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网心科技陈磊:双创最大困扰是啥

网心科技陈磊:双创最大困扰是啥

网易科技讯 3月27日消息,2016 IT领袖峰会今日在深圳召开,网易科技和网易创业Club全程直播和专题报道,欢迎关注网易科技全程现场直播。

在本次IT领袖峰会上,网心科技CEO陈磊接受了网易科技的采访,介绍了目前网心科技发展的现状以及面临的问题。

陈磊判断,随着家庭用户带宽需求的增长,对CDN的需求可能也会大大地增加,此外从供给端提供服务的这一端来看,未来的2、3年里面,所有做CDN的企业,都会是一个高速发展的阶段。

同时对于去年开始的一大批CDN价格战,陈磊认为, 中国创新创业最大的困扰就是自杀式跟随,“多少企业烧钱,其实我也没看出来它怎么变成一个有价值的企业。我们当时提出重新定义的原因,因为我们能做这样的价格,当然也会有人跟随。我觉得最终你还是要去看,在技术上有没有创新,它的成本结构是不是合理的。”

网心科技目前所经营的业务是CDN服务,过去被蓝汛、展讯两家公司垄断整个市场,而网心科技成立不到两年的时候,由原迅雷的旗下的云计算业务拆分而来,陈磊在加盟之前曾担任腾讯云计算业务负责人。

陈磊认为网心科技进入相对红海的市场,基于两个基本的判断,“第一行业规则不合理,第二大背景是整个互联网带宽的需求在高速增长,有这两点再有一家企业在市场上讲和做突破还有很好的增长,自然而然的就把它推上去了。”

目前,网心的业务主要在点播、直播加下载等三个方面,这三方面也占据了整个带宽市场的70%以上,陈磊介绍网心通过技术的改革,大大减少了CDN的成本,这也是过去一段时间内给网心进入这个市场大大增加了底气。

以下是采访实录:

网易科技:目前其实在整个迅雷这一块,网心是一个独立的公司,前几年提的云加速的概念还是有一些交叉?

陈磊:它是从迅雷的技术里面孵化出来的一个相对独立的一套技术产品,迅雷的核心业务今天还是大下载,还是迅雷最核心的业务。网心是迅雷孵化出来的一个相对独立的公司,这家公司的特性是云计算。

网易科技:其实这个是一个很技术的领域,你们是不是2B做到2C的市场了?

陈磊:所以我们做这个业务的方式跟他们是很不一样的,我们今天的销售团队只有3个人,这是没法想象的。我觉得我们做这个业务的方式是更透明去降低销售环节的成本。你想想看,你要去养一个几百人上千人的销售团队,这些人都要能够生活,他的提升比例要多高呢,对吧?你如果是同样的业务体量,你只有3个销售,这样比例就不一样。我们无论是在销售环节、还是在商业模式技术环节,我们都是在想办法去降低成本的,我们给整个社会带来的价值也是大幅度地降低计算成本。

从人类计算领域的发展过程来看,这是至关重要的,很大程度上过去人工智能中间有一个十几二十年的断章期,所以这个事情对我们是很重要的。为什么传统的公司需要这么多销售,我们不需要,我们用一个更公开透明的价格,用一个更简单的销售去做,我的价格就是全行业最低的。这是我的一个核心诉求、核心思路,我们本质上是一家互联网公司。

网易科技:在一个红海的市场,用低价的策略来打破传统的,为什么想进入这个市场?

陈磊:它虽然是一个红海的市场,但是它的技术相对来说在十年里面是很稳定的,也就是没有太大的创新和突破。从几个点可以看到,从过去的4、5年里面,很多的企业决定自己去做,而不是采购服务商的。因为技术难度没有那么大,专业性没有那么强了,甚至自己做得更好。首先自己做是便宜,甚至自己做质量更好,一个上千人的公司提供的产品还不如在我的公司里面,这不是我的主业,我建一个小的团队做的质量。这是这个行业的核心问题,这个行业核心的竞争力是什么?竞争力是销售打单的能力,这个是做量的公司的核心能力。

我们采用创新型的技术,我的价格低的原因并不是我去打价格战,这样业务是没办法持续的。而是说我核心能够做到价格低的原因,是因为我的技术创新,我能够在这样的价格里面做到合理的毛利。所以我们看到这个市场的格局之后,我们觉得第一做这件事情是有意义的,刚才讲的计算成本的问题。第二这个行业的现状是不合理的,所以我们就想去突破它。看起来的确我们今天进入这个市场以后,对我们来说还是比较顺利的。

网易科技:去年有一部分类似CND厂商都在通过打价格战来进行市场推广,对于这样的现象网心是如何判断的?

