促进,提高基本医疗服务的质量和水平,以及注重医疗资源重心下移、资源下沉。

那么可以预见,医疗市场将由被动治疗变成主动管理健康,而医院层面,也将注重收治数量变成注重疗愈质量。短期治疗痊愈前后也将延伸为日常预防和院后康复与保健。

而这一切,无疑对互联网+医疗是个绝好的发展机会。

在互联网+医疗领域,目前发展最热的是网络医院。 阿里 健康已经准备在全国遍地开花般布局基层医疗市场。

去年底,阿里健康和武汉中心医院合作建了第一家网络医院。据了解,目前网络医院已经有13个专科,每天有8个医生直接跟老百姓进行面对面的交流。

事实上,湖北省网络医院是阿里健康为解决处方药销售和医药电商引流进行的又一次新探索。该网络医院最为显著的特征是医生以医疗机构的身份入住,开出的电子处方和实体医院开出的处方一致。或许不久,阿里健康网络医院的遍地开花也将探索出一种新型模式。而探索出模式之前,武汉网络医院首先是一个模版。

医药电商的核心:处方权

洪狮渔场是阿里健康网络医院的一个乡村试点,这里交通不便,是洪湖市最偏远的乡村之一。村民们抱着试探的心理在村委会淘宝站门口排起了长队。在农村淘宝(后 简称村淘)合伙人的帮助下,村民们很快就能完成挂号和资料上传,然后通过视频和武汉市中心医院的专家进行问诊,最后确定治疗方案,一些常见病、慢性病可以 直接出具处方。村淘合伙人根据患者的意愿,选择是否购买药品。身患痛风病的龚德荣在网络医院看病的第二天就收到了药品,“挂号费4.5元,药费20元,一 点也不贵。去一趟武汉,起早贪黑来回最少也要两天。”在湖北省,像这样的网络医院乡村试点还有300多个。“跟阿里健康的合作,医院方面的成本并不高,设 置一个网络办公室,各科室人员轮流排班问诊即可。”武汉市中心医院党委书记孙昌林介绍说,“我们不是从经济利益来考虑这个问题的,除了挂号费,我们目前没 有任何经济收益。”“初期会给患者一定的补贴或者做一些活动,针对挂号费的”阿里健康副总裁倪建文补充道,“当患者拿到中心医院出具的处方后,他可以自己 购买,也可以选择入驻的医药电商;如果是处方药,他不能通过医药电商购买,我们签约的线下的实体药店可以进行配送,患者有自己的选择权。比如洪湖市,我们 会找类似于九州通这样的医药公司来合作。相当于打通了处方药和非处方药的通道。”

至于如何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问题,阿里健康找到了同为阿 里旗下的村淘。村委会网络医院的硬件都由村淘提供,他们还负责“教会”村民如何使用网络医院。县城到村的配送也由村淘的菜鸟网络完成,目前免费配送,以洪 湖市为例,合作方九州通补贴到县的配送费,村淘补贴到村的配送费,一单补贴10元左右。

湖北省网络医院能够连接线上和线下,打通处方药和非 处方的核心在于电子处方权,只有拿到电子处方才能破解医院药房的垄断地位。但对多数公立医院来说,药房收入约占总收入七成以上,说放手谈何容易。“拿不到 处方,就拿不到患者信息及需求,自然无法卖药。”这是医药电商们的集体共识,也是平安好医生、春雨医生、药给力等医药类应用程序无法形成商业闭环的关键。 从这点上看,阿里健康在湖北省网络医院的意义似乎形式更大于内容。

