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跨境电商迎全方位大考 政策不确定将是新风险

跨境电商迎全方位大考 政策不确定将是新风险

蜜淘“停摆”折射跨境电商高门槛 纯烧钱将难以为继

跨境电商红利悄然褪去时,蜜淘暂时“停摆”也就在意料之中了——跨境电商税改新政之下,“小而美”的创业型企业想要玩转恐怕是难上加难。

近日,媒体报道称,跨境进口电商蜜淘网曝出或已被收购传闻。多方消息显示,蜜淘创始人谢文斌对这一传闻不置可否,但同时他并没有透露收购方,以至于蜜淘在被收购和倒闭的传闻之间摇摆不定。

《中国经营报》记者联系蜜淘网市场总监,其表示已经离职,不方便接受采访。实际上早在去年年底,蜜淘网就已经开始裁员,其运营部门某不愿具名的前员工表示,自己是去年年底被裁的第二批员工。他证实说此前位于望京SOHO的蜜淘办公室现在已人去楼空。

与此同时,蜜淘官网显示,其免税自营店所售商品是蜜淘自由保税仓直发,最快隔日达,不过记者点开相关商品链接发现,大部分商品要么显示售罄,要么已经下架。而蜜淘微信公众号和官方微博也早在2016年1月份均不再更新。

记者拨打蜜淘网客服中心400电话发现,目前该客服中心暂时无法提供服务。许多网友在蜜淘官方微博留言表示,要么在蜜淘购买的商品迟迟没有发货,要么是退货几个月却还没有收到退款,客服通道因处于关闭状态无法联系到蜜淘客服人员。业内人士透露,蜜淘正在寻求“接盘侠”,目前也只能暂定倒闭。

几经转型,路归何处?

公开资料显示,蜜淘的前身CN海淘上线于2014年3月,主打一站式海淘代购的轻模式。实际上在这两年里,蜜淘不断通过业务模式转型来改变发展中遇到的局限。这期间,蜜淘经历了两次非常重要的 战略 转型。

2014年7月,蜜淘宣布将切入上游 供应链 ,推出限时特卖服务,这意味着蜜淘由轻模式的一站式购物转变成为一家B2C自营的海淘电商,业内甚至把蜜淘比作海淘版唯品会;2015年9月,蜜淘将传统B2C进行细分,聚焦国别、专注韩国商品,提出韩国免税店概念。

这次蜜淘转型中韩跨境电商,目的是希望通过深耕韩国中小品牌独辟蹊径,形成差异化的垂直路线,从而圈定特定的用户群体。

“我想做到的是,消费者想买韩国商品,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蜜淘。”然而短短几个月,谢文斌的大手笔改版并把赌注押在韩国免税店上的策略,在资本的“寒冬”和巨头环伺的跨境电商红海里,就像是一记砸在棉花上的重拳,力道几乎被化解殆尽。

国内电商平台、海外电商、国内零售巨头、大型互联网公司纷纷跨入跨境电商领域的同时,跨境电商业务在各企业中的优先级位置也在不断上升,像蜜淘这样的创业型跨境电商企业面临的竞争压力不难想象。

对于蜜淘被收购一事,中国跨境电商50人论坛副秘书长、畅销书《揭秘跨境电商》作者李鹏博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觉得这一事件可以看作是整个进口跨境电商洗牌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公开资料可见,2014年7月,蜜淘获经纬创投千万美元A轮融资。同年11月,蜜淘获得由祥峰投资领投,晨兴资本、景林投资、经纬创投跟投的3000万美元B轮融资。

但显然,蜜淘已经很难挺到C轮了。

与此同时,近日,国家财政部发布的《关于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税收政策的通知》称,自2016年4月8日起,我国将实施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税收政策,并同步调整行邮税政策。

实际上,“蜜淘从创建到现在一直处于亏损状态,这次跨境电商税改新政出台之后,进一步融资的困难可能更大。”北京中清研信息技术研究院副院长、电子商务交易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研究院赵振营对记者说道。

对于蜜淘来说,“去年就已经进行的C轮融资一直没有进展,假如今年一直拿不到钱的话,之前所融的三千万美元肯定不够花,如果没有企业收购,未来可能直接就是团队解散、公司注销掉。”李鹏博说。

中小跨境电商的困境与出路

跨境电商兴起与国内三氯氰胺事件不无关系,该事件之后许多妈妈由于对国内奶粉不放心,纷纷选择海外代购奶粉。随着海淘品类向服装鞋帽、保健品、3C数码产品不断扩充,跨境电商慢慢兴起,进而由“蓝海”转变为“红海”的风口。

风口之下跨境电商模式主要分为平台模式(天猫国际、洋码头、京东全球购等)、自营模式(苏宁海外购、聚美优品、唯品会、蜜淘等)、自贸区/保税区电商平台等模式。

蜜淘选择了自营B2C的重模式,希望靠规模采购和规模销售取胜,供应链和物流则是整个跨境电商的关键。

前述蜜淘已去职的员工证实,谢文斌曾强调的“自营”意在提升对供应链的把控力,对于流量有限的创业公司,做重模式不仅可以提供低价商品、保证货源是正品,还可以降低仓储成本,但这一切都需要用钱来堆,即烧钱。

而另外一个难以避开的令人头疼的问题是“价格战”,这对于没钱没靠山的创业型企业的打击有可能是致命的。“识时务”的谢文斌非常清楚打价格战根本不可能是巨头们的对手,他希望做一个聚焦于“小而美”的创业公司。

显然,“小而美”的公司出路就是一定要做巨头做不了的事情。李鹏博举例说,把客户运作得更加精细,客户需求、服务做得更加到位,与巨头形成差异化运作才会存在一定的生存空间。比如说母婴类跨境电商,为客户提供的可能就不止是母婴产品,还有早教、医疗等服务,巨头不可能把这些做得这么细。

蜜淘“停摆”所折射出跨境进口电商的困境在于它的运营难度。李鹏博表示,跨境电商这个行业本身供应链环节就很长,真正运作起来的话需要大量资金,但这并不是简单的烧钱,除了钱之外还需要很多其他的资源进行补充,这就是整个行业最大的一个困境。

而另外一个困境便是整个行业目前所面临的政策问题。“政策收紧情况下,未来跨境电商的日子应该不会特别好过。这样也会导致风投对他们有所犹豫,下一步的融资就会比较麻烦。”李鹏博说。

跨境电商税改新政其实不止看税收这一块。实际上,真正看税收的话,可以发现有些税收增加了,有些税收相比之前其实降低了。“我们需要看的是税收里面的正面清单”,所谓正面清单,是指政府允许的市场准入主体、范围、领域等均以清单方式列明,“假如未来对跨境进口电商的准入限制比较严格的话,整个行业都会面临比较大的不利。”李鹏博说。

事实上,行业内做B2C跨境进口电商的创业型企业,大部分都面临着上述问题,“有些企业现在已经拿到大笔的钱,比如拿到一亿美元以上的企业可以活得更久一些,毕竟他们算是在洗牌过程中已经稍微走出一步了。但是那些才拿到几千万美元的企业很可能就是下一批要被淘汰的对象。”甚至有一些像蜜淘这样的企业,在此之前早已消失了,只不过因为太小没有引起大家的关注。

(来源:中国经营报 王丽娜)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跨境电商迎全方位大考 政策不确定将是新风险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