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链大会|真格基金王强:投资界的未来在哪里?

今日,由亿欧网联合主办的“2016北京「链」大会——链接创业,坚固未来”在北京朝阳区悠唐皇冠假日酒店举行,致力于找到全国各大创业城市一批最有思想力的创业者,分享对创业精神、以及商业与技术变革的思考与探索。 真格基金创始合伙人王强 做了分享,要点为:

1)“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使创业者对于持有基金者的考量就变得其实异常的严苛,要求投资人必须撕开你资本傲慢的面纱,必须至少站在和创始人同一个起跑线上;

2)VC必须成为一个品牌型的VC平台,只有这样大量优质的创业项目才会在第一时间里,会得到你的优先的筛选;

3)我始终对所谓靠众筹拿点钱的企业能诞生,我仍然持非常保留的态度;

4)真格对创始人充满盲爱,任何事任何层次上的帮助,真格无条件帮助创始人,直到把接力棒交到A轮、B轮,即便交到A轮、B轮,仍然需要真格提供帮助,仍然提供帮助;

5)衡量VC一个最重要的东西看你每年帐面的回报,更重要看你投资存续期究竟表现怎么;

6)把创业当成实现终极目标的不断尝试,阶段性退出也算一种成功概率时,中国的创业质量会大大的提高。

以下是真格基金创始合伙人王强的分享干货原文(有删减):

非常感谢大家!大家听到现在我想回家的欲望超过创业的欲望,大家不想回家显然大家是创业者。这15分钟跟大家分享什么?

让我分享VC的未来,我和徐小平老师在办公室在想真格的未来在哪儿。做企业、做基金、做投资万变不离其宗的两个东西,第一坚韧不拔,第二持续忍耐。掌握这两点,最后可能会跑出不同的东西。

如果我把今天分享跟大家谈几点,这几年中国投资界在发生什么变化?围绕投资,世界简单分两面,一方面需要钱的一方面提供钱,供需两侧,创始人需要钱,基金可以给出钱,这个东西千百年来没变。

现在变的什么东西?由于移动互联网让创业平台或创业门槛变得极低,变得几乎零成本。什么叫零成本?最近大家体验比较深的网红诞生,网红就是零成本。拿个手机在自己的家里或租的房子里,吃完饭以后闲着没事说一段,最后突然一千万人来了,不需要推广费、广告,不需要任何东西,这样零成本的降低,使得商业各个层次产生前所未有各种新的形式。

从投资角度来讲,要回答这样一个或者呼应这样一个变化,VC从几个方面正在发生非常重要的变化。

从服务态度上做到这一点,真正现在在所有项目资源里,可能有些优质资源才会逐渐向你倾斜。随着资本膨胀,资金池的扩大,创业者他们获得的启蒙越来越快。以前任何一个创始人,只要谁给钱就允许他进入,现在创始人正在走入比较成熟的状态,他们必须通过理性分析谁的钱我才需要拿。在我看来资本,虽然一块等于一块,但从对创始人最后把他引向一个目标甚至终点来说,这个一块和一块不是等值的,这里背后有价值观的匹配,有经验的匹配,有资源的整合的匹配,还有一些思维方式启发的匹配等等。

所以回到了VC另一个东西,在如此众多资金汇聚的时候,大家千万别忘了一点,投资的本质是要追求回报的,为什么到回报?因为你投资企业,最后做的无论终极成功还是阶段性成功,无论被并购或做上市的,过至少不死,靠自由有机的成长能够赚钱的,就这三种形态,否则死掉无所回报了。

要想回报,资金在企业发展中,它只是一个重要的环节,但不是唯一重要的环节。因为你们经营过企业我也经营过企业,当年做新东方,大家没有想到新东方做做就把它最没有技术含量的公司做到纽交所上市,成为50亿美元的公司,现在算来有300亿。

我们就知道,这个东西最后从一个想法,靠一点资本的滚动,最后能够真正交出比较合格的答卷它靠的是什么呢?靠的深深扎入企业经营的本质里,真的呼应市场真实的需求,如果没有这两点,资本金汇聚的越多,你栽跟头的机会越多。

所以投资资本我可以想象,在未来若干年几何级数的膨胀,钱会越来越多。但越来越多能不能真正这些钱汇到市场上真正扎扎实实抚育出来独角兽,独角兽已经很正常了。因为在去年全球出现的独角兽大概有120多家,我这个数据不太确切,但中国已经诞生了40多家,我们仅次于美国硅谷,成为世界上第二个产独角兽的地方。