陈磊:中国市场的竞争是非常激烈的,为什么在中国的模式创新很难,为什么呢?因为有自杀式跟随,你做模式创新我跟你用同样的模式,我比你还便宜,虽然我没有利润。

中国创新创业最大的困扰就是自杀式跟随,你看多少企业烧钱,其实我也没看出来它怎么变成一个有价值的企业,当然他为用户提供了很大的价值,但是他提供的价值基础是这个企业不能长期持续发展,企业反正烧投资人的钱,是这样的一个态度。我们当时提出重新定义的原因,因为我们能做这样的价格,当然也会有人跟随。我觉得最终你还是要去看,在技术上有没有创新,它的成本结构是不是合理的。

当然每个公司它都有独特的技术,也都有独特的商业模式,甚至有独特的资本资源,这个拿腾讯和阿里来讲,肯定是很厚的。我觉得最终的是技术本身的突破,如果只是说我卖得比人便宜,因为什么原因,我觉得即使给社会带来了好处,这个好处是短期的不可持续的。

网易科技:其实在这一块业务现在投入的资源有哪些?

陈磊:网心这个公司有150人,我们公司的核心资源就是人才,网心的团队里面工作经验超过10年以上的差不多四分之一,技术人员占技术团队的接近一半,虽然我们只有150人,但是我们整个人才的质量是在行业里面非常好的。所以这个是我们投入最核心的资源。

网易科技:在科技领域很少关注到CDN这个板块,其实大家对这个东西还是很陌生的,这个行业未来的发展是如何?

陈磊:这是我们去年做了之后,我说得稍微自大一点,这个领域一下子热了。大家都看到机会了,这个机会是很明显的,就是传统的公司的运作模式,你买CDN就像买玉石一样,你懂行就买得好,不懂行就花很多钱买这个东西,甚至服务不好。这个行业存在这么多不合理,有不同的公司进来去重新规划重新定义这个市场,我觉得是不合理的,当然它的大背景是整个互联网带宽的需求在高速增长,有这两点再有一家企业在市场上讲和做突破还有很好的增长,自然而然的就把它推上去了。

网易科技:现在很多企业例如阿里都开始做类似企业级的市场,这一块除了传统CDN以外,其它的互联网巨头也进来了,您觉得这些进来以后对国内的格局和市场的需求有什么不同的改变吗?

陈磊:市场需求的增长,主要还是用户需求的增长,家庭带宽光纤化。现在咱们看光纤化的进程今天已经推动到中后期了,因为提速降费的政策,我们预计百兆光纤将会变成主流,占用户家庭带宽的绝大部分,不是很长的时间。随着家庭用户带宽需求的增长,对CDN的需求可能也会大大地增加。

从供给端提供服务的这一端来看,我觉得未来的2、3年里面,所有做CDN的企业,如果他公司的管理和运转正常,都会是一个高速发展的阶段。虽然市场也有更多的竞争,但是市场整体的需求的增长还是很大的。有点像2012年的时候手机市场,几乎所有的手机厂商销售额都在增长,我觉得是这样的一个情况。今天进入这个市场的,我觉得都会在市场高速增长的过程中获益,同时我预期规模会挺大的。

网易科技:咱们去年也跟小米等其它的公司有一些合作,现在咱们的CDN出了以后,我知道小米很多服务有一些加速技术,新的CDN跟他们那边有什么样的一些合作?

陈磊:我们做CDN的这家公司叫网心科技,小米是我们的客户,比如说他们春节晚会的直播是我们做的,效果还是很不错的,用户量很大。所以小米是我们的一个很重要的客户,金山我们在做合作的讨论,特别是金山在存储方面有很强的优势,我们在CDN方面有很强的优势,我们在积极地开展强强合作。

网易科技:因为现在光纤化,大家对带宽的需求会增大,实际上带宽的需求家庭有7、80%是视频的需求,后期我们的很多业务会不会跟这块有关系?

