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17位杰出机器人学家为谷歌机器人业务支招,你有何高见?

图注:在2013年,谷歌收购了不止9家机器人公司。包括设计出机器人M 1(左)的旧金山创业公司 Meka;波士顿动力(中),一家以灵活四足机器人和先进的人形机器人(比如Atlas)闻名的位于马萨诸塞州的公司;Schaft(右)是一家日本公司,由一群开发新型人形驱动系统的东京大学学生组成,在2013年底的DARPA机器人挑战赛中,使用这个系统机器人获得了胜利。

在谷歌打算出售波士顿动力之后,很多人都很好奇谷歌如何处理其机器人业务。IEEE SPECTRUM组织的这17位机器人领域的专家、企业高管对以下几个问题分享了自己的观点:如果你是谷歌机器人部门负责人,可以任意处置之前收购的所有机器人公司,你会出售波士顿动力吗?你会针对什么样的市场做什么样的机器人呢?同样,我们希望机器之心的读者(投资人、学者、企业高管以及机器人爱好者)留言分享自己的真知灼见。

本文选自 IEEE Spectrum ,作者:Erico Guizzo、Evan Ackerman, 机器之心编译 :微胖、赵赛坡、吴攀、李亚洲

这些天,一群机器人专家无论何时聚在一起讨论本行,话题几乎不可避免的转到谷歌和它保密的机器人部门。他们在做些什么?

好奇是能理解的。自从谷歌收购一系列给人深刻印象的不同种类的公司,大步迈入入机器人领域以来,已经将近三年了。当时收购的公司包括Meka、Redwood Robotics、Industrial Perception、Bot&Dolly、Holomni、Autofuss、Schaft、Reflexxes,以及最著名的波士顿动力。 谷歌的机器人部门,拥有一些世界上最聪明的机器人工程师和部分有史以来最先进的机器人硬件。 谷歌一直在加利福尼亚、马萨诸塞州、东京这些秘密基地中默默地做研究,很少有关于他们计划的细节信息。 今年早些时候,随着谷歌重组成为Alphabet,机器人部门成为Alphabet技术实验室Googel X的一部分,Googel X被公司称为「登月计划工厂」 (moonshot factory)

如今,机器人圈对谷歌的好奇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特别是在彭博社获得Alphabet打算出售波士顿动力的消息并作出报道后。这条消息令很多观察家感到惊讶,但是,他们所说的最让人迷惑的是:Alphabet想要一并退出机器人产业。这家公司真的退出了吗?机器人团队解散了吗?

公司回应说,这并未发生。「X一直是长期项目 (包括硬件和软件) 的家园,而且我们已经有许多与机器人学有关的项目 (比如,Project Wing和Makani项目) ,以及对这类工作有帮助的实验室设备。」Google X的发言人Courtney Hohne在提供给IEEE Spectrum的陈述上这么说到,「我们在观察团队至今为止取得的一些伟大的科技产品,明确一些具体的真实世界的问题,机器人学能够帮助解决这些问题,并试着让调适登月项目来解决这些问题。我们想要喜欢上某个问题,而不是一种特定的技术。」

X实验室的研究可能继续成为谷歌内部激烈争论的话题。对外人而言,这是一个很吸引人的话题。每个人看起来对Alphabet应该或者会怎么处理机器人有不同的观点。事实上,一些机器人专家鼓励我们把这些观点收集并公开出来,引发争论。我们认同这个想法,所以,我们联系了近50位拥有不同背景的机器人圈内人士,提出下面的问题:

如果让你负责谷歌机器人部门,可以处置所有这些机器人公司,你会怎么做?你会针对什么市场做什么样的机器人?

很多人表示,由于与Alphabet的工作关系而拒绝评论此事。另一些人说,他们没有好的答案 (就像一位日本机器人总经理描述的,「我明确知道如何处理自己的机器人业务。很抱歉,我不知道如何处理谷歌的。」) 尽管我们刺激回答者做出大胆的回答,但是,没人做出过于疯狂的言论。 (比如,Meka-BigDog杂交的人首狗身机器人,让它来快递邮件。有人这么想吗?)

但是,我们还是收到了十几个有想法的评论,如下。在决定接下来做什么时,Alphabet和它的机器人团队的确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在如何将机器人从实验室带入真实世界的话题上,我们希望这里的观点能够有帮助增进这一话题的讨论。毕竟,机器人的成功商业化不止对Alphabet重要,对整个产业的未来也很重要。

在你阅读完这些评论后,我们希望了解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在留言区分享你的观点和想法。

1、Colin Angle,iRobot的董事长、联合创始人、CEO

17位杰出机器人学家为谷歌机器人业务支招,你有何高见?

