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刷卡费率下调 加速第三方支付行业洗牌

一张薄薄的银行卡片,牵动着持卡人、商家、银行、银联、收单机构等多方利益。3月18日,国家发改委和央行宣布下调刷卡手续费,将重新“分割”围绕着刷卡上下产业链的不同机构的利益蛋糕。总体而言,最大利好是商户,运营成本将减少;受到较大冲击的是银行、银联和第三方支付等收单机构,围绕着发卡、刷卡、卡 清算带来的收入将大幅减少;对持卡人影响并不大,通常刷卡费用由商户承担。

银联内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短期内,银联及产业各方相关业务收入将受到一定影响。“银联收入可能下降较多,还没有测算过。就价格而言要降一半,考虑到目前市场没有那么规范,可能下降30%-40%,至于利润就不好说了。”

对实体经济而言是重大利好。据发改委和央行测算,下调费率后,每年各类商户可减少刷卡费用74亿。

恒丰银行研究院执行院长董希淼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通知》自今年9月6日起实施,并设定了两年的过渡期,在过渡期保持刷卡费率水平总体稳定。我判断银行中间业务收入并不会因此受太大影响。”

对银行来说,需借助用卡环境的改善和客户黏性的增强,提供形式多样的金融服务,如信用卡分期、商户融资等,在刷卡手续费之外获得更多的厚利型收入。

在经济增速下行的大环境下,各类商户利润呈下滑之势,下调手续费与“拉动内需,扩大消费”,“减少流通环节收费”的国家政策相协调。

现行刷卡手续费政策于2013年出台,截至2015年末,全国银行卡在用发卡数量超过54亿张,银行卡联网特约商户超过1600万户,POS机具超过2000万台。2015年,全国共发生银行卡消费业务约290亿笔,金额约55万亿元。

信用卡盈利受较大冲击

按照目前商业模式,银行卡刷卡手续费主要是收单机构收取的收单服务费、发卡机构收取的发卡行服务费和银行卡清算机构收取的网络服务费。分别是发卡行、收单行、银联按照7:2:1分配。假设工行卡到浦发POS机上刷卡,产生10元手续费,那么工行拿7元,浦发拿2元,银联拿1元。

尽管刷卡交易费只占银行卡手续费收入的一部分,但随着POS收单业务快速发展,也会影响银行业收入。东方证券测算的结果显示,23%-24%的手续费折让将平均降低上市银行净利润约1个百分点。零售型银行受到影响更大,例如平安、光大、民生和招行等。

主要调整内容如下:一是降低发卡行服务费费率水平。发卡行服务费不区分商户类别,费率水平降低为借记卡交易不超过交易金额的0.35%,贷记卡交易不超过0.45%。

二是降低网络服务费费率水平。网络服务费不区分商户类别,费率水平降低为不超过交易金额的0.065%,由发卡、收单机构各承担50%。

三是实行封顶机制。发卡行服务费借记卡交易单笔收费金额不超过13元,贷记卡交易不实行单笔收费封顶控制;网络服务费不区分借、贷记卡,单笔交易的收费金额不超过6.5元。

四是对部分商户实行发卡行服务费、网络服务费费率优惠措施。对非营利性的医疗机构等用户实行发卡行服务费、网络服务费全额减免。

五是收单服务费实行市场调节价,由收单机构与商户协商确定具体费率。

放开收单服务费后费率会不会升高?对此,发改委称国内已有数百家开展银行卡收单业务的经营机构,市场竞争比较充分,预计不会出现费率水平上升。

由于现行不同商户刷卡手续费实行差别费率,调整后不同行业商户受益程度也存在差别。餐饮等行业商户贷记卡、借记卡交易的发卡行服务费、网络服务费费率合计可降低53%-63%,百货等行业商户可降低23%-39%。

按照借贷分离的新规,针对发卡行服务费,借记卡和信用卡差别计费,借记卡收取不高于0.35%的手续费,信用卡不高于0.45%。贷记卡交易中需要额外承担资金占用等成本,业务损失风险相对较高。此次借鉴国外刷卡手续费通行做法,调高了信用卡的手续费。

也就是说,以后同样是刷卡消费1000元,若刷借记卡,商户可能需支付手续费2元,刷信用卡,商户可能需缴纳手续费5元。商家很可能拒绝消费者刷“费率高”的信用卡。

一位股份行信用卡部门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相比国外高额刷卡手续费,国内手续费本来已很低,信用卡业务盈利水平将受较大冲击。国外信用卡中主要通过差异化服务和对风险管理盈利,国内主要通过手续费方式获利,手续费下降促使银行提高自身的盈利结构、盈利模式和盈利能力。

第三方支付生存空间承压

新规将进一步压缩第三方支付机构的生存空间。

收单机构为不同商户设定不同的“MCC码”,如餐饮类的编码是5812,超市类是5411。此前,部分商家为了少交刷卡手续费违规套码,比如把手续费较高的餐饮类套成较低的超市类。以后不同行业商户费率一致,商家没有套码的必要了。

董希淼称,费率降低将加剧第三方支付行业洗牌。对不够规范的支付机构来说,违法套码空间不再;对业务同质化、盈利模式单一的支付机构来说,盈利空间进一步被压缩。

按照行业的情况,第三方支付机构年收入在3000万以上,勉强可以运转。

“3000万是个平衡点,达到这个收入,机构要融资就容易了,低于这个数很难维持,估计有一批第三方支付公司要倒闭。”一位第三方支付机构负责人称。

对互联网支付影响较小,目前的费率是千分之六,但不排除部分商户以刷卡费下调为由要求支付宝、微信等降价。

“支付宝的压力可能更大,其在线上支付和移动支付处于行业龙头地位,不排除竞争对手以降价挖墙脚。而支付宝基本不会主动降价,也可能线上支付都不会降。”前述支付机构负责人称。

是否能通过扩大交易总量弥补价格下调带来的损失?前述银联人士认为很难,目前的现金替代率已经很高,剩下的都是不会用卡的人群,提高空间有限。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刷卡费率下调 加速第三方支付行业洗牌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