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坏蛋」不坏

「如果你还不知道坏蛋调频,也迟早会知道的。」

这是「坏蛋调频」主播「伍叁伍伍」的微信签名。这位王硕眼中「普通话说得最标准的天津人」干过纸媒记者,混过戏剧行业,如今正折腾着他的新业务——一款名叫「好看live」的 App。

而同样出身媒体的王硕,在短暂的担任「MONO」的内容总监后专职又干起了专车司机的营生。

但对于他俩而言,「坏蛋调频」仍是他们工作和生活的重心。也正式这两个不安分的人将原有共同的乐队发展成了单集播放量超过 170 万的知名播客。

「我需要找一种东西来消耗自己的孤独」

2004 年,王硕和「伍叁伍伍」一起组建了「坏蛋调频」乐队,没做多久,由于两人工作的原因乐队因疏于打理而搁置,直到 2011 年王硕再次和「伍叁伍伍」提到重组乐队的想法。

受父亲的影响,那时候王硕刚开始开车。而这个从小「话唠」的北京孩子一刻也不愿闲着:

开车的时候希望有人陪我说话,没人说话的时候就听电台广播,但那时候电台广播都太正了,我听不了太「好」的广播,得听「坏」一点的,于是就做了坏蛋调频。

「总得找一种东西来消耗自己的孤独吧。」

「坏蛋」不坏

就这样,技术上实现起来相对简单的电台成了二人消耗孤独的载体。而二人共同的好朋友,同时也是「有待」电台的主播张有待给了他们「坏蛋调频」的第一个调音台,时价 1100 元的「罗兰德」。

这台只能进两路声音并且「一个大」、「一个小」的调音台陪伴了二人最长的录制时光,同时也见证了「坏蛋调频」从自娱自乐到累计收听量过亿的历程。

「我还没有辞职,但做了个电台」

「我还没有辞职,但与此同时,我做了个电台,叫坏蛋调频,你可以听一下,如果你觉得好的话帮我们转发一下,如果你觉得不好的话你也跟我说一下你觉得哪儿不好。」

在还没有微信的 2011 年,王硕和「伍叁伍伍」在做完第一期节目后给微博上粉丝数超过 1000 的每一个朋友都发去了这样的私信。但彼时不见起色的收听量一度让王硕有着挫败的感觉,一直到 2012 年「坏蛋调频」上线苹果 Podcasts,听众人数赢来了真正的爆发。

从数据上来说,2012 年到 2013 年上半年是「坏蛋调频」发展最好的阶段。当时每期节目最少有 50万人收听,最高的一期有 170 万。

2013 年初,「坏蛋调频」在「Podcasts」上的流量做到了全球第二,彼时苹果「Podcasts」的负责人还专门来了趟北京和王硕聊了聊商业化的问题。

「坏蛋」不坏

早期的电台,音乐是比较容易让人接受的一个门类,网络电台和播客最接近的形式其实也是传统电台。由于传统电台跟音乐有着非常好的相关性和亲和度,在声音媒体里欣赏音乐已经成为一种习以为常的音频收听习惯。

子曰乐队的主唱秋野曾调侃,「这些乐评老说我们这些做音乐的人做的不好,我就有一个疑问,这些乐评人自己做音乐的话能不能做的比我们好。」

王硕觉得这是一个非常严苛的问题。当时还在写乐评的他也想过是不是要用另外一种方式表达自己对一些音乐的看法。

在互联网开始普及之前,乐评的确是管用的,它能够让想买唱片的人知道这个唱片听上去是什么样子;但互联网开始普及之后,乐评的价值在很大程度上就已经失效了,这时的播客似乎成了最佳的继承形式。

「因为不但能听到主播对音乐的见解,还能非常直观地听到音乐。」

但王硕和「伍叁伍伍」并不想把「坏蛋调频」框在音乐的范围内,他们更想借此传达的是一种与生活相关的体验,不断地去尝试新的事物,正如二人的生活状态。

「坏蛋」不坏

「在北京出生或生活过的听众,他们可能想找到的是一种京味儿的回忆;南方的听众由于南北方语系幽默的差异也会对我们产生好感。」

这种生活态度似的幽默参照系,而不是音乐,为「坏蛋调频」赢得了超乎预期的受众,而这也恰好是王硕和「伍叁伍伍」最真实的生活状态。

「北方人生气的时候不是直接骂人,而是藏着掖着拐着弯骂你,而广州人就觉得哎呦喂你们怎么生气了还那么好玩儿啊。」

「是我走得太快,还是你走得太晚」

「我们肯定想要越做越好,恨不得天天出门戴口罩什么的。但如果有那一天真的出现了,我不一定会多么地高兴,如果那一天不出现的话我也不会有多烦恼。」

「坏蛋」不坏

正式开始做「坏蛋调频」以后,王硕和「伍叁伍伍」的生活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只是二人每次的见面很少再是以朋友的身份,几乎每次都是为了节目而做准备。

「还在上班的时候我基本上每个月只去公司一次,那就是月底报销去贴发票的时候。」

不再正经上班的王硕也几乎将所有的时间花在了节目内容的准备上。为此,王硕时时刻刻的都在看各种各样的东西,他不希望听众们觉得「坏蛋调频」是一个幽默搞笑类的节目,他很反感别人说「坏蛋调频」很「逗」,传达更多的信息才是真正的价值所在。

有一段时间,王硕曾想让「坏蛋调频」成为在每一个垂直领域都有一个垂直频道的播客,他和「伍叁伍伍」能够在不去上其他班的情况下踏踏实实的靠这个养活自己。但很快,这个「做一个 App」的想法就被打消掉了。随着一系列电台应用的出现,王硕意识到,「坏蛋调频」仅仅是一个内容提供方,而其他平台存在的价值在于类似于「坏蛋调频」的播客在节目的内容和质量上有着更高的专注度。

这些关于商业化的考量是每一个内容产品发展到一定阶段后都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在经历了一系列尝试并且花费三年的时间让听众接受广告这件事后,「坏蛋调频」选择和「糖蒜广播」、「迷失音乐」等一众播客一起,连同「摩登天空」成立了国内最大的播客集群。

虽然被外界一直戏称为「敌台」,但这些电台的主播们多年来却一直保持着不错的私交:三角龙」电台的「兔子」和「迷失音乐」的贺愉在王硕大学期间曾给予过他很多生活上的帮助;而「糖蒜广播」的老陈和 Demone 也曾在彼此的唱片公司时期和王硕、「伍叁伍伍」有过不同程度的交集。

「坏蛋」不坏

「我在媒体上班的时候一直就能感觉到一种危机感的存在,我觉得播客是未来商业上的一个机会,我们一直筹划着说把这些好的播客拉倒圈里面来,然后一块儿做点挣钱的事儿,基于这个我们合作了一个公司。」

尽管在外人看来播客正在经历它最好的发展阶段,但王硕却对此保持着谨慎的乐观。在《周末画报》工作七年的王硕至今仍会接到有关前公司广告投放的电话,但在得到离职消息并开始介绍坏蛋调频后,对方立马就挂掉了电话。

「我觉得什么时候一个播客一年的利润能达到两百万我们这种不安全感才会消失。」王硕从来没有因为那些不理解的人而产生鄙夷和愤怒。

「我非常喜欢达明一派的一句歌词——是我走得太快,还是你走得太晚。我很感谢那些走得快的人,也替那些走得晚的人感到遗憾吧。 」

本文图片由王硕和「伍叁伍伍」提供,部分照片由夏祺拍摄。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坏蛋」不坏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