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为什么说,这个时代,寒门再难出贵子?

为什么说,这个时代,寒门再难出贵子?

前一阵子,美国彼得森研究所出了一份报告,说在韩国资产超过10亿美元的富豪中,超过74%是通过继承财产获得的。这个比例相当惊人,我有点好奇,于是就研究了一下韩国的富豪榜。

数据太多了,我们精简一下,以下是韩国2015年的福布斯富豪榜前十名:

1,李健熙,三星集团第二代继承人。

2,李在镕,三星集团第三代继承人。

3,徐庆培,爱茉莉化妆品第二代继承人。

4,郑梦九,现代汽车第二代继承人。

5,郑义宣,现代汽车第三代继承人。

6,崔泰源,SK集团第二代继承人。

7,金凡秀,韩国版微信KakaoTalk的创始人。

8,申昌济,教保生命保险第二代继承人。

9,李富真,三星集团第三代继承人。

10,李在贤,三星集团第三代继承人。

前十名富豪中,竟然9个都是继承者。果然偶像剧不是乱拍的,继承者太太太多了。或许你会说,韩国以财阀垄断闻名,那么其他国家会有不同吗?

我们看看旁边的日本,同样是2015年的日本福布斯排名前十:

1,柳井正(60岁),优衣库服装创始人。

2,孙正义(52岁),软银集团创始人。

3,佐治信忠(64岁),三得利食品第二代继承人。

4,三木谷浩史(44岁),乐天商城创始人。

5,滝崎武光(64岁),基恩士仪器公司创始人。

6,高原庆一郎(78岁),尤妮佳公司创始人。

7,韩昌佑(78岁),赌博运营商韩马公司创始人。

8,毒岛邦雄(84岁),赌博设备商三共公司创始人。

9,伊藤雅俊(85岁),7-11便利店创始人。

10,森章(73岁),森信托集团第二代继承人。

前十名富豪中,貌似只有两名是继承人,啊,日本有活力的多嘛。

真的是这样吗?你看仔细一点,超过60岁的富豪有8位,他们旗下的公司实际上都已经交给家族的年轻一代去打理了。在这些传统行业,竞争格局已经稳定,基本上不可能有新的挑战者,一旦创始人去世,继承者们就将形成和韩国一样的统治局面。

台湾富豪榜又会是怎样一副景象呢?

1,蔡衍明(59岁),旺旺食品第二代继承人。

2,郭台铭(66岁),富士康集团创始人。

3,林堉璘(80岁),宏泰建设创始人。

4,罗结(90岁),正新轮胎创始人。

5,林荣三(77岁),联邦建设创始人。

6,林百里(67岁),广达电脑创始人。

7,尹衍梁(66岁),润泰集团(大润发超市)第二代继承人。

8,蔡明忠(60岁),富邦金融第二代继承人。

9,蔡明兴(59岁),富邦金融第二代继承人。

10,蔡宏图(64岁),国泰金融第二代继承人。

这份榜单和日本几乎一模一样,清一色是超过60岁的企业创始人,或者是家族继承者。其阶层固化的程度,甚至比日韩更甚,在韩国,还有一个KakaoTalk的互联网新贵,在日本,还有互联网的冒险家孙正义和三木谷浩史,但在台湾,随着科技产业向大陆的转移,创业的机会窗口正在迅速被关上。

香港,这个盛产华人富豪的沃土,同样如此。

1,李嘉诚(88岁),长江地产创始人。

2,李兆基(88岁),恒基地产创始人。

3,郭炳江(65岁),新鸿基地产第二代继承人。

4,郑裕彤(91岁),周大福珠宝第二代继承人。

5,吕志和(87岁),澳门赌王,吕氏家族的继承人。

6,刘銮雄(65岁),资本玩家。

7,潘苏通(54岁),松日-高银集团创始人。

8,吴光正(71岁),九龙仓集团第二代继承人。

9,郭炳湘(66岁),新鸿基地产第二代继承人。

10,米高·嘉道理(75岁),犹太人,中华电力第二代继承人。

房地产风云际会的年代已经过去了,八九十岁的老人们把持着富豪榜,等他们逝去,清一色的就只剩下继承者们了。唯一一个低于60岁的潘苏通,是来自广东的新移民,其事业也几乎全部在大陆。而香港,已经不可能再有年轻人的机会了。

