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人物】李一男:神话的破灭

“李一男出事了。”

这个曾经在华为呼风唤雨的男人在经历港湾事件之后再次踏足深圳中级人民法院,相较之前的民事纠纷,这次其背负的是内幕交易罪。

自去年6月份后,李一男宣布最新的创业计划之后就消失在公众视线中,其间,多次传出其被公安带走调查的消息都被牛电公关澄清为误传。

从华为神话到转行投资人,再到去年重新投入创业,李一男人生可谓跌宕起伏如坐过山车。

其曾经谈起自己的人生经历,说出了这么一段话:“两点之间,走弯路和走直路到达的终点是一样的,我只是走了弯路。”

在追逐职业经理人的迂回曲折道路上,李一男屡屡碰壁,背后透视了其个性中所缺乏的预判力和领导者所应有的果敢决断。

【人物】李一男:神话的破灭

了了青年

“出名要趁早”,从实习生到副总裁,这段路李一男花了不到4年时间,其中包括一年的实习期。这在有的人看来终其一生都未必能够完成的梦想,却轻松被其收入囊中。

这种火箭式的攀升完全依仗其个人才能。“李一男是一个很聪明、技术上很有天分、管理上能力很强的人,水平挺高,他肯定会做成一些事情。”曾经与李一男共事的同事这样评价李一男。

在华为不到十年的时间里,他全方位主导了从技术层面到管理层面的多项重大决策,拍板了程控交换机、几十个G的波分传输、代表未来的数据通信、通信技术的皇冠GSM、CDMA、数千人的招聘计划、盛大的市场策划、全球性的市场扩张战略等一系列重要事项。

李一男身上有一股湖南人的“闯劲”,这让已过不惑之年但仍然坚持创业的任正非颇为欣赏,在公司,任正非亲昵地称李一男为“干儿子”。

在加入华为之前,李一男曾实习过一段时间,作为实习生,其被任正非委任主持研究开发一个重要的技术项目。

为了这个项目,任正非还力排众议掏钱购买一套价值20万美元的外国设备,这对于当时处在创业阶段的华为来说是一笔天文数字。

尽管后来这个项目遭遇意外搁浅, 20万美元打了水漂,任正非也没有责怪李一男半句,这种大度也让李一段时间都心存感激,在毕业之后义无反顾地加入华为。

在华为时期,任正非给予李一男绝对的研发自由,有了任正非的肯定,李一男在华为的研究更加大胆,这时他在技术上的才华得以展现。

研究生毕业一年,李一男就主导了C&C08国内首个万门程控数字交换机的开发,大胆提出了采用准SDH技术的设想并实现。

天生聪颖加上后天努力让李一男很快晋升到核心决策层,而其在华为提升的技术开发能力、团队管理能力也是为其后作为职业经理人奠定了经验基础。

2000年,为了解决老员工和机构庞大问题,华为在内部鼓励员工创业,员工可以拿手中股权兑换相应价值的产品,然而离职员工必须与华为签订一份协议,只能作为华为产品代理商,不能涉及产品研发。在政策激励下,当时一批中高层离开华为,而当时已经是华为副总裁的李一男是其中职位最高的一位。尽管走的时候任正非专门为他开了欢送会,但此事对任正非的打击非常大。

脱离华为之后的李一男迅速组建了港湾公司,这时的他已经准备好要大干一场。“他(李一男)看产业发展方向也非常准,所以他成立港湾做新产品的时候,港湾起来得很快,很快获得运营商的采纳,订单也非常多。”华为的离职员工何呈(化名)告诉记者。

很快,通过销售华为设备和自己的产品,港湾成立第一年就获得了约2亿元的收入。到了2003年,港湾的收入骤然翻了近3倍。

年少成名加上在华为多年熏陶下养成的敢想敢拼的作风,让李一男很快瞄准了新的市场——光通信,这次,李一男不再满足于代理通信设备,其血液中的“闯劲”蠢蠢欲动。

这时,积累一定资本的港湾开始走向前台,研发销售自己的产品。此举被看作对把光通信长期作为核心业务的华为的一种公开竞争挑衅。

在任正非看来,这种竞争给华为内部带来消极的影响。当时离开华为创业的员工达到3000多名,激励方案的施行大大削弱了华为的资本实力,港湾在管理和研发上直接复制华为模式也带来了负面效应。

