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英雄迟暮当当网

英雄迟暮当当网

当当网,一个曾经听起来很响亮的名字,似乎被时间蒙上了一层厚厚的年代感,要不是这次被天海投资收购,可能对这个名字的记忆也就尘封在2016年闹得沸沸扬扬的退市新闻上了。

想当年,当当网也曾经辉煌过,当当网成立于1999年,和阿里巴巴同年创办,曾经的当当网是中国最大的网上书店,年销图书销售额超过100亿元,占有国内网上图书零售市场份额的50%以上,做为老牌的电商平台,当当网在图书销售领域曾经一度占据半壁江山,买书就上当当网,不仅是广告词,也是很多人内心深处的惯性选择。

和众多后起之秀相比,2010年底成功上市的当当是带着领头羊的主角光环出场的。虽然早期的电商盘子非常小,而等待拓荒的市场却大到惊人,但是一马当先的当当却没有把领先的一小步扩大化,并没能在后来的电商市场上占据领导地位,更别说在未来保持不败。

近年来,似乎越来越少听到当当网的声音,买书不是去京东就是去亚马逊了,甚至去淘宝、天猫也很少打开落满灰尘的当当网页面了,当当网在国内零售市场份额也跌到不足0.9%了。

英雄迟暮。

不过这位迟暮的英雄似乎从来没有广纳天下英雄豪杰。

在一档大型电视招聘类节目中,作为BOSS的李国庆曾不止一次的表达了当当招人的标准:第一学历必须211大学以上。即使在应聘者展示了自己过人才能之后,李国庆依然因为其第一学历非211而淘汰掉,不知道他对学历的执念是来自于哪里,他败给了他认为过不今年的刘强东,一个人大的毕业生,但是,他也败给了马云,杭州师范学院的毕业生,从他们这个学历上,我没有看出事业做大做小和学历有什么必然联系。

刘邦为什么能成功?

英雄不论出处!

刘邦手下的文臣武将,大都来自不同的社会阶层:曹参是沛县的区区小吏;樊哙是宰狗的屠夫;夏侯婴是马车夫;周勃以编席为业,兼当吹鼓手帮人办喜、丧之事;灌婴是布贩;娄敬是车夫;郦食其是穷书生;彭越、黥布是强盗;至于陈平,原是魏王咎的太仆,后从项羽入关,任都尉,他投归刘邦以后,被任以护军中尉之职。

不如项羽帐下动不动就是六国王侯之后、饱读诗书之士,可见,堆出一个长胜的公司不一定非要光靠学历高的。

另外,这位英雄似乎对老婆非常依赖,比王者荣耀里打仗都扛着老婆的干将莫邪都依赖老婆,当当网的财政大权是由李国庆的老婆担任,当然,我们不是说这种夫妻店模式不好,你看潘石屹夫妇不就是琴瑟和鸣嘛,问题是这种模式下如果公司出现问题,谁敢出来指出,谁敢出来监督?

夫妻店的模式导致谁是一家之主谁就是公司的头,人家夫妻俩一拍即合,吵架都是床头吵架床尾和,那么一旦经营管理中出现了错误将无人敢指正,李国庆夫妇股权和投票权一家独大,中小股东根本没可能阻止他俩,要不然2016年当当的私有化也不可能如此顺利。

当年罗永浩的大嘴给公司惹了很多麻烦,虽然他股权独大,但仍被锤子公司公关部门接管了微博管理权,这就是现代化管理制度的优势。而在夫妻档之下,没有归属感的员工根本不敢或不屑指出老板的错误,李国庆和管理团队一次次地犯错,直到原来仅有的优势消失殆尽。夫妻店有着天生的管理缺陷,为现代企业管理制度所摈弃,但当当股东和管理层却一直没有意识到。当当失败的根本原因,最主要就在于夫妻档落后的管理制度。

当当网的运营思路也存在弊端。

有当当网的老员工说当当的物流曾经极度节俭,节俭到把一根铅笔截成几段给员工用,为了节省成本,当当在上市时不但没请媒体捧场,甚至连自己的公关员工都没有舍得带上。

从传统的财务角度上看,当当上市后倒也能算得上成功。运营成本控制得当,营收稳步增长,甚至在亏损成风的电商行业中还能保持着难得的较长期赢利。

但是现代企业发展不再是单打独斗,都在发展自身能力的基础上借助资本的力量,比如和他大打价格战的京东,当年京东要在图书领域干倒当当,刘强东下令五年不盈利,就是烧钱,在一场会议上主持人问李国庆三年后当当和京东谁会更好,李国庆当场讥讽京东活不活得过年去都是问题,结果呢,借助着资本的翅膀一路展示翱翔的京东一路发展至今。

好像当当网从来就没有真正走进过资本圈。

上市后,DCM、IDG、老虎基金陆陆续续清空了所持股份。如今,俞渝和李国庆持股35.9%,投票权83.6%,当当的决策权基本掌握在两人手中。

据说,投资京东的腾讯最开始找到的是当当,几轮谈判过后,谈判人回到腾讯后曾说:李国庆夫妇没有雄心壮志,最终不了了之。后来百度也曾找过当当网,也不了了之,如今看来,腾讯谈判人对当当网的判断并非全无依据,各个方面都被友商全面碾压的当当网,又不愿意借助资本的力量,好像活在上个世纪。

这个世界变化之快,真的是令人眼花缭乱,当当对标的偶像亚马逊从早年的网上书店到网上超级市场,再到如今的高科技互联网企业,企业定位多次调整。之前的小弟京东,也从3C数码自营电商发展成为跨越电商、物流、互联网金融、O2O为一体的综合性互联网企业。

当当的转型不坚决以及决策鲁莽也是世所罕见。

京东把图书的火烧到当当后院的时候,当当也曾想把火烧到京东的后院,作为反制,当当表示也要进入3C领域,并且还大幅降价卖3C产品,iPhone手机一度比港版手机还便宜一千多,但是好像没绷住,后来好多订单直接就没发货。

后来不愿再烧钱的李国庆在2011互联网大会上公开表示:“当当网做3C产品只是权宜之计,若对手放弃当当也会放弃。”甚至还直接在峰会上向京东和亚马逊喊话:“当当图书的地位越来越巩固,希望其他的图书电商后期能够把图书业务卖给当当。”

还没出牌呢,直接把底牌亮给人家,明牌打,这是什么战术?

