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乐视影业发布2016年新片计划

作者:佚名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1905电影网 艺恩网 新浪 全景网    发布时间:2015/12/30 9:27:49

【流媒体网】摘要:乐视影业还宣布乐视会员总数突破1220万,乐视在今年前三季度的付费收入已经超过了18亿,会员收入目前已经成为乐视生态业务最重要的支持,而明年乐视将继续在会员业务上发力,乐视2016会员品牌将升级为面向家庭的“超级影视会员”与面向年轻人的“乐次元影视会员”。

乐视影业发布2016年新片计划

发布会现场

12月29日,乐视影业在京发布了2016年新片计划,宣布将推出40部大电影和30部以上的网剧。乐视影业CEO张昭,副总裁陈肃、黄紫燕等出席了发布会,贾乃亮、李小璐、甜馨一家三口也到场助阵。

此次公布的新片项目中,张艺谋的全球化大片《长城》,蔡康永执导、小S主演的《吃吃的爱》,热门IP改编的3D大电影《盗墓笔记》,郭敬明的特效魔幻新片《爵迹》,以及高晓松监制的《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都颇为引人注目。此外,乐视还将启动《凡人修仙传》、《仙逆》等超级网剧+大电影的联动打造计划。

与此同时,乐视影业还宣布乐视会员总数突破1220万,乐视在今年前三季度的付费收入已经超过了18亿,会员收入目前已经成为乐视生态业务最重要的支持,而明年乐视将继续在会员业务上发力,乐视2016会员品牌将升级为面向家庭的“超级影视会员”与面向年轻人的“乐次元影视会员”。

互联网生态服务升级 张昭:感谢BAT让我不再是孤独的呐喊者

2015年3月,李克强总理在《2015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制定“互联网+”行动计划,推动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与现代制造业结合,促进电子商务、工业互联网和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引导互联网企业拓展国际市场。在电影产业方面,互联网的入侵也带来了全新的平台化思维,为电影融资、项目筹备、在线票务、网络营销等环节提供了更多可能。在互联网思维的道路上,张昭算是走在前面的先驱者,他率先提出了“网生代”的概念,一度成为业内讨论的焦点。

“从2014年8月阿里影业宣告成立,2015年1月百度影业宣告成立,2015年9月腾讯影业宣告成立。BAT的进入意味着中国的影视产业正式进入了互联网+的时代。”张昭坦言,BAT的大举进军电影业,让乐视这家做电影的互联网公司倍感压力:“BAT没有一个是好惹的,但我更多的是欣慰。感谢BAT为我的理念背书。以前我是一个孤独的呐喊者,处于无人应答的状态,现在大家都认同我的理念了。”

当天的发布会主题叫做“不服不行”,其中的“服”指的不是“服气”,而是“服务”。张昭认为,互联网生态最终的目的就是为观众提供服务,“我经常说我是互联网的信徒,因为我相信互联网能够为中国的观众带来最好的服务,我们相信我们的影视创作者和从业人员是为观众服务的。”发布会上,乐视也提出了“一云七屏”、“互联网无限货架”、“内容+体验+服务的会员3.0模式”等概念,另据透露,当前乐视的会员订阅人数已经突破了1220万,同时,乐视的前三季度的付费收入突破了18亿。

40部新片发起“霸幕”运动 《长城》开启中国电影全球化

根据乐视影业副总裁黄紫燕的说法,乐视在2016年将要推出的40部新片,要形成一个涵盖各个观众全体的“霸幕”局势。调查数据显示,全国3-12岁的儿童有1.9亿,乐视影业为他们准备了动画电影《熊出没:熊心归来》,该片已经制作完成,将于2016年1月16日上映;针对2.27亿15-24岁的青少年观众,乐视影业推出了《二十八岁未成年》、《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高跟鞋先生》、《极品模王》、《校花的贴身高手》等电影项目;针对25-35岁更有消费力的观众,乐视准备了《心理罪》、《爵迹》、《长城》、《吃吃的爱》、《盗墓笔记》等适合他们喜好的电影。除此而外,乐视影业还为有文艺情怀的观众准备了张扬导演的两部新片《皮绳上的魂》、《冈仁波齐》;也为喜欢视听效果的观众提供了《机械师2》、《世纪罪犯》、《神战.权力之眼》这样的好莱坞巨制。