谷歌购买的机器人公司看起来最适合仓库自动化工作或者更有趣的工作,距离商业化仅差最关键的一步了。无需用某种方式将包裹送上门的自动驾驶配送车辆,其意义何在?最大的挑战就是整合所有公司不同的工作安排和资源分配,从而专注一个项目。距离商业化最关键的一步,在我看来,就是必须给予足够的耐心。但它会改变世界。」

2、Jean-christophe Baillie,Alde baran Robotics的前首席科学官,Novaquark的创始人和主席

17位杰出机器人学家为谷歌机器人业务支招,你有何高见?

「我们要处理的核心问题是,要意识到 让机器人在现实世界中做事要比我们想象中的难得多。 的确,进步是有,比如Atlas的行走能力和稳定性。但是,不好意思,这还只是这个问题相当简单的部分。最难的部分是人工智能。我倾向于认为,我们不能强力打通我们解决机器人与环境交互的复杂问题的通道。甚至更复杂的,与人的交互。

在任何情况下,这让找到Atlas这样的人形机器人的应用更加困难。我猜,军方可在山区环境用来运输重量军事物资,山区不便汽车行驶。但是,自动化呢?或许可以用于核电站,如果设计的硬件能够承受放射性的恶劣环境。或许还能担当仓库物流助理,或者配送?

不那么严肃的说,一个人形机器人可能在未来奥林匹克竞赛中参加100米短跑?运动员版本的AlphaGo:我们能击败最好的人类短跑手吗?」

3、Ilian Bonev,加拿大高等技术学院的教授,Mecademic的联合创始人

17位杰出机器人学家为谷歌机器人业务支招,你有何高见?

「谷歌最近展示了他们研发的新型7轴工业机器人,看起来协作性很好。把所有他们清楚计划嵌入机器人的智能都算上,可以与Rethink Robotic的Sawyer或者其他协作机器人相媲美。事实上,他们在招募越来越多的工业机器人专家,包括对Kuba LBR iiwa和Fanuc 机器人系统熟悉的工程师。

记住优傲机器人 ( Universal Robots) 卖了3.5亿美元,他们做的所有工作就是3种协作机器人,比起波士顿动力的机器人,没那么复杂。但是,波士顿动力的价值可能要低于3.5亿。对我而言,谷歌专注工业机器人市场是非常容易理解的事。如果我是谷歌管理层,我可能收购Fetch Robotics应用于仓库。也可能收购Robotiq,肯定会出售Schaft。」

4、Gary Bradski,OpenCV 创始人兼CEO,同时也是 Magic Leap 先进感知和智能部门副总裁

17位杰出机器人学家为谷歌机器人业务支招,你有何高见?

「要理解我将要做的,我必须使用一个确切的比喻。谷歌创造了『谷歌快递 (Google Express) 』——一个和亚马逊日益增长的货物递送直接竞争的快递服务。这是一个 (显然对我来说注定的) 快递服务并赚取数十亿美元的尝试。如果谷歌只利用其网络服务帮助实现一个市场,那必然会让现在的谷歌成为一个巨大的金钱输家……谷歌应该只专注于为企业和消费者互相销售商品开发便捷的方式。和 Uber 与 Lyft 合作可以让快递更容易,但谷歌只为网络服务器上的电子付钱,而不是实际的汽车或工作人员。我在机器人方面做着同样的事。

首先,我会与别人合作实际打造小城市街道机器人汽车,通过它们将会出现在企业与人们之间递送货物的售后工作。我也会在机器人的其它方面做同样的事:使用 TensorFlow 深度神经网络引擎等很棒的工具,为机器人系统存储开发一个云存储平台,而且还有很棒的调试、网络调试可视化工具、数据完整性和正常运行时间的保证、方便的缩放等等。在经过训练的深度学习网络中打造一个市场并让其他人可以运行改进的机器人。为传感器、执行器等打造一个市场,但不要自己一个人去做。提供所有的其它谷歌服务:语音、地图、聊天、图像识别、AdSense 广告服务 (想象在一家超市中有一辆机器人车,它可以为你提供优惠券让你在购买时更换品牌) ,并将上述能力加入到在家中和企业里使用新机器人去购买和销售所有东西的方法中。

如果谷歌这样做,那么他们就可以自动从赢家那里获得分红,而不需要自己成为赢家。他们也对机器人有一个品牌评估,让他们可以在公司尝试开发新领域或在自己的领域正取得成功时明智地选择投资机会……谷歌的长处是这样的后端服务和前端软件和工具。发挥你自己的长处和业务规则是第一位的。」

5、Martin Buehler,华特迪士尼公司 Imagineering 部门主管研发的幻想工程师,IEEE 会士

17位杰出机器人学家为谷歌机器人业务支招,你有何高见?

