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币圈诅咒:真利益、假情义,创始团队为何常常陷入内斗?

币圈诅咒:真利益、假情义,创始团队为何常常陷入内斗?

二十多年前,马化腾受丁磊刺激决定创业,围绕在他身边形成了当年让人津津乐道的腾讯五虎将,为一个巨头的诞生奠定了基础根基。与此同时,在一个叫湖畔花园的小区,十八个人开了一个动员会,马云侃侃而谈,就这样成功“忽悠”了参与者共同创业。

如果没有当年这种强劲的创业团队,之后互联网的巨头可能就未必是腾讯和阿里。而就在这被誉为可以媲美90年代中国互联网的新创业高潮中,利益不均下的倒戈相向、反目成仇,倒成了创业合伙人之间的常态,这真的是年轻一代争夺互联网商业话语权的正确姿态吗?还只是投机者的赌博游戏?

而这其中值得推敲的关系状态,不仅仅局限于个体之间。

昨日的博鳌亚洲区块链论坛风波,堪称区块链的至暗时刻。唯一的好处可能就是,事件发生后,熊猫资本、火星财经、光速中国可迅速否认与博鳌亚洲区块链论坛有关,博鳌亚洲论坛也声明与博鳌亚洲区块链论坛无任何关系。原来大家都跟这个论坛没有关系,想必要是事件没有发生,也许这些机构都不知道自己被冒用了罢?不知道展示台上的赞助机构信息是不是被路人自己扣掉的?

这到底是塑料姐妹花还是墙倒众人推,只有他们心里知道。

大家常说,币圈一天,人间十年,一朝换帅,一朝走人,如果这真是个零和游戏,而在行业乱象不止的大氛围下,很多利益纠纷都将无法得到根本解决。这样的行业,该如何诞生值得信任的团队呢?

金钱游戏与酒肉朋友

7日晚的饭局上,是一次别开生面的聚会,一路狂怼的媒体、相互竞争的交易所大佬以及一个“德高望重”的中间人,觥筹交错下,徐明星和李林也是言笑晏晏、共举酒杯。然而就在外界怀疑火币和OKEX是否有合作时,仅过数日,双方就因为一个人彻底撕破了脸皮。徐明星参加宴会时,大概没有想到其CEO已经和火币“勾搭”上了。

辞职初时,李书沸和徐明星还是一副相互理解的样子,当落脚点选好了之后,OKEX底下员工一脸懵逼地看到了手撕前东家的戏码。回想当初,入职OKEX的他也曾一样表过衷心,当初对徐明星的的肺腑之言,似乎不亚于今日的“苍天可鉴”。

当然,在瞬息万变的环境形势中,徐明星在变,李书沸也在变,或许他看不上“投诚”的徐明星,可是以这样一种极端的方式相互伤害,实在看不出一点当年的情谊和感谢之心。

不过撕得更厉害的“人才”大有人在。波场前COO刘明在直播中,细数孙宇晨的“七宗罪”,条条罗列、桩桩例举,使得原本就有潜逃嫌疑的孙宇晨面临更严重的人设崩塌。从大学校友到联合创业,这种缘分和当年腾讯五虎将的关系相似,只是它不仅没能成为佳话,反而令外界看到了赤裸裸的人性复杂。

不管两人谁真谁假,刘明在波场呆得时间不长不假,可早已辞职的他为什么这么久了才来讨说法?这点值得怀疑,而孙宇晨口口声声说没有证据,可当时他先跑到别国、明目张胆地表示不退币,似乎也是事实,他难打忘记了和他一起创业的人还留在国内?

说到孙晨宇就不得不提及OCN的石一,石一从一个互联网连续创业者到投身币圈,然后覆灭,这个真真切切的例子,不知道能给舆论漩涡中的孙晨宇带来什么思考。

去年2月,石一在新加坡投放oBike单车,成为了本地第一家共享单车企业,原本顺风顺水,可到了年底,却因为融资耗尽而危在旦夕。这时候石一想到通过发币募资,当时既是同事、好友的投资人孙高峰选择相信,1月份OCN一经登陆,六天之内便募集了50000个ETH,而孙晨宇算得上是石一的领路人之一。

只是据孙高峰所述,50000个ETH,一分钱没用到oBike业务上,1000多万给了火币,几千万元变成了人民币进入自己的口袋,这引起了他的不满,不过更令其生气的是,石一疯狂割韭菜,孙高峰买了币之后不仅没赚反而亏损不少。即使如此,他还是决定跟着操作越来越娴熟的石一,打算狠赚一把,但是新币遭遇熊市,联盟利益破裂,团队分崩离析。

也许很早时候,他们之间的关系早已转变,只剩下利益关联。

币圈无朋友,但交恶的下限一直在刷新我们的认知,这其中有偶然,更多的却是必然。

互联网创业团队毁于币圈?