在40部电影中,郭敬明导演的《爵迹》因为群星云集而备受关注。“康熙来了”主持人蔡康永的导演处女作《吃吃的爱》同样具有吸引力。据悉,《吃吃的爱》将由蔡康永兼任编剧和导演,小S担任女主角。而张艺谋的新片《长城》更是被乐视成为中国影史上最大的一次豪赌,影片投资1.5亿美金,汇集了马特·达蒙、刘德华等众多中外巨星,被称为中国电影全球化的里程碑。

黄紫燕认为,全球化与国际化是不同的两个概念,后者是让中国电影走出去,而前者则是让中国成为这个全球化产品的引领者:“不是说中国人傻有钱,砸美国人,它代表了中国电影全球化的一个里程碑,因为它是中国的题材,是好莱坞的制作,是英语的电影,收的是全球电影观众的银子。未来乐视影业也有以《长城》为先导的13部作品,全部是中国题材,美国人打工,拍的英语电影,赚的是全球的银子。”其中,《八仙降魔》源于八仙过海的经典故事,《七星圣战》则将以科幻形式演绎《水浒传》中的部分人物故事,《万王之王》则是关于上古传说中黄帝与蚩尤的大战,还有讲述古老神话人物夸父的《追日》,以及奇幻版的《牡丹亭》等等。

乐视影业发布2016年新片计划

30余部自制剧开启霸屏时代 超级战略与Y-Pro战略共同启动

发布会上,乐视影业还发布了2016年自制内容方面的两项重要战略,即超级IP战略和Y-Pro战略。超级IP战略包括:仙侠魔幻类的《凡人修仙传》,《仙逆》,《阳神》,《魔天记》,《求魔》、《无字天书》,盗墓秘术类的《茅山后裔》,《我在新郑当守陵人》,悬疑推理类的《尸语者》,《民调局异闻录》,《异现场调查科》以及搞笑穿越类的《午门囧事》等。

乐视生态自制剧提出了专为年轻一代而生的Y-Pro战略,同时发布系列青春IP:《公主贵性》、《极品模王》、《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黑白无双》、《那一场呼啸而过的青春》、《最美不过初相见》以及《策天阙》、《神偷俏王妃》、《拐个皇帝回现代2》、《绝命卦师》、《全世爱》、《我叫郝聪明2》、《28岁未成年》、《女总裁的贴身高手》、《看上了你不解释》、《毕业那天我们一起失恋》、《推理笔记》等。

乐视影业发布2016年新片计划

付费会员总数已超1220万 深耕粉丝服务

此次发布会上,乐视会员同时发布了2016年会员战略。乐视方面公布数据显示,乐视付费会员总数已经超过1220万,2015年前三季度收入超过18亿元。资深业内人士认为,这一数据已经在业界处于领先地位,证明乐视的会员服务模式代表着产业的发展方向。

2016年,乐视会员将升级,推出超级影视会员和乐次元影视会员两大细分品牌,通过“内容+体验+服务”的组合,全面满足用户对内容、品质和温度的需求。本次发布会上,乐视会员限量发布了售价为50万元的白金会员卡和售价为490元、包含价值4990元重磅服务的超级影视会员礼包,这一礼包将在12月30日展开抢购。

乐视影业首席运营官李凯指出,乐视影业将推出以服务为内核的运营模式,将线上乐视会员与影院会员进行会员联名合作,将乐视优质的生态影视内容、娱乐内容在影院以会员厅的方式落地,并为联名会员创造场景服务,如联名会员将免费观看乐视电影,同时还将获得超前影院点映、明星见面会优先参与等权益。同时,乐视与影院将共同打造联名会员厅,实现线上线下会员权益共享,乐视电影优先路演权,乐视生态内容免费在影院播放、LePar生态硬件体验等。

乐视影业CEO张昭认为,乐视将引领影视产业将进入全终端、全视频融合的“互联网生态+影视”时代。传统电影产业的核心是“注意力经济”,随着电影产业进入“互联网+”时代,用户比流量更重要,产业将走向一种新的评价体系:参与度经济。它将致力于向用户提供参与感、仪式感、流行感和温暖感。