老欧洲就更夸张了:

1,阿曼西奥·奥特加(80岁),zara服饰创始人。

2,莉莉安·贝当古(94岁),欧莱雅第N代继承人。

3,伯纳德·阿诺特(67岁),LVMH集团掌门,家族第N代继承人。

4,格奥尔格·舍弗勒(51岁),舍弗勒集团第N代继承人。

5,斯蒂芬·佩尔松(68岁),H&M服饰第N代继承人。

6,玛丽亚·弗兰卡·菲索罗(98岁),费列罗巧克力的继承人。

7,莱昂纳多·戴尔·维吉奥(80岁),Luxottica集团(雷朋眼镜)创始人。

8,迪特尔·施瓦茨(76岁),LIDL超市集团的继承人。

9,西奥·阿尔布雷希特(94岁),Aldi超市集团的创始人。

10,迈克尔·奥托(107岁),奥托邮购集团的创始人。

十大富豪平均年龄81岁,清一色的继承者和最低年龄80岁的创始人,并且继承者们大多都无法考证是家族的第几代了,而创始者们都在二战以前就完成了自己的第一桶金。

即使是号称最有活力的社会,灯塔之国,也并没有好多少:

1,比尔·盖茨(60岁),微软创始人。

2,沃伦·巴菲特(85岁),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创始人

3,拉里·埃里森(71岁),甲骨文软件创始人

4,查尔斯·科赫(80岁),科氏工业第二代继承人。

5,大卫·科赫(75岁),科氏工业第二代继承人。

6,克里斯蒂·沃尔顿(61岁),沃尔玛的继承人。

7,吉姆·沃尔顿(68岁),沃尔玛的继承人。

8,艾丽斯·沃尔顿(66岁),沃尔玛的继承人。

9,罗伯森·沃尔顿(72岁),沃尔玛的继承人。

10,迈克尔·布隆伯格(74岁),彭博财经创始人。

前十榜单里,最年轻的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也60岁了,并且占据头名已经有20多年时间,早在十几年前就甩手不干了。

当然,如果我们将榜单门槛放低一点,会找到亚马逊、谷歌、facebook、Uber等科技新贵的创始人。由于风投的活跃和硅谷的存在,在福布斯的400富豪榜中,白手起家和继承者们的比例大概各占半壁江山。

这已经是后工业化社会中的最好范例了。

回顾榜单,我们会发现,无论日韩,还是港台,他们的第一代富豪基本上都是在二战前后开始创业的,那个年代正是东亚奇迹的发生年代。

随着当地的经济崛起,农民们洗脚上田,办工厂,搞批发,迅速聚拢起了庞大的家族财富。人们的起点差不多是一样的,而结果却大不同,社会剧烈分化,命运天翻地覆。

这是许多人往前数,往后数,家族几代里唯一一次的机会风口了。

当工业化完成,创业的机会之窗就关闭了。

各行各业从无序走向稳定,大者恒大,大公司们垄断了主要的财富,屌丝们在资源上根本无法竞争,唯有打工一条路。即使成为CEO,也不过是继承者们施舍的一点汤水罢了,就像长工和地主的关系,永远没有办法平起平坐。

这是所有红海社会的基本特征。所谓红海社会,来自红海行业的比喻,意即稳定的,停滞的社会,蛋糕不再变大,阶层壁垒分明,你要上位,必须耐心等待,要么领导升级了,要么他出局了,才可能留下一个位子给你。

这种社会的终极样本,就是欧洲,继承者们垄断了所有的机会。年轻人,最好的归宿,要么是出国,要么是开一家小确幸的便利店。

这个时候,科技行业成了人们唯一的创业机会。在拥有科技竞争力的地方,比如美国,仍然能够保持一定的社会活力,失去了科技竞争力的地方,只能垂垂老去,成为一个衰落中的没有希望的社会。