但是我们现在看看,独角兽在三五年前,从投资者角度理解什么叫独角兽?不仅仅是十亿美元的硬仗,你达到这个市值或估值或价值十亿美元,而且对独角兽的期待像微软、IBM一样,能存续20年、30年、50年。

但是最近的一些令人忧郁的现象也在出现,虽然独角兽诞生的速度超过历史上任何一个阶段,独角兽死亡的时间也超过历史上任何一个阶段。独角兽快速的诞生,如果省略过任何一个生命体必然经历的那些过程,那这个独角兽它实际上吹起来的独角兽,无论是市场吹起来的还是资本吹起来的还是其他原因吹起来的,这个东西当资本的动态一变,它的原形必然会曝露,因此它的生命力会展现出非常弱势的东西,它会哄然倒地。

第一个,从资金的聚集方式来说,因为VC第一个方式叫募集资金,不管自己出还是从别人拿,得有钱才能投出去。从募集资金这些年看各种尝试都诞生了,无论我们称之为众筹还是P2P,最后聚集一批资金池再去投,还是私募还是个人拿出钱来,资金汇集的方式已经发生多元化的转变。

但是回到资本机构的未来,让我来说无疑是,其实就在中国我们正在发生非常好的变化,这个变化在硅谷我觉得也没有体验到,就是由于大量的资本汇聚,由于大量创业项目或者是我们叫“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每个人都想做一个公司,这个东西对于持有基金者的考量就变得其实异常的严苛。

什么意思?在回到三四年前,任何一个基金面对一个创业者都是强势对弱势的状态,换句话说那个时候投资者少要钱的人也不多,但要想得到匹配也不容易。所以那个时候基本上资本是非常傲慢的,无论是什么层次的资本,个人资本还是机构资本都是比较傲慢的,因为他们认为我是非常重要的,我是稀缺资源,因为我才能决定你的命运。

但这三四年来,我们认为资本现在面对风起云涌创业大的氛围,千变万化商业形态天天在诞生,任何一个资本他要最后活下去,要让我谈VC的未来,他必须发生本质的内部的变革。

这个变革不仅仅是自己思维方式的变革,他作为一个投资者,面对创业者的服务方式,也要真正的从本质上产生真正的变革。这个变革一个最核心的东西就是,必须撕开你资本傲慢的面纱,必须至少站在和创始人同一个起跑线上。真格我们宣称我们要成为创业者的垫脚石,不是口号,是我们真正非常卑微企及的一件事情。

资本我更愿意跟大家分享一个东西,如果他VC的未来,任何一个VC无论是机构还是个购,我谈VC显然是机构,他们必须回答一个问题。无论你的钱有多少,第一个你所投入的,无论你的方法是什么,第一个时间能不能真正有效获得真正值得投的这些项目?不是所有市场出来任何项目都值得投。但是所有的VC首先面临一个问题,你能不能把市场上尽可能优秀项目,都在你的雷达上来展现?

所以VC必须成为一个品牌型的VC平台,只有这样大量优质的创业项目才会在第一时间里,会得到你的优先的筛选。因为这个是对后面你能不能投中,你能不能回报非常大,直接相关的,这是非常重要的。

任何一个VC如果在现在这种情况下,还只是闭门造车,还是用非常传统的生产方式,来一个一个去寻找这个项目来源的,首先在这个雷达上你所能看到的就非常非常少。

第二点,我始终认为投资如果从出资者心理来说,每个人都希望我出点钱最后得到很大的回报,但是如果你这个出资投的不是二级市场不是买股票,是投一个企业,期望企业最后给你带来回报。千百年来,从人类有了商业活动以来,一个没变的东西就是说这个企业它必须活着,必须带来有效性和提供真实价值,最后市场才会给它一个资本的定价,换句话说它才能带来回报,这个没有变。

你可以一夜之间爆红,如果你红不了十天,红不了一年,红不了五年,红不了十年,最后结局和你不红是一样的,利用弯路的时间烧了钱善终而已或不善终而已,从尘土最后归于尘土,做了一场空梦。企业最终能不能生存是最关键的,对VC来说,VC所有未来在于无论前面方式怎么变,你怎获得资本,你怎么获得项目源都不重要。关键在于你投入了以后,是不是能够和创业团体或创业者,真正的就这个企业在这个市场上运营,你那个方案有足够有质量的时间来跟他们分享。

所以在这点,前一段我看在圈里包凡发了一篇文章估计会得罪很多要投资的人,他说投资不是一般的人能玩的,这个话说的好像很霸气,为什么不让我玩?投资真正赚钱其实不多,跟二级市场一样。二级市场是零头游戏。股票市场能量不变就那么多,有赚的就有亏的,赚的是赚亏的人的钱,亏的把钱给了赚的人,不产生任何价值。股市大家亏的一塌糊涂肯定有人赚,钱到哪儿去了?