在李凯看来,通过线上与线下服务的打通,推动影院从有限货架市场走向无限货架市场,让用户能体验线上线下打通的场景模式。乐视提出的以服务为内核的模式,将会带来从单一内容营销到场景服务的一次变革,同时由联名会员升级为会员联名的模式也有望改变市场格局。

乐视网购乐视影业准备工作未完成延期复牌

乐视网周二公告称,公司本次收购乐视影业股权的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相关准备工作尚未全部完成,重组方案的相关内容仍需要进一步商讨、论证和完善。公司股票将延期复牌。

乐视网预计,将于2016年1月31日前披露该次重大资产重组预案或报告书,并按照重大资产重组流程经深圳证券交易所审核后复牌。

因筹划该次收购,公司股票自12月7日开市起停牌。

张昭:并入乐视网估值会胜过独立上市

马云、王健林…内地前十大富豪,有八个在玩电影。资本扎堆催生中国电影产业爆发,从零开始的乐视影业,成立仅四年就已位列中国五大民营电影公司。

当年,作为光线影业联合创始人及总裁,张昭在其如日中天即将上市之际,却转身加盟当时的小不点乐视,从头创业。他的选择可谓罕见,他的成功有口皆碑。

在乐视影业注入乐视网进入倒计时之际,记者对话乐视影业CEO张昭,解读乐视影业并入乐视网之后的商业价值,乐视影业将承担怎样的责任与风险,张昭对于乐视影业未来的发展宏图。

能否独立上市不重要

张昭从小热爱文学和戏剧,但是父母都是科技工作者,在父母的影响下,他本科时报考了复旦大学信息科学系,但“贼心不死”的他不愿意屈服,硕士时期退而求其次选择了与文学搭点边的哲学系。

前往美国留学后,他当机立断放弃哲学专业,投身电影制作,一了夙愿。在美国学习多年后,张昭回国,并先后进入上影集团、视点传播,并创建了光线影业。

2010年,光线影业出品并发行了十几部商业电影,正如日中天准备上市。彼时张昭作出了完全不被人理解的选择:作为联合创始人、总裁的他,在公司即将上市之前离开,加盟了当时刚刚上市不久市值仅40余亿元的乐视网。这些年,乐视影业发起多轮融资谋划上市,但最终被确认将注入上市公司乐视网。

记者:你曾在多个场合表达过乐视影业独立上市的野心,乐视影业独立上市之梦终止,你会遗憾吗?

张昭:是否能独立上市,这个太不重要了。

对我来讲,最重要的是坚持做产业的愿景。在接下来5到10年时间,中国的影视公司将有可能在全球占据重要地位,未来借助乐视整个大生态,我们有机会跟好莱坞的大公司在全球市场上掰掰手腕,这对我的诱惑太大了。你说这个东西重要,还是一个电影公司独立上市重要?

记者:那你之前在光线影业没有这样的机会吗?当时你是光线传媒总裁,而且光线即将上市,你却毫不犹豫离开了。

张昭:其实我当时离开光线到乐视大家觉得我疯了。乐视上市之初的总市值才40多亿,现在已经超过了一千亿,增长了20多倍。

虽然光线影业现在也做的很好,市值也很高。但我总习惯看一个事儿看五年、十年,2010年下半年我强烈感觉到,虽然电影市场挺蓬勃,但互联网公司太厉害了,电影行业不跟互联网结合的话会有大危机。当时我可能是太焦虑了。好莱坞对中国市场虎视眈眈,一旦进军中国,他们的武器是庞大的资本和成熟的电影工业体系,我们怎么生存?中国年轻一代的创作者们,他们的未来在哪里?我得找到方法。

记者:你是什么时候考虑加盟乐视的?你从光线来到乐视,又从零起步,贾跃亭用哪点说服了你?

