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贝索斯影响力跨越亚马逊 他是如何做到的?

贝索斯影响力跨越亚马逊 他是如何做到的?

腾讯科技讯 3月26日,电商巨头 亚马逊 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已经推动其公司在各个消费领域快速发展,并且获得利润。如今,他又深入参与到媒体和 太空 探险中,将其影响力扩展到亚马逊之外。这些努力都促使贝索斯成长为更好的领导者。《财富》杂志近日揭示了贝索斯的权力崛起之路。

在被伊朗以间谍罪判处18个月监禁后,《华盛顿邮报》记者杰森·里萨安(Jason Rezaian)于今年1月份获释出狱。他乘坐瑞士军机来到德国美军基地。不久后,《华盛顿邮报》老板贝索斯出现,亲自将他接回家。

贝索斯称:“将某人送到充满敌意的环境中是《华盛顿邮报》不可推卸的使命,但是杰森及其家人的遭遇是完全不公平的。我认为能去接他回来是一种殊荣。我与他们在军方基地中共进晚餐,我问他想要去哪儿,无论哪里我都愿意送他。最后,我将他送到了基韦斯特。在入狱前,杰森与妻子刚刚结婚1年,那就像他们的第二个蜜月。”

喜气洋洋的记者与老板共坐飞机后座上的照片立刻引发喧嚣。当被问及亲自接员工回国是否有其他用意时,贝索斯回答说:“那只是我应为杰森做的,我的动机非常简单。但是如果有人认为,那代表我们永不放弃任何人的理念,我会感到非常高兴。”

谁会责怪贝索斯?亚马逊的市值已达2600亿美元,贝索斯的个人股票价值460亿美元。成长壮大并未阻止其继续发展,亚马逊去年的销售额增长了20%,高达1070亿美元,运营利润高达22亿美元,是2014年的12倍。2013年,贝索斯斥资2.5亿美元收购《华盛顿邮报》,这家曾被视为衰落的标志性媒体在贝索斯的新鲜创意中复兴。贝索斯自掏腰包创建的神秘火箭公司Blue Origin也取得重大成功,并承诺数年内将游客送入太空。

贝索斯喜欢穿牛仔裤、格子衬衫,袖子卷到肘部,看起来心满意足。他标志性的笑声就像 苹果 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的黑色翻领衬衫。贝索斯说:“我每天早上跳着舞进入办公室。”他有理由那样做。与过去20年间相比,贝索斯最近露面的次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

贝索斯的公司正向国际扩张,出售各种各样的产品和服务。贝索斯本人也在进化,除了激烈竞争者和严厉监工外,他已经开始展示其他形象。利用《华盛顿邮报》,他已经登上民意领袖的宝座。在制定各个项目中,贝索斯也被视为有远见的领导者,以超越梦想的方式获得亚马逊诸多对手难以想象的利润。

贝索斯依然坚持自己的原则,宣扬以顾客为关注焦点和注重长期思考。然而在有必要时,随着亚马逊发展壮大,贝索斯开始纵容自己的折中主义和耗时的追求,他已经成为赋予他人权利的领导者。

微软 高管、比尔与梅琳达·盖茨基金会首席执行官、在亚马逊董事会任职19年的帕蒂·斯通西弗(Patty Stonesifer)说:“贝索斯开始时就是一切的中心,他天生就是领导者,如今他已经成为领导者中的伟大领袖。”的确,贝索斯的进化预示着戏剧性的广泛反响:更少束缚的贝索斯可能在他所为之兴奋(他会去做的事情)和为之担忧的事情(他会毁掉的事情)之间引发等效效应。

自从贝索斯成为《华盛顿邮报》老板后,总编马蒂·巴隆(Marty Baron)就开始与其讨论如何做出改变。2月份一个下午,在巴隆即将乘飞机前往洛杉矶参加奥斯卡颁奖典礼前数天。电影《聚焦》(Spotlight)赢得奥斯卡最佳影片奖,Spotlight是《波士顿环球报》一个板块和深度调查小组的名称,巴隆曾在那里担任编辑。

巴隆解释说:“贝索斯担任首席编辑的贡献就是让我们认识到:我们所生活的互联网世界与印刷世界已经绝不相同。”举例来说,与《华盛顿邮报》从原创文章中获得的点击量相比,“聚合网站”的点击量反而更高,为此《华盛顿邮报》自己也开始采用“聚合”方式。

贝索斯批准建立PostEverything网站,不需要领取报酬的专家可以在上面发表意见。《华盛顿邮报》的“人才网”是高度自动化网站,可以将其与800多名美国自由记者联系起来,后者可在数秒内在网上发表文章。巴隆将这个网络与亚马逊Mechanical Turk、TaskRabbit以及Uber等科技界创新相提并论。