阿里健康能在三个月内和武汉中心医院迅速完成合作,是有特定历史背景的:2015年10月,湖北省实施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取消了15%的药品加成,提升了医事服务费的价格。武汉中心医院党委书记孙昌林在采访中提到, “国家现在提出取消药品加成,过去15%的加成都已经被取消了,所以不存在不给处方的问题。”他同时也说:“网络医院能抓取重症患者”,“会记录他们的电 话”也就是说,虽然现在武汉中心医院除门诊费没有任何直接经济收益,但在后续重症患者的治疗阶段是有住院、手术、护理等医事服务费的。网络医院对于武汉中 心医院起到的是导流作用,是锁定目标患者的作用。而且,目前医改中强调的分级诊疗,武汉市中心医院也在将一些慢性病患者分流到基层去,因为这些患者的问题 大都是一周后继续挂号用药的问题。

阿里健康副总裁倪建文则希望湖北省的网络医院可以对大型公立医院形成倒逼作用,告诉公立医院:“大医院不 再是高高在上的了,大医院照样也可以互联网化。”他认为国家强制“医药分家”的政策对医药电商而言是个契机,“国家要求哪家医院必须药品零加成,这是国家 强制的,它(药品)就变成了负担,就可以扔出来了”,“为什么医院一定要从药上面收钱呢?”但即使有了这样的大环境,网络医院的推动也不一定是一帆风顺 的,一些被取消了药品加成的江苏省医院,便开始直接和药企谈判,要求从现行的药品价格中分得8%的回扣。对此,倪建文表示,阿里健康会先和民营医疗机构合 作,和愿意到民营医疗机构打工的公立医院的医生来合作,进而对公立医院形成倒逼作用。

留住患者的关键:报销和保险

除了电子处方权的问题,网络医院能否留得住患者,还在于能否顺利完成报销。现在湖北省网络医院能解决的只是给患者提供相应的报销凭据。但能否报销还取决于当地医保或 者新农合的规定,“我们只是提供了一张武汉中心医院的处方给患者,凭这张处方在杭州可以报销,在北京不能报销,我们现在没法把全国人民报销问题都解决 了。”倪建文解释说。但未来阿里健康在这方面想做的还有很多,“未来我们希望网络医院不仅仅是为新农合报销,整个医保,甚至整个商业保险都要可以报销,我 们也接触了一些医保或者商业保险,我觉得可能从商业保险报销的突破会更快一点。”

正如倪建文所预计的,阿里健康希望尽快将商业保险和自己的 医疗、医药部分完成无缝对接,形成医疗、药品、保险的商业闭环。这样,商业保险的客户除了可以在线下的公立医院完成报销外,在线上看病、买药也可以被列入 到商业保险的报销范围内了,“商保(商业保险的简称,下同)会比较容易,我和一个公司合作,它全国范围内的业务就都能接了,但医保没有完成统筹,每一个地 级市都有自己的报销办法。”

但商业保险自身也存在问题,倪建文认为现在的保险险种并不能够完全支持阿里健康的线上业务,现行的保险都是团体 补充险,只能针对公立医院进行报销,且报销范围同医保报销范围是一样的。“我们期待商业保险重视互联网上的运营,包括互联网上能不能进行商业健康险的销 售、互联网上的商业健康险能不能进行消费,这些都是大事情。”倪建文坦言阿里健康才刚刚开始研究保险领域,比医疗和药品的起步都晚, 但他们希望可以设计 出针对移动医疗的保险,“比如针对慢性病的带病投保,比如高血压、糖尿病这种,现在都不是带病投保的,生病了就不给保了。”

阿里健康能否成为下一个颠覆者

阿里在健康领域其实已经布局多年,和武汉中心医院的合作只是其中的一步。“我们要打造一个B2C+O2O的医药健康产品销售平台,联动医药健康产品生产企业、批发企业、零售企业,为用户带来更多元化的医药健康产品购买体验。”阿里健康副总裁倪剑文告诉本报记者。针对以上布局,阿里集中力量投下了天猫医药 馆、未来医院、阿里健康官网这三颗“棋子”上。