不可能。美国市场一样,香港市场仍然一样,资本市场不产生额外价值,不是大家进场赚钱越来越多,所有人赚钱概率越来越大,就那么几个。投资接近这样一个玩法,不是因为你投的越来越多,就能回报越来越大。因为独角兽首先就那么多,如果在全中国,去年你衡量你的基金的表现,它跟这40家独角兽你投了多少?真格基金我非常骄傲给大家分享一个数字我们投了其中7个,这个概率非常大。这7个可能把四年内全部基金,如果7个还能活,在不同时间退出,真格基金四年全部基金全部回来,不仅回来有极大回报。

我始终对所谓靠众筹拿点钱这个企业能诞生,我仍然持非常保留的态度。因为我知道企业最后经营来说钱很重要,但不是唯一重要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马云就做不成,马云他的话当年到纽交所借二百万美金没人给,他现在借了多点十五年以后,如果马云有那个钱呢?不可能的。回到VC的本质来说,未来看能不能。

真格怎么做到这点?

真正爱创始人。这个不是说的,所有基金都说我爱你们。但他爱什么?我和小平有一点,我们对人充满着盲爱。

资本从投资角度看,它是非常反人性的。街上走来一个人陈述点东西我决定掏一百万美金他走了,三年以后过来说玩完了,或三年以后说上市或被并购了皆大欢喜。但这个你给你老婆她两天不回来你就担心了,更不用说投资人,真的视金钱如粪土。

当投资人离开办公室时我们就忘掉他,除非他来找我们需要我们帮助。任何事任何层次上的帮助,我们无条件帮助他,直到把接力棒交到A轮、B轮,即便交到A轮、B轮,仍然需要真格提供帮助,我们仍然提供帮助。

VC未来除了撕掉傲慢的面纱,能不能有创业者心态,自己也在创业,将心比心,同呼吸共命运,作为资本才有存活的概率,否则优质的VC会逐渐成为品牌。像现在网红一样,虽然资本金非常大,但最后创始人会非常理性的知道他选择什么调性、什么价值观和什么经验的资本,这个是完全不同的。

比如说为了达到这个,怎么对创始人好?真格基金我们做了几件很好的事,等于把中国投资市场做了几件事,也算搅了点局。

第一个几年前,一开始投资意向最简化,简到三段不足一页。这是在整个世界投资界,我们做的第一件伟大的事,我们认为。连律师都看不懂的东西我们为什么要让它在那?以前光谈这个好几页,两个律师都没法去沟通。

真格基金第一次把所有不利于创始人的条目全都扔掉。我们有个基本的人性判断,如果这个创始人都没了,保护你什么东西呢?你最好保护了他就保护了你了,这是人性最好的,他都死了,你还要清算什么?尸体也不属于你。你最好期待他怎么好好的活着,所有东西你想吃什么吃什么,想玩什么玩什么,咱们把它做起来,这是前提。想到这,我们把这个投资意向变成不足一页。

一年前,把真正投资意向书非常厚,从几十页缩短到两页,这个都引起华尔街和硅谷的敬佩,因为他们不敢做。美国人说大家相信法律,但他做不到投资意向书不足两页。这个对创始人没有信仰甚至信念不可能做的,所有清算条款都扔掉了。这样创始人心态得到释放得到解放,才能把全部精力用在经营他应该经营的东西。

在我看到VC他唯一的未来就是不仅要撕掉自己傲慢面纱,一定要跟创始人同呼吸共命运。同时,真正从自己投资行为和投资后的管理行为上,真正做到展示你价值观的东西。这样的话你会在众多的VC机构中,众多的投资者迅速脱颖而出。

如果让我再谈一下东西,就是VC。

我现在感觉国内有两类。一类有主导性思维,他们该投不该投,面对资本市场波动有理性距离,不受资本市场波动。拿真格来比,如果说今年是创业者的冬天,或资本冬天,从真格投资频率我们没有讲过,真格资本金也在扩大。说明什么?不是因为我们敢逆潮流而动大家不投我们敢投,No。我们保证越来越高质量项目融汇到我们这里,投不是无理性做一件事,而是更理性的推进。

这种情况下任何一个VC是跟风的,比如现在很多项目大家抢,别人第一个人他决定投时,往往出现第二个基金、第三个基金把这个人拦截了,甚至堵到家门口,现在创始人有这样的体验。一回家楼底下坐好几个人,吓一跳说干什么,说给你钱,大家比着给。这时作为创始人要非常理性,这个钱一旦拿进来,它稀释了你的股权,最后能不能达到你经营成长的目的这很难说。