贝索斯相信,《华盛顿邮报》可以增加他的财富。他说:“如果邮报是经济上乱七八糟的咸鱼公司,我不会买下它。”贝索斯提及自己10岁时,曾躺在爷爷家的地板上,看着“水门事件”听证会。当然,《华盛顿邮报》因为覆盖报道这起政治丑闻而声名鹊起。贝索斯说:“我们需要拥有充足的资源、培训和专业技能的机构发现新闻,比如我们选择谁当总统非常重要,我们需要仔细审视他们,努力地更好了解他们。”

《华盛顿邮报》前任东家唐·格雷厄姆(Don Graham)已经认识了贝索斯15年,他通过中间人接近贝索斯,并称贝索斯可以确保财政安全,并提供互联网经验。贝索斯说:“这是我大规模参与的首家公司,我没有亲手参与它的创建。我也没有尽职尽责地参加谈判,我只是接受了格雷厄姆提出的报价。”

通过网站流量增长和新创意数量两个标准来衡量,可以确定《华盛顿邮报》在贝索斯带领下恢复昔日荣光。邮报网站月访问量已经从2013年10月份的3050万次增长到2月份的7340万次,这是大力开发产品的结果。

贝索斯并未在《华盛顿邮报》的运营中担任角色,但他保持密切关注。每周他都会通过电话与新闻团队的高管们举行会议,包括巴隆和《华盛顿邮报》出版商、艾布里顿通信公司前总裁弗莱德·赖安(Fred Ryan)等。每年,这个团队都会2次前往西雅图,与贝索斯共进晚餐和举行现场会议。

在买下《华盛顿邮报》时,有人推测贝索斯可能想要控制编辑产品。贝索斯说,他对此不感兴趣,巴隆也证实贝索斯不干涉报道。可是,贝索斯关注网页加载时间、订阅易化等问题,贝索斯称它们为“客户痴迷”问题。《华盛顿邮报》首席产品和技术官沙雷斯·普拉卡什(Shailesh Prakash)说,在他的领域,贝索斯绝对“一言九鼎”。举例来说,贝索斯曾鼓励普拉卡什的团队研发出版物收集工具Arc,即使已经有现场的产品可用。他告诉普拉卡什,亚马逊可以使用 IBM 的软件作为开始,然而必须研发自己的软件,Amazon Web Services就是成功的典范。

有时候,贝索斯的创造性会让他感觉更好。普拉卡什说,贝索斯提议类似游戏的功能可能让不喜欢文章的读者付费去除元音,他称之为“去元音化”。但是其同时允许其他读者付费,恢复缺失的字母。这个创意没有取得成功,因为巴隆对其不太热心。但贝索斯是“头脑风暴”的忠诚信徒,他说:“与其他聪明人共同工作,我们可以想出很多更糟糕的主意。”

《华盛顿邮报》的员工最看重的是,当他们从纸媒向数字化过渡期间摆渡求存时,贝索斯为他们提供“空中掩护”。在贝索斯领导下,《华盛顿邮报》招聘率明显上升,他同时也为资深编辑提供更多资源。赖安称,贝索斯希望冒险,无需担心失败受到惩罚。他说:“这提供了重要的激励,特别是其他媒体都执行同样的惩罚模式时。对于我们来说,将有更多机会复兴新闻行业。”

当你通过Blue Origin公司办公室没有任何标志的门时,你会立即意识到自己进入了“太空迷的天堂”。入口处是10米高的自传球体,上了楼梯就是一个大厅,这是一流太空博物馆与模型爱好者天堂的结合体。壁炉上方的天篷是火箭船的基座,附近有《星际迷航》中“企业号”太空舰的复制品,此外还有阿波罗登月等太空任务的纪念品等。

所有这些东西都来自贝索斯的私人收藏,他从小就是个科幻迷。这里所有的东西都属于他,包括可重复使用的太空船New Shepard。它是Blue Origin公司研发的,很快将进行火箭引擎测试。未来几年,贝索斯本人希望登上这艘太空船,届时Blue Origin将准备送人类上太空。

贝索斯16年前悄然开始Blue Origin项目,直到现在它依然显得默默无闻。公司总裁、美国宇航局前太空工程师罗布·迈耶森(Rob Meyerson)说,保持隐形的重要原因是,可以避免对未经验证的技术进行额外炒作。但他指出,贝索斯的目标是将数百万人送上太空生活。

经过多年努力和尝试,Blue Origin最后终于准备挺进太空。他们已经成功向亚轨道空间发送自动飞船,从开始到结束历时10分钟,并且安全着陆。该公司表示,很快将接收太空旅行预定。 Blue Origin计划研发可进入地球轨道的火箭,可携带人类和卫星。到2017年,Blue Origin或可送人类进入太空,贝索斯或于2018年登上飞船。