天猫医药馆成立于2011年,但真正开始施展拳脚还是借中信21世纪之手拿到网上药品销售资 格证的试点牌照之后。这直接解决了天猫医药馆向个人直销药品的最大“痛点”。据 瑞银 证券估算,医药电商OTC(非处方药)的市场空间现在约为2000亿元 人民币,如果线上处方药经营权放开,“OTC+处方药”市场将扩展至3万亿元左右的大健康市场。彼时,阿里健康的一位知情人士(副总裁倪建文)也透露,处方药的网络销售权有望在今年上半年放开,首批将会放开几百个品种的白名单,然后逐步开放。

除了九州通之外, 深圳海王星辰 、上海复美、北京金 象等连锁药房也都进驻了天猫医药馆,共计186家。2015年8月,天猫医药馆整体并入阿里健康,团队负责阿里健康的的全部药品业务。但采访中倪剑文也表 示,这个整合还没有完成,还在进行中。此外,阿里健康还与广药白云山、 默沙东 等药企,欧姆龙、鱼跃医疗等医疗器械厂家,以及信诚人寿保险公司达成了合作意 向。

从单一药品、医疗器械的布局上讲,今时天猫医药馆无论在品类还是覆盖人群上都已经足够了,但网售处方药的政策在试点之后却迟迟不肯开 放,让阿里健康只能受困于非处方药一隅。国家药品监管总局数据显示,截至去年6月底,医疗器械、OTC药品及计生用品三大类目合计占天猫医药馆总体销售额 的98%。也正是以上原因,才出现了在湖北省的网络医院试水,但网络医院的模式是否值得推广还存在很多客观因素的制约。

未来医院则是借由支 付宝钱包完成的对传统医院的突破。按照阿里“未来医院”计划,一期服务实现线上挂号、缴费、获取检查报告等功能;二期服务主要通过移动互联网完成电子处方 药就近配送,慢性病患者有望不出家门就能拿到药;三期服务将在前两期基础上建立医疗大数据健康服务平台,和医疗设备厂商、医疗机构、智能穿戴设备厂商合 作。

借由支付宝的发力“未来医院”的一期服务已达成。据阿里方面称,全国近400家大中型医院加入“未来医院”,覆盖全国90%的省份,服 务超过5000万人次。但受限于传统医院“医药合一”的模式,第二期目标“电子处方化”的目标始终难以达成。阿里曾与河北省合作,推动“智慧河北”计划, 但很多医院必须先付费才能拿到处方单导致患者无法购药,加之补贴消失后患者购药热情减退,处方平台最后无疾而终。

阿里健康主要负责完成 “医、药、人”的链接,今年上线的阿里健康官网包括“阿里健康云医院平台、阿里健康移动APP、阿里健康云平台和电子监管平台”四大版块,囊括了消费者、 医疗机构、药店和药企的全生态环节。值得一提的是药品监管,当时阿里健康APP推出了药品安全识别功能,通过扫描电子监管码来快速查询每一盒药品的“身 份”,其中包括使用方法、从出厂到流通各环节的流转情况。阿里健康是否曾希望通过这一功能直接盈利,我们不得而知,但这并不妨碍这项功能成为阿里健康 APP推广的重要手段。同时,也正是这项功能让某些无良药企通过“回收”、“洗白”、“分销”形成的黑色产业链暴露在阳光下

现在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阿里健康已经将电子监管平台移交给了国家食药监总局,能够肩负起链接阿里医药电商闭环的仅剩下网络医院一种模式。

倪建文坦言:“阿里健康的宗旨还是打造一个医疗的生态圈,短期里面,在医疗这块我们没指望有商业上的利益。”从这也可以看出,阿里健康的志向并不止卖药这么简单。但失去了中信21世纪这个重要筹码,马云的健康创业故事似乎也变得平庸起来。

马云的梦想很大、路途很远,好在传统医疗行业迎来了互联网+的浪潮,阿里健康希望能借此找到“终南捷径”。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阿里健康的互联网医院:医疗领域下一个颠覆者?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