对于当时的情况,任正非曾这样描述:“2001至2002年华为处在内外交困、濒于崩溃的边缘。你们走的时候,华为是十分虚弱的,面临着很大的压力。包括内部许多人,仿效你们推动公司的分裂,偷盗技术及商业秘密。华为那时弥漫着一片歪风邪气,都高喊‘资本的早期是肮脏的’口号,成群结队地在风险投机的推动下,合手偷走公司的技术机密与商业机密,像很光荣一样,真是风起云涌使华为摇摇欲坠。”

迫于形势,任正非对港湾下手围追堵截。过去,华为并不在意中低端市场,而为了堵死港湾的路,在2003年华为和3COM成立了合资公司专门从事中低端的数据市场,跟港湾争夺几百万的生意。

2004年华为专门成立“打港办”进行策略性打击;2005年华为成功狙击西门子对港湾的收购。

最后,这场战役以2006年华为17亿元人民币将穷途末路的港湾网络收入囊中告终。

相关资料显示,2006年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对港湾发起专利权属纠纷起诉案例多达9件,同年7月,华为对这些案例一并撤诉。

煎熬的“反骨仔”

在华为前同事的眼里,李一男虽然工作能力出色,但却并不是一个情商足够高的领导。

“(外表看上去)小不点,灰头土脸一个。见了客户不知道说什么,而且对于员工脾气很大,动不动就喊要开除。”华为原财务高管高军(化名)这样向《第一财经日报》描述他对十年前的李一男的印象,这种印象也使他对李能力评价大打折扣“虽然现在华为的高管有时候处理事情也有脾气,但是(处理事情)能力远远超过他”。

在华为对港湾的收购协议里,任正非要求李一男回华为工作2年,因此,李一男再度回到华为,继续出任首席科学家兼副总裁。

虽然仍身居高位,实际上,当时李一男的权力已经被完全架空。从当时结果上看,任正非跟他很难再回到一开始亲密信任的关系,而在华为的日子,李一男不再如鱼得水。

重返华为那天,他的办公室外聚集了很多前来探看的员工,同事的议论和异样的眼光成了之后一年与之为伴的生活。顶受不住这种压力的他将办公室的玻璃换成不透明的。

这段经历也成了埋在李一男心中的一根刺,“他和华为这个圈子的人很少联系。”何呈告诉记者。在很多华友会的人看来,他并不是一个太愿意和大家亲近的人。

“之前也加过李一男的微信,但是他对我屏蔽朋友圈,也看不到有什么内容。”高军告诉记者。

港湾的失利让李一男从神坛跌落,在许多华为人看来,李一男是一个“反骨仔”(叛徒)。

忍受不住煎熬的李一男在两年之后,再一次决定离开华为,这一次他选择了逐渐裸露锋芒的百度,担任CTO一职。

与初入华为一样,在这里,李一男凭靠自身能力获得了李彦宏的赏识。而从与华为一役中,其也成熟不少。

一位资深通信界媒体人士对本报记者讲了李一男在百度期间的一个故事以佐证其蜕变:“一次,百度内部出现了一个工作失误。全体员工收到了李一男的邮件,他将所有过错揽到了自己身上,措辞诚挚,给人印象深刻。”

这种风度赢得公司上下对其尊重,李在百度期间的一位同事曾表示,李极具个人魅力,大家对他印象不错。

2010年1月,李一男再次跳槽,到无线讯奇12580任CEO。外界将这次选择解读成李一男对于CEO头衔的迷恋,这时的李一男身上的棱角虽然已经被经历磨得稍微圆滑些,但骨子里,他还是当年那个渴望闯出一片天,在公司里能拥有主导权的少年。