除了《华盛顿邮报》,贝索斯经常参与Blue Origin的事务,尽管也未担任运营角色。迈耶森说,贝索斯花费一整天时间听取每月运营汇报,每周用4个小时听取火箭和飞船开发最新进展。贝索斯没说向Blue Origin投入了多少钱。几年前的报道称,这个数字为5亿美元,而且支出还在加速。这家公司有600多名员工,在得州和佛州都有发射场。有了贝索斯的财力支持,Blue Origin可以在没有后顾之忧的情况下专心研发。

在西雅图,我去了华盛顿大学附近商场中的新亚马逊书店。除了中间,这个店中摆满了书,而且书面向外,书籍下面的卡片中包括读者对书籍的评价。书店中心是亚马逊新式设备的展示厅,包括个人助理Echo、各种型号的Kindle以及演示亚马逊各种产品的平板电视。书店的容量有限,它不提供取货或退货功能。

在亚马逊总部,我告诉贝索斯为女儿买了一本书。他感谢我的支持,但我告诉他自己没提供多少帮助,加上税也只不过付了3.94美元。但他突然笑了,毕竟每一点儿积累都要计算在内,正是这种积累让亚马逊以迅猛的步伐壮大为庞大帝国。亚马逊云业务2015年销售额78亿美元,现在几乎已经无所不在。

尽管亚马逊的智能手机努力完败给苹果,但与Siri相比,亚马逊其个人助理Echo却赢得如潮好评。亚马逊也开始了同日达递送服务,并成为电视和电影行业的重要力量,已经运营自己的航空和船运舰队。

对于贝索斯来说,要想对这些事务进行微观管理过于困难,他自己也承认。最近,贝索斯的激情聚焦于高端时尚领域,这是亚马逊近年来的重点。贝索斯说,他重点关注亚马逊打造自己的私人标签努力。贝索斯说,这就意味着他可能要放松对亚马逊的控制,聚焦于Alexa、物流中心等。他强调称:“我真的没什么消息可供分享,因为大多数都处于规划之中。”

贝索斯可以减少对亚马逊关注的重要理由是,他的长期副手的支持。比如1999年加盟亚马逊的杰夫·威尔克(Jeff Wilke),他负责亚马逊的消费者业务。威尔克说,亚马逊的年度规划流程和经理们准备的详细报告,可以让贝索斯近乎亲自“审核”公司的努力。杰夫·布莱克伯恩(Jeff Blackburn)负责亚马逊并购和内容业务,他称贝索斯每周依然工作65小时,总是与办公室保持密切联系,很少旅游,依然致力于解决多年来同样的问题。

贝索斯改变亚马逊的一件事就是员工对审查的忍受水平。曾有人称亚马逊对待合作伙伴和供应商就像对待“乞丐”,员工的生活只比前苏联监狱好些。贝索斯反驳称,这些都不是描述他所知道的亚马逊。当被问及这些负面报道的影响时,贝索斯表示,亚马逊的规模需要仔细审查,它是健康的。在这样的公司工作,令人觉得非常荣幸。贝索斯坚持紧张文化是强项,而非弱点。

贝索斯现年52岁,他已经处于权力和意志的颠峰。当被问及在自己当前职业生涯中,是否需要继续寻找榜样时。贝索斯说,他始终在寻找完美的生活榜样,比如父母、摩根大通CEO兼董事长杰米·戴蒙(Jamie Dimon)以及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贝索斯说:“如果我与巴菲特的意见有分歧,我总会认为他是对的,自己错过了什么东西。”

贝索斯还承担着思想领袖的角色。亚马逊正在棕榈泉举行秘密会议MARS,即机器学习、家庭自动化、机器人以及太空探索的缩写。贝索斯和许多业内顶级思想家出席。所涉及的每个领域都直接与亚马逊或Blue Origin有关,但亚马逊强调此次大会是非商业性的,亚马逊并未尝试直接向任何人推销任何东西。贝索斯说:“如果每个人来此都能交到几个朋友,并找到乐趣,或受到启发,我会感到非常满意。”

贝索斯的兴趣往往不可预知。2012年接受采访时,贝索斯刚刚读完科幻小说《The Hydrogen Sonata》。现在,他正读乔纳森·弗兰芩(Jonathan Franzen)的新作《Purity》,因为曾有3个不同的人向他推荐。他刚刚完成了妻子无题小说的前四章,并称没有妻子的允许不会继续写。看来,即使贝索斯的权力无限,但依然需要受到某些限制。(风帆)

贝索斯影响力跨越亚马逊 他是如何做到的?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贝索斯影响力跨越亚马逊 他是如何做到的?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