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二线城市创业生态,人和钱从哪儿来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二线城市创业生态,人和钱从哪儿来

钛媒体注:全民创业这件事,在北上广和其他二线城市基本上是两重天,北上广近乎创业者的“天堂”,而相对来说,资金、人才难题在二线城市被无限放大。钛媒体记者经实地走访和大量采访,我们试图还原一个真实的创业者的二线城市:

穿过了两条街,终于找到了一家还在营业的餐馆。老板告诉我店里只卖快餐,周围都是办公区,晚上几乎没有人,大部分店面早早就打烊了。

1995年,在无锡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无锡新加坡工业园的基础上成立了无锡新区,后来陆续被评为国家传感网创新示范区、国家创新型园区等。

很不凑巧的是,我刚好赶上了无锡最冷的几天,迎着寒风走在无锡新区的街头,很少能看到人和车辆,只有在中午的时候能看到三三两两的人群结伴去食堂吃饭,和北京中关村创业大街的人头攒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无锡新区街头的冷清正是当下二线城市创业氛围最好的写照。

“全民创业,万众创新”提出后各地都掀起了一股创业热潮,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国内新增各类创业孵化器4000多家。而在2015年之前,孵化器历经28年的发展数量才不到1600家,难怪有人调侃 “这年头,孵化器比创业者还多”

创新和创业是未来5~10年的必经之路,虽然眼下还看不到盈利性,但如果现在不介入就等于放弃了未来数十年的发展机会。全民创业俨然成为了21世纪的“大炼钢铁”,资本市场的骤然变冷加速了互联网创业泡沫的破裂,位于深圳的孵化器“地库”成为了第一个倒下的孵化器。这也让人们清醒意识到,一处免费的办公场所、几堂冠冕堂皇的创业课程对于创业者来说已经毫无吸引力。特别是在房租低廉的二线城市,创业者可以轻松地租到一个还不错的办公场地。

钱和人一直是决定创业成败的两大关键因素,融更多钱、招更好的人才能跑得更快。资金、人才难题在二线城市被无限放大。

破冰融资困境

随便找一家中关村附近的咖啡厅坐下,都能看到抱着笔记本电脑张牙舞爪介绍项目的创业者,听到有关创业融资的交谈。在北京,一个好的故事也许就能拿到一笔钱,这样的事情不可能出现在资本欠活跃的无锡,这里的创业者基本都靠自有资金创业。或许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无锡的很多移动互联网项目都是盈利的状态,这和北上广的互联网项目不惜血本圈用户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投资人对二线城市互联网创业项目的普遍态度就是:不拒绝、但不高看;会去实地考察、探讨,但并非投资重心。和北上广相比,二线城市的创业者明显更加踏实、务实,但一个不能规避的弊端就是野心小。如果投资的创业公司不能最终被大企业并购或成功上市,对投资机构而言是毫无意义的,因此二线城市项目的投资冲动明显较弱。除此之外,二线城市的地理位置无形当中增加了沟通成本,戈壁创投的投资经理胡唐骏认为,无论是投资前让投资者更全面地了解产品和团队,还是后期的指导,二线项目在地理位置上的缺陷都是无法克服的。

3W咖啡因为搭上了互联网创业的早班车火得一发不可收拾,一场接一场的沙龙、发布会几乎每天都在店里上演,如果你还没去过这家店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创业者。北京总店一炮而红后,其他地区的分店也在紧锣密鼓的筹建中。

3W咖啡创始人许单单评价称无锡的3W咖啡是全国“设计感最好”的一家。这家3W咖啡的负责人正是前江苏省无锡市北塘区副区长顾建伟。去年7月,40岁的他提交了辞呈,成为了创业大军中的一员。3个月后,顾建伟的创业项目众创空间3W咖啡落户无锡新区软件园凤凰座。和熙熙攘攘的中关村3W咖啡比起来,顾建伟的店显得冷清得多,平均每天卖出200杯咖啡,每周举办三四场活动。活动都是围绕创业投资展开的,对接国内外知名的投资机构,帮助创业公司解决融资难题。弹药充足的还有本地的实业公司,他们手中有充足的现金流,并且有向互联网转型的意愿,投资初创公司显然是个不错的选择。因此,线下交流活动中也经常能看到传统企业的身影。

投资机构对于早期投资较为谨慎,更青睐中后期的投资,初创企业的种子期融资就成为了难题。为了营造初期创业氛围很多二线城市都推出了相关政策, 为了营造早期创业环境,政府承诺投资失败有补偿,靠谱吗? 比如无锡新区的跟投政策,如果一家公司能拿到风投的天使轮资金,政府便会追加一部分投资,跟投比例最高可达1:1.5。无锡新区上市金融办副主任任传涛向钛媒体记者解释了该政策的用意, 早期投资风险比较大,跟投的方式可以降低一定风险,下轮资金进入后政府便会退出。