「机器人有很多激动人心的应用领域,比如物流 (工业、订单履行、医院、酒店) 、家用机器人、手术等,但我认为与机器人匹配更好的是软件:将 ROS (机器人操作系统) 带向下一个阶段 (就像板载操作系统一样,外加上用于人工智能、学习、感知、技能共享等的云组件) 作为一种开源的资源,并成为新生的机器人行业的变革推动者,并从中受益——通过资助/收购最有潜力的初创公司 (硬件和软件) 赚钱、为额外的云服务收取费用、还有一般地可以组织机器人世界的信息。

至于移动/有腿的机器人,我相信它们短期内在迪尼斯乐园内有最好的能带来冲击的机会——现在,我们有大量有腿的角色急着在我们的全世界的乐园里活过来。我们有一个商业case,我们正在招聘!」

6、Henrik Christensen,佐治亚理工学院机器人与智能机器研究所机器人学教授和执行主任,IEEE 会士

17位杰出机器人学家为谷歌机器人业务支招,你有何高见?

「对我来说谷歌机器人的应用是显而易见的:

1)电子商务将成为巨大的推动力。今天,大部分人都直接在亚马逊上在线购物,这意味着谷歌将广告收入输给了亚马逊。 谷歌应该参与到电子商务服务中,比如 Google Express,这样可以把更多收入赚回来。 为了使其经济上可行,就需要能够从卡车卸货/装货以及拿起货物并使用运输包装材料进行包装的机器人。来自 Industrial Perception 和 Meka 的专业技术是为此目的服务的明确候选项。

2)谷歌已经在谷歌眼镜、手机和可穿戴设备这些小型电子设备制造上着实花了很多钱。拥有他们自己的小型设备制造能力将会给他们带来巨大的成本降低。

3)新型家用机器人有很大的潜力可以生成关于家庭成员使用模式的新数据,这让企业可以开发新的服务,帮助业主节省电力,并在没人在附近时完成特定的功能(如吸尘),以及在有人的时候执行其它功能。

4)波士顿动力的可以穿越任何地形的机器人的经验,可让谷歌街景/地图测绘地球上的任何区域,而不只是可以开车到达的区域。波士顿动力的机器人是可用于自动测绘的非常棒的平台,而且还开辟了用于其它服务的更多可能 (地理信息系统) 。尤其如果可能将这些应用与 Schaft 开发的自主能力结合起来的话。」

7、Ryan Gariepy, Clearpath Robotics 首席技术官

17位杰出机器人学家为谷歌机器人业务支招,你有何高见?

「谷歌有一个大多数创业公司都只能梦想的资产负债表、消费类产品大批量生产的经验、优秀的视频会议软件、显著的消费者品牌价值、低成本和低功耗的 SLAM (即时定位与地图构建) 系统、以及非常有效的面部识别和语音识别系统。如果说谁会打开现在看起来在消费市场和商用空间有超高利益的室内机器人市场,那就会是他们。

当然,这并不一定要用到整个范围的机器人技术和几年前将这些技术引进到他们公司的团队,也不会让隐私倡导者感到特别安心,但它确实为机器人变得在日常生活中真正常见开启了大门。」

8、Michael A. Gennert,伍斯特理工学院计算机科学教授和机器人工程项目主任

17位杰出机器人学家为谷歌机器人业务支招,你有何高见?

谷歌的使命是组织全世界的信息。机器人让该公司有能力在那样大规模的信息的基础上采取行动 。谷歌已经拥有了海量的关于人类整体 (我们的搜索请求、我们安卓设备的定位、我们的任务、我们的喜好和厌恶) 和个人的信息。将这些知识和移动机器人结合到一起,你就能得到伴侣机器人 (或助手机器人)

和 iPhone 结合了多种设备 (信息、电话、iPod、手表) 的方式类似,伴侣机器人也结合了远程呈现、交互、操控。你想要 Jibo (未被谷歌收购) 的交互能力与 Meka 的操控能力与波士顿动力和 Schaft 的移动能力与 DeepMind 的学习能力。这个市场很巨大。有人可能会需要给儿童、老人和为健康等行业提供的版本。你必须保持其机械构造尽可能地简单——那是物料成本所在;但价值是在软件中——那是开发成本所在。」

9、Vijay Kumar,宾夕法尼亚大学机器人学教授,IEEE 会士

17位杰出机器人学家为谷歌机器人业务支招,你有何高见?