石一的例子在币圈并不少见,穷途末路的创业者,及时抓住了发币募资的救命稻草,经历大起大落后,无论结果是实现人生逆袭还是陷入更大的坑,再出来早已不是原先的自己。而这一过程恰好也见证了一个互联网创业者的消失,或整个团队的分崩离析。

归根结底,币圈到底是救了创业者还是毁了创业者?为什么这种结局成了大概率事件?

众所周知,互联网创业过程中有不少是倒在了融资这一难题上,每临洗牌期,大量的项目只能慢慢“等死”,而ICO的出现恰好为解决资金问题提供了最后的机会,这也是为什么创业者放手一搏的关键所在。

不过ICO就像一个被打开的潘多拉魔盒,释放了人性贪婪,使得金钱刺激下的情义越来越站不住脚。

SAY上交易所之前,石一还是孙高峰口中“改变世界的男人”,而代币破发、投资人维权,孙高峰退出三人组后,选择揭开石一的骗局。他还晒出个人人身安全受到威胁的截图,而石一则回应:自己打算退币,是陈恩永和孙高峰还想继续做,所以威胁他不要退。真真假假,这对曾经的搭档彻底反目成仇。

互联网创业者一脚踏入币圈,团队之间的合作关系就转变为纯粹的利益关系,如果说“分赃不均”导致内讧,那币圈的操作法则更是加剧了创始人轻视团队的心理。

因为正如宝二爷所说,“整个数字货币就是个流量生意”。比如,原本风头已逝的陈伟星,经过几场“心直口快”的互撕,俨然成了“币圈沈南鹏”,在3点钟微信群里,把“十问”推成知名访谈IP的王峰,之前其公司蓝港互动的股价早已一蹶不振,如今借助区块链媒体,他成功回到舆论的中心地带。

而孙宇晨正面碰瓷V神,刘明又开直播揭底孙宇晨,这一环环的互怼大戏,都只不过是争夺流量和舆论阵地,我们也看到币圈的权利结构随之变化。当然,这搏出位的戏码也越来越没有下限,某区块链知名论坛邀请特型演员模仿某国家领导人,发表“感谢”,令人啼笑皆非,这说明币圈的妖魔化倾向,已到了严重侮辱智商的程度。

一位投资人直言,“只要在韭菜心里站稳了币圈一哥的位置,投什么项目无所谓,项目能不能做成无所谓,大不了随时换方向换团队”,所以,但凡有点名气的,经过炒作和包装就成了流量焦点,即使团队不在了,韭菜还是会跟着走。

由此,一个本来该同甘共苦的创业团队,就只剩下纠纷了。

币圈重塑古典互联网新秩序,隐患重重

对于失意的互联网人来说,区块链和加密货币是一次绝好的重塑阶级的机会,新一代年轻群体自我推销、鼓动人心、火中取栗这一系列的娴熟操作,已经证实了他们追赶风潮的能力,更重要的是,他们认为可以得到自己在古典互联网圈子里从没得到过的权力。

只是绕过古典互联网,币圈除了产生造富神话,真的冲击或改变了原有的规则吗?

前段时间币安赵长鹏于推特上声称,未来将把币安里面直接或间接与红杉资本有关的项目公布出来。有业内人士解读称,币安可能会将这些项目清除掉,预示这两家已经撕破脸,与此同时,火币李林却强行“抢戏”,表示对于像红杉等这种全球顶级VC投资的项目,会得到加分。

传统VC和数字货币交易所的碰撞,暗示着投资领域的变局,币安和红杉资本的“相爱相杀”,可能恰好证实了两者错综复杂的利益关联。一方面,交易所如要整合市场,来自传统投资方的力量并不可少,业内人士认为资本方会推动交易所之间分化。而另一方面,交易所若是成为很多投资人便捷的绿色通道,也就意味着受制于人。

但难以否认的是,币圈确实为创业者募集资金提供了新的途径,当交易所的话语权越来越重,传统VC的地位必然受损。

不过本来意图解决信任问题的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到现在整个行业生态却成了信任的重灾区,这种疯狂越界的现状,和投人、看项目的创投圈相比,更不适合原日益浮躁的互联网创业氛围。如今闹剧一出,估计币圈甚至是链圈都要有另一番变动。

更何况,即使募资方式改变,项目终究要回到古典互联网之中去,已经习惯走捷径的人真的还能安心于此吗?利益纠纷更为激烈的创业团队,又如何能在不稳定中谋求长远发展?

赚一笔如此短视,但遗憾的是币圈的很多人都是如此。

本文为链准准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请勿转载。理性解读区块链,客观报道新趋势。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币圈诅咒:真利益、假情义,创始团队为何常常陷入内斗?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