在他看来,这是个很讨巧的想法,

“原来一个项目你要给他100万,这100万你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收回来,等到税收产出起码5年以后。还不如作为风投跟进去,政府也不需要找一帮人专门监管这个事情,完全是按照财务上的监管,只要他不犯错,大家按照游戏规则来,有第二轮投资进来,政府的钱就退出,把这笔钱投到下一个项目,政府资金的运转效率就会高很多。”

和跟投政策一起联动实施的还有风投补偿专项基金。一旦投资失败,将根据实际损失额的30%进行补贴,最高不超过150万元,从而坚定投资者的信心。本着对投资者负责的态度,初创公司要在无锡注册,财务需要对政府公开。

一人难求

去年2月,FitTime的创始人朱骁潇在他天使投资方、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的建议下来到了北京,驻扎在有“扫码一条街”之称的望京SOHO。北上的主要原因就是在无锡很难招到移动互联网的技术人才。

高端技术人才紧缺成为了无锡本土创业公司向外扩张的阻碍,顾建伟告诉钛媒体,“很多O2O项目在无锡都能搞定,甚至技术上薄弱都没关系,夸张的说可以用10万块钱,去购买一个O2O的App,就是稍微改造一下就可以完成了。这种软件在全国,或者说在更大范围内一定是靠不住的,但是在无锡就很难找到一个非常厉害的技术团队来跟这个项目做配合。”

高校毕业生虽然可以依靠周边“沪宁杭”高校资源和无锡本地人才毕业回流,但真正高精尖人才还是主要集中在北上广,一人难求的情况在无锡并不罕见。

关于引入外来人才的故事,最早可以追溯到10年前的“530计划”,给予达到标准的优质人才和企业资金、场地支持。到目前为止,已经引进了600多名海外高层次人才,约有12家企业年销售额达到1亿以上。

“530计划”只是解决了企业高层的人才引进,企业落户无锡后的员工招聘仍然是捉襟见肘,为此当地对大学生、硕士落户等给予相关的房租、工资补贴等优惠政策。回国前,华进半导体总经理曹立强对招人的困难程度估计不足,开出的薪资比上海要高但还是很难打动年轻人,“我们公司大概10%是从海外直接引进的,无锡本土的人才也还好,因为当时有华晶到后来的华润。但是现在就发现新毕业的这些学生,包括我们自己培养的博士、硕士还是愿意去北上广这种地方。之所以开高工资,就是因为如果工资一样,他们宁愿留在高生活成本的上海。”

与薄弱的高校资源相比,无锡的职业教育表现亮眼,有着很高的就业率,培养出的人才专业技能也十分过关。

万域数码是一家裸眼3D技术、内容制作公司,位于无锡的总部主要负责内容制作,其中很大一部分任务就是把电影从2D转化成3D,需要120人左右转编团队,现在人数才刚刚过半。 万域数码总经理杨光想到了和当地的职业院校合作办学,“相关专业的学生最后按照我们设计的课程学习,定向培养一些人才。毕业后就来我们这边实习,表现好的就直接留下来。”

过了年,春季校园招聘就要拉开序幕了。近年来人才竞争越来越激烈,校园招聘的违约率也在逐年上涨。曾经有高校工作经验的郑江伟现在担任新区管委会海外人才创新创业办公室副主任,他将校招的重点放在了无锡本地的高校,每年的校招季他都会带着几十家企业走进高校进行“团招”并和多所高校建立分校区、实习基地,“学生毕业后选择工作去向,留在原来读书所在的城市的占了比较不错的一个比例,比如说无锡这里有江南大学,江南大学的毕业生,留在无锡的比例肯定相对来讲会高很多。”

顾建伟的孵化器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创业项目,他把位于无锡市中心的创客空间专门留给了大学生创业者。90后创业公司代表“一起唱”濒临倒闭的内部信一经刊登引起了舆论的一片哗然,唱衰90后创业者的言论此起彼伏,赛富基金创始首席合伙人阎焱直言,拥抱90后创业是“扯淡”,因为真正创业成功的大部分是年龄在30岁到38岁之间,很多90后基本什么都不懂。

在顾建伟眼中,大多数大学生创业项目都走不远,但他依然选择鼓励大学生创业。“我鼓励他们创业不是觉得他们的项目成功率有多高,但是这些创业者通过他们自己项目,所获得的成长是至关重要的。” 创业成为了解决人才招聘的一个途径,这些失败的创业者都经过各自团队打磨,有着很好的经验,他们自发地形成了人才供给池。 这些创业者的经历和成长在与好点子、资本相融合的时候也许就能擦出火花。

