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清明节档,已成毒药的惊悚片市场,是逃离还是坚守?

作者:胡昕

来源:娱乐资本论(yulezibenlun)

娱乐资本论官网: www.ylzbl.com

《笔仙撞碟仙》、《碟仙》、《别开门》……根据小娱不完全统计,今年清明节前后,大概有8部惊悚片排队登录院线。

清明节档,已成毒药的惊悚片市场,是逃离还是坚守?

与此同时,我们也发现,在中国电影市场总票房超过400亿时,国产惊悚片票房却从2012年的5.7亿降至去年2.02亿。一些小成本制作方批量生产的低水准恐怖片,甚至造成了观众对惊悚类型电影集体的不信任。

不过,据小娱观察,从《笔仙1》开始到《京城81号》,中成本(2000万到4000万)投资的“商业惊悚片”正在兴起。它们与无投资、无明星、无亮点的“三无鬼片”之间形成了一道分水岭。

这些新兴的商业片从内容生产到演员阵容都向大片看起,同时结合了惊悚类型的特质进行营销。他们会在这个清明节掀起新一轮惊悚热吗?

“三无鬼片”把市场彻底玩坏了?

从2011年《B区32号》以8万元成本博得1491万票房开始,小成本惊悚片就踏上了一条简单粗暴的生长之路,并在2012年达到了一个小高潮:国产惊悚片占据当年总票房的6.89%。但此后,“三无鬼片”不断涌入,《十二星座离奇事件》、《午夜微博》、《蝙蝠别墅》……粗制滥造的影片质量一次次挑战观众底线。去年,中国电影市场创造了一个440亿的大蛋糕,国产惊悚片上映数量达到破纪录的31部,票房却只分得0.46%……

清明节档,已成毒药的惊悚片市场,是逃离还是坚守?

细数一下近两年的惊悚片单,《笔仙》系列走火之后,拍摄“笔仙”这一题材的有10部,“碟仙”的有9部……为什么在一个惊悚IP火了之后,有如此多“蹭IP”的影片出现呢?

有业内人士给小娱算了一笔账,找栋老房子,带上“DV式”的设备和几个会尖叫的女孩子,两周花300万元就能诞生一部“鬼片子”,再花200万元宣发,上映后票房达到1500万就可以盈利200万,而小公司一年能够拍2、3部,结果就是很多没有经验又图快钱的公司制作出的低水准惊悚片玩坏了市场。

爱奇艺影业发行总经理南飞说:“这些惊悚片倒不如说是惊吓片,只在声音和视觉上忽然来一个冲击力,观众得不到任何东西。”

商业惊悚片的票房从哪里来?

在三无鬼片盛行的同时,一批新的商业惊悚片正在崛起。

从2012年开始,成本才2000万的惊悚片《笔仙1》收获近6000万票房开始,此后,每年一部,《笔仙》系列3部总票房超过2亿;直到2014年投资4000万左右的《京城81号》拿下4.1亿的票房,达到了一个小巅峰。

清明节档,已成毒药的惊悚片市场,是逃离还是坚守?

这些商业惊悚片用2000万到4000万的制作成本打破了“惊悚片等于低成本”的偏见,为了匹配高质的银幕效果,在置景、服化道、特效或者3D 上都加大投入。

“几年前那种银幕泛滥的三无惊悚片是几乎不会投了,虽然当下已经是400亿级别市场了,但如果没有好卖相的影片,出现‘以小博大’的几率已经很小了。中上成本的影片,往往会在安全线内做文章。”恒业宣传副总监廖文斌说道。

在加大投入的背景下,原本就“小打小闹”的惊悚片,如何获取高票房呢?

其实,和大制作的商业片一样,商业惊悚片还喜欢借助其他领域的IP热度。《张震讲故事》的粉丝基础是收听“张震有声恐怖节目”观众;恒业买下小说《朝内81号》后,把电影内容植入进了关于朝内81号的民间传说,今年恒业影视还要开始玩二次元IP,跟“有妖气”合作同名漫画改编的恐怖电影《黑瞳》。

清明节档,已成毒药的惊悚片市场,是逃离还是坚守?

除了借助其他IP热度之外,对档期的选择也会对惊悚片票房带来很大影响。廖文斌告诉小娱“惊悚片并不是主流类型片,观众群体有限,因此对档期的要求要比其他类型的商业影片相对苛刻。”

所以,去年的《张震讲故事》一样有明星IP和粉丝基础,投资人任泉和李冰冰还在微信朋友圈向1亿用户派发了观影红包,直接号召粉丝一起去看电影,但为什么上映一周后,票房就卡在2000万就不动弹了呢?同期上映的《捉妖记》和《大圣归来》应该就是原因之一。

小成本惊悚片又该怎么险中求生?

《恐怖将映》制片人周亚平表示“惊悚片市场已经陷入了一个怪圈,现在票房上不去,片方就一直往下压低成本,越来越差的质量导致恶性循环,题材的限制是可以合理规避的,观众现在认为恐怖片是一个烂品种,把一些好的作品也埋汰了。”

那么,作为小成本的惊悚片,应该如何找到自己的生存位置呢?

2014年收入2000万的国产《食人虫》,虽然特效不吸引人,但是成功打出了一张“怪兽灾难故事”牌;去年《封门诡影》则开发出师生虐恋的新玩法,拿下年度惊悚片最高票房。“未必所有题材的惊悚片都需要在视觉、演员上砸重金,故事、节奏和场景氛围营造始终是惊悚片最核心和最吸引人的地方,有野心的小成本惊悚片要找可以突破的点,增加影片本身的卖相。”廖文斌说道。

清明节档,已成毒药的惊悚片市场,是逃离还是坚守?

除了在内容上做出改变之外,其实,小成本惊悚片也可以通过IP的转化开发赚钱。廖文斌向小娱表示:“小成本惊悚片未必非要挤上大银幕去以卵击石,如果这个项目具备开发成网剧、网络大电影、电视剧、游戏、衍生品或实景娱乐其中这些资质的话,即使体量不大也是非常愿意去孵化它。”

比如,《恐怖将映》在上映的同时还在网络发行主题曲mv《血娃娃》,而是作为独立产品放进ktv以获得音乐版权。

在南飞看来,目前惊悚片的市场表现参差不齐,但未来会有更多的花样玩法。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三无鬼片”应该再也无法敷衍观众。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清明节档,已成毒药的惊悚片市场,是逃离还是坚守?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