如果这个VC他不能形成自己独立的风格、独立的判断,独特的思考方式和独特的服务方式,我觉得在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入场之后,我们会除了看到创业者其实是优币驱逐良币,另外在投资者也会很快看到优币驱逐良币。

最后,衡量VC一个最重要的东西看你每年帐面的回报,更重要看你投资存续期究竟表现怎么样。甚至投资存续期结束真正开始退出你的真正表现,只有这些数据才是你作为一个VC生存全部的生命特征,其他都没有用,一点用都没有。因为如果没有真正的生命特征,意味着你作为一个VC,将来融钱也融不到了,你投资接续不了,因为你自己的生命不能够健康的存续。

所以我觉得回到这个东西,如果让我跟大家分享,面对创始人和投资人,其实分享同样一个东西,就是做事一定要做最本质那件事,而不要为任何表面的东西所诱惑掉。因为人的精力、金钱和所有的能量其实是不变的,是守恒的。你在哪方面削弱了一点,你再去做那件事的时候,就是减去了那一块,你就不能全力以赴专注做你最大的目标了。

所以最后给大家展示一些光明的前景或者告诉大家一个心态,前天我在清华大学参加了硅谷浦东银行报告发布会,它有个数字非常有意思,它对比了中国、美国、英国三个国家的创业者的心态,发现中国的创业者80%或者少一点70%多认为,我做个企业IPO上市是我唯一追求的目标,或者我最想追求的目标。

20%左右的人,或10%几的人认为我被并购了,在不同阶段并购了,实际上是完成我创业一个阶段性的成果。而英美正好和我们数据相反,在美国这个非常成熟的创业环境里,或者在英国这个非常成熟的创业环境里,60%、70%的创业者认为并购是我应该追求最高的状态,因为偶然性才能使我上市。

所以我觉得如果哪天,当然我也期待着,当中国的创始人能够进入这样一个正常的心态,把创业当成实现终极目标不断尝试的阶段性,阶段性退出也算一种成功概率时,中国的创业质量会大大的提高。对投资的人来说也是一个利好的消息,因为你假如都跟着上市,最后要么上市要么死掉,作为投资人来说他的回报也会风险极大。

但是我觉得随着大家创业的热情越来越多,参与的人越来越多,大家越来越懂得商业规则,越来越知道竞争的本质和残酷性的话,你们就会自己选择,原来我不断阶段性的退出也是一个好事,这包括涵盖了任何一个VC对于阶段性退出的期待。

因为,中国VC以前的状态是:我要投你,一定要上市。在这种情况下,这个生态如果能和创始人同呼吸共命运的话,不同阶段退出也算是将来VC成活的东西。当你把资本金流动性加快的时候,你有更多的子弹会投到新的东西,不断的加快这就成一个正向的循环。

由于时间关系跟大家分享这么多,真格基金是个小基金年轻的基金才做了四年,很多东西我和小平以前没做过专业的投资者,虽然我们误投了几个公司上市了。我们天天思考的和大家思考的一样,真格基金不是做四年、四十年,甚至我们不在时它作为遗产继续推下去,靠什么?

我们不断的学习、不断的体悟、不断的改变,敢于做出别人不敢改变的东西,这是真格基金对我们的定位。当年我和小平做真格基金时,我问徐老师一句话,我说小平为什么需要咱们一个真格基金呢?全世界不缺这么多钱,为什么我们做?你的梦想是什么?

小平说了两句话,我说,好咱们一起做。

他说第一,我们成立基金是带着价值观的基金,不是光有价值我们要有价值观,今天不是分享我的价值观。

第二他说我的梦想是,在有生之年把真格做成世界上最大的小基金。“大”意味着你的思维方式、你的创造力、你的眼光,一定要超过你所有的对手,这个大你还真得有一个像我刚才说的真正热爱创业者,真正把你的腰恭下来和他们一起成长的,不仅是姿态还是时间。任何一个要想得天下,你的胸怀比要想得天下的胸怀要大一点。

最后以我最喜欢西班牙的一首诗的诗句结束。

“我的心只比宇宙大一点点,你要想征服一个东西,你的心只比它大一点点,就构成了征服它的概率和逻辑。”

谢谢大家!

本文作者亿欧网,亿欧网专栏作者;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和“来源:亿欧网”;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网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链大会|真格基金王强:投资界的未来在哪里?

5
5
10
20
50
80
100
其它金额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链大会|真格基金王强:投资界的未来在哪里?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