张昭:大家一拍即合吧。朋友介绍我们认识的,私下聊天,聊到未来和互联网产业的结合的可能性,觉得很有意思。贾总这个人很有眼光,很有愿景很有魄力。我是传统电影产业的,但我一直强调互联网化,半年后,我们又开始他也说有机会做一家互联网电影公司,所以我跟他有了共鸣点。2011年年初,我们就开始具体聊怎么做。当时我在光线推出“地网模式”,把原来电影发行的B2B模式,逐渐改变成B+B2C,过去是电影拍完就结束了,但“地网模式”后,影片可以直接接触观众。贾总还是很认可的,明白这是一个重要的商业模式。现在乐视影业开始几年走这么快,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们开始就建拥有强大的地网。大家彼此欣赏,想的都一样就做了。

记者:并入乐视网会对乐视影业产生哪些实质影响?资本市场目前对并入后乐视影业的估值如何,你本人有多大的期望值?

张昭:我觉得乐视影业并入乐视网,也就是融入大视频时代要比独立上市的前景和估值好得多。

中国电影产业最大的焦虑是如何解决互联网化和全球化这两个问题,乐视影业的内容要走出去,没有发行和渠道怎么出去,现在渠道全掌握在好莱坞手里。但以后乐视影业可以利用乐视网的渠道和端口,通过更多细分的服务,实现规模化,实现影视内容的场景化分发,不同场景可以带来新的消费服务。这也是为什么,乐视在香港开公司,在美国开公司,要把电视和手机卖到海外去。

我以前只是尝试互联网+影视,但现在,我看到了互联网生态+影视的前景。如果梦想实现了,未来乐视影业的价值一定比都市上市低吗?

我觉得是一种产业理想,而不是资本市场的股票到底现在值多少钱。我们做内容的,能够为这样的产业布局,加上全球化模式,这一辈子要有机会试试这样的事儿就值了。

针对90后市场的作品要超过50%

乐视影业成立之初,张昭就立下目标,乐视影业要成为中国最大的电影公司之一。起步之初,乐视影业并没有过于突出的表现,但张昭率领乐视影业奋起直追,四年后,已是中国电影市场的第一集团军。

记者:你之前透露说乐视影业一直是盈利状态,公司目前的业绩情况如何?收入结构是什么样的?目前乐视影业收入主要还是电影投资、发行收入,未来如何提高非票房收入?

张昭:目前大概是三七分,七成收入是票房,我想三年以内票房收入占比应该不到50%,这才是非传统的电影公司。线上收入就不是票房,是付费的收入、衍生的收入,内容扩展不仅是电影还可以是多种影视视频,是多屏的收入。很快乐视影业的收入结构会有变化,非电影票房的收入、衍生品的收入、服务收入结构会增加。你融入大视频产业后,电影的线上服务收费会大幅度地提高。我们现在有了大屏幕,又是TCL多媒体的第二大股东,线上会员的量也会很快增加。

记者:近年来乐视出品了不少高票房作品,《小时代》、《何以笙箫默》等,给乐视带来了巨大的利润回报。但是包括豆瓣、格瓦拉等平台对部分电影的评分很低,被骂是“烂片”。你认可这种评价吗?

张昭:我有个导演朋友,他儿子看《小时代》看了不下五遍,这位朋友很生气,就来质问我:“你为什么会拍这样的电影?”我能理解,很多人觉得《小时代》三观不正。但是,回忆一下,我们这一代人年轻的时候也看过很多被成年人认为三观不正的影片,什么时候,当我们拥有社会话语权了,就开始干预下一代孩子们的想法了?

乐视这几年走过来的路,就是坚持让我们的电影为相对精准的观众服务,而不是追求泛众的票房。这就是我们的逻辑。互联网的思维核心是用户思维,用户思维不是为天下所有的用户,绝对不是这样的。

在我们的商业体系中,粉丝电影是非常重要的。比起被骂烂片,我更在意的是,我的精准用户是不是满意。如果《小时代》的粉丝也骂《小时代》,那我会觉得我没做好。但如果不是《小时代》的粉丝骂我,那我不介意。也有很多年轻人不喜欢张艺谋导演的《归来》,但这本来就不是拍给他们看的,是拍给那些有同样经历的人看的。大家都在追求单个影片票房20亿,有是最好,但真不是我们追求的。我在乎的是我本来设定的目标观众,我们有没有让他们说好。传统电影行业的很多观念是不够服务化的,太多年来,以电影制作水准为标准,而不是以用户为标准。互联网对电影产业的真正改变是让电影更加服务化,但这不是说电影就制作水准、不要灵魂,不要文化追求,不要价值观。

记者:那拍什么样子的片子,你会绝对放权给你的员工和你的导演吗?

