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从年薪92元到身家650亿,从卖血为生到"红牛之父"

在《2015年胡润百富榜》上,有位隐形而低调的富豪。他亲手建立华彬帝国,业务横跨体育文化、旅游休闲、功能饮料、国际贸易、房地产及物业管理等诸多领域。他就是华彬集团董事局主席严彬,一个极具传奇色彩的泰籍华人巨富。

提起严彬,很少有人知晓。不过,提起他创立的“红牛”饮料、北京华彬国际大厦、北京沃德兰乐园等,很多人才恍然大悟,原来他就是这些项目的持有者。

从一个落魄异邦靠卖血求生的青年,到富甲一方成为世界最具影响力的华商;从一个下乡插队的知青,到游走于中泰高层的巨贾;这个当初贫困潦倒的穷小子,是如何一步步修炼成身家百亿的“红牛之父”的?

从年薪92元到身家650亿,从卖血为生到"红牛之父"

害怕穷困,不得已到泰国寻出路

1954年,严彬出生于山东一个贫穷的家庭,16岁初中毕业,作为那个年代必须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他来到河南省林县插队。在这个与山西交界的极贫困地区,他干了整整一年,只得了92元钱。这一年里,他没见过几眼白面,天天吃的是红薯。

后来,太害怕穷困了,所以他选择去泰国寻找新的生路。

从年薪92元到身家650亿,从卖血为生到"红牛之父"

初到泰国,身上没钱,没饭吃,严彬曾卖血度日。所以,当找到一个肯收他打工的老板时,老板问他要多少工钱,他的回答很简单:管饭。与严彬一起在唐人街打工的学徒中,还有两个来自昆明的大陆人,他们三人都吃得特别多,而身为北方人的严彬比那两个南方人更能吃。老板娘不高兴了,说:北方佬吃得真多!于是,他只好每顿就吃一碗,然后自己拿工资去买米,煮熟后用酱油拌着吃。

打工期间,严彬特别勤快。别的学徒都是睡到8点钟才磨磨蹭蹭起床,而他5点钟就起来打扫院子,做好工前的准备工作。结果,不到两个月,他就被老板任命为经理。

正是因为这种常人做不到的毅力和坚持,严彬经过多年打拼,终于在30而立之时,于泰国创办了华彬集团,主要经营物业、旅游、国际贸易等业务。后来逐渐成为当地华侨中非常有实力的企业。

第一桶金来自房地产

严彬说:“每个成功人士的第一桶金都是最艰苦的,我真正的第一桶金是来自于1989年的房地产,那一次的房地产赚了那一栋楼,现在这个大楼还在曼谷的市中心,虽然装修老一点,但是历史的见证。”

泰国曼谷的华彬大厦位于曼谷市中心素坤逸路6巷,商业地理位置相当于北京的西单,共有两幢大楼,租住着300余户公司。大厦左边8米处是五星级的索菲特酒店,右边10米处是四星级的王朝酒店,后面5米处是准五星级国际公寓奥米尼大厦,前面则是一座铁门紧闭的城堡式富豪私家花园别墅。

在大厦方圆200米的范围内,还分布着著名的万豪酒店和喜来登酒店等。与这些建筑相比,华彬大厦在泰国房地产界的档次并不高:房屋老化、设施陈旧、保安不严……但就在这座大厦内,严彬设立了曼谷的主体办事机构,包括红牛维他命饮料泰国有限公司、华彬公寓管理公司等机构。

豪赌“胡子工程”,市场敏感靠悟性

能够获得成功的人,往往骨子里都有着冒险精神,严彬虽然低调,然而他的每一次投资,都是一场豪赌,虽然这赌局经过了缜密规划。

1995年对于华彬来说是有着突破意义的年。也就是在这一年,他在北京买下了当时的一座烂尾楼,后来将其开发成北京CBD的顶级商务楼华彬国际大厦。

当时华彬大厦拖了12年之久,是个“胡子工程”,也是没人敢接的烫手山芋。当时严彬找一位商业银行行长贷款,这位行长不无揶揄的说:“这楼在长安街旁立了12年了,谁要是还能把它建起来,我就从楼上跳下去。”加之当时中国还未实行房改,房地产市场还无从说市场化、商品化,其运作复杂程度可想而知。

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严彬却赌赢了。如今这里经常能看见各国政要、大公司董事长和名人出入。大厦门口也常年摆放着宾利和劳斯莱斯这样的高档车。泰国驻华使馆也曾位于大厦内。

从年薪92元到身家650亿,从卖血为生到"红牛之父"

市场敏感这个东西,严彬有着自己的理解,他说:“市场敏感书里是没有的,关键是你是不是注意这个东西,是不是很冷静地去看待市场,企业到了一定程度,市场是第一位的。你不会做市场,不会看到你自己的消费人群,不会找出自己的市场空间,什么都是假的。”

严彬补充道:“1997年成功应对亚洲金融风暴就是例证。这点可以不惭愧地说,很多人都佩服我。从中国大陆来到泰国的人,能在金融风暴的前半年就把财产变成现金全调回大陆了,不敢想象呀。其他的企业都是拿美金在投,而且当时国家币值贬值近两倍,我反而是在赚钱,泰国的金融界提起这一点,都冲我伸大拇指。泰国华人也好,泰国企业也好,都没有这个敏锐度。这个还是要靠悟性。我每天晚睡早起,看很多报纸,中文的、英文的,动脑筋去琢磨。”