现在,我们再看看中国2015年的福布斯榜前十:

1,王健林(62岁),万达地产创始人。

2,马云(52岁),阿里巴巴创始人。

3,马化腾(45岁),腾讯创始人。

4,雷军(47岁),小米创始人。

5,王文银(48岁),正威集团创始人。

6,李彦宏(48岁),百度创始人。

7,何享健(74岁),美的电器创始人。

8,许家印(58岁),恒大地产创始人。

9,刘强东(42岁),京东商城创始人。

10,丁磊(45岁),网易创始人。

很显然,中国社会的阶层固化程度还不算严重,甚至可以称之为是全球最有活力的社会之一。

但是这一切的原因,我们都心知肚明。工业化的窗口正在悄然关上,传统行业的大亨们已经不会再允许新创业者的出现,凭借他们手中的资源,要捏死一个小后辈简直比踩死一只蚂蚁还轻松。比如万达所在的房地产行业,比如美的所在的家电行业,已经不可能还存在创业的机会了。

这正是人们哀叹“寒门难再出贵子”的原因所在,虽然这个结局其实是后工业化社会的常态。

所幸的是,中国的科技行业发展还不错,十大富豪中竟然有6个来自这个领域。这个比例之高,可以说是全球唯一。

这正是中国改变命运的机会所在。

这个星球的历史上,从来只有一个科技创新中心。

这个中心曾经在欧洲,如今在美国,一度曾经有可能被日本抢走。在日本奇迹的年代,松下、索尼、佳能等电子科技企业的成批崛起,让美国人曾经一度以为,科技中心要转移到日本去了。但是最终,日本人的运气还是差了那么一点。

中国要保持社会阶层的活力,唯一的机会只能是挑战美国,成为全球科技创新中心。这有可能吗?

这个答案,只能从日本的身上去寻找。

日本为什么挑战失败?

答案有无数,取决于人们的观察角度。汇率政策、房地产崩溃、人口老龄化、人口规模是主要的四个结论。

以我的观察,前面两个原因,最多影响传统工业的竞争力,对科技创新产业的影响是有限的,也就是说,日本的衰落,新兴产业的缺乏竞争力,归根究底是人口问题。

1,人口老龄化。

科技产业是年轻人的行业,人口老龄化的直接后果,就是社会保守思想的盛行,不鼓励创业。其实人口老龄化是所有后工业化社会的通病,解决的办法唯有大力引进外来技术移民,比如美国。但很可惜的是,作为单一民族的日本,几乎不可能这样做。于是随着人口的老龄化,创新的水源渐渐就枯竭了。

2,人口规模。

当两个地方的科技水平达到相同阶段的时候,创新就是个概率问题。于是人口规模越大的地方,创新的种子就越多,市场空间就越大,竞争也越激烈,这样存活下来的优胜者将获得更强的竞争力,在对外竞争中处于优势地位。

在日本和美国的竞争中,早期的时候,日本的电子产业拥有低成本的竞争优势,所以很容易就击败了美国的对手。但是当日本成为发达国家后,创业成本与美国持平,这种后发优势就不存在了,而人口又比美国少一半,科技产业的规模、成长速度都无法与美国竞争,就此落败。

上面两种原因,哪个更重要呢?

如果是第一种,那么中国很有可能将步上日本、韩国、欧洲的后尘,成为一个阶层固化严重的社会,如果是第二种,那么中国将有很大的机会击败美国,成为新一代的全球科技中心,长期保持一定的社会活力。

我不知道答案。

但是看看现在的科技行业,BAT已经渐渐形成了类似财阀的垄断格局,新一代的科技创业者似乎已经很难有出头的机会,而另一方面,投资者们仍然大把大把的往科技行业撒钱,创业者们正处于历史上最美好的时代。

或许,我们正处于历史的十字路口。

君临的公众号:junlin_1980

为什么说,这个时代,寒门再难出贵子?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为什么说,这个时代,寒门再难出贵子?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