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坏男孩:一个“把妹达人”App如何获收入过亿

坏男孩是一个帮助男性提升自我魅力的 App。「废物测试」、「PUA」、「防护罩」,打开坏男孩的 App,可以看到很多词语用来展现男女交往过程中的心理活动和情感趋向。

2015 年 6 月,坏男孩开始用娱乐的方式录制教学内容,至今制作了超过 200 档视频,全网总点击量 3 亿多。

比如,一位小男孩总是被甩,10 年都没谈成过一次恋爱,幼稚、腼腆,真的是他单身的原因?通过一些教学视频,坏男孩 App 内的导师,用视频的方法向他讲解,如何从内在和外在改造自己。

而这些付费课程也成为坏男孩的盈利来源。3 亿播放量的同时,坏男孩收入达到 1.1 亿元。

在美国,也有相似的商业模式。1971 年生于加拿大,后来被称为「谜男」的把妹鼻祖,著有《把妹达人》一书。谜男最早也不擅长与女孩交往,后来通过变魔术,转为善于交往。2001,谜男开始线下教学,当时的课程费用是 500 美金,到 2007 年,还在美国电视台录制了把妹真人秀节目。

从谜男开始,PUA(Pick-up Artists,把妹达人)开始流行。原本的含义是指一群受过系统化学习、理论研究、以及操作实践吸引女性所需要的技巧,灵活社交的男人。 后来演变为男人建立「优质」生活模式的一种思路,也就是说随着自身形象、心态和社交能力的提升,不仅能吸引女性,自己也会变得更加优秀。

如果跟「坏男孩」联合创始人安小妖说上三句话,她基本就能判断出对面的男生会不会「追妹子」。

坏男孩的名字取自「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一谚语。在当下,被女生称为「好人」或者被发好人卡,对任何男生来说显然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坏男孩觉得他们不是真的要把男生教坏,而是希望帮助男生学会怎样更好地跟女性沟通,让女生喜欢他。

本文根据创业黑马举办的第三届黑马运动会,「坏男孩」联合创始人安小妖演讲综合整理。

坏男孩的群众基础从哪里来?

很多人会疑惑「坏男孩」这样的项目赚钱吗,怎么赚钱?实际上,我们已经通过坏男孩的 IP 变现,有了 1.1 亿的收入,小几千万的利润。

有些人说 IP 是一个符号,有些人说 IP 是一个人群,也有人说 IP 是一个人。在我看来 IP 是有广泛群众基础的文化符号。

就影视行业来说,IP 是降低风险的手段,因为 IP 有广泛的群众基础。《小时代》和郭敬明是近十多年国产青春文学成就最大的两个品牌。因为有庞大的粉丝,被拍成电影不会亏钱,这就是保险的手段。

对于坏男孩而言呢?

我相信在座的男士应该有一半是单身或者处在半单身的状态。1985 至 1995 年出生的男女比例是 127:100,到 2020 年中国将会有 3 千万的单身男性,其中有 1/6 会孤独终老。

这就是坏男孩群众基础,但如何把这个群众基础变现?

一、电影手游,拍 IP 电影,制作 IP 手游。

二、广告,创作一个 IP,向外招商。

不要尝试电商,大家的心智已被抢光

第三种 IP 变现方式是卖周边商品。

坏男孩之前尝试过电商的模式,考虑到我们的社群里面都是男人,他们对改变自身形象以及去追求女生有着非常强烈的需求。在这个时候,我们为什么不卖他们衣服?

这个逻辑是没有问题的,我们也是这么想的,然后我们就去干了,但失败了。

因为用户的心智已经被抢占了。

你可以为他们提供消费引导,就像知乎豆瓣上推荐你怎么买东西。但用户真正付费购买的时候依然是通过淘宝、京东,因为用户心智已经被占据了。全世界第一第二的可乐品牌你们都知道是百事可乐和可口可乐,第三是什么没有人知道。

用户没有办法接纳从你这里买东西是靠谱的,这是其一。另外,我们没有办法做大批量的囤货。一旦涉及到电商,势必就会有两个问题需要解决。一是你怎么样提供更多的商品,因为大家总是喜欢越来越多的东西,各种各样的选择,你没有办法提供这样的选择我可能会离开。

二是要降低我的成本,降低成本的方式是大批量地进货,用批发价进,用正常价卖出去,赚的是中间的差价。很残酷的一点是我们没有做专门的仓库。

我们当时做社区电商是非常失败的,各位可能在创业或者正准备创业,这是我们分享的一点社区电商的经验,哪怕你已经是一个 IP,哪怕大家非常认可你,但他们并不一定会为其他的东西去付费。

综上而言,三种变现模式,除了赚钱,对于坏男孩而言,基本上是不可持续的消耗模式,会快速消耗掉你的用户和粉丝。

就像前不久的电影《九层妖塔》,对原有 IP 造成很大伤害。伤害了对《鬼吹灯》热爱的粉丝,如果以后有人想用《鬼吹灯》去做东西,粉丝不会轻易相信。

所以,这三种方式一旦处理的不好,会消耗用户,会涸泽而渔。

解决群体性需求,推出增值业务

坏男孩的 IP 变现模式属于第四种——增值业务。

增值业务简单来说,就是类似于 QQ 会员。

国内大部分 IP 电影展现出的 IP 变现有两种模式:大制作的电影可以用知名 IP,降低风险,保证「小赚」,但不能形成爆款。另外一种情况是,像《捉妖记》,小成本拍电影,成就一个大 IP。

创造 IP 这么赚钱,为什么不这么做,反而要去赌别人的 IP 呢?

像坏男孩这种创业公司,不必要斥巨资赌 IP,我们可以尝试第二种方式,因为创造 IP 是一本万利的事情,不要考虑太多做不来、没有办法做。

对比美国男性的消费比例,大概可以对男人的需求得出一个结论: 本质上,男人的一生都在赚钱、在玩、在追求女人、在看体育、在赌博。这种「赌博」,并不仅仅是打麻将,可能是买彩票。而「博彩」和「体育」归纳起来也是「玩」。

男人一辈子都在干的事情就是「赚钱」、「玩」、「女人」。

继续下去,会发现一个更有趣的事,男人赚钱是为了什么?答案是:「玩」和「女人」。

因此,坏男孩觉得,任何基于男性消费产品无外乎满足男人在「玩」和「女人」上的需求。

坏男孩首先定位出一个庞大的男性用户群体,这个群体面临的问题是「女人」。基于这些问题形成一个庞大的粉丝数量,基于此再做成一个 IP,是可操作的。

基于大家的情感问题形成一个社群,会有很多人带着自己的情感问题过来,他们会觉得你分享的资讯对我是有用的。我也愿意为了获得更多的咨询而付费成为你们的会员,从而扩大社群规模,增值业务对原有的 IP 也不会造成损害。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坏男孩:一个“把妹达人”App如何获收入过亿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