张昭:我争取少插嘴。电影行业有些老化了。过去的四年,我一直在做教练,教年轻人怎么选剧本,怎么营销,现在,我的任务就变成了搭舞台的人,让年轻人唱戏。因为这些年轻人成了真正了解主力观众的人,我已经不掌握观众了,他们是平台的主人,我的工作是把这个平台搭得更大。我对我的团队说,2017年开始,针对90后市场的影视作品必须超过50%,他们是我们未来要依赖和生存的,要学会为他们服务,我的团队也必须年轻化,因为只有年轻人最懂自己要什么,我们最年轻的副总裁才30岁。我们的市场部也是细分年龄段的,《熊出没》是妈妈们在做,《小时代》是90后们在做,白领的电影就让白领来做。

记者:你的这种想法和模式,在行业内有共鸣吗?

张昭:这个说法其实大家都是明白的,我觉得电影行业都承认,电影要拍给观众看的,只不过乐视的做法更加精准,更加细分化。当这个行业享受到分众化的好处以后就会慢慢转变了。

我鼓励和我合作的导演们用更精准的定位来拍给特定的用户看,千万不要杂念太多,担心这个用户不喜欢,担心那个群体不喜欢。这是杂念。创作和市场是可以有共同的原点的,在分众这个原点上,创作者和投资人的利益统一了,一旦受众明确了,反而给创作者更大空间发挥自己的才华。

记者:包括张艺谋、陆川这些导演们也认同你的做法吗?

张昭:我在跟他们沟通,大家都接受这个事儿,但创作上会有一个逐渐适应的过程。

记者:你是学电影制作出身,对你来说,你有没有制作经典电影的心愿?

张昭:很多人跟我聊经典的事儿,问题的关键是,在互联网时代,大家都是分众的,不同的用户有不同的经典,经典不是由电影行业来定的,是由用户来定的。这是很重要的。

经典和时间也有关系,它要沉淀下来,不是说我要拍一部经典电影就变成了经典,反而是要大量地拍,越多越好,,互联网对电影产业最大的贡献就是让创造力极大地释放。互联网是无限货架,让郭敬明、大鹏这些人脱颖而出,互联网为创作者提供了很大创新的可能性,每个人都可以变成导演,越个性越好。电影的质量应该由用户来判断。

中国电影的王牌是根植于互联网原住民

张昭看过太多因为一部电影拖垮一家公司的案例,也看过太多青年导演的痛苦,他十分坚定电影应该商业化的决心。电影产业一定要形成可持续的体系,如果没有整个产业体系,电影公司经不起任何风险,一部失败的电影就能让一家企业倒闭,一部电影的票房可以决定一家公司的股价,这太没有韧性。电影公司要多元化,不能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为了提高乐视的抗风险能力,张昭进入乐视影业后,曾花费了大量时间和精力,加大对发行渠道和营销的投入,希望加固加高乐视影业的市场地基。多年来,张昭戏称,他一直在耍着市场的独臂刀。四年过去了,独臂刀耍得够溜了,张昭松一口气,开始松绑科班出身的另一支手臂,开练双臂刀,提高原创的内容质量。

记者:2017年进口电影限制取消,中国电影市场将迎来新一轮的进口影片配额的开放,更多好莱坞电影要冲进中国了,你们怎么守住中国的市场?分众能解决这个问题吗?

张昭:一是互联网化了,我有《小时代》我不怕你,因为我更精准了,但好莱坞是泛众的;第二,我的服务水平比你好。《小时代》上映的时候经常跟好莱坞大片一块上,把他们的排场给拉下来了。至少我们可以跟它在中国同时放映。

另外,扎根中国,这是本土电影的基础。乐视影业是根植于互联网原住民的。

记者:从成立后的几年,乐视影业一直拼命发力发行渠道和营销,当时为什么这么考虑?

