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中年、前景、退路!中兴程序员的自我救赎——区块链!

2018年4月16日,美国商务部发出迄今为止中国企业在国际市场上受到的最严厉的制裁——宣布未来7年将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通讯销售零部件、商品、软件和技术。

7年时间足以拖垮这家香港上市公司。中兴的核心产品,从手机、基站到交换器,对美国芯片依赖很强,几乎不可能在其它地区找到替代方案。

中年、前景、退路!中兴程序员的自我救赎——区块链!

“124”(周一周二周四)的加班传统被打破了,因为无班可加。

“我们到了这个阶段,要给自己找退路了。”唐建说,来中兴五年了,从研发支持一直做到工程师,工资还是“没有几块钱”。

在日复一日的生活里,在一切都被规定,一切都被标准化,一切情感都小心翼翼的时代,我们反抗权威,但最终,我们都需要直面自己。

中年、前景、退路!中兴程序员的自我救赎——区块链!

离开中兴 投身区块链

周三上午十点,长沙中建软件园,唐建桌上摆了几本未开封的新书,书名都带着区块链几个字。

他现在的工作是基于EOS的Dapp项目,想做EOS主网上线后的第一批应用。

最近几乎每天都有人找他,过来咨询区块链的,问他比特币是不是泡沫;拉他做交易所的;拉他挖矿的,说将区块链和挖矿结合起来;更多的是拉拢他合谋发币的,有现成的团队,白皮书包装一下就上交易所了。

中年、前景、退路!中兴程序员的自我救赎——区块链!

这都是唐建在中兴不曾有过的待遇。唐建上一个项目是做社区电商,做了一年多根本没人理他们,在去年底都停掉了,一心扑到区块链技术业务上。

“传统互联网太辛苦,竞争太大,(产品)做出来后运营特别难,做得辛苦又不赚钱,传统互联网需要你本身需要一点实力。”

唐建的区块链启蒙是在2017年年中,从看到姚劲波的视频访谈开始的,视频上姚劲波说区块链是未来的颠覆技术。

进入区块链后,他感觉一切都在变好,或者至少,从被拒绝者变成了拒绝者。

“这些项目来找我们,我们都拒绝了。”唐建说,“为什么我们不接呢?是因为我们觉得现在区块链技术很难达到那一步。”

他的理想是做比EOS还要伟大的公链。最近有个投资人说想投他,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很缺人手。做公链的话至少需要5个全职技术,现在加上他自己,只有三个技术。

“公链不是什么人都能做的,需要扎实的理论,除了共识算法,其它诸如分布式系统、P2P、密码学都是之前就接触的。”

唐建之前在中兴做分布式存储。他指向窗外:“我们就是那栋楼出来的。”

烟雨缭绕,光线糊住了,很难看清他指的是哪一栋。

“最高的一栋。”唐建说。

那栋深棕色大楼隐藏在一群住宅楼中,乍一看不起眼。这曾经是湖南最前沿最具技术的一栋楼。

唐建在那栋楼里待了四年。2012年他刚毕业,进中兴时,中电产业园还是一片黄土地。

后来湖南发展麓谷,全称麓谷高新科技园,类似武汉的光谷、北京的中关村,被称作湖南的硅谷,排列着若干个类似中电产业园这样的科技园,聚集了互联网、机械、医药等湖南最高新的行业。

区块链这股风刮到长沙是今年年初的事情了。

“EOS是我们的信仰,我觉得这是一种颠覆模式。”他觉得区块链3.0时代到来了。

程序员的中年危机:40岁前赚够养老的钱

在长沙,留给唐建们的后路很少,“适合去的公司一只手也数得过来”。

像唐建这样,辞去一个稳定的工作,去投入未确定的风口,是极少数。唐建多数老同事仍然待在中兴。

这考验的不仅是舍身一搏勇气,还有承担失败代价的实力。

唐建目前还没有拿到投资,也即是说,目前养家的压力全部压在李健妻子身上。“我一直劝她找个轻松一点的工作,女人不要那么累的,要照顾孩子,她心理承受力又差……”

人到中年,身不由己。华为宣布34岁员工不再续约后,很多程序员的目标是“40岁之前要把养老的钱挣够,40岁之后开始养老”。

若按照中兴的工资水准,唐建觉得养老有点困难。身边干了十几年的同事,工资也才不过一万出头。

唐建本来预备6月拿到年中奖后,去付新房的首付,但由于中兴事件,他不能保证这次还有年中奖。

另一边,又是区块链带来的财富诱惑。

唐建说,在深圳,一些中兴同事从今年初开始纷纷拥抱区块链了,“工资翻两三倍四五倍,还能学新技术,为什么不去呢?”

中年、前景、退路!中兴程序员的自我救赎——区块链!

唐建在中兴一直在做底层技术,“钱少活多客户要求还多”,不懂外面的世界。

唐建总结在中兴的四年时间做了三件事:结婚、买房、生孩子。至于技术上成就,没有。做的“还是本科毕业就能的事情”。

出来创业后,唐建觉得一定要做离钱近的行业。“现在发现,金融是离钱最近的行业,区块链就是技术加金融。”

错过的时间,唐建想用区块链补上来。“我之前真的浪费了多少时间,其实回过头来感觉什么都没干,你说玩游戏去了吗?游戏也没玩多少,也没泡到妞,干的是什么呢?真的想不起来干了什么。”

他找来同事:“说真的,到时候要做公链,你考虑一下啊。”

唐建说,现在百度阿里真正的大牛还没有出来呢,现在还有机会。“现在这个公链还是烂泥巴路,你只能开拖拉机,你不可能开跑车。”

唐建说,程序员都有一个梦想,在没有生活负担的情况下,琢磨技术。

他只想研究技术。他的梦想是在半年内成为“区块链界真正的专家”,而不是现在半吊子的专家。

与此同时,唐建的顾虑也正在于此,他怕区块链会和前几年的互联网金融一样,昙花一现。

“泡沫肯定是会有的,看看币圈的各种炒各种乱各种割韭菜,但是我知道区块链技术是趋势,对技术的掌握是实现自身弯道超车的唯一机会,这个行业会越来越好。你想EOS团队一年赚了40亿美元,在哪个行业能做到这点。”唐建称。

关注【ITSTAR区块链学院】深入了解

区块链技术概念

区块链技术落地应用以及未来发展

为什么要学习区块链技术

区块链技术的学习路径

入门、精通、实战系统化课程

私信【学习】免费领取区块链技术学习必备资料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中年、前景、退路!中兴程序员的自我救赎——区块链!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