「机器人很困难。每个人都声称只要开发出了硬件的抽象概念,机器人就是软件的问题了。而且开发硬件确实正变得越来越容易 (我同意这篇文章中的说的大部分内容) 。但在硬件/软件接口上还有很大的难题,主要是因为软件根本上是离散的而硬件必须与连续的世界进行交互。尽管这样的区别在自动无人机和自动驾驶汽车中并不重要,但它在需要与真实世界进行物理交互 (如:接触) 的任务中是一个主要的问题。

波士顿动力在驱动执行、传感和控制 (尤其是使用液压) 方面拥有世界级的专家,他们关注的重点是腿的位移运动 (locomotion) 、平衡和灵活性上的非常困难的问题。一个人还能在其它地方使用这种系统吗?显然在需要操控的任务中需要。腿就像手臂一样;平衡中的稳定性和鲁棒性等价成抓取和灵活性中相似的性质,然而,控制位移运动和控制操控并不一样。而且我们知道 2 岁幼儿都比我们最好的机器人更灵活。所以,在操控上还有巨大的发挥空间,尤其是在可接受使用液压的行业中。

所以只要想一想需要在生产车间、仓库、自动化存储和检索系统、军事物流业务 (顺便一提这占到我们的国防部的花费中很大一部分) 和发电站与反应堆建筑维护中需要机器人操作的任何广泛的应用——你需要波士顿动力那样的解决方案。

[关于其它的谷歌机器人公司],我同意 Gary Bradski 说的 Industrial Perception (工业感知) 的技术是『登上许多月亮的楼梯』:仓库机器人、抚育商店 (我们正与 Walgreens 就此进行合作) 、老人用的家庭机器人 (我确信未来5到10年内就会有了) 、帮助酒店顾客的机器人 (Savioke 已经在做了) 。Meka 和 Redwood 也在这个操作空间中。但如果让我负责的话,我会选择波士顿动力和 Industrial Perception 」,并以我上面谈论过的应用为目标。」

10、Robin Murphy,德克萨斯A&M大学计算机科学和工程学教授,及机器人辅助搜救中心(CRASAR)主任,IEEE 会士

17位杰出机器人学家为谷歌机器人业务支招,你有何高见?

「如果我是一家财大气粗的大公司,我会接受机器人是所谓『正在形成』的市场,就像网络购物一样,将需要 10 年左右的时间来上升。机器人是不会直接替换人类的创新,所以人们很难想象怎么使用它们——因此这个市场正在形成。创新扩散理论 (theory of diffusion of innovation) 表明潜在的终端用户,而不是开发者,需要试验这些应用看它们是如何工作的 (而且不只是物理上的,还有人机交互)

但是,机器人必须非常可靠,软件也必须能足够定制化,让终端用户可以修补或改写机器人,这样就能让终端用户找到『杀手级应用』。本质上讲,你可以将寻找机器人的最好、最有利可图的用途的任务众包出去,但只有当你拥有足够好的、可以轻松重新配置并且软件足够开放的机器人才行。我会集中精力开发带有可定制软件和用户界面的通用型地面、空中和海洋机器人,以便让他们的正式员工 (和客户) 找到最佳的应用。

为了确保开发工作是尽可能向着最可靠的、可重新配置的和开放的机器人前进,我建议开发者专注于应急响应领域。灾难是最苛刻的应用,伴随而来的是许多不同的技术的持续测试和用户。举几个例子,想象一下从消防救援队、海岸警卫队和美国红十字会那里得到的想法和反馈的财富价值。专注于应急管理也将产生积极的社会效益。」

11、Paul Oh,内华达大学(拉斯维加斯)无人机和自动化系统实验室主任,无人操纵空中系统(unmanned aerial systems)教授

17位杰出机器人学家为谷歌机器人业务支招,你有何高见?

