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一位 64 岁老人搞了个公众号,粉丝 24 万,路数还真不一样

退休后,军事专家张召忠办起了自己的微信公众号——“局座召忠”,名字就取自网友们对他的戏称。他自称“隔壁张大爷”,开始主动拥抱年轻受众群对他的戏谑、调侃、甚至是被“二次元化”。

来源: 时尚先生

(微信号:esquirecn)

原标题:生活教会了张召忠 | 搞了微信公号后,可把我忙死了

一位 64 岁老人搞了个公众号,粉丝 24 万,路数还真不一样

为什么要搞微信公众号?

去年7月份,我在“八一”之前退了休。

我腾出时间来就搞一些新媒体的事情。主要想法就是:人老了要不断地学习、探索、实践,要跟上这个时代的步伐,不能产生代沟。

我经常研究批评美国的一些80岁左右的这些老人。他们现在看中美关系,还有一个冷战思维,还是比较传统的观念。我说我得自己加强学习,跟上时代步伐,不能跟年轻人产生代沟,两张皮。二十一世纪了,你脑袋还在二十世纪,真的不行。

我去参加《最强大脑》的录制,这个节目组里面全是年轻人,他们就老问我这个微信的问题。我说啥叫微信?这才知道。我没有微信,也没有朋友圈,因为我没这么多时间跟大家聊天,大部分时间用来看书、学习。但我为什么要搞这个微信公众号?这是个问题。

我的核心想法就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跟年轻人说不上话了?

我们好多传统的东西,一些年轻人他不看了。如果这样时间长了以后,这是个大问题。因为我就是搞这个的,跟媒体接触、跟舆论接触。现在的情况就是,你可以说,但是他不听了;你出了很多书,但是他不读书;你播新闻联播,他不看。他每天就是扒拉扒拉手机,这就是问题,是个大问题。

我们总说80后不好,然后又说90后这帮孩子们不行,现在又开始说00后。不能老是这个样子,年轻人是中国的未来,不能说一代看不起一代,要想办法接近他们。他们不看书,那他们看什么?看手机。你整天说手机上的东西色情暴力、乱七八糟,那我们作为党培养这么多年的知识分子,没有好东西,我们就创造点好内容不就完了嘛。

所以我采取的方式,就是跟新媒体、自媒体结合。这样有时效性,还增强了跟大家互动交流,而且影响的面也广——我写本书也就是卖十万册,但是新媒体不一样。我现在微信公众25万粉丝了。

“欢迎继续P我的图”

没想到,搞了微信公号之后,我感觉这个事情有点“上当”了,因为我这个人的基本性格,是轻易不要涉足一些陌生的领域,一旦涉足了以后,就要把这个事搞好。所以可把我忙死了。

我是12月30号开始弄这个事的。一开始我以为我自己就可以搞好,结果逐渐找来五六个人一起搞。这个东西把我累得够呛,因为每天要更新。然后他们又说什么要用H5软件,以后还发展到我自己的所有视频、音频,我自己的节目、写过的文章,都要上这个微信公众号。这需要技术维护,需要专人。

我通过朋友找来了五六个小伙伴兼职,我又没有钱——我这微信公众号没有一点官方背景,官方没给我一分钱,就是一个退休老人自己莫名其妙搞这么一个玩意儿,最后我每个月的工资就全扔在这里头了,全用上还不够。以后我慢慢发展发展,看能不能自负盈亏。

我这人不喜欢休息,过年的时候我从大年初一就开始写。现在我们的模式是,我写了文章,然后再给小伙伴们让他们帮我包装——编辑、配图、配标题。因为像我这种人严肃了一辈子了,感觉还得要稳重,但年轻人喜欢那种花里胡哨的玩意儿,所以我得让他们替我包装。他们那种语言,跟我们是完全不一样的。我是写不出来的,必须是这帮小孩。

有时候他们会出错,但我这个人倒是比较好脾气。昨天我在微博上看了一个“哔哩哔哩”,他们给我弄了五六十个样子。小孩们玩嘛,他们P图也得花好长时间的。给我P成个白马王子什么的,我说你们给我弄还挺漂亮的!能费那么长时间给你P个图也不容易。我从来不说他们,我还挺高兴。过年的时候我给他们录了个拜年视频,我说:哔哩哔哩的小伙伴们好,欢迎你们继续P我图。