当然,严彬的投资并非总是一帆风顺,也曾遭过重大挫折。1994年的时候,华彬集团向昌平南口镇承租1000多亩土地,兴建沃德兰乐园,该乐园建成将成亚洲第一大的乐园。然而该项目最终却因未曾公开的原因而夭折,成为亚洲最大烂尾楼,随着2013年开始拆除,曾经的童话也终于梦碎,也成为严彬永远的痛。

耗费两亿做推广,“红牛”红遍中国

红牛功能饮料诞生在泰国,至今已有40多年的历史。发明这种饮料之初,正是泰国经济开始起步的阶段,这种以各种营养成分巧妙配合,能够提神醒脑、补充体力、口感好的饮料,很快就博得了人们的喜爱。经过长期不懈的辛勤耕耘,红牛先后在东南亚、中欧、澳大利亚等地逐步扎根,并且向四周各个国家和地区覆盖,不断扩大市场,目前已经成为行销1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著名品牌。在世界功能饮料行业中,“红牛”以销售总量和进入国家(地区)最多而闻名。其中,仅仅在泰国一地,年销售量就达到了10亿罐(瓶)。

1995年,严彬开始回国投资。当时他看到了中国市场的巨大潜力和“红牛”饮料对社会人群的意义,遂将“红牛”引进中国,在深圳特区成立了中外合资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因此,严彬也被称为红牛进入中国的牵牛人。

据知情人士透露,当年红牛进入中国市场时,卫生部曾就功能饮料的试验、审批等程序专门到国外进行了一段时期的考察。后来,经过卫生部审批,“红牛”才得以进入中国。由于当时中国还没有能量饮料的概念,因此有关部门将红牛饮料定义为特殊用途饮料。

从年薪92元到身家650亿,从卖血为生到"红牛之父"

当年“红牛”进入中国市场时,中国还没有能量饮料的概念,因此有关部门将“红牛”饮料定义为“特殊用途饮料”。红牛作为一个高价位、具有鲜明功能性的产品,第一年仅市场推广就耗费了两亿人民币。初期可以说走得很艰难,第二年后“红牛”才真正红遍大江南北。“累了困了喝红牛”的广告语被亿万消费者所熟知。

1998年10月,红牛建立北京生产基地,并将总部设立在北京,注册资金1亿元人民币,是当时北京市最大的中外合资饮料企业之一。

严彬说:“企业到了一定程度,市场是第一位的。你不会做市场,不会看到你自己的消费人群,不会找出自己的市场空间,什么都是假的。”

后来,红牛成了全国声援申奥活动的著名企业之一,并举办了各种活动支持体育事业。当时红牛的口号是:为在改革开放中自强不息、蒸蒸日上的中国人民添力加劲。截止目前,红牛饮料仍占据着中国功能性饮料很大的市场份额。

站着睡觉的工作狂,用人不拘一格

有些公司为上市心机用尽,有些行业翘楚却坚持不上市,如华为、娃哈哈等,严彬和任正非、宗庆后一样,也拒绝上市。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严彬曾表示,“企业责任更多,有些人辛辛苦苦攒了一点钱,别去玩股票,好好干点实业的事都好。”

严彬是名副其实的工作狂人。在2012年接受采访时严彬称自己是站着睡觉的,“我5点就起来,早起脑子才清楚,我属马的,马睡觉是站着睡”。“一年在全世界已飞了1300多个小时,共117天在飞机上,1分钟的成本是人民币40万。”而当年在建华彬国际大厦时,他一天能上下往返20次,检查每一层,看为什么出问题。

严彬用人不拘一格,好启用年轻人,往往能收到奇效。他认为“年轻经理人有朝气、视野广泛、善于学习,观察敏锐透彻、想象丰富新奇、勇于弃旧图新、善于随机应变”。

2003年,严彬决定任用当时年方33岁的方伟忠接任红牛中国区执行总裁,另一大将郭杰原本只是福建地区的一个代理商,也是偶然被严彬发现,就一步步提携成左膀右臂。而两人此后在华彬的表现也着实不同凡响。

为人低调,淡看繁华

经过20多年的时间,严彬已经使华彬集团成长为一个集体育文化产业、旅游休闲度假、功能饮料、国际贸易、房地产及物业经营管理、矿产资源等多种产业的跨国投资集团公司。该集团在新加坡、加拿大、美国、英国、德国、瑞士等国都设立了分支机构。

将华彬集团做成这样一个庞大的企业,严彬本人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呢?在他低调行事风格的影响下,外界自然了解不多。据一位曾经在其集团内工作的员工透露,严彬的性格比较“强势”,多数时间喜欢住在华彬庄园的别墅内。

就连他的总裁郭杰讲述自己老板的经历时,言语间也会非常谨慎,谈到严彬的一些经历和背景,也总是轻描淡写一带而过。尽管严彬也有自己的博客,但除了对其“红牛”饮料发展策略的分析外,并无个人情况的介绍。

即便拥有巨大的财富,严彬仍然低调。其实只要他想,一个电话就可以去美国打高尔夫,法国农庄品红酒,韩国济州岛垂钓。但在严彬眼里,坐奢华的宾利、高档的私人飞机,和坐70年代的自行车无异,并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

有这样的胸襟,又有过人的气魄和才能,我们相信,严彬和他的华彬国际的故事将会继续演绎精彩……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从年薪92元到身家650亿,从卖血为生到"红牛之父"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