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第七章 母体的二叉树

出狱半年后,ohala的劳改头,已经看不出来了。

重新做人,第一步,打工赚钱。虽然做了《未来新闻》的记者,但也需要科技前沿的情报,

多年前,耗资讯1.25亿美元的火星天气轨道卫星失踪。事后调查表明该卫星已坠毁,原因是美国程序员在飞行控制软件中使用的是英制单位磅,而卫星上由其他国家程序员编写的软件用的都是公制单位牛。
在顶尖科学家比清洁工都多的NASA居然没人发现这个问题,成为科技史上第一笑料。

编辑部的老板,对ohala的工作非常不满,咆哮着。
“这算什么?报告文学,段子?还是科教频道?,一个年青人,睁眼看看这世界吧,代码之城,科技帝国,你危言耸听,像我的姥姥~~”
话越发的难听,“用不用我教你怎么去写作文呀?,快点滚去华辉,给我弄点料来。不是bill写推荐信,我才不要你这个劳改犯···”

是呀,一个年青人受到如此的呵斥,早就跳起来了。可是ohala已经不再是那个段位了。

ohala和华辉的缘分,开始于一个独特的采访,确切来说是面试。
华辉可以称得上那个时代的帝国了。一个40多的老头,掌管着一个IT巨头。ohala的采访请求一定是被排在一年后吧。可是,出乎意料了。

您好,我是华辉的公关,你的采访请求被受理了。老板时间有限,只给你两小时。地点在国贸球场13号。。?
当ohala反映过来为何是球场时,电话已经挂了。有些兴奋,管它呢,反正自己也好久没有踢球了。被耍又何妨。
Ohala如约来到面试的13号场地。看到里面有些人穿着华辉公司标志的球衣在做准备活动。没错呀,分享的实时位置是这里呀。估计华辉新闻官要踢完球再接受采访吧?
可是哪位是我的采访目标呢?正要打电话时,后面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头。Ohala回头看到一个陌生小伙向他笑。“你是哪位?我们认识吗?”ohala差异的问。
“ohala是吧,我是joe。有人安排我接待你踢球。这是你的装备。”说着塞给ohala球衣和鞋子。
“那什么时候采访呢?”ohala说。
“如果你能进球再说吧~~,然后做了个鬼脸。快点热身啦。要开始了”joe说完就开始了绕圈跑。

ohala还真是动心了,因为,好久没有运动,有人提供装备,有人陪练,想那么多干嘛。
想罢,开始换装,自己是23号。这里的人好像很熟悉我嘛,知道我最喜欢23,巧了。真是想的周到。

刚出了点汗后,有裁判示意清场了。ohala和joe一起坐到了替补席上。Ohala环视了一下周边。有老有少,看来是公司内部练习比赛呀。自己是红对,另一方是蓝队。
大家互相开着玩笑,其中有个人被大家很尊重。与大家有说有笑的,像是个领导。
这时,要列队进场了。joe告诉他,“你先打中场,行就助攻,不行就换后卫吧。我先上,回头你替我。”

比赛开始了。场外的ohala开始分析赛场的每个对手了。显示这个公司的人战术素养很高,并且配合默契。是多年一起练习的结果。
其中,那个像领导的人是蓝队的,给自己队伍制造了很多麻烦。他传球准确,而且有大局观。

ohala问joe此人是谁,“他叫fyu,是华辉的创始人。”
ohala得知情况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原来自己要采访的目标人物就是他呀。

终于,有人提出换人,ohala开始了热身。从站位看,那个boss正好对着自己。ohala心里想“甭管什么来头,我要破坏他的节奏。”
球很快辗转到了boss脚下。然而,第一个回合,ohala完败了。
因为,boss停球同时一个启速,就把ohala的重心甩在自己的后面。人球结合完美。但幸好协防的队友封住了角度。
看来,ohala还需要几脚来调整比赛的节奏。同样,要想融入球队也是需要时间的。
好在,在场下看球的每个分钟,ohala都在了解场地上每个人的习惯,体能状况。就像打拳击,虽然,你可能没有KO的能力,甚至是可能被KO。
但在比赛中,一定要举起双手,才会少挨打,多撑一个回合。

