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How Might We: 顶尖创新公司的 “秘密暗号”

译者按:居然连提问的方式都要讨论,是不是太过于抠细节太夸张了?沃伦 · 贝格尔是《绝佳提问:探询改变商业与生活》的作者。这篇文章里,他充分强调了使用恰当的语言系统对思维的影响。仅仅是改变发问的方法,便能开创出更多可能性。是心理暗示?试试吧。

Google、Facebook 和 IDEO 是如何开始创新这个过程的?他们通常从这三个词着手:“我们”、“可以”、“怎样”。一些当下众所周知的顶尖企业,在解决棘手的创意挑战时,会先问:我们可以怎样提高 X…… 我们可以怎样重新定义 Y…… 或者我们可以怎样找到一种新的方法来完成 Z?

这并不复杂:“我们可以怎样(HMW 即 how might we)” 这种方式确保创新者正在使用最佳的措辞提出正确的问题。这项日渐风靡的实践的支持者们说它带来了令人惊奇的效果——它被看作是语言具有激发创意思考和促进协作的力量的有效证明。

当公司内部人员试图进行创新,他们通常会用抑制性的词而不是鼓励性的词去形容他们正面临的挑战,商业咨询顾问 Min Basadur 如是说。他过去四十多年曾向不同的公司教授 “HMW” 这种询问法。“人们可能会以这样的提问开始‘我们怎么才能做这件事?’或者‘我们应该怎么做那件事?’” Basadur 解释道,“但只要你开始用像‘能’和‘应该’这样的词,你就隐含着这样的判断:我们真能做成这件事儿吗?我们应该做吗?” 当替换成 “可以” 这个词时,他说,“你就没有妄下判断,从而帮人们更自由地做出选择,开创更多的可能性。”

Tim Brown 是创新设计公司 IDEO 的 CEO。他讲到当他的公司接受几乎所有类型的设计挑战时——IDEO 的业务包括从设计新产品到为医疗提供新的解决方案的各个领域——总是通过问 “HMW” 开始。Brown 观察到在这句短语里,每个词都有助于激励创造性的解决方案的产生。Brown 对我说:

“‘怎样’这个词代表了解决方案是存在的——它提供了创造的自信,可以’意味着我们可以把想法抛出来,可能有用也可能没用——无论怎样都没关系。‘我们’则意味着我们要一起做这件事,相互补充相互促进。”

“HMW” 方法在 IDEO 已经通用多年,但它的起源其实要追溯到 Basadur 早年在宝洁担任创意经理的时候。1970 年代初,宝洁的市场团队正为与高露洁棕榄的一款新品香皂竞争而拼命。这种名为 “爱尔兰春天” 的香皂以一条绿色条纹和诱人的 “提神醒脑” 为承诺的卖点。

当 Basadur 受邀协助该项目时,宝洁已经测试了 6 版自行研发的山寨版绿条纹香皂,但没有一款能胜过爱尔兰春天。Basadur 认为宝洁团队问的问题本身就不对(“我们怎么才能做出一款比 XX 更好的绿条纹香皂呢?”),然后很快就让他们问了一系列野心勃勃的 “HMW” 问题,并最终以 “我们可以怎样创造一款属于我们自己的更加令人神清气爽的香皂?” 结束。

这个方法开启了创意的闸门,Basadur 说,接下来的几小时里诞生了成千上百个关于令人神清气爽的香皂的可行方案——最终团队将寻找神清气爽的主题聚焦于海滨。据此团队开发出了一款海洋蓝与白色条纹的香皂并命名为 “海岸”(还能是什么?)。它凭借着自身优势迅速成为了一个明星品牌。

就像 “海岸” 的故事告诉我们的,“HMW” 这种方法远不止这三个词的运用,它还有更深的内涵。Basadur 采用了一个更庞大的流程来引导人们提出正确的 “HMW” 问题。这包括提出很多 “为什么” 问题。例如,为什么我们这么拼命去制造另一种绿条纹香皂?同时他鼓励宝洁团队不要执迷于竞争对手的产品,试着站在消费者的角度看问题:对于他们来说,归根到底,一切与绿条纹无关,只与他们想要的神清气爽这种感觉有关。

渐渐地,Basadur 把 HMW 这个方法从宝洁带到了其他公司,其中包括科技公司 Scient。设计师 Charles Warren 便是 Basadur 在那里的信徒之一,而且在加入 IDEO 的时候他把这套理论引入了新东家。Tim Brown 承认,一开始听到这个词的时候,“我是怀疑的,这听起来有点不靠谱。” 但不久之前,Warren 告诉我,IDEO 在召开全公司大会,“大会上整整 700 个人一起练习 HMW。”

随着 Warren 离开 IDEO 加入 Google,极易传播的 HMW 方法找到了新 “宿主”。近来,HMW 又被曾和 Warren 一起做 Google + 项目的 Paul Adams 从 Google 带到了 Facebook。

有迹象表明 HMW 方法可能也在非营利组织中得到了应用。当 IDEO 的创始人之一,前两年刚过世的 Bill Moggridge,在 2010 年被任命为库柏 · 休伊特国家设计博物馆的馆长之后,他也引入了 HMW 方法。在博物馆开始工作后不久,他和博物馆的工作人员们拍了一张合照——每个人的 T 恤上都印着 “我们可以怎样……”

Min Basadur 认为对于公司而言,浪费时间问了些错误的问题和试着解决错误的困难都是正常的。他说:

“大部分商业人士遇到‘寻找问题’和‘定义问题’的情况时水平有限,MBA 课程并没有教这个。”

为了填补这一空白,Basadur 开设了一家咨询公司,Basadur 应用创新公司,主要以 HMW 问题法为中心,发展他的 “单一的” 有创意的流程来解决商业问题。

HMW 的支持者说这种形式的提问几乎适用于任何领域的挑战——尤其适合那些雄心勃勃但依然可以实现的挑战。Brown 说它并不适用于范围过大的问题(“我们可以怎样解决世界饥饿难题?”),或过于狭隘的问题(“我们可以怎样在下个季度将盈利提高 5 个百分点?”)。找到合适的 HMW 问题来问是个过程,Brown 说:“你需要找到那个最佳点。”

本文原载于 HarvardBussinessReview ,由 ONES Piece 塔娜编译。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How Might We: 顶尖创新公司的 “秘密暗号”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