陈磊:我们今天只做三块比较聚焦的业务,就是视频的点播、直播和下载,点播业务和直播业务的体量今年是挺大的,下载业务有一些代表性的产品,当然体量跟视频还是有比较大的差距。

网易科技:比如说下一步肯定还是主要在视频方面做加速吗?

陈磊:这个市场点播、直播加下载,其实占了我们整个网络带宽的使用量,目前可能没有一个很精确的统计数据,但我们分析觉得有占了70到80%,这个行业本来也是这样的,而且未来这个比例可能会更高。

网易科技:之前的时候比如说有路由器,也是在做这方面的加速,现在有什么样的区别?

陈磊:路由器这个产品最核心的问题:第一,路由器硬件本身它的功能和赚钱宝的功能相互之间是有一定矛盾的,同时把两件事情做得很好在技术上是非常困难的。他们互相之间又争抢资源,主要是内存和CPU的资源。所以后来我们就把赚钱宝的功能独立地做到硬件上,而不是做到路由器上,主要是本身它在技术的选择上当时的路径是错误的。第二,性价比也是有问题的,比如说我们在赚钱宝用4核的芯片,我们用的是盒子芯片,路由器芯片的性价比要比盒子的性价比要差,我们4核的芯片跟路由器2核的芯片价格是差不多的。但是因为智能路由器的负荷量和盒子的负荷量相比还是有很大差距的,所以芯片的性价比也是有很大的差别。

当然还有安全方面的问题,其实安全方面的问题也是很重要的。因为路由器这个设备,它是你所有的上网的上游设备,如果路由器被攻破了,对你家庭的网络数据隐私安全的影响很大。反过来赚钱宝是一个下游设备,它跟你的手机和PC在同一级别,如果它被攻破了,你的手机和PC跟它是隔离的,不会对你的手机和PC造成影响,还有包括散热等等很多原因。最终我们决定不去选路由器,其实路由器在开始售卖的时候,售卖的效果还是很不错的,在很短的时间里面我们已经卖出了很多的路由器,后来公司决定不做的主要原因,还是从技术、性价比、安全的角度考虑的。

另外,赚钱宝的功耗是非常低的,3瓦到5瓦,你跟路由器放在一起,你的功耗就做不到这么低,你的功耗可能是远远大于路由器加一个赚钱宝的。所以主要是出于用户体验和技术的角度,我们决定改成用赚钱宝。最后看效果也的确是蛮好的,我们的赚钱宝单台赚钱宝能够服务的带宽也是非常高的。我们曾经思考过要不要在赚钱宝装万兆瓦的,而不是千兆瓦的,这是有原因的。因为单独设计一个server和单独去设计一个路由器,和把这两个混在一起去做,这是完全不一样的。

网易科技:我们星域CDN这一块更多涉及B2B的上游模式,刚才我们也谈到业务模式和视频方面,我们之后的发展是怎样的?

陈磊:从宏观上来讲,我们其实看到了互联网的趋势,今天大会的主题叫《IT智能和共享》,实际上大家也看到,从去年开始技术创新成为互联网发展相对来说更重要的方面。在过去实际上特别在中国互联网领域,大家谈的更多是模式的创新、产品的创新、用户体验的创新,今天我觉得技术创新真的变成了包括IT领袖峰会的核心问题。在里面有一个核心的矛盾,在过去几十年里面解决得很好,大家可能对它没有关注,是计算需求的高速增长给计算成本带来的压力,你看计算量它的增长速度是非常快的。

伴随着计算需求的高速增长,拿人工智能来说,它后面的计算量在10年前,我记得20年前曾经有一段时间人工智能是非常火爆的,80年代90年代初有一段时间,人工智能是非常火爆的一个话题,当时还有第五代计算机语言,都是人工智能的计算机。为什么当时人工智能没有发展起来?核心的问题是计算的价格太贵了,当时的产业没有成熟到能够让人工智能可以很便宜的,你当时要花的钱跟今天花的钱相比,这个差距太大了,可能更重要的是一个经济条件的视角。

