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干过饿了么,众众就想包下所有企业的地推,靠谱吗?

虎嗅注:本文作者为黑焰十字,虎嗅采访了众众CEO毕振,对原文有所补充和删改。

纵观最近几年的O2O发展史,可以说是一部地推史。早期携程依赖“鼠标+水泥”模式崛起,到后来发展为千团大战、专车大战、外卖大战,进而形成了中关村扫码一条街。地推成了O2O企业的标配,O2O也几乎地推的代名词。

实际上,地推是一种根据区域进行人群划分的营销方式,早在O2O大行其道之前,众多传统品牌,例如宝洁、可口可乐等,早就有一套成熟的体系。但随着移动时代到来,数据运用程度更高的互联网公司让地推获得了更高回溯能力,也提高了其数据精准性。这才让地推走上了风口浪尖。

地推之所以成为重要的武器,是因为掌握强大的地推能力等于掌握了有区域性特征的商户与用户。但随着地推精准性的提高,撒网式的地推已经被更为专业化的操作方式替代,这使得很多企业由于没有优秀的地推人才,落到一种“发传单都发不好”的尴尬局面中。辛辛苦苦建立的推广部门却成了“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成本单位。

如何做好地推工作?有给别人上课怎么做地推的,还没有哪个公司说要包下所有公司地推的活。但有个人看到了其中的机会,做个号称“要用Uber的模式搞定地推,用互联网化让地推更专业”的App“众众”,谁办的?凭什么?

凭什么?从饿了么地推开始

说起地推就想起O2O,尤其以外卖为甚,而“众众”的创始人毕振算得上饿了么前30号员工。毕振2012年加入饿了么时,刚刚成立的营销部。当时饿了么的营销还未成体系,主要靠一线负责人个人发挥,具有很大的不稳定性。营销部的成立,就是为了摸索出一套行之有效且有通用的营销方式,而毕振也经历了饿了么地推逐步标准化的整个过程。

由于个人原因,毕振曾经有一段时间离开饿了么回到老家山东,并在当地建立了一个名为“饿势力”的网站。在饿了么积累的经验,让“饿势力”在当地迅速发展,很快扩张到青岛、济南、烟台等六个城市,并实现了小幅盈利。而当饿了么与美团将触角伸向山东的时候,毕振选择带着这份家当回归饿了么,成为鲁东大区负责人,并参与了后续越来越激烈的补贴大战。

Uber模式能用到地推派单?

2015年10月,“众众”的获得了易一资本500万的天使轮融资;12月,正式上线。

一句话,众众是以结果为导向的地推众包服务平台。平台连接地推中的需求方(B端)与执行方(C端),为企业提供更专业的地推服务,常见的业务有:扫码拉新、拓店、合作洽谈等。众众的平台上目前有数千个执行方用户,其中近一半以上的用户有成功交付过任务。

由于众众的地推的经验主要来自于在饿了么的总结,目前主要应用于生活服务场景的互联网企业。

据毕振说,众众现在平均每日完成1000单,注册的地推人员有1700人,月营收额有30万,已经实现了团队盈利。目前服务的客户有支付宝、微信钱包、百度钱包、借贷宝、陌陌、搜狗等。

众众的产品主要分为三个层面,除了上面提到的实施层面是采用Uber模式以外。对企业来说,众众会提供定制的解决方案;而对于执行放来说,众众也希望提供长期的培训辅导#会像安利大会嘛#。在众众的用户中,还有部分原有的地推服务团队也通过众众的平台来执行订单,众众对他们来说更像一个管理工具。

至于,如何满足更多城市市场的需求,一些执行团队在满足一定的条件后,可以升级为众众的区域级合伙人,这种合伙人制度让众众具备了快速复制的可能性。

地推外包给谁用?