然而,命运却将他再次困于笼中,由于无线讯奇长期受制于中移动,虽然名为CEO,李一男在其中能作为的地方并不多,一年半后,他再度离开。

“感觉他的人生到了那个状态后,他并没有在个人的修为上提高自己,这点感觉还是比较遗憾的。”一位投资人这样告诉记者。

挣扎的热情

对于李一男来说,前半生就像一场通关游戏,对于目标汲汲营营,却在不断试错中发现离目标越来越远。

“一流的人看别人犯错误,然后自己吸取经验教训;二流的人自己犯错误,自己吸取经验教训;还有一类人自己反复犯错误但不吸取教训。我自己属于第二类,经验很多,也犯了很多错误。”李一男曾这样反思自己。

走的弯路多了,累积的经验也就多了。这个时候的李一男对研发技术略有疲态,创业之火短暂熄灭,却仍有点点火星。

从无线讯奇离职之后,李加入了金沙江,成为合伙人,专注互联网、通讯和软件行业的早期投资。虽然这时的李一男离华为神话已经有段时间,其所拥有的经验还是可以作为吸引好项目的资本。

遗憾的是,与最初进入华为所创造的辉煌相比,其在投资圈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关注。“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不算投资人,只是技术派。”一位投资人告诉记者。

对人际关系一直保有钝感的李一男偏偏踏进了一个需要依赖与人接触交流方能运筹帷幄的行业。在金沙江的4年时间,其投资的案例乏善可陈,对比其他的合伙人,其几乎没有代表性的项目。其性格的短板再一次在工作中暴露无遗。

曾与他有过接触的投资人李翼(化名)告诉记者:“投资圈对他的评价应该比较一般,不看好他的人觉得他比较自大,不太会和人打交道,我个人觉得,他也不是一个特别善于拥抱变化的人。”

天生不适应环境的人,做再多改变也是徒劳。已过不惑之年的李一男内心或许早已萌生退意,而让其顺理成章退下来的是其还未完全泯灭的创业的想法。

这种想法让其与胡依林一拍即合。在投资人黄明明的引荐下,李一男与胡依林面谈了一个电动车项目,这个项目当时只是一个雏形,创业的团队既缺乏资源也缺乏商业策略,甚至连CEO也没有。而李一男却毅然加入,并倾尽所有:除了资金,他还带来了供应链上的资源以及一个CEO——他自己。其曾经在公开场合表示这将是“最后一次创业”。

“之前跟一男在一起看很多早期的项目,跟他交流的过程中,做投资的过程中,给我一种很强的感觉——他从来没有真正地远离过这个市场,而是一直在这个市场非常积极地研究、学习和找机会。很多人会问,你怎么能说服男哥这样早就功成名就、财富积累自由的人来创业呢?我说一男这种级别的人,是不可能被别人说服的,能说服他的只有他自己。”牛电科技投资人之一黄明明在早前接受采访时曾说道。

李一男再次找到了创业的激情,那一段时间每天都忙活到很晚,和工厂谈订单,和设计聊产品。2015年6月15日,“小牛电动智能锂电电动踏板车”登陆京东众筹,5分钟内筹资额破500万,迅速达成项目目标,13分钟筹资额顺利破千万。

一切仿佛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而李一男终于可以放手心无旁骛地去实现职业经理人的理想。

这时,法院的传票无疑是对其再度泼上的凉水。检方材料显示,李一男及其家人在2014年对华中数控内幕交易涉及金额达1148万余元,实际获利超700万元,而最高法关于内幕交易司法解释显示,证券交易成交额在250万元以上的就属“情节特别严重”,根据刑法解释,此种情况将被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

目前该案尚未判决,对于李一男是否涉嫌内幕交易,业内说法不一。无论判决结果如何,对于李一男来说这段路都是归零重整的过程。

然而,值得庆幸的是,牛电科技在最近完成的3000万美元A+轮融资中,除了真格、凤凰瑞祥等,A轮投资者GGV以及明势力资本依然在列。对于李一男来说,这或许是这段时间以来难得的好消息了。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人物】李一男:神话的破灭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