看不懂。

同样看不懂的还有当当的转型之路。

早在2005年,当当就曾高调宣布要开通C2C平台,以当时江湖地位和实力,当当确有能力与淘宝一较高下,甚至确立电商大佬的地位。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其C2C平台“当当宝”上线没几天就偃旗息鼓被彻底抛弃,当当也因此错过了最好的一个市场机会。

甚至在2011年,当当居然入驻天猫了,是的,你没看错,当当入驻天猫了,曾经被讥讽为“不管天猫地猫能解决假货的就是好猫”的天猫,有人认为是李国庆务实的表现,但对于当当的长远发展来看,这是一招愚蠢无比的昏棋。

除了获得了眼前的少数流量以外,当当此举除了强化天猫的市场地位外毫无所获,更是把自己降格为一个电商卖家,从此之后,当当在中国电商市场的占比便逐年下降,2015年降至1.3%,虽然排名第7看来不算太坏,但与天猫和京东的差距拉开至十数倍,实际已经出局。

当当也曾想过要转型做垂直品类的海淘电商,当事小红书还没出来,内部围绕着如何盈利、能不能盈利、多久能盈利讨论了一年半,结果就不了了之了,然后一批海淘电商爆发了。

当当早期的成功,更多的是复制亚马逊模式的幸运。除了复制他人之外,当当没有自己成功的策略创新,因此面对国内电商市场新形势时,当当往往难有对策以致于上下失守。

在这一点上,李国庆远不如刘强东有远见,京东一直盯着市场领先者不放,先打当当的图书,然后打线下苏宁国美的3C数码,再接着开放第三方平台拼淘宝的服饰家居,现在又把目标盯在大家电、线下超市和生鲜上。每一步都非常明确,瞄准更广阔的市场前景,最终非电商品和第三方平台的迅速发展,帮助京东成为行业巨头。

而当当则是完全错过了之后的历次转型和扩张良机。

说出来都有人不信,曾经有段时间,当当开始砍掉赔钱的自营品类让给商家做服装,正好赶着易迅在北京跟当当争库房。当时李国庆认为:“易迅要跟京东竞争了吗?太好了,快点让易迅把库房拿走,不许争。我有过三个季度,每季度赔一亿美元,很吓人。易迅有钱,让它玩去吧。这是竞争时代,要差异化,头脑要清醒,做生意永远要做利润。”

避免亏损、追求利润,这确实是当当的经营方式。正式基于这个方式,李国庆和俞渝才能在一次又一次拒绝资本之后,有能力获取利润去发展公司。

以上所说的人才选拔、夫妻店、转型速度、战略眼光等可能都是托辞,但是有一点是逃不开的,那就是对用户的态度。

一家企业、一个服务业平台对用户的态度如何,用户是能够直接感受到的,当然,用户也会用脚去投票,可能从目前的发展结果看还有些牵强,我们从实际事项来看。

以阿里巴巴为例,作为一家电商平台,一直秉承的是“客户第一、员工第二、股东第三”的原则,而且也是这么干的,不论阿里巴巴帝国几天建设的多么大,不论是支付宝、余额宝,还是菜鸟物流,阿里巴巴始终是围绕着如何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这条主线来的。

京东更不用说,不惜一切待解,宁可多年不盈利,也要坚持自建物流,别的地方不了解,在北京,你想当天拿到东西,那就是京东自营,没得好选!这就是京东为客户着想、为客户服务的提现。

反观当当,至今为止,毫无改进,购物体验越来越差,其实不是它变差了,它没变,变得是其他竞品,慢慢的它的货品活动优惠不如京东、货品质量不如亚马逊、甚至快递服务都不如淘宝了,偏远地区居然还只发平邮,这丝毫看不出对用户的关怀。

我们现在所知道的当当的口号:“敢作敢当当”,据说深为李国庆所欣赏,但是我们反过来想一下,这句听起来很响亮的口号除了响亮之外还有什么?是体现了送货速度了还是展示了公司售后服务了,是表现了折扣力度大了还是提现了对用户的关爱了?

好像只是一句口号而已。

喊这句口号干嘛呢?

莫名其妙。

横向对比来看,除了内部成本管理优势之外,当当似乎没有拿得出手的核心竞争力。原来自营正品原来算一个,但和京东、亚马逊一比就成了必要生存手段;送货效率远不如京东、亚马逊,甚至也被天猫卖家超越;其售后和服务水平也落后于对手。

也不知道天海投资收购这么一家公司到底是为了什么,似乎就剩一句口号别人家响亮了,其他的,真的看不到现在的当当还剩下点什么优势了。

只剩下英雄迟暮。

还没出正月,没出正月都是年,给当当网拜个晚年吧。

祝当当网晚年幸福!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英雄迟暮当当网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