毕振自己也说,对于真正有野心做大的公司来说,众众不太可能完全替代他们做BD。因为除了拓新之外,产业链的关系维护也是很重要的。但是企业只要需要地推,众众就一定会有价值。

随着移动化大潮的到来,地推越来越像是一种人肉数字营销手段,但与数字营销这种单纯的技术手段相比,地推又有很大的运营特征。所以地推其实是一种考验管理者综合能力的营销手段。

地推营销的流程包括 方案策划、人员招募、人员培训、方案执行、效果反馈 ,而一个地推团队从新建到成熟,其中至少需要花费三个月来试验方法和建立体制。众众的价值就在于可以根据企业的目标,用相对标准化的方案迅速完成从策划到执行的整个步骤,并且根据结果向企业交付。

在众众的平台上曾有一个餐饮CRM客户,将同样的任务交付给自建的地推团队与众众完成。自建的团队需要负担其固定工资,同时还要给予150元一单的提成,而给众众的条件则不到100元一单。即使这样,众众给出了优于其自建团队的结果,这依赖于众众团队在生活服务的地推营销方面具有的丰富经验。

  • 对于新公司来说,众众的价值在于让企业不用将时间空耗在团队搭建上,可以一边完善团队一边完成目标;

  • 对于已经有自己团队的公司来说,众众可以让公司在不增加固定成本的情况下完成更快速和更大范围的覆盖,是一个很好的补充。

  • 而对于很多运营相对稳定,不打算自建地推团队的传统企业或者产品研发型企业来说,众众则承担了其市场部的大多数工作。

兼职就可以搞定?众众不同在哪?

初看之下,可能会让人觉得众众和猪八戒、斗米、兼职猫等兼职服务平台有些类似。但两者的逻辑实际上有很大的分别。

猪八戒、斗米、兼职猫等兼职服务平台主要还是承担了信息中介的工作,主要是为需求方和兼职人员提供一个匹配渠道,最多也不过提供一个费用担保。另外,兼职涉及的工作范围较广,所以作为通用模型,很难涉及到深层次服务。

众众与兼职平台相比,在地推单个服务的领域更专注。众众提供的服务并非让企业找人完成目标,而是通过众包达成企业的最终目标,所以众众是对结果负责。其次,为了完成企业的目标,众众需要对整个过程进行把控,这个过程中产生的经验和数据沉淀将进一步优化后期的运营能力和提供更多样性的服务。

单以地推这一个层面来看,众众是兼职平台的众多演进方向之一。就如同从58同城到58到家、从大众点评到美团那样,是一种从信息匹配到服务购买的迭代。

还有三大问题

1.中国这么多城市,如何本地化落地?

据毕振所述,众众平台最高峰的一天向任务执行人发放了数十万的任务酬劳。而凭借合伙人制度,已成功在南宁完成部分拓店型任务,并且即将完成20个城市的覆盖。

但即使是快速覆盖的背后,也不免遇到质量难以把控的情况。一是难在各地风土民情有当地特色#搞不好还有黑势力;二是难在总部天高皇帝远,外地分站质量难以把控,毕竟众众不是提供完全标准化服务,还是要给企业提供解决方案的。

2.除了生活服务,其他领域能做吗?

现在这套地推经验都是在饿了么总结出来的,但是隔行如隔山,餐饮领域的经验用到生活服务还有道理,其他领域的特点也不是一般初级的地推人员能够解决的。当众众要往生活服务之外的领域扩张的时候,例如金融、汽车后市场等相对需要一定专业性的领域的时候,众众是否有能力达到这些目标?显然提供更高价值才能有更好的议价,众众的野心也不限于此,但具体其他行业能不能做,怎么做?是众众要去实践的问题。

3.城市合伙人如何把控?

众众也用了现在流行的城市合伙人一词,但说到底众众算是to B的企业服务。而且众众的服务,各地联成网络,效果相互牵连不可分割。而众众提供的目前还不能算得上标品服务,需要提供具体解决方案,如何能保证各地的服务质量?如果往标品方向走,是不是还能形成更适合企业的具体方案?这对于众众似乎存在两难。

注:本文作者是人见人爱的黑焰十字少爷,一条苦逼的上海创业狗。微信公众号:黑焰十字(darkflame10)。与作者交流或者要联系众众创始人,可在公众号留言。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黑焰十字 授权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www.huxiu.com/article/142563/1.html

关注微信公众号虎嗅网(huxiu_com),定时推送,福利互动精彩多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干过饿了么,众众就想包下所有企业的地推,靠谱吗?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