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果壳网的罪与罚

果壳网的罪与罚

最近,我看到一个广东科教频道对科学松鼠会成员云无心的采访视频,科普作家兼博士的云无心表达他对食品安全监督的看法,他说:

如果一个孩子犯错了,每一次你都是把他暴打一顿,然后给他非常严?厉的处罚,可能以后他犯了错以后他不会告诉你了,他首先想到的是 ,我怎么掩盖,怎么抵赖。食品企业也是一样的,如果我们对于它过于苛刻,它只要犯了一点小错,我们就不给它生路的话,那些企业肯定只能铤而走险。

按照云无心的说法,敢情中国的食品安全问题,可能是由于我国对食品安全管得太严的缘故。云无心的这话,应该对成千上万个三鹿宝宝和他们的父母说去,应该对无数个吃过或者不知道自己吃过地沟油的中国人说去。当然,云无心作为一个在美国读博士的中国人,想必自己是吃不到多少地沟油的。

对中国科幻圈有点了解的都知道,科学松鼠会和果壳网由姬十三创立,这两个组织大部分成员都是科研工作者,也就是我们俗称的“专家”。与“专家”们不同的是,松鼠会和果壳网的这帮人多数比较年轻。在中国,凡是跟体制沾边的事情,都是要按资排辈的,中国科研界更是如此,不用我说大家也知道,果壳网的这帮小年轻,在中国的科研界是没有什么话语权的。

科普这件事,原本应该由政府部门来做,但由于中国政府的信用早就破产了,再加上懒政怠工,中国人的科学素养几乎全靠课堂灌输和自我启蒙,如果一个中国的年轻人的好奇心再强烈一点,想了解更多一点关于这个世界的规律,该上哪儿去获取知识呢?

由此便诞生了“松鼠会”、“果壳”这类怪胎网站,把国外的研究报告随便翻译一下,喂给国内众多看不懂或者不愿看英但又求知似渴的青年。熟悉果壳早期历史的都知道,为了吸引流量,果壳和松鼠会经常以科学名义,翻译或者发布一些打色情擦边球的话题。当然,这么做并没有错,错的是这个“官员嫖娼无罪,百姓看黄片判刑”的国家。

果壳和松鼠会恶心在什么地方呢?我看,在于为了一口饭,毫无廉耻地为掌权者洗地。与那些一上来就给人戴顶“日杂美分”帽子的五毛党不同,果壳人好歹是读过几年大学的,洗地的角度更别出心裁一些。

举例来说,果壳人洗地时喜欢说的一句话是:

抛开剂量谈毒性都是耍流氓。

这话很容易迷惑人,乍一听,好像是这么回事,偶尔吃点地沟油,多吸点霾应该不会影响健康。殊不知,大多数毒物都是有累积效应的,一旦摄入体内,便很难排出了,等到二十年后,谁会想到癌症是由二十年前吃下的毒大米中过量铬引发的基因突变导致的呢?

更何况,再怎么低的致癌率,乘上一下中国的人口(减掉吃特供的那帮人),那也是非常可怕的一个数量了。我早就说过,中国完全是断子绝孙式发展,80、90后的中年生活会非常悲惨。

更为可笑的是,果壳的科普文章中经常会见到的一句话是:

虽然XX有害,但我国的安全标准是XX,所以吃/用XX是安全的。

我相信果壳er和我所在的并不是同一个中国。就算中国标准和世界标准一样,又能怎样呢?中国的食品安全问题是标准设置不合理导致的吗?话说回来,我当然知道中国的食品安全问题的根源在哪?但我不能说,也说不出来,一说出来这篇文章就被和谐了。

除了给掌权者和掌权机构洗地以外,果壳网的一些做派,只能用下作来形容了。果壳网出了一个写作平台,叫“十五言”,和简书一样,都是模仿在国外红极一时的写作平台“Medium”。模仿就模仿吧,果壳网的下作之处在于,完全照抄“medium”的网站代码,连颜色代码都一样。【上一次这么死皮赖脸的抄袭故事,发生在“校内网”(现改名为“人人网”)和“facebook”之间。】据说还引发一段“youjump,I jump”的笑谈,具体可以去知乎这个 帖子下围观。

前不久有一条新闻,哥大博士潜水,却被电鱼的给电死了。据说这位哥大博士是果壳网的成员。被电死的博士当然很不幸,但这件事也许能够反映出这么一个事实:报应不爽。亲近邪恶是有代价的,有时候,惩罚会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呈现。

为了一口饭,果壳网这些受了高等教育的小清新可以花式吃屎,更遑论那些低智的五毛了。通过文明的道路上,中国的正义之士任重道远。

版权印为您的作品印上版权42994426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果壳网的罪与罚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