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虚拟偶像和他的声音造物主们

虚拟偶像和他的声音造物主们

王菊火了。

根据Vlinkage的数据,在艺人新媒体指数排行榜上,王菊位列第二名,仅次于鹿晗。

巧合的是,这两位身上都聚集着关于“偶像”的争议。去年鹿晗突然宣布脱单,曾引发其部分粉丝的出走,有文章分析这是因为鹿晗没有认清自己的偶像的首要身份,而作为偶像,就有其“能”与“不能”。另一边,偶像王菊,正在被大众以近乎狂欢的方式创造出来。

可以看到,在一个个爆款综艺的教育之下,偶像这个词正在逐渐和演员、艺人划清界限,偶像文化也在逐步走向专业化。与此同时,偶像的范围也在不断拓展,三次元的偶像之外,虚拟偶像、2.5次元偶像和他们的信众们,正活跃在另一个平行世界。

最近,娱乐互动社区KilaKila联合《灵契》动漫共同推出了虚拟直播活动,虚拟画面+声优真实声音互动,把虚拟偶像从平行世界里拽了出来。当二三次元世界开始交叉并置,作为使者的声优们,该如何继续走偶像化之路?

01

所谓的虚拟偶像,顾名思义,指的是非真人偶像,它可能是手绘的2D形象或者3D形象,甚至未必是人类形象。

声音是虚拟偶像的灵魂,声音的变化赋予虚拟偶像以生命,可以不夸张的说,虚拟偶像的造物主是声音。如果以声音来源为标准,可以把虚拟偶像分为语音合成和声优配音两种。

在语音合成的虚拟偶像中,初音未来是当之无愧的“一姐”。这个梳着蓝色双马尾、穿着科技感十足的姑娘诞生于2007年,是以Yamaha的VOCALOID语音合成引擎为基础开发的。

凭借《甩葱歌》大火的初音未来不仅在巴黎唱过歌剧,甚至还给Lady Gaga当过演唱会嘉宾。现在,她已经成为日本新文化以及包括全息成像在内的高精尖技术的代名词。

中国本土最火的虚拟偶像要数洛天依(Vsinger)了。汪峰在《歌手》第二季上唱的那首《普通disco》就是洛天依的代表作之一。跟初音未来一样,洛天依也是一名通过VOCALOID等语音合成软件来发声的虚拟歌手。

虚拟偶像和他的声音造物主们

还有一类虚拟偶像,他们的声音来自三次元,或者说声优。比如号称是世界第一个Virtual YouTuber绊爱AI。不过,虽然名头是人工智能,但是绊爱的视频有非常多的即时反应,其背后一定是有声优配音的。

知乎上甚至有问题问:“绊爱的声优会是谁?”不过为了维持AI的人设,这个问题的答案或许永远也得不到官方的盖章确认。

当然,为虚拟偶像献声的声优们也不见得一定要在幕后。2010年开始推向日本市场的2.5次元《LoveLive! 》,就是把声优与虚拟偶像相结合,形成IP强绑定的偶像项目。《Lovelive!》中μ’s的声优阵容有9人,分别对应9位动漫中的少女形象,她们经常出现在诸如演唱会、线下见面会等三次元的偶像活动上,甚至还登上了2016年的红白歌会(相当于央视春晚)。

三次元的活动不止有演唱会,前不久,KilaKila就与国漫《灵契》共同推出了线上虚拟直播见面会,在虚拟直播中,K站联合“超次元”采用全球首创的“双人实时+全身动作捕捉”技术,首次为二次元人群带来前所未有的虚拟偶像直播体验。

虚拟偶像和他的声音造物主们

《灵契》动漫中主人公杨敬华和端木熙在线与粉丝进行亲密互动。直播期间两位男主的配音由动画原作中的声优演员李兰陵和刘明月担任,并且声优的真人形象也出现在直播的花絮里。

见面会也好,虚拟直播也罢,类似的活动能够将粉丝对二次元偶像的喜爱转化为对声优的认同感,从而实现了塑造双重偶像的目的。

随着声音从隐蔽到公开,从平面到立体,声优也自然地走向偶像化。

02

关于声优偶像化的争议很多,舆论的风眼主要集中于声优们入行动机的纯洁性。很多人担心,新人们想要跳过漫长的行业积累,直接拥有声色犬马的偶像生活。

但动机的浮躁并不意味着声优偶像化本身有什么不对,反而说明了声优作为一项职业正在逐渐成熟,并收获大众的认可,也给了更多想入行的新人们机会。

目前,声优偶像化已经成为不可逆转的大趋势。在日本,得益于其专业的声优培养机制和发达的二次元文化,越来越多“一专多能”的声优出道,他们出专辑、写书、画漫画、演舞台剧、主持……

以日本偶像声优的引路人——水树奈奈为例,和AKB48等国民偶像一样,她能够在东京巨蛋开演唱会。并且,综合其在配音,音乐专辑,版税,会员俱乐部,演唱会,主持人等方面收入,她的年收入已经超过20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20万)。

