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微众银行的左右掣肘

微众银行的左右掣肘

不久前,作为五家首批试点民营银行之一的微众银行披露了最新的业绩数据:2015 年 5 月开业以来,微众银行的个人客户数已超过 600 万人。推出 10 个月的微粒贷主动授信已超 3000 万人,累计发放贷款超过 200 亿元。微众银行 APP 开户用户已近 50 万,总交易金额近 600 亿,管理资产超过 150 亿。

今年 3 月初,李克强在广东代表团参加审议前,曾专门向身为全国人大代表的马化腾了解微众银行的发展情况。在一年前,李克强同样在深圳的微众银行敲下了回车键,卡车司机徐军拿到了 3.5 万元贷款。这是微众银行作为国内首家开业的互联网民营银行完成的第一笔放贷业务。

目前,微众银行的产品仅有面向极小部分客户开放的“微粒贷”。由于没有线下营业网点,微众银行的用户还无法开立自己的账户。

去年年底,央行发布了《中国人民银行关于改进个人银行账户服务加强账户管理的通知》,通知中规定,个人银行账户将分为Ⅰ类户、Ⅱ类户和Ⅲ类户。而有无银行工作人员进行现场身份核验,成为了个人银行账户分级的关键门槛——这被视为监管层为远程开户做出的铺垫,不过 3 个月过去,民营银行苦等许久的远程开户依旧没有明确的时间表。

目前,微众银行的用户办理业务依然需要绑定其他银行的银行卡作为身份验证,这种弱实名账户无法办理现金业务。由于现行政策迟迟未有松动,微众银行至今无法办理基本的存款业务,这被认为是微众银行和另一家互联网银行——网商银行发展的最大掣肘。

开户是打击洗钱等违法犯罪活动的基础,因此央行对远程开户显得相当谨慎。在这种情况下,微众银行选择做“连接者”:一端对接互联网企业,一端对接金融机构。

“我们都说存款立行,但可能很多人没想到远程开户现在还没法实现。微众银行说自己要做‘连接平台’,可能也不是最初的定位。”一位银行业从业人士告诉动点科技,“最早大家对线上银行的设想是通过互联网吸收海量的低成本负债,另一端售资管产品实现资产出表,这样就兼具了海量客户与轻资产,跟传统金融业行程差异化。但由于开户问题,只能转变定位。”

由于无法吸存,同业市场就成了微众银行获取资金的主要来源。在日前结束的两会中,马化腾也透露,微众银行的资金主要来自于与其他银行的拆借、合作——而这意味着相比传统的商业银行,这些资金的成本更加高昂。

此前,微众银行曾与华夏银行等银行签署合作协议,开展包括同业授信、共同发放小额贷款、联名发信用卡、代售理财产品等多项合作。微众银行透露以后的收入结构中 90%以上将为手续费收入。

尽管微众银行、网商银行这两家纯线上银行获批、开业时都曾引起巨大的关注,但是由于始终未能获准远程开户,他们的业务仍旧以互联网理财产品为主。

“远程开户从技术上看已经没有什么难题,监管层忧虑的还是风险问题。”上述从业者称,“微众银行现在依托大股东腾讯的数据优势做一些业务,但挑战依然很多。”

微众银行的左右掣肘

在去年年底,招商银行抢在微众银行之前推出了“闪电贷”,这款产品同样依托于大数据的运用,通过手机就可以获得快速的小额贷款。而包括建设银行、中信银行、华夏银行等多家商业银行都推出了类似的网络贷款产品。

小额信贷是互联网银行对传统商业银行构成最大威胁的领域,他们也正在开始反击。为此招商银行还单方面关闭了微众银行的核身接口,尽管两天后双方就恢复了合作,但这也暴露了互联网银行不能开户的最大软肋——命运掌握在别人手里。

“传统银行也有自己的数据,而且这些数据往往更丰富、更准确。传统银行的客户信息一般都很严密,比如身份证、实名银行卡和消费记录等等,反而社交网络中的数据更难去还原一个用户的真实信用。”某股份制银行相关业务负责人告诉动点科技,“另一方面,金融的核心还是风控能力,数据越复杂、风控流程就越繁琐,在这一点上互联网银行还很难比传统银行做得更好。”

在去年 9 月,微众银行宣布行长曹彤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所任职务,由李南青接任。这曾被解读为传统金融人与互联网思维磨合的阵痛。

“这其实很正常,虽然互联网鼓励的创新,但另一方面我国对金融行业的监管相当的严格。 在互联网产业里,只要不违反法律,那想怎么创新就怎么创新;但金融行业完全相反,你只能干监管层允许你干的。 ”上述负责人告诉动点科技,“互联网人的思维和银行人的思维有很大的不同,但是即便是互联网银行,也得在银行的监管体系里生存。”

另一方面,银行业的竞争相当激烈,在同样的监管环境下,单靠互联网技术获得快速增长或许并不容易。

“大街上除了饭馆和商店,估计最多的就是银行网点了,传统金融业留下的市场很小。”上述负责人说,“另一方面,监管规则下各种各样的业务,别的银行早就做了很长时间了,互联网银行能创新的空间并不大。银行业的稳定始终是靠着大量的案例与教训积累起来的,互联网银行肯定也需要经历这个过程。”

在他看来, 在生存都面临压力的情况下,寄望民营银行像互联网公司那样快速发展并不现实。

“还是要结合自身的优势和区域特点,实现差异化竞争。传统银行的零售业务都喜欢高净值客户,微众银行做得就是以往零售业务的底端客户,这样就很容易形成标准化的产品和服务体系,把边际成本降得很低的同时获得海量客户。”

在去年 5 月推出了“微粒贷”后,8 月微众银行 APP 银行客户端面世,并与基金、险企合作推出“活期+”、“定期+”、股票基金三类理财产品。按照前行长曹彤的说法,微众银行目前业务进展是在一个正常的范围,第一年要做的系统搭建、产品构架和监管合规三件事,均达到了预期。

微众银行的左右掣肘

监管层对于民营银行的发展依旧满怀期待。银监会主席尚福林曾表示,民营银行已经进入常态化的审批程序,今后仍延续“成熟一家设立一家”的原则来推进新设工作,并且正在论证 12 家民营银行申请。而更早之前银监会副主席曹宇也曾透露,不久后会有新一批民营银行进入批设阶段。

不久前,温州民商银行在举行开业一周年记者会时披露,截至去年年底,温州民商银行实现净利润 1018 万元人民币,这让它成为了同批试点民营银行中第一家实现盈利的银行。另一家互联网银行网商银行也在本月晒出了成绩单:正式开业 8 个月以来,网商银行服务小微企业的数量突破了 80 万家,累计提供的信贷资金达到 450 亿元。对比微众银行,网商银行的贷款产品已经覆盖了创业型中小网站、天猫商家、口碑商家、农户等人群,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阿里巴巴多年来的数据积累。

当然,对于这些新生的民营银行来说,无论是资产规模、风险拨备、客户基础还是运营管理能力,都与传统商业银行相去甚远,从 0 到 1、另辟蹊径也许将经历一个漫长的过程。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微众银行的左右掣肘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