「谷歌收购这些机器人公司后不久,我和来自学界、产业界以及政府的许多同僚聊了聊他们对谷歌接下来打算做什么的看法。我自己的看法是,『谷歌是一家信息公司』,下一代供应链的要求是实时,全面监测以及材料处理。我推测,能够行走 (波士顿动力,Schaft) 、操作 (Redwood,Meka) 、看 (Industrial Perception,Bot&D联络员) ,加上人工智能 (DeepMind) 的机器人能让下一代供应链成为现实。我同事当中,有一半说,那真有意思…另一半说,我太买谷歌的账了。

为什么那是重要的?能知道『供应链的脉动』,就会提供许多有关部件的信息,它们来自哪里?谁订购他们,它们会去往哪里?进行打包、装载、卸载、堆叠等材料处理的机器人提供了『测量 (而且可能控制) 』供应链的手段…我 (很乐意) 惊讶地看到最新Atlas通过举起和搬运盒子来完成材料处理任务。」

12、Nic Radford, Houston Mechatronics 的联合创始人和CTO

17位杰出机器人学家为谷歌机器人业务支招,你有何高见?

「在Youtube上看到的那些和机器人业务赚钱之间,存在着巨大鸿沟。准机器人创业公司一直竭力找到解决真实世界问题的相关又经济的方案。放到比赛里, 人形机器人相当笨拙,毫不夸张地说,没啥希望,更别说一个成本合理的模型。 那并不是说,诸如人形机器人的技术不能找到一个数以百万美元的市场,但是,机器人确定无疑会很好地改善工作。而且,唯一潜在的市场很可能就是军方,也是谷歌可能会回避的市场。

因此,我会怎么处理一系列类似谷歌收购的公司?呃,在HMI这里,情况清楚而且我们已经在处理中,但是,我想瞄准任何机器人创新从未染指过的数万亿美元的石油和天然气市场…从未有过,一个目前对采纳机器人解决方案持开放态度的市场。

非常坦白地说, 如果谷歌确实决定告别波士顿动力,我认为谷歌方面大错特错 。谷歌很可能是少数有资源真正解决人形机器人难题的公司之一。而且这是个可以解决的难题;仅需一些重要投资,然后坚持别去管这些公司,让他们自己去工作。但是很不幸,无论好坏,当今在机器人业务上赚钱的难题远不那么迷人。而且我认为,甚至谷歌也不能持续资助游戏结局如此不清晰明了的机器人业务。」

13、Mark Silliman,Bold Robotics CEO

17位杰出机器人学家为谷歌机器人业务支招,你有何高见?

「请记住谷歌从第一天就立下的战略。成为信息流的中心,而不是内容或物理产品 (显然,现在有Chromebook,但即便如此,那也是竞争第三方的产品) 的生产者。如果要我猜,谷歌对成为IoT (允许各种机器人/传感器/机器通过网络交流) 的数据协议首选要感兴趣地多,而不是制造具体硬件。

比如,我怀疑他们真的会为大众生产汽车产品。相反,他们会想要控制有多少竞争中的汽车公司的产品会『思考』和『交流』。要点是:软件之王,而不是硬件之王。当然,类似逻辑也能很好地运用到汽车领域之外。」

14、Siddhartha Srinivasa, CMU计算机科学教授,Personal Robotics Lab主任

17位杰出机器人学家为谷歌机器人业务支招,你有何高见?

「谷歌已经向我们传递出梦想中的搜索技术,但是很难过地看到,当它尝试其他事情时,似乎费劲了。如果你收购了一家人形机器人公司,你不该惊讶他们制作了 (赞爆的) 人形机器人视频,这些视频会让人担忧,也会引发对机器人和就业的质疑。作为一家公司,谷歌拥有巨大潜能和资源来研发真正帮助人类的技术。

单在美国,就有超过600万需要辅助护理的人,他们的生活质量和尊严决定性地依赖于照看者 (这些照看着越来越难找,雇佣价格也不菲) 。研发看护型机器人需要硬件、算法、交互界面、软件工程以及用户研究的『联姻』。我相信,谷歌拥有解决这一难题的专业广度。而且,在真实世界里布局看护技术,它也有金钱后盾。那也是我要做的。」

15、Tandy Trower ,Hoaloha Robotics创始人和CEO

17位杰出机器人学家为谷歌机器人业务支招,你有何高见?

