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深度】并不只有煤老板 更多“傻钱”涌进深圳创业圈

1

每个月的9号,深圳的一家五星级酒店都会有一场500多人参与的天使投资会议。但这并不是普通的专业投资活动,参与其中的人也并不都像专业投资人一样穿得西装革履、谈吐文质彬彬。

他们有时会对一些并不新鲜的科技话题产生浓厚兴趣,有时也会聚集会神地学习每一项简单的专业投资技能。在高兴的时候,他们可能还会当场掏钱,决定投资一些创业项目。

会议由深圳的投资人培训机构“前创汇”主办,培训的人当中有许多是珠三角本地的富豪。几年前,这群人还是珠三角的风云人物。他们游走在制造业、出口、贸易的上下游,拥有属于自己的厂房,生产珠三角工业发展需要的原材料以及零配件,在短时间里积累了大量的财富。

在金融行业,普遍称这类型人群为高净值客户。然而在今天,他们还渴望成为另一个身份——天使投资人。

吕景斌就是前创汇活动的其中一员。在微信朋友圈中,他还在发布着刚刚生产的红木和五金产品图片,但在线下,他却经常出入于由前创汇主办的投资人培训活动。

跟许多工厂主类似的是,吕景斌在八年前从湖南到珠三角创业,从五金到红木家具,他已经拥有了好几家工厂。“现在年营收在1个多亿。”吕景斌对界面新闻记者说。

珠三角制造业的危机可能是促使像吕景斌这样的企业主转型为投资人的最重要原因。

吕景斌说,公司主营制造业,每年可以达到一亿多元营收,但如今制造业整体利润在下降,订单数量不断下滑。虽然公司暂时还没有受到太大冲击,但他已经决定不再往这个方向投入过多的资产。

一次偶然的机会,吕景斌认识了一个天使投资人并受到了启发,并从一个企业家扶持年轻创业者的角度,决心投入到天使投资这个行业。

在跌跌撞撞投资了几个项目之后,他掷出了1200万元作为天使投资的资金,并认为应该认认真真学习天使投资这门学问。两年左右的时间,他已经投资了好几个创业项目,有了一个像样的天使投资公司,并能够亲自进行项目尽调。在许多项目路演活动中,他已经可以对许多不成熟的创业项目提出一针见血的批评。

而在深圳,像吕景斌这样制造业工厂主类型的投资人正汹涌而来。一方面他们面临着传统产业利润下滑的局面;另一方面深圳“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氛围浓烈,加上有了新三板的退出机制,这些人已经蠢蠢欲动,急切想成为这一轮投资利好风向中的受益者。

创业投资与私募股权投资机构清科的报告指出,在政府鼓励“大众创新创业”以及升级“四众”的政策暖风鼓吹之下,2015年天使轮平均投资额已达491万元,相较2014年422.32万元同比增长16.3%。深圳前创汇提供的数据显示,在参与培训的投资人中,有33%的人来源于制造业。

去年新三板的突出表现,也为投资机构退出提供了一个好渠道,极大缩短了投资周期。这也一定程度上刺激了早期天使投资的热情。

目前深圳的VC和PE机构超过3500家,注册资本近3000亿元,金额的数量和管理资本的总额均约占全国的1/3。在中小板、创业板上市的企业总家数居于全国首位。

高净值和富豪资金入场成为天使投资已经也形成了一种趋势。清科报告称,在去年上半年中国二级市场急速上涨,造富了一大批上市企业高管及二级市场投资人。在国家政策的牵引下,高净值人群将天使投资并入投资组合中,形成了上半年的天使投资火热的空前盛况。

因为缺乏专业的投资知识,并拥有强烈的“花钱”欲望,所以在创业圈,这种类型的资金普遍被称为“傻钱”。

现在走进深圳的创业咖啡厅,可能会看到有许多中年大叔在其中转转悠悠,他们会悄悄地坐在创业团队旁边认真倾听讨论,并在不经意的时候说一句,“你这个项目很不错哦”、“你能不能具体讲讲你们的创业项目”。

进入天使投资行业似乎也成为了一种身份升级的标识。

在前创汇的培训中,一位年龄超过50岁的女性企业主练卫兰自豪地对界面新闻记者说,她已经拿到了前创汇颁发的合格天使投资人证书。在此之前,她是一个广东本地的珠宝制造工厂主,如今已经开始操着浓重的粤式普通话开始讨论天使投资。

2

如果要问起现在深圳什么最值得投资,很多人可能会毫无犹豫地回答房地产。从去年“3·30”新政至今,深圳的房地产投资热度空前,回报率也颇为惊人,甚至远远天使投资收益。

“买房需要几百万作为首付,除此之外每个月还需要月供,现在房地产价格处于高位,也很难转手。相比起天使投资,买房的压力要大很多。”练卫兰说,买一套房的钱天使投资都可以投十来个项目了,风险已经分散了。