张昭:过去几年为了建设一个长远的市场体系,我们不应该分散精力,要把主要的力量放在市场体系里。另外追求多做电影的能力,规模化才能降低风险。

因此,我们开始练独臂刀,先把科班出身的内容之手绑起来,但我们的研发也没有停止。我们得先把用户搞清楚,很多事情都是在为内容的爆发做准备。等市场体系建到一定的程度,研发也都差不多了。一定不要挑容易的事儿做,要先挑难的事儿,把容易的事儿放在后面。一旦你走出来,你的价值就会很大。这也是一种商业的方式,你走新的路,投资人会跟着你,你走人家走过的路,追求未来价值的投资人为什么要跟着你?

记者:后来你又开始耍双臂刀,在提升原创内容方面,你有哪些具体的措施和手段?毕竟质量的提升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实现的。

张昭:怎么去提高中国电影传统的质量问题,这是我们接下来几年要花时间去做的。电影故事、叙事功力和表演,新一代导演都差得很远。未来几年,我们逐渐把一些有经验的导演和新导演融合起来,这可能是提高电影质量很重要的环节。把年轻的创作力量和成熟的创作力量放在一起让他们更多学习、借鉴。除了导演,技术是个更重要的事儿。从乐视来讲,未来几年更重要的是把电影的技术做起来,让年轻的导演有机会去赶上世界电影制作的潮流,未来就会有很大的改变。

记者:乐视出品的《九层妖塔》,可能代表了中国电影目前较高的技术水平。这方面,你觉得中国电影与好莱坞电影的差距有多远?

张昭:我觉得不是技术的差距,是体系的差距。整个电影制作技术体系,不是一两个电影拿来好莱坞技术能够改变的,需要逐渐地建设。

我还在美国的时候,大概1995年,当时我在纽约看了陈凯歌的《霸王别姬》,整个影院空荡荡的,没几个人来看,看完我就哭了,我这辈子没流过几次泪。我至今记得张国荣说“不疯魔,不成活。”我为陈凯歌的情怀打动,也为中国电影在全球市场上的微不足道而难受。作为一个学电影的年轻人,那部电影对我的冲击很大,我很压抑,因为中国电影太弱了,在全球没有话语权,这么好的电影,只是人家餐桌上的一碟小菜。

记者:你觉得中国电影走出去有哪些亟待解决的挑战?

张昭:作为一个海归的电影学子,无论你的心胸多宽广,你心里肯定会琢磨,有一天能够真正跟好莱坞掰掰手腕。但这条路非常难。一是话语权,要有产业基础。好莱坞在全球发行,全球市场体系在支撑着它的话语权。马云也可以把卡梅隆请来拍一部电影,用钱就解决了,但市场体系是花费多少年才能建立起来的。中国电影不能仅靠内容占领全球的商业市场,《英雄》、《卧虎藏龙》都是特例,它不是一个产业,而是一个片子。

第二,电影全球化需要有一些前提条件,好莱坞的叙事性是全球化的,中国的电影叙事不是全球化的,是不是能够遵循全球被好莱坞教育这么多年的电影因果叙事方法,这是中国电影走向世界的基础。第三,普世价值观。全球化的价值主张也是很重要的,另外还有就是语言必须是英语,中文字幕是不行的。

你把这些事儿都做好了,中国电影就能走出去了。当然,这些都不容易。写一个全球观众都看得懂的故事,还需要渗透中国元素,那你得长期地研发。乐视影业两年前在美国设了一家公司,只做研发这一件事,用中国传统的文化元素变成一个故事。一旦做成了,跟好莱坞科技相结合机会就来了。

占领国际市场是很漫长的,辛苦的,但是时机已经来了,因为本土市场已经很强大了。现在中国电影的票房是不错,但在票房好的时候要为票房不好的时候做准备。如果你有这样的模式,你说资本给不给你买单?而不是过去一部电影票房好了,估价就升了。那不是产业,那是内容模式。相较于能否独立上市,乐视影业保持持续高速增长的模式更为重要。

责任编辑:李国燕

乐视影业发布2016年新片计划

原文  http://sm.lmtw.com/dongtai/201512/125360.html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乐视影业发布2016年新片计划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