终于,两人在无球状态下,开始了谈话。
ohala走向fyu说:
”你好,我是“未来新闻”的ohala,今天感谢你能接受我的采访。您的球技很棒呀。“
ohala开始套路了。可是,fyu完全没有理他。甩出两个词”专注,看球“。ohala尴尬的收回了空中的手。
这时,一个头球来了,fyu摆渡给队友,自己冲向禁区。如果队友看到他的前插也不停球的直传,fyu就会变成单刀了。
ohala已经失去了身位。
但阅读比赛的能力,让他依然可以有封堵对手2过1配合线路的机会。因为配合距离有限。意识能弥补防不住fyu的过错。
果然,球被断下了。
ohala抬头看了眼队友的位置,开始带球反击,自己清楚,身后有人高速追自己并想反抢。
早出球是必然选择了。眼神看向近处有空位的队友,实质,已经盘算好了,传对手过顶的身后球。

队手当然不太熟悉ohala的路数。快速去封锁近处空档的线路。露出了身后的传球线路。一次精彩的助攻。
Joe当然,收了礼,进了球。并朝ohala竖起大拇指。

局间休息了,fyu拿来一瓶饮料走来递给了ohala。ohala连忙接过饮料,表示感谢。
”你以为接受你的采访是个偶然吗?“,这位老头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
lyo向我推荐了你,虽然你做过错事,可是我是个过来人,可是我掌舵的却是个IT企业。没有创新就没有一切。所以,我相信你拥有一个反常规的脑子。
我会给你一个团队,里面的人有着各样的经历,但只有你是科班学计算机的哟。你可以无视他是大牛还是富二代,给我弄出点明堂。你不适合
只当一个报社的龙套。你考虑一下。…………

再开球后,明显ohala得到了更多的”照顾“。队手也都正眼看了看他。
可是ohala被侵犯的次数多了,渐有些不耐烦了。
心里想:”不就是你们队里有老板嘛,但球场上依靠的是实力。不是权威与名气。“
当然,裁判的尺度也有些倾向。很快队手又进球超出了。

急躁的ohala终于犯了一次严重的规。队手发脚球,fyu站住了最好的位置,而ohala防守下意识的扛了一下已经跳起的fyu。这下重心破坏当然顶偏。
更麻烦的是,落地脚承担了所有重心,并掰了一下。裁判和大家都围了过来。ohala知道错了,急忙道歉,想扶起他。

fyu授受了,但同时他的脚动不了,也不能继续比赛了。被队友扶着架到了场边冰敷。

ohala得个黄牌没什么,只是ohala的采访计划又被自己搞砸了。剩下的时间里,ohala就像个游魂一样,捱到了最后。

最后,比赛结束时,已经看不到fyu的身影。joe走过来转交了一张fyu的名片,ohala打听到joe已经去医院骨科拍片子了。
回家热浴后,虽然还回味着久违的踢球感觉。但面对明天要交的空白采访日记。还是有了一股沮丧。fyu的话回荡在脑海里。
球场上的犯规让ohala有些愧疚,何况是一个40多岁的老头,一个上市公司的老总受伤,已经让股票跌出5个点了。
他又联系了joe,问出了fyu所在的医院地址。

真是个精神导师的典范,那次踢球后,他们又见了几面,要知道,恶劣的铲球让ohala有些愧疚,何况是一个40多岁的老头,一个上市公司的老总受伤,已经让股票跌出5个点了。

又一次在医院的聊天。
我们现在开发着VSM,是虚拟社会原型。你可以认为他是个游戏或者说虚拟世界。总之,男人和女人构成了世界。就像老子说的,道生一,一生二,三生万物。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构成社会需要关系,父子,师长,夫妻,同事,等等。我们在虚拟世界一样可以有这样的身份和规则。随机数是我们目前最难攻克的难点。因为,真正的模型,是个亿级的数据。我们要去探寻更多元的未来,显然是不够的。