网易科技:而且当时也没有云计算的概念,当时都是用巨型机去完成的。

陈磊:云计算对计算的成本是一种方法,但还不是最核心的,最核心的计算成本的高速下降是怎么来的?第一是摩尔定律,这个是非常核心的,但是摩尔定律我们看到至少在现有技术的角度去看,摩尔定律是接近它的极限的。这是前两年炒得很热的一块,就是摩尔定律快到它的极限了,很少人思考摩尔定律到极限的时候会造成什么结果。当然云计算也是降低计算成本的一个方法,但是云计算的本质是什么?云计算的本质是说给你一台设备,你对它的使用效率是比较低的,你自己用这个设备使用效率低。我把很多很多的设备集中起来去管理,这个时候让每一台的计算设备使用效率高,从20%上升到60%,但是这已经是很难的了。所以云计算是把计算成本降低3到5倍,但是计算的需求3到5倍可能是微不足道的。

我讲的计算是一个广义的概念,其中包括存储、包括带宽、包括CPU,数据量的增大、数据交换的增多、视频、VR的出现,都会对计算量带来巨大的需求。怎么解决摩尔定律快到头了,云计算本身有很明显的上升空间,怎么解决未来计算需求的发展问题,而不会回到80年代90年代当时人工智能面临的计算成本问题。大型机的问题是什么?大型机的问题还是造价和维护成本太高了,摩尔定律让一个手机今天能够算过去大型机的问题,相当于过去几十万人民币甚至几十万美金的一个设备。

今天行业是要正视这个问题的,否则所谓的人工智能、机器人行业包括VR行业,是不是真的能够蓬勃发展?这是不一定的,我们怎么有效解决计算成本,有很多不同的思路,我们选择的思路跟今天大会的主题是差不多的,就是采取共享经济来解决这个问题,大幅度地降低计算边际成本。实际上个人手中的计算资源的增加速度,是远远超过企业甚至云计算公司的计算资源增加的速度。据2015年的一个报道是卖了3亿台智能手机,这个数字我们也不敢确认,还需要再查证一下,服务器的性能和手机的计算性能是差一个数量级的。

我们今天在做的一件事情是什么呢?采用共享经济的模式重新定义云计算,甚至云计算这个词对我们来说不是最恰当的表达我们在做的事情的词,但是我们在产业的初级阶段,也许将来可能真的会出来一个计算模式是跟云计算不一样的。我们今天采用的方式是用共享经济的方式,去极大地降低计算的成本,这条路在带宽计算资源上,我们今天做到了商业化,而且也很明确地能看到走通了,我们对未来的成功是抱有非常高的信心的。

但同时这项技术也能够在云存储和大数据的计算领域同样是行得通的,难度各有不同,我们选带宽这个领域,但是它实际上是可以应用到计算行业更多的领域去。所以我们怎么去定义网心公司的使命?我们定义网心公司的使命的时候,我们当时想了一个英文,意思是“我们的使命就是以技术创新去改造这个社会的计算技术,通过共享经济的方法来降低成本,支持互联网发展,让资源变得更加有效”。所以我们的使命就是去改造这个社会的计算技术,通过共享经济的方法来降低成本,它是一条可行的路之一吧,肯定还有其它的路等等,包括纳米物理都是解决计算成本问题的。我们选择这个方法可能实用性更强一点,今天的技术瓶颈主要在大数据的处理和机器学习预测这些方面,我们面对这么高的分布式的节点,每一个节点的能力相对来说较少,对我们预测用户行为比如说把文件部署到最合适的节点,把用户调度到最合适的节点,这两个方面等有很强的技术。

但是我们没有挑战物理学的底线,我们挑战它能不能变成一个商业化的技术,纳米物理能不能创造出商业化。今天我们还是用看起来可行和成熟的技术去改造,我们觉得是更现实和更行得通的,当然技术挑战非常大。今天很多人觉得很难,我们今天能够做到商业化的水平,至少在一个档次上竞争,但是这项技术本身它的空间是更大的,我们在技术上做得更好,能够获得更好的服务,因为节点更近了,你本来要去三环上绕一圈再下来,我现在从胡同里走过来。

所以我们今天的技术还有非常大的空间,也许在不短的将来,在质量上会有质的不同,我们还在很初期的阶段,但是我们至少在这个领域里面看到了路子,在存储领域我们已经在尝试了,我们能够作出性价比远远高于行业今天的,大数据我们在思考,也是一样的。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网心科技陈磊:双创最大困扰是啥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