两难选择

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的一段话最能表达在二线城市城市创业的感受,“我认为合肥这座城市特别适合做源头技术创新,因为他的人心很安定。源头创新历来是创新中最艰难的,也是风险最大的,你一定要踏踏实实去做,北上广深这些地方没有这样的踏踏实实做事情的氛围,他们最擅长的是做快消品。把在北上广深在路上的时间,用来做科研,锻炼身体,生活非常得愉快、踏实。”

把研发中心设在二线城市的企业还有很多,落户无锡5年的海斯凯尔就是一家。利用“瞬时弹性成像”理论颠覆了血液、穿刺两种传统肝病检测方法,用低频剪切波来检测肝脏硬度,一分钟就能得出结果,尽早发现肝脏病症,并能将肝脏损伤程度量化,而不是仅仅告诉患者是轻度、中度、重度。目前海斯凯尔的产品已经在全国近百家三甲医院投入使用,公司在2年前在中关村设立了北京分公司,定位营销中心,技术研发的重心仍然放在无锡。

O2O无疑是去年最火热的一个行业,二线城市中也能看到不少O2O创业者。这些公司和人们印象中O2O公司高补贴、快速扩张的打法有很大不同。

在二线城市烧钱没有意义,所以看不到为了抢跑道疯狂烧钱的公司。 顾建伟告诉记者,“在北京烧钱了以后,就有可能占领全国市场,所以在北京烧钱的时候,其实有一个预判的,这个预判是指在北京烧的钱在全国有战略意义,所以在北京亏本没关系,因为将来覆盖全国以后能挣钱,这就是烧钱模式的意义所在。在一个二线城市烧掉1/10的钱,可是这1/10的钱并不会发挥在北京的1/10的功能。如果一个项目在北京不挣钱,在全国挣钱OK,可是如果一个项目在二线城市都挣不了钱,很难想象在全国能赚钱。”

从2015年全国各城市GDP排名中不难看出,虽然北上广深毫无悬念的包揽了前4名,但是在人均GDP这一项上天津、苏州、武汉、杭州、无锡、长沙等城市均超过了北京和上海。而在高德发布的《2015年度中国主要城市交通分析报告》中,上述提到的城市均没有进入拥堵榜的前十名,其中无锡在全国主要城市中交通最畅通,高峰期时平均时速也能达到32.43公里。 这些都成为了O2O的地推工作展开的有利条件,耗费较少的成本覆盖整个地区。创业者则可以在短时间内判断出自己的项目是否有前景,一旦情况不够乐观可以立刻停掉项目,把损失降到最低,为二次创业保留元气。

创业犹如走钢丝,稍有差池都会覆水难收,试错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竞争并不那么激烈的二线城市正在逐渐成为O2O的试错地。壹家美食荟是一家社区O2O平台,拥有10家社区门店及中央厨房,涵盖了社区家庭餐桌产品研发、网上生鲜宅配、企事业团膳、大宗农产品集团采购等多个领域。 壹家美食荟总经理仇春林认为,“我们先在无锡试错以后,认为这个业务成熟了,我们才开始筹备上海。如果你到上海去试错,成本和代价是非常大的。”

由于资本欠活跃,二线城市的创业者想要活下来只能靠自己。因此,很多惯性思维中一定赔钱的买卖在二线城市里竟然是盈利的。 很多O2O项目为了盈利,就得在线下设计出很多提高效率的方法,而这些经验往往具有一定的普适性,在进军其他城市的时候都能派上用场。这样的经验在一线城市就很难摸索出来,或者说获取经验的成本太高了。

二线城市的创业者主要分两种,一种是选择在家乡打拼的本地人,另一种则是当地政府引进的高精尖人才。移动互联网创业者早晚要进军一线城市,和那里的公司正面交锋。在那里O2O公司为了在线下地推抢客户打得头破血流,为了争夺舆论高地跟竞争对手在网上“撕逼”,二线城市的创业者能招架得了吗?听了这一问题,顾建伟苦笑地摇了摇头,“很难正面竞争吧。” 这或许就是在二线城市创业尴尬的地方,虽然可以在本地做得小有成就,但一旦进军一线城市,或是在别的城市遭遇正在推广期O2O公司,依然会不可避免的淹没在疯狂补贴的价格战中,那个时候谁还会在乎你的用户体验更胜一筹呢?

对于他们来说,要么像朱骁潇一样提早进入一线城市,变成一个典型的一线城市创业团队。要么就踏踏实实搞研发,时机成熟的时候把营销市场中心落在一线城市。无论是哪种都会是一条布满荆棘的道路。 (本文为节选,全文来自《商业价值》杂志3月刊,马婧/记者。网络独家首发钛媒体)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二线城市创业生态,人和钱从哪儿来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