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O2O催生“新蓝领” 月嫂保健行业月薪最高

O2O催生“新蓝领” 月嫂保健行业月薪最高

2015年,大量资本注入O2O行业尤其是生活服务类行业,以“上门服务”为核心卖点的产品层出不穷。上门美甲、上门保洁、网上找月嫂、上门维修、上门按摩,等等,不管哪一类,发展核心都离不开一线服务人员。

O2O含义是Online to Offline,本义是从线上到线下,也就是从互联网到物联网,从虚拟到实体。笔者注意到,O2O产业不仅培养用户新的消费心理与习惯,其缔造的新商业模式也给“新蓝领”带来了新的发展机会。

一家行业机构发布的《2015年新蓝领薪酬报告》显示,2015年各行业新蓝领月薪平均为3163元,增长了4.3%,高于2014年全国CPI增长幅度2%。

报告分析称,从O2O自由职业者不同的行业领域和职业来看,月嫂保健行业月平均薪资最高,达到9320元,生活服务行业月平均薪资达7738元,丽人/美业达到6849元。在丽人/美业领域,美甲师收入高于其他O2O自由职业者,达到8014元。

提供上门服务的蓝领,其薪资标准十分“抢眼”。据一家行业机构发布的《2014年O2O自由职业者分析报告》也显示,O2O自由职业者个人税前月收入在5001~8000元间的O2O自由职业者最多,高于5000元的O2O自由职业者占到68%,9%的O2O自由职业者税前月收入超过1万元。

这个报告称,O2O自由职业者平均税前月收入已达到8312元,超过2014年白领收入最高的上海市,平均月收入为7214元。

根据这份报告,O2O自由职业者已覆盖生活服务、月嫂保健和丽人/美业等领域,包括收衣工、洗衣工、送餐员、家教老师、汽车评估师、育儿师、按摩师、足疗师、摄影师,等等。

对于消费者而言,O2O模式改变了很多行业的传统印象。

“记得之前这种家修服务,首先就是在小区散传单,在城区到处贴‘牛皮癣’,在那些传单印上师傅的联系方式或者你得去店里找,请师傅去你家里,价格不正规,一个师傅一个价格,修理质量又不好。”一名于姓市民说,他是家修App忠实用户,“感觉整个行业都正规起来了,价格很明确,之前叫的师傅完工质量都很好,没出过什么问题”。

事实上,维修师傅作为技能人才的代表,在市场中一直处在刚性需求的状态。在发达社会,技能人才一直是重点需要的角色,然而,在我国,由于技能人才长期得不到认可,“薪资低、工作辛苦”成了社会对“师傅”最主要的印象。

笔者发现,以北京为例,市面上有近10种家庭维修服务类App产品。大多集中于电路改造、水管维修及各类家电安装维修等。这些蓝领工人大多具备一定的维修经验,年龄在26~60岁之间,大多系男性。

我国一些维修工存在行业标准不规范、从业技术含量不高、高质量人才匮乏等问题。在互联网模式下,这些都得到巨大改变。以“万能小哥”“小二家”为例,两家公司都宣称招收维修工人时有严格的考核、培训、资料管理制度;从入户实施到完工清理告别都遵循标准化的服务流程;专业的配套服务工具,推出标准化的服务统一着装和统一车辆,等等。

“月薪过1万~3万元的手艺人,在这里有近千名;月入3万~5万元的手艺人,在这里有近百名;甚至有几位手艺人,已经迈入月入7万元的门槛。”某O2O美甲公司的美甲师招聘启事上这样写道。

这或许正是“靠技能吃饭”的手艺人在O2O浪潮下备受热捧的缩影。为何有如此高薪,高薪现象能否持续,笔者采访了长期关注蓝领群体的河北工业大学经济学教授李景元。

在李景元看来,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人才薪资是由供需关系决定的,劳动力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商品,其价格在人才资源稀缺的状态下自然会催生出高工资,“O2O产业发展需要线上也需要线下,这些新时代的蓝领就是线下环节的最终实现者”。

中国新时代的蓝领已经不是原来简单的蓝领﹙Blue-collar worker﹚了,不再指一切以体力劳动为主的工资收入者,也不是那些厂矿工人、农业工人、建筑工人等等活跃在生产作业现场的群体。“九年义务教育尚未普及到高中,但是高中教育实际上已经渐渐大众化了。在这些新蓝领中,几乎全部都有着至少高中或以上的文化背景,许多从业者都有着大专及以上的学历层次”。

一份行业机构发布的《2014年O2O自由职业者教育程度分布数据》也显示,O2O自由职业者教育程度偏技能型,中专/技校/职高学历最多,占比36.2%;其次是大专学历,为27.5%,硕士及以上的高学历和初中及以下低学历分别占比2.4%和3.8%。

李景元认为,新时代蓝领有着和传统的蓝领更高的学历层次,又可以从事体力体能劳动,还有着自己的一技之长,有着很强的实践动手操作能力,“这样的蓝领,我把它定义为灰领”。

事实上,当前互联网经济热潮之下,竞相涌入的资本的确使蓝领阶层的收入发生质变。李景元认为,这是互联网接入物联网的红利,它的经营方式是从市场直接连接到生产作业现场,刨去了原先复杂的线下成本。

李景元认为,劳动力的供给方与需求方需要不断磨合。高薪是对一线从业人员的一种激励,是发展O2O渠道所必需付出的。

李景元认为,政府应当降低青年进入O2O行业的门槛,“之前国务院废除了一批职业资格证的认定,这几年国家也加强了对技能教育与职业教育的发展,就应该是这个思路”。(实习生 蔺壮壮)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O2O催生“新蓝领” 月嫂保健行业月薪最高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