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2000亿3G投资打水漂?苗圩:没那么夸张

◎每经记者 冯彪

技术更新遭遇“美丽的烦恼”。近来,中国移动关闭TD-SCDMA基站一事就遭遇2000多亿投资“打了水漂”的质疑。有声音认为,如果基础设施很快被淘汰或重建,此前的投资岂不是浪费?

3月21日,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工信部部长苗圩表示,2000多亿投次“打水漂”的说法并不符合实际,多数设备只需通过一定改造就可以转换到4G时代使用。

万方咨询研究总监付亮也认为千亿投资打水漂的说法过于夸张。但付亮也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我们应该总结在3G产业政策方面的经验教训,例如应该给企业更多的选择权。这样能避免未来走弯路。”

谈3G投资打水漂不符合实际情况

近年来移动互联网快速发展,3G之后短短数年时间我国就迎来4G时代。而当电信运营商们在4G领域加大投入之时,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工信部副部长陈肇雄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表示,预计我国2018年将完成5G国际标准的制定,2020年有望正式商用。

如果三大电信运营商全力争夺4G或未来的5G市场,是否就意味着每代基础设施的使用年限很短,甚至造成投资的浪费?近来,中国移动关停用于3G的部分TDSCDMA基站一事就引发这样的讨论。

在苗圩看来,我国快速进入4G时代,并不意味着在3G上的投入浪费了。他说:“因为在3G的时候,中国TD-SCDMA成为世界上三大主流标准之一,第一次能够跟其它两大标准在国际上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而且当初如果不搞TD-SCDMA,就没有今天的TD-LTE,这是一个延续的发展过程。”

值得注意的是,苗圩特别提及,所谓2000亿投资打水漂的说法过于夸张。他说,除了2009年早期投入的一些设备需要在4G时代报废以外,绝大部分的设备通过一定的改造,比如换一根天线,换一套软件就完全可以用于4G的TD-LTE上,不会全部都淘汰。

对此,付亮也认为投资打水漂的说法不准确。他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实际上真正完全独立的TD-SCDMA投资并不多,另外,这几年的商用已经为中国移动收回了不少投资。而且到2016年1月底,中国移动还有1.63亿的3G用户,还能从这部分用户服务中受益。作为企业来说,中国移动快速向4G转型做得也很成功。”

谈产业政策今后发展方向要作改变

与此同时,付亮也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提及,虽然不应夸大我国在3G投资上走的弯路,但也应从中总结一些经验和教训。

“我国在1998年左右就开始研究3G的技术和标准,但是2009年才发放3G牌照,这比发达国家已经晚了五六年。这导致3G的技术设施商用的时间比较短。而且当初发给中国移动、 中国电信 中国联通 的是不同的3G牌照,在这个过程中,企业并没有多大的选择权。中国移动拿到的是TD-SCDMA这个国产牌照,实际上处于稍弱势的地位。”付亮说。

记者了解到,2009年工信部发放的三张3G牌照分别是中国移动的TD-SCDMA、中国联通的WCDMA和中国电信的CDMA2000,其中,中国移动拿到的TDSCDMA是我国的自主开发的国产品牌。后两者则是欧洲和美国技术。而2013年工信部发放的4G牌照则均为TD-LTE。

在付亮看来,政府在制定产业政策的过程中应该给企业更多的选择权,不应由政府来给企业“分果子”。

类似的思路在论坛上也有提及。一位研究人员向苗圩提出“为什么国家的一些产业政策出现了负面效应”的问题。该人士发问:例如政府对光伏进行补贴,光伏出现产能过剩的局面,另外,对新能源车的补贴也滋生出一些骗补现象。

对此,苗圩回应说:“我们也意识到产业政策今后的发展方向要作一些改变,特别要实行精准的产业政策。去年中央已经提出来五大政策,其中对产业政策而言就是要准。”

当前,我国正推进以“中国制造2025”为核心的制造业转型升级计划。苗圩表示,我国正在抓紧编制与“中国制造2025”配套的11个规划或者行动计划。今年我国将启动实施制造业创新中心的建设,智能制造、工业强基、绿色制造、高端装备创新等5大工程。

对于如何有效推动产业转型升级,苗圩在演讲中也表示,核心是用好政府的有形之手,放活市场的无形之手,将进一步地简政放权,实施更加精准的产业政策,在市场准入、公平竞争、财税金融、科技创新、对外开放、人才培养等方面推动出台一批实打实的配套政策措施。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2000亿3G投资打水漂?苗圩:没那么夸张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