按照前创汇的做法,参与其中进行培训的会员需要缴纳3万元的费用,入门投资门槛是100万元资金起,在通过业余天使投资人变为专业的天使投资人的同时,也可以让自身投资的项目获取更多的资源。

吕景斌认为,深圳有大量的机构带着培训天使人的名号,做起了创业项目的投资中介,达成交易后从中收取佣金。相比而言,前创汇并不承担这个角色,这家机构在优选筛选出一些项目之后,让5%-10%的专业投资家领投,再让会员机构进行跟投。一方面,如果项目能够持续成长,前创汇自身可以通过相对低廉的成本获得收益;如果项目失败,也可以让投资人和机构共同承担风险。

“一般项目退出时间会在3-5年左右,如果需要急着用钱,也可以跟前创汇内部的凯摩基金协定一个价格把股权卖出去,这个机构也就相当于典当行。”练卫兰说,这可以让新入行的投资人资金还有回旋的余地。

换句话说,这个机构本身也算是一家投资公司,但会通过培训投资人的形式,让更多资金进入到公司所看好的项目之中,同时在投资人逐渐成熟的过程中,给予创业者更多可以帮助。

前创汇创始人何晓霖说,虽然内地市场前景广阔,但是相比香港,内地创投的参与主体以小型投资者为主,而且金融投资教育方面比较落后。与传统的创投机构不同,如今的创投机构首先要介入企业项目运营的前期,重新设计企业的商业模式和运营战略,从投资人开始就要对创业公司带来帮助。

3

“虽然大量投资人涌入有利于提升创业环境,但最终可能80%的投资人都将成为炮灰。”深圳一位有着超过10年创业经历的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说。

长远来看,投资趋势有助于将富豪们的闲置资金集中起来,降低投资门槛,推动创业。但实际上,投资人如果选择跟投项目,占股比例一般很小,所以在创业团队中没有投票权;但如果选择主投某个创业项目,这些企业主比起其他投资方并无优势,他们在陌生的科技创业中并没有配套的资源给予创业者。

一位电商项目的创业者对界面新闻记者说,他在创业融资时通过同乡会的关系,在极短的时间内找到了一个富豪级的天使投资人。但随后项目除了获得一定资金之外的帮助,并没有任何配套的创业资源、上下游服务。而投资人最后也没有执行当时承诺的资金,最后创业项目不了了之,草草收场。

可以预见的是,在专业度极高的天使投资行业,有大量投资人是带着强烈的投机心理而来。“许多投资人都是受到了鸡汤刺激之后贸然进入天使投资,以为每个项目都会像独角兽一般。”上述创业圈人士称。

但与此同时,大量创业配套也开始觊觎这些“傻钱”。

从去年开始,创业孵化器、培训机构大量出现,以至于出现“孵化器太多,创业者不够用”的局面。深圳市工业设计行业协会执行副会长封昌红称,许多一线城市为了呼应创业者做了十几个创客空间,还要雇人去关空调、开灯、关灯,因为这些场所里面并没有创业者入驻。

投机的不仅仅是投资人,还有大量的创业者也是抱着这种心态。

吕景斌说,在深圳有许多创业公司带着一个制作完美、创意惊人的PPT在各地路演,许多新入门的投资人甚至会当场刷卡选择注资。但实际上,这种项目绝大部分都是骗局,在拿到融资之后,创业团队并不会对外公布披露财务状况,到最后许多项目创始人在拿到投资转化为个人利益之后,都是以破产的方式结束项目。

“优质项目也并不会选择这一类投资人的资金。”上述创业圈人士称,会选择接受富豪个人注资的创业项目一类可能真的急需现金流,但在专业机构不是特别受欢迎;另一类优质项目则可能利用众筹的方式进行创业项目的造势宣传等,本质上不是为了融资,而是为了获取更多的关注。

吕景斌称,他在早期的投资中也有过失败的经历,因此现在在投资项目选择上变得更为谨慎了。比如一般会选择有实体的项目进行重投资,而互联网项目则选择跟投。英特尔投资中国区董事总经理张宁宇也认为,投天使轮的时候,项目还没有成型的市场规模,没有很成熟的业务历史时,必须要先看人。

“在深圳做投资人,资金安全性排第一,项目流动性第二,收益才是第三。”吕景斌说,天使投资最好用闲钱,因为制造业本身赚钱就不容易,天使投资目前来看失败率还是很高的,所以要有良好心理承受压力,最好带着必亏的准备入局。

当然,并不是每个投身创投圈的企业主都像吕景斌这般看得透彻。随着更多热钱的流入,深圳乃至全国的创业创投圈子还会经历一番大浪淘沙,也许大部分的非专业投资人在交过了“学费”之后才会回归理性。

阅读更多有关科技的内容,请点击查看>>。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深度】并不只有煤老板 更多“傻钱”涌进深圳创业圈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