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我为什么不再做PL人

我不做程序语言(PL)的工作已经半年了。在这半年里,我变得快乐了很多,对世界也有了新的观点。现在我想来讲一讲,我为什么不想再做PL的工作和研究。我只希望这些观点可以给正在做PL,或者考虑进入这个领域的人们,作为一份参考。

学校里的PL人:炒冷饭

PL看似计算机科学最精髓的部分,事实确实也是这样的。没有任何一个其它领域,可以让你对程序的本质形成如此深入的领悟,然而这并不等于你就应该进入PL的博士班。这是为什么呢?

这是因为,PL领域在几十年来,已经发展到了非常成熟的阶段。这里面的问题,要么在20年前已经被人解决掉了,要么就是类似“ 停机问题 ”一样,不可能解决的问题。然而,博士毕业却要求你发表“创新”的论文,那怎么办呢?于是你就只有扯淡,把别人已经解决的问题换个名字,或者制造一些看似新鲜却不管用的概念,在大会上煞有介事的宣讲。俗话说就是“炒冷饭”。

最开头进入这个领域的时候,你可能不觉得是这样,因为似乎有那么多的东西可以学习。那么多的新鲜名词,什么“类型系统”啊,“类型理论”啊,各种各样的“逻辑”啊,“语义”啊…… 可是时间久了,看透了,你就发现一些这个圈子里的规律。

几乎每篇PL的论文,里面必有一页弯弯曲曲,让人匪夷所思的逻辑公式。程序语言的论文,不是用程序来描述,而是使用一些老古董的逻辑符号。绝大部分PL领域的专家们,似乎都酷爱逻辑符号,视逻辑学家高人一等。这种崇尚古人的倾向,使得PL专家们看不见这些符号背后的,类似电路一样的直觉,所以他们也许能够发展和扩充一个理论,却无法创造一个全新的。

如果你看透了那些公式,自己动手实现过各种解释器,你就会发现PL论文里的那些公式,其实绝大部分相当于一段解释器代码,只不过是用一种叫做“逻辑”的语言写出来的。一阶逻辑,其实本质上是一种相当落伍的程序语言。如果你精通解释器的代码,也许就会发现,这些公式其实用非常蹩脚的方式,实现了哈希表等数据结构。是的,哈希表一般就隐藏在这些公式最显著的部分,你自己去找找吧。

所以当你看透了所有这些,就会发现PL的学术界,其实反反复复在解决一些早已经解决了的问题。有时候好几个子领域,其实解决的是同一个问题。然而每一个子领域的人,却都说自己的问题在本质上是不一样的,然后号称自己是那个子领域的鼻祖。甚至有人在20多年的时间里,制造出一代又一代的PhD和教授职位。他们的理论一代一代的更新,最后却无法解决实际的问题。所谓的“控制流分析”(control-flow analysis,CFA),就是这样的一个子领域。

公司里的PL人:过度工程

PL人在学校里跟着教授炒冷饭,毕业进入了公司之后,他们的行为方式还是非常类似。他们喜欢在公司里做的一件事情,叫做“过度工程”。本来很直接,很容易解决的一个问题,非要给你扯到各种炫酷的PL名词,然后用无比复杂的方案来解决。

有一些PL人喜欢推广他们认为高大上的语言,比如Haskell,OCaml,Scala等。这些语言在PL学术界很受尊重,所以他们以为这些语言能够奇迹般的解决实际的问题,然而事实却不是这样的。事实是,这些学术界出来的语言,其实缺乏处理现实问题的机制。为了能够在学术上证明程序的所谓“正确性”,这些语言往往被设计得过于简单,过于具有约束性。

最后,你发现用这些语言来写代码,总是这也不能做,那也不能做,因为你要是那么做了,编译器就无法发现它们自称可以发现的“类型错误”。到最后你发现,这些语言的约束,其实是无需有的。如果放宽这些约束,其实可以更优雅,更简单的对问题进行建模。对正确性的过分关注,其实导致了PL人选择蹩脚的语言,写出绕着弯子,难以理解的代码。

还有一类PL人,喜欢设计不必要存在的语言。因为他们认为设计语言是PL人的“特殊能力”,所以随时随地都想把问题往“语言设计”的方向上靠。这样的趋势是非常危险的,因为像我这样真正有原则的PL高手,其实都明白一条重要的原则: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千万不要制造语言。

很多PL人在公司里盲目的制造新的语言,导致的问题是,到最后谁也无法理解这种新语言写出来的代码。这一方面是新的语言必然导致的结果,另一方面是由于,并不是每一个PL人都有很好的“品味”。比如有些PL人,可能盲目的模仿Go语言,Haskell或者Python的特性,设计出非常蹊跷难用的语法。这些新的语言,其实让其他人苦不堪言。最后你发现,他们声称新语言能解决的问题,其实用像Java一样的老语言,照样可以很容易的解决。

喜欢钻牛角尖,把问题搞复杂,就是很多公司里的PL人的共同点。

PL人的天才病

很多研究PL的人喜欢看低其它程序员,认为自己能设计实现程序语言,就是天之骄子。我之所以从Dan Friedman那里学到了好东西,却没有成为他的PhD学生,一方面就是因为围绕在他身边那些自认为是“天才”的人。

总是有那么一群本科生,自认为掌握了Friedman所讲授的精髓,所以高人一等。其实呢,他们的水平比起我这样的,其实差的天远。于是我就很无奈的看着他们,吵吵闹闹的宣讲他们解决的“新问题”,貌似什么了不起的发明一样。而其实呢,那些都是我几年前就已经找到并且抛弃的方案……

其它的PL人,包括PhD学生,也有一样的毛病。不管在三流大学,还是在Harvard,Princeton,MIT这样的牛校出来的,只要是PL人,几乎必然有这种天才作风。

这种天才病的危害在于,它蒙蔽了这些人的眼睛。他们不再能设计出让“普通人”可以容易使用的产品。如果你不会用,他们就会嘲笑你笨,而其实呢,是因为他们的设计不好。他们喜欢用含混晦涩的方式(所谓“函数式”)的写法来构造代码,让其它人阅读和修改都极其困难,……

其实世界上有天才吗?没有。这些所谓天才,看不到简单直观的解决方案,为了显示自己的聪明而采用繁复的抽象,其实是一种愚蠢。

真正的天才,必须能够让事情变得简单。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我为什么不再做PL人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