「如果我有那种机器人技术,那么,我要做的和现在正在做的事情,不会有任何不同,比如,我会将它们用于为老年人打造机器人伴侣!请记住,我认为Hoaloha Robotics 不是一家机器人学技术公司,而是机器人学应用公司。对于我们来说,机器人学是达到目的的手段。我们的研发很少关注一般机器人学,更多关注如何将相关技术运用到人类难题上。易言之,我们的目标不是替换人类,而是增强人类。

那么,我到底要做什么?我要让[Aaron]Edsinger将他独具匠心的人性Meka技术用于我现在正在打造产品的下一代上。Holomni或许能够在我们正在研发的全方位驱动的基础上得以改进。Leila Takayma是一位令人印象深刻的斯坦福HRI社会研究人员,他曾在已故Dr.Cliff Nass的指导下进行研究,后者曾是Hoaloha Robotics的学术顾问。我有把握如何将研究投入使用。类似地,Crystal Chao,曾在乔治理工Andrea Thomaz指导下从事研究;在人类—机器人交互方面,她也进行了一些很棒的研究。

在应用方面,Shaft和波士顿动力仍然面临巨大的挑战。或许他们可以将自己的技术用在某些体外骨骼产品或其他场景中,比如,有消防员/搜索救援市场或建筑工业领域的应用吗?我们不是仍然需要能够帮助清理福山核灾难场所的机器人?这种技术似乎会非常适合对人类有害的作业环境。太空探索方面呢?至于Bot&Dolly,我可能想要去咨询斯皮尔伯格和卢卡斯。」

16、Bram Vanderborght, 比利时布鲁塞尔 Vrije大学机器人教授

17位杰出机器人学家为谷歌机器人业务支招,你有何高见?

「我会观察谷歌的核心竞争力,其中之一就是将信息以更简单的方式提供给用户,这些提供信息的方式经历了电脑、智能手机 (可穿戴设备) ,理论上下一步就应该是机器人了。 (假如我是谷歌的决策者) ,我会倾向于让全球的用户每天都与机器人互动,这样就意味着几乎可以放弃在机器人假肢、外骨骼、救援机器人等领域的产品,因为这都是一些特定领域的市场。

当然,赚钱也是必须的。谷歌绝大多数的收入来自于在线广告以及移动应用商店Google Play。利用机器人,谷歌同样可以收集用户的海量信息,比如他们的行为习惯以及兴趣。这样可以更进一步地优化广告的精确推送,甚至未来的机器人还能帮助用户做出购买决策。另一方面,我认为谷歌有可能开发一个类似于Android的机器人操作系统,开发者们可以在这个系统上开发更多特定的机器人应用,比如针对儿童以及残障人士。

我会从社交互动机器人入手,这样就可以将机器人的复杂性掩盖起来,机器人可以利用语音、情感、手势来进行互动并提供信息。所以,我看好类似于Pepper和Jibo这样的机器人平台。谷歌完全可以开发这一个独立的机器人操作系统平台,并允许其他公司使用,这样做的好处就是,大量机器人公司紧密围绕在谷歌周围,这些机器人将通过无线与云端连接,大量计算都会在云端完成,机器人之间甚至还可以互相学习。

长远来看,我希望机器人能够胜任家庭和办公室的一些体力劳动。要实现这个目标,这些机器人需要在生产时设置如何与人类协作的功能,同时还要考虑工作环境与预期的不同。这种方法将使得机器人逐步具备面向消费者市场的能力。」

17、Manuela Veloso,卡内基梅隆大学机器人教授、IEEE 会士

17位杰出机器人学家为谷歌机器人业务支招,你有何高见?

我关注的是整个社会从机器人身上获得更多福祉,比如教育、医疗、服务类等等。基于我现在的研究,我倾向于服务类机器人,比如我曾经在实验室开发的CoBots。这个产品的灵感是使用多个可移动的机器去执行某些特定人物,比如搬运东西、规划路线和监控周遭环境、为人类在室内环境提供信息并且引导他们。

一个重要的需求就是,机器人在做这些工作时要非常稳定并且坚固。我们采用新的方法实现这个目标,像我们提出的自主共生的概念,指的是机器人知道自身知觉、物理和推理上的局限性,进而主动向人类寻求帮助。举了例子,如果一个机器人去送信,它就会要求人将报纸放在机器人的篮子里,或者当机器人要准备去大厦的另外一层是,机器人会要求人类帮它按电梯。让机器人摆脱人类的帮助,还有很长很长一段路要走。」

转载请联系公众号:机器之心(almosthuman2014)获得授权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关注微信公众号虎嗅网(huxiu_com),定时推送,福利互动精彩多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17位杰出机器人学家为谷歌机器人业务支招,你有何高见?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