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第五章 CDR的诱惑

经过那次牢狱之灾过后,ohala不在钻研技术了,但那种职业敏感度的烙印无法抹去。当他被邀请试用CDR时,有过想破解它的想法。可是,那是朋友的公司,而自己对自己曾经耍过的小聪明深深伤害了,他已经不想再想了。

但他却并不傻。因为,luck的来信明显已经让他嗅到,CDR在后台做着什么。但让他下定决心要一探究竟是因为另一个事件的出现。

ohala与fen约好去吃火锅,地铁里人不多,两个人边等车边旁若无人的发着“狗粮”。
“老公,我现在已经减到百斤了。不过火锅还是要照吃哟。”
“当然,你还要保持营养哟,我可不想我们将来的娃吃那些破奶粉。”ohala附和着。
“哈,那就可我吃吧!”fen娇嗔的想跑开。
ohala一把拉开她入怀,在耳边请声说。
“晚上,我也要吃你,哈~~”,“你坏”,粉拳一套。

两人停止打闹,因为旁边站来了一个等车人,他载着耳机,然而,在与ohala相视之际,这个男人说了句英语:luck need u. talk 2 me.
fen并没有在意,因为,这可能是句歌词呗,但听者绝对有意了,尤其这个男人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ohala像被点了穴位了,车正好开来了。而这时男人就退出进车的队伍,到等车座位上了。眼神一直在看ohala。
fen拉着木着的ohala走上了地铁,但车门还未关上。短短的十几秒ohala必须做出个决定了。他灵机一动和老婆说“我去买花,店里等我”,嘀嘀的关门警告响起时,ohala用极快的速度跳下车,车门应声关闭了。

一脸茫然的fen已经被地铁带走了。想说什么ohala也没听清。

回过头来,站台上已经无一人了,那个等车人也不见踪影了。
ohala苦笑着,但同时有一种让人愉快的放松感。于是拿出手机和女友解释一下,“老婆别担心我,我感觉我去买束花呀。店里我已对订好了老位子。……”
挂了电话后,又开始等车。这时,等车区柱子的盲区里出现了那个神秘的等车人。
他并走到ohala前说:“我和luck一样是科隆人,但他被植入了你的记忆,母体系统要启动了,他们在追杀我,你最好是那个人。我是个断点……”
ohala听着有点晕,但正想问他,为什么要告诉他这些。
“去关闭闸门吧”ohala已经不确定是不是听到了。因为,那人已经被上车的人流挤开了。两人车内外相隔了。
这是ohala和第一位先知的第一次见面了。

整个饭局,ohala扮演的暖男到位,直到安慰好妻子进入梦乡。
一系列怪异的事情来袭,还能如此冷静处事。他可能是那个人,对,救世主。
他泡上一壶普洱,开始推敲起那些个疯子和来自于他们的线索。
把端详着CDR,沉思良久。

luck一定在找我。
断点是什么,程序运行的调试点,可以看到整个系统当前运行的内存数据结构和调用关系。
谁在追杀他们。母体系统又是什么?
为什么来找我,我一个破作家,会点敲代码而己。

mfs的算盘和对ohala人性弱点利用是没错的。只是ohala不能再坐得住了。

这时lyo发来了社交消息。
“老同学,已经好久没见了,我们几个同学约了聚会。大部分同学已经通知了。怎么样,不见不散哟。时间地点略。”
ohala回复道:
“好呀,你是应该和bill和解了,放心,我带上他.我们聚会不许带工作和大脑!”

这晚,ohala没有继续使用CDR写作而是美美的给自己放假,睡觉。美中不足,只是出现了个恶梦。
大概是,有一天,他在超市购物,突然广播发出了一段高频音乐,然后ohala看到周边的所有的人立刻开始跳舞。ohala目瞪口呆,旁边的一个小伙儿,边跳边拉起ohala跳。嘴里笑着说:哥们儿,科隆人搞促销,跳起来吧,可以打5折,这个月的第三次了,别傻了。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第五章 CDR的诱惑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