我们手中的目前所有的各大洲的社会关系数据,需要运算和处理分析。

ohala听着老头介绍,感觉到自己以前玩的真是雕虫小枝了。黑客的血液在不安分的躁动。要说黑客没有占有欲,没有窥私癖,没有野心,那是扯蛋。
除非就是打着黑客的名声,想骗些银子罢了。
举几个例子说明。事实上,facebook的主意来自于哈佛校内的美女颜值PK大众投票。微信之父也承认最初的设计为了能钓到周边的MM,才有包括QQ飘流瓶和后来摇一摇等。
还有天蝎座的比尔盖茨,为什么要垄断桌面系统,因为,能掌握PC时代的世界信息。md5,sha-1的研究者和破解者,原动力就是要窥得最安全的堡垒里面是什么?为了能看到别人想隐藏的。然而,是贡献还是破坏,人在做,天在看。而如今,华辉拿到了这个“大蜘蛛”。无人能脱出它织出来的网。更好的比喻,有点像“唐僧肉”。因为,妖魔也会打它的主意了。
又扯远了。

小洒馆里,好兄弟一起在庆祝自己的事业有些眉目了。bill又升职了,但它还在责怪为什么不通知他就选择去lyo推荐的职位。如果不合适,bill还有其它的后手呢。可是,ohala已经决定入职华辉了。bill听着ohala又讲起了算法,眼神又炽热了。他知道,那个ohala又回来了。那个晚上,大家都醉了。

可是,他们的那些花呢?glice在一个房地产公司上班了。bill邀请了它,可是,她没有出现。ohala有些失望,然而,他也释然,可以不用去触及伤心的往事。自己是个有案底的人,没有勇气再将爱情进行到底了。

理想和现实就是如此交替着。

又一次,ohala来探望fyu.华辉boss,球友。进了病房,发现一个窈窕女孩,坐在床边,满屋的花香,当然,不是自己买的康乃馨了。而是已经在花瓶里的。他以为走错了房间,刚想退出。
“你来了”,fyu看到了ohala。“我来给你们介绍,这个是我的养女儿fen.”.
听到这里,fen向ohala走过来,ohala本就被女孩的美惊到了,伸手去握手,结果伸的是抱花的手,结果花掉在了地上。等他再拾起花,一记粉拳打在胸口。
“原来你就是那个拼命愣头青呀!,这里的康乃馨太富余了,你说怎么办吧?”
“喂,fen别闹了,ohala也不是故意的,你上课没来看我时,都是ohala来照顾我呢。”
“这样你要招他进了公司,就必须得挂靴了。”fen旁若无人的在撒娇。
弄的ohala不知所措,脸红的一片,无言以对。
fyu说:“好了,好了。我听你的还不成呀。快让ohala坐,吃点水果。”
“要吃自己拿喽,在球场怎么那么生猛呀?”
ohala咧嘴笑,把母亲给煲的汤放在了桌上。。
稍坐了一会,问了下fyo病情的进展。
ohala识趣的想告辞了。“fyu前辈,我已经考虑好,接受你的offer。如果没有其它事,我就先回了。”
“真的呀,你这么决定就比我腿好了还开心呀!”
“是嘛,你抬举我了,我一定好好工作。不辜负你的期望。”

出了病房,ohala才平复了小鹿的乱撞。有些难堪和紧张,毕竟,伤者家人的刁难总算是过关了。可是,他还真是有点回味fen那个向他款步走来的瞬间。

ohala入职华辉已经快一周了。
他的确有点低估了VSM工作的难度。他还是没有头绪。思维导图,反向工程,都做了,可是依然盲人摸象。
程序员创造不仅仅是代码,所以,当他们无法真正驾驭技术时,有时便要赎罪。

ohala的每一天都在探索,虽然调试环境麻烦。
虽然说代码面前没有秘密,可是这一次,他不得不找fyu谈谈了。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第七章 母体的二叉树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