我很慎重批评年轻人,他们有他们自己的世界观,要理解他们。说什么 “我是将军”、 “我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都多”?你站在大高台上跟他拿着喇叭讲话,他听你的吗?你必须要下来跟他好好地说话,不要摆架子,小孩才听你的话。

也不要说你出来教育谁。谁听你?你一个退休老头还来教育人?就是跟他们交朋友,给他们讲故事。我说话你不愿意听,那你愿意听什么呢?愿意听故事,那好,我给你讲故事。

“网络战争”

我核心的问题,就是这帮孩子们现在在想啥,他们喜欢看什么,我怎么讨他们喜欢、说他们爱听的话。要让他们先接受我,别烦我,慢慢慢慢的,我再跟他们表达我的想法。什么爱国主义、国防教育的,我不跟他说这些,我跟你讲故事可以吧?你听明白这故事那不就是接受爱国主义了吗?

现在这帮年轻人,根本不知道打仗是怎么回事了。比如说钓鱼岛问题,2012年满大街反日游行,结果现在又都跑日本去,看日本哪儿都好。你得研究它背后的一些事情。这个问题你不想想,不是很可怕的事情吗?你跟他讲什么理论,讲什么主义,他全不听。不要去搞那么多大而化之,孩子们烦这些。时代在进步,不要用那种老的传统的东西去跟他讲。

我真正意识到年轻人的问题,是从两三年前,那时候我们的网络状况比较混乱。我在2000年出版了我的第一本书,就是关于网络方面的——《网络战争》。我提出来了“网络战争”这个概念。所以网络比较混乱以后,我就感觉这个里头一定会有舆论战的成分在。

舆论战,有相当一部分是外国的一些反华的东西,它会拿钱在网络上培养这样的人来攻击你;还有一部分,是他通过网络钓鱼的方式来发展中国的一些网民,让你发一个消息、发一篇文章,他给你多少钱。而这两部分都是我的研究范围,是国家安全的一部分。

在这些势力的带动下,就出来第三个层面——会有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跟进,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两三年前我就关注到了,但当时军队不让开微博、微信这些东西,所以说我就着急,我说怎么现在是这个样子?

我当时想跟年轻人说话。我们要争取年轻人,团结建立广泛的统一战线嘛。你光采取管理的办法,建高墙、建大坝。但你还得疏通,对不对?咱们大禹治水最重要的还是疏通啊。你得看出哪个管道出问题了,要去疏通。

我们自己要加强网络安全。你采取的措施就是,不要让大家看见,躲起来给它删掉,这是一种办法。但是我感觉更重要的办法,还是我们要用自己的声音,用好的内容吸引大家,让大家感觉原来是这么回事,消除误解。

就像“雾霾防激光,海带缠潜艇”,是这样吗?你把原始的东西放出来,我录节目的时候到底说的什么,那样大家才会明白:原来是这么回事,误解张老师了。

所以像退休了之后,我就想,我必须要深入其中了。不然的话我连网络都不知道,连字都不会打,连微信公众号怎么弄都不知道,那你跟人说什么话呢?你必须要懂这套东西,跟年轻人才能交流。

“隔壁家张大爷”

基本上我的出发点就是这个。你说我这个出发点,我跟谁说去?我跟哪个单位说,“你赞助我点钱吧”?他不明白我,会说“怎么还有这种人呢?”所以我就是自己弄。我这人就是,我看准了,就自己弄。

我现在也退休了,就是一个退休老人,隔壁家张大爷,就是这样。这就行了。不要把我想成以前干什么的,那是以前了事,俱往矣,没了,现在就是张大爷,就是这样,聊天。不存在那种我还要保持威严什么的。

所以不容易,我又不能像当个领导,下边几个人听你指挥似的。你现在就是隔壁张大爷,你号召,没人听你的。你都没权、没钱,一般号召谁听你的?所以必须要自己干。我不知道中国还有谁64岁还自己单挑一个微信公众号。

我退休了,我开了自己的微信公众号,政府和军队一分钱没给我,是我自己的个人行为。那这样,我就可以开始站在中立的立场上,就开始胡说八道吗?那是不行的。你党性原则必须在那里的。这是一个大是大非的问题,这是一个基本的政治观点的问题。我退休以后发表的任何评论,比原来更慎重了,而不是随便妄言了。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一位 64 岁老人搞了个公众号,粉丝 24 万,路数还真不一样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