在国内,很多优秀的配音演员也开始努力活跃在公众视野,比如边江参与了《声临其境》的录制,和专业演员同台飙戏;《全职高手》的配音导演阿杰的新浪微博粉丝数已经达到112万。

但是,从整体趋势来看,国内的声优偶像化之路距离邻国日本还差得很远,其原因主要有两点:国内的二次元文化不够繁荣,民众对声优的认识也不够充分。

在中国,声优常常和配音演员混为一谈。后者主要服务与电视剧,主要的目标就是贴合演员的表演。当然,也有人戏谑,因为演员的演技太烂,配音工作就变成了“狗屎上雕花”。虽然这一比喻把配音演员拔高到拯救整个作品的位置,但对配音演员来说,电视剧配音始终属于二度加工。

声优就不同了。声优主要服务与动画作品,是赋予角色灵魂,而不是为谁去配音的“从无到有”的工作。这就直接将配音从二度加工抬到一度创作的高度。在配音时,影视剧是以成品的形式来到声优面前,而动漫是半成品,有的动画制作组甚至会根据声优的完成度,来调整作品进行创作。

对比之下,配音行业的从业者显然更愿意成为动画角色的声优,而不是为电视剧演员配音。但是迫于行业现状,目前国内80%的从业者主要还是在为电视剧配音。

其实,不管是像绊爱AI那样,声优不露脸的三次元虚拟偶像、还是像《lovelive!》或者《灵契》那样,声优与虚拟形象相互绑定的2.5次元虚拟偶像,都是声优偶像化的不同形式,殊途同归,都是顺应泛娱乐的布局,从而实现整个行业的良性发展。

03

那么随之而来的问题是,如何更好地实现声优偶像化?

一是要发展整个二次元行业,二是要靠增加声优的“颜出”,也就是抛头露面。

二次元文化产业的繁荣是声优偶像化的基石。同样是类比日本,其上下游完整的二次元产业链,与声优行业形成正向促进的良性机制。

先看上游,层出不穷的动漫IP给予了声优更多机会,当大家喜欢某一个动画角色的时候,自然会关注这个角色是哪个声优演绎的。而到了下游,当一个动画IP火了之后,制作公司就会针对这一IP进行开发,比如广播剧、舞台剧、声优广播电台等等,帮助声优们走到舞台中央。

至于增加声优的曝光度,很大程度上就要依靠各类二次元声优直播平台了,毕竟,不是每一位声优自己都有实力去到线下,办粉丝见面会、演唱会、出专辑等等。

声优直播并不少见,B站、斗鱼、A站、KilaKila都有开设声优直播间。以KilaKila为例,就有很多网配圈和商配圈的大神入驻。比如网配圈的scc7000、琅声雅集、九天乐团等团体,商配圈的729声工场、北斗企鹅工作室等。

此外,KilaKila也会借助平台的资源,为声优提供更多曝光机会。前一阵,K站联手各大顶级声优厂牌和行业代表人物推出“初夏声恋节”活动。从前期发布精心准备的声优告白音频,到邀请各位声优在K站直播间进行主题直播,与粉丝在线互动,K站在不遗余力地推动声优偶像化进程。

除了最近举办的 “初夏声恋节”外,K站还采访到四位顶级声优:夏磊、吴磊、藤新、图特哈蒙,来分享他们对声优偶像化的理解,并在全网推送了该访谈记录视频—-“K站走进声优偶像”。

我在上文说过,除了真人偶像,打造虚拟偶像也是声优偶像化的一种形式,如果说声优本人可以通过直播增加自己的曝光度,那么虚拟偶像是不是也可以利用直播这种新形式来“颜出”,进而实现另一种声优偶像化呢?

答案是肯定的。前不久KilaKila和《灵契》合作的“灵契过目蓝望”线上虚拟直播见面会,就首次实践了虚拟直播的概念,这次直播的成功也让其离声优直播第一平台的目标更近了一步。

所谓的虚拟直播,就是将二次元世界中的虚拟偶像通过技术手段,真真实实的带到观众面前来。此外,虚拟偶像的声音并没有使用电子合成声音,而是邀请到原作中的配音演员,实时为直播中的虚拟人物配音。

总结来说,虚拟直播所呈现的动画形象虽然是虚拟的,但是其能够通过技术实现实时的动作和反应,并且声音也是真实的。这种真假并置,能够带来次元壁破裂的惊喜,这种惊喜也许比真人声优的直播更有冲击力、也更新鲜。

此外,相比于真人偶像,虚拟偶像更可控,并且能够最大程度地允许受众参与偶像生产,例如洛天依的形象就是依据观众偏好塑造出来的。在未来,我们也许可以大胆推测,虚拟偶像也许会成为声优偶像化的最终形态,而虚拟偶像直播,就是这一偶像化过程的重要一环。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虚拟偶像和他的声音造物主们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