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我在湾区住了 30 年,我确信科技公司已经毁了它

简评:湾区本地人(特别是没搭上房地产这趟车的),对于科技公司并不友好,他们认定科技公司是居住条件变差,房价暴涨,交通不便的罪魁祸首。比如之前写的这篇「Google 雇佣了 30 人专门调查失窃的特供自行车」,谷歌附近的社区居民普遍觉得用谷歌的东西天经地义,因为是谷歌欠他们的。

我在 1987 年搬到旧金山市,City by the Bay 是一个包容艺术家、梦想家、同性恋者、怪人的家园。我在这里认识了很多朋友,找到了工作,并且学会了永远不要把这座城市叫成「Frisco」,在旧金山,生活从不传统,因循守旧。我觉得这里就是我的归处。

十年后,我的湾区住宅开始发生变化。科技公司及其员工对旧金山和东湾进行粗暴地对待。房价飙升,湾区文化开始消失。

诗人和革命者被推到边缘,创意思想家不再,这里围绕的东西只有一个:科技。以下是科技公司破坏旧金山的方式。

1.科技冲击着旧金山原来的包容文化,并且不可逆

我在湾区住了 30 年,我确信科技公司已经毁了它

我对朋友和邻居进行了一次非正式的调研,调研内容包括如何看待科技从业者以及科技行业对湾区的影响。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想到房价。

湾区的平均房价是 161 万美元,如果你不是在科技行业工作,那么还是别惦记在这里买房了。

我的一位朋友曾评论说「旧金山是一个富人城市,没有人去倒他们的拿铁咖啡」。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已经退而求其次,搬到了更便宜的东湾或者更远的地方。

即使可爱、时髦、充满活力的奥克兰也无法避免住房维基。随着旧金山的房价过高以及越来越拥挤,大量科技工作者也涌入奥克兰导致了哪里的房价激增。

湾区现在不再是一个年轻人怀揣梦想和创意,就算没钱也能实现价值的地方了。如果这种住房趋势保持不变,年轻的诗人将不再聚集在 City Lights Books 或在 Caffe Greco 分享提拉米苏和思想。这对湾区来说是一个损失。

2.生活在培养皿中

我在湾区住了 30 年,我确信科技公司已经毁了它

扎克伯格以「Move fast and break things」为座右铭创建了 Facebook。许多科技公司也以其作为指导思想,他们做事不会征求你的允许而是在事后努力求得你的原谅。他们快速的迭代,打破原有的规则,反正当地的房价就是这么被打破的,这本来是个笑话直到后来所有人都笑不出来了。

最近湾区居民还发现了另外两家创业公司正在努力让我们的生活变得「越来越好」,无论我们是否愿意。Lime 和 Bird 正在推出共享电动滑板车业务,努力帮人们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问题,然而无论是湾区政府还是居民,都不太喜欢那些在人行道上东奔西跑的电动滑板车。

3.不明所以的建筑热

我在湾区住了 30 年,我确信科技公司已经毁了它

湾区常发生地震,但这并不能阻止这个地区的天际线不断的抬升,正如最近纽约时报所报道的,这些高楼大厦正在让这座城市面临着巨大的风险。

事实上,旧金山市中心大部分地区都建立在垃圾填埋场上。

当我听说了那座豪华的千禧塔以及售价数百万的高级公寓,在建成后 10 年开始下沉侧倾后,不得不承认我的幸灾乐祸,感觉很爽。

4.欢迎来到新的崩溃之中,就像旧的崩溃一样

我在湾区住了 30 年,我确信科技公司已经毁了它

近年来,科技泡沫的声音越来越大,这提醒人们,科技行业的火热不可能永远持续。

虽然千禧塔目前看来还是安全的,它也符合地震安全等级,但是它不可能永远安全。Salesforce Tower 虽然是新地标,但也可能是下一次经济崩溃最先倒下的先驱。

无论发生什么,技术人员完全可以拍拍屁股走人而让我们这些本地人清理遗留问题。要问我们这些本地人这些年得到了什么,得到了一句话「Don’t let the door hit you on the way out」(美国谚语:不喜欢待这你就走,放这里可以粗暴的理解成「爱待待,不待滚」)


原文链接:I’ve lived in the Bay Area for 30 years, and I’m convinced that tech companies have ruined it
推荐阅读:机器把我解雇了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我在湾区住了 30 年,我确信科技公司已经毁了它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