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我们到底能认识多少?

一、思考的诱因

散列表,动态集合中一种可以采用字典查询方式的数据结构,通过散列表,我们可以在O(1)的时间复杂度内找到某个元素。就和数组一样,比如我们要找第四个元素,那么数组直接就可以返回第四个元素,不需要遍历集合进行查找比对。数组的缺陷就在于对索引的规定是死的,只能是从0、1、2、…、n。但是散列表对索引的规定就没有那么死板了,可以是任意字符串或数字,它都能映射到某个位置,而这个映射过程就是通过散列函数实现的。

散列函数就是将我们实际的用于索引的字符串映射为散列表中的插槽的一种方法。一个好的散列函数应满足简单均匀散列假设:每个关键字都被等可能地散列到插槽中的任何一个,并与其他关键字已散列到哪个插槽位无关。但是,一般我们无法检查这一条件是否成立,因为很少能知道关键字散列所满足的概率分布,而且各个关键字可能并不是完全独立的。

从散列表原理机制中我们可以看出,生活中的很多问题难以解决其最终极的原因在于这个世界是发散的,我们无法到达世界的边缘看清全部事实,然后再返回来得出解决问题的答案。生活中我们也经常能够听到“诡辩”、“抬杠”之类的词语,而这种情况下对问题的争论往往就会被认为是脱离具体实际问题,其实争论的双方都是有理的,而且脱离当下实际并不总是错的。因为我们都知道局部的最优并不能完全保证全局的最优,谁能坚持到最后谁就是胜利的。

二、我们的认知过程

我们认识事物的一般方法,几乎和刚生下来的孩子一样,先按照自己的想法给出一个刺激信号,然后看对方的反应,根据对方的反应再调整下一个刺激信号,经过反复多次的尝试之后,记录总结下了整个互动的全部情况,甚至在多次的练习之后,会将这种记忆转化为一种特殊的机制——本能,它已经被封装为一个模块,不需要经由最高级的指挥控制机构就能独立运作,与外界进行互动。现实世界的互动连锁机制是复杂的,我们在长期的实践过程中不断的尝试和总结,并形成了生理结构的生理机制,以及大脑意识的思维机制,各种机制之间存在着千丝万缕的复杂关系,而且关系的程度有大有小,机制和机制本身的联动会形成更加高层级的机制,而我们的大脑大多数情况下就是负责最复杂最高层机制的运作以及异常情况的处理,异常情况就是面对一些新情况的处理时,我们机制缺失的部分或者薄弱的部分,这也很好地解释了我们在学期的初期为什么会有思维的参与。

“人工智能之父”马文·明斯基在《心智社会》一书中将这种人类大脑比作由无数个“智能体”组装成的层级大脑社会,而上面提高的“机制”就是这种“智能体”,我们能够有着直观感受到的东西就是最顶层的“智能体”——也就是我们自己认为的“意识”。通过后天的不断学习和积累,我们大脑中的“智能体”不断形成和发展,而我们所认为的“意识”也不断从底层被剥离出来,逐渐地与下面脱离,因此在生活中大多数行为活动都由大脑中的中下层“智能体”直接处理,我们“意识”却丝毫没有察觉到,科学家指出这是生物天生一种的“节能”需要,因为思考要消耗太多的能量,并且对于突发情况处理的速度很慢。

三、问题的本因

我们经常会在解决问题时采用逻辑推理和归纳演绎的方法,其实就是将一个问题放到一种发展的时空中去做判断,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目前我们除了这种方法之外,似乎还没有一种更好的更科学的方法,而且事实也证明一般情况下这种方法能取得令人满意的效果,比如蒙特卡洛算法。但是近些年来,时代的快速变革逐渐让人们认识到:历史是多么的有限,经验是多么的匮乏,以及世界是多么的无常。一些教条的经验主义者会认为历史告诉给了我们一切,在一些问题的争论上他们总是会批评对方是在胡思乱想,是在和他们“抬杠”。但是在如今的大多数人们看来,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方法不能抛弃,但是为了应对未来的变化莫测,我们还要投入更多的精力去往前再走一步。

因为世界是开放发散的,所以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在现有的约束条件下以期求得最优解,而解决办法大多数针对的是当下的问题。但是这种办法能否解决未来的问题,能否应对未来的新情况,或者说在未来的一段时期内是否能够解决全部问题?这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无法得到确定的答案,发展远远要超出我们的想像。因此,历史发展的积淀和世界变化莫测要求我们必须不断学习、不断革新,在具体的实践过程中不断创新工作手段和方法,不要总想着创造一种一劳永逸的办法。在我看来:一切的问题都是我们自己创造的,一切的解决问题的办法也是我们创造的。如果我们想着要一劳永逸,除非这个世界停止运转,除非我们停止发展。但是我们已经发现:我们上了一辆无法停止的列车。这也就是我们生活中很多问题的一个本因:

解决历史老问题的本身就是在创造未来的新问题。

因此,我们停不下了,我们只有不断往前走,停下来或者往回走都将把自己逼上绝路……

四、虚无的东西

世界是浩瀚的,历史是渺小的,我们是脆弱的,尽管如此,这并不能反过来否定我们全部努力的意义,因为存在并不能否定存在本身,我们只能够认识存在的,更加准确的说,我们只能够认识部分时空范围内的存在,而那些未存在的只是在当下这个时空不存在而已,我们无法证明一个不存在的存在性,我们只能证明存在的存在,因此就说存在本身只能证明存在本身,此外就没有任何可以被证明的东西了。

无论是人、物或是规律,甚至是一种处在冥冥之中不可描述的东西,我们在认识中都要给它们一个称谓——对象,在我们思考的一开始,我们便将对象定义为一种被思考物,就好像我们观察他们一样,我们早已经区分并区别地对待,也许事情并不总是如此,我们思考本身是否可以思考自己,也就说我们所能够认识的一切都被看作思考本身,而不是一种思考之外的东西。这种思考模式很难不通过训练就可以达到,我们已经被我们熟悉的思维框架所束缚,或者也有生理结构本身框架的束缚。举个例子,比如下面图中的两张桌子哪个大?

我们到底能认识多少?

对于我们已经成熟的视觉系统和认识系统来说,它们都已经很难逃脱原有的立体成像认知框架,因此将自己置身于立体的认知模式中,很难逃离出来?只有当我们除去全部的干扰物(立体影像),我们才可以回到二维平面世界,再来观察一个纯粹的二维问题,我们会发现它们一样大。如下图所示:

我们到底能认识多少?

这就是思维框架带给我们的束缚。因此,我们要想认识思考本身,就必须进行长期的训练,消除我们固有的思维框架。

简单地尝试一下,我们会发现思考本身究竟是什么?大多数人的情况都是:在内心或者脑海中把思维剥离出来,当作一个独立的个体,然后从“远处”观察它。这种尝试是没有任何效果的,无论你怎么想,它和你没有丝毫的交互反应,你仍旧发现不了它,因为你本身就没有将它剥离出来,所以你在内心中所谓剥离出来的东西是一种虚无,是思维框架本能的一种尝试。

五、我们到底能认识多少

也许很多人发现:你学的越多,懂得的也就越少。人生就是一个不断试错的过程,通过不断的试错,逐渐逼近我们想要的生活目标。或者也可以说人生就是一个不断努力的过程,通过不断的努力,逐渐逼近我们想要的生活。人们经常会想生活的意义是什么?这个生活的意义是不是我们口中经常讲的某种意义,而是一种更为普遍的自然意义:

我们生活的意义就是为了更好的活下去,而我们活下去的意义却又是寻找新的生活意义。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我们到底能认识多少?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