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刀安全网

押宝移动客户端,凤凰、搜狐欲摘“传统媒体”之帽

押宝移动客户端,凤凰、搜狐欲摘“传统媒体”之帽

(视觉中国/图)

《创新者的窘境》里面有个观点,那些在过去阶段过程中保障你成功的“基因”,反而会成为阻碍你下一步往前走的因素,你很难摆脱它了。因为决定你成功的“基因”会抵抗这种新的重设,很多转型的努力,往往就在这种内部消耗和拉扯中失败了。

传统门户的转型最大的障碍,也在于此:过去的“成功基因”太强大了。

2016年3月16日,搜狐CEO张朝阳在媒体沟通会上表示,搜狐要进攻了,发力点是移动新闻客户端。

2个月前,市值2亿美元的凤凰新媒体,宣布向Particle提供最多2000万美元的无担保贷款,期限为12个月。截至当时,凤凰新媒体拥有Particle大约49.02%的流通股。

Particle,是新闻客户端“一点资讯”的母公司。2014年到2015年年初,凤凰通过三轮投资,共注资7000万美金,成为了一点资讯的第一大股东。

这一前一后两条新闻,说的其实是一件事,同一个趋势:衰落中的传统门户求生存,押宝移动互联网新闻客户端。

时代变了。凤凰的衰落曲线在传统门户中显得扎眼,过去半年的坏消息包括大规模裁员和股票一路跌至历史新低。而张朝阳和他的搜狐,则让人惋惜。查尔斯虽是业界公认有强烈媒体情结、有浓厚浪漫主义气质的企业家,但搜狐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转型却不尽人如意。

门户网站在中国已有20年历史,晚醒的巨人还能否重现昔日辉煌?答案可能是有点难。

利润下滑,成本上升

传统门户的移动互联网转型中,凤凰显得决绝而急迫。这体现在半年内,一边大规模裁员,一边拿出大约等于市值10%的现金,借给了一点资讯。急迫,或许源于财报的持续窘迫。

押宝移动客户端,凤凰、搜狐欲摘“传统媒体”之帽

图为三月上旬凤凰新媒体的财报截图,可以看到13年3季度以来净利润明显的下跌。

凤凰借钱的原因,在给一点资讯的公告已说得很明白,“待一点资讯的用户数量达到一定的程度之后,凤凰新媒体将有权把Particle的财务数据整合到公司财报当中。”

和新浪、网易、腾讯、搜狐四门户相比,凤凰起步落后。新浪、搜狐、腾讯、网易是在2000年那波浪潮中涌现并站稳脚跟的,而凤凰2006年始改版见人,2011年才运作上市。那时已是门户时期的尾声、移动互联网风口红利最大的时候,凤凰挤上所剩无几的餐桌,迎战已经成长10年、膀大腰圆的竞争对手。

其次,凤凰的业务线条单一,商业模式空间有限。除了凤凰,当年的门户都有其他的业务,微博、社交、游戏……凤凰,好像只有媒体广告模式。

最后,是进错了房间。面对移动互联网的冲击,凤凰早期发力于手机凤凰网这一块——现在,谁还记得WAP网站呢?

凤凰的问题,搜狐已经遇到。凤凰新媒体转型中遇到的问题,不出意外,搜狐肯定也会遇到。

无独有偶,刘爽和张朝阳都曾在公开的发言里,共同表示自己骨子里有“媒体DNA”。但在快速更迭的互联网领域,过往的成功经验,即所谓的成功基因,真能派得上用场吗?

克里斯坦森在《创新者的窘境》里面有个观点,那些在过去阶段过程中保障你成功的“基因”,反而会成为阻碍你下一步往前走的因素,你很难摆脱它了。因为决定你成功的“基因”会抵抗这种新的重设,很多转型的努力,往往就在这种内部消耗和拉扯中失败了。

转型是建立一个移动版门户网站吗?

“一点资讯不是另一个门户,”2015年10月,刘爽给辞退员工的公开信中说,“而是一个集搜索引擎、浏览器、导航、门户网站和新闻资讯客户端的功能特色为一体。”也即,它最重要的特质,不是媒体,而是技术。但一点资讯似乎并没有脱离“门户”的架构。

从PC往移动端的迁移,不只是平台的更替。刘爽和张朝阳都曾论述过技术和产品在门户转型中的主导性作用,但在具体的业务上,资深媒体人却很容易陷入自己的舒适区,用门户时代的经验来操刀移动资讯客户端,这导致他们转型后的产品,看上去,就像是把门户新闻,搬到了移动资讯客户端上。

比如,一点资讯的总编辑吴晨光在接受《中国记者》杂志采访时就表达过自己对技术的某种怀疑,更相信人力编辑。——因为相对于人力编辑,“算法是滞后的”。

中国记者:您似乎将门户新闻的操作系统代入了“一点资讯”,比如对重大突发事件的把握和频道建设上,都延续了门户的风格。这样做的好处是什么?

吴晨光:没来“一点资讯”之前,觉得它可能是以兴趣搜索作为核心竞争力,所以没太把重大突发事件列入工作重点。但来了后我发现,必须要做重大突发事件。 重大突发事件发生时,个性化阅读等于共性阅读 。我们特别强调事件发生时的第一反应—— 因为算法是滞后的 ,等后台依靠数据样本评估出事件重要性的时候,会慢一拍。

这几乎也就是张朝阳面临的陷阱和诱惑。他是否会像凤凰一样,把一个“移动版的门户”,当成自己的新媒体转型呢?

是否有足够的坚持和耐心?

用门户的媒体经验,能帮助凤凰转型成功吗?

看百度的搜索指数可以看到,一点资讯的那条线2014年9月之后相当长一段时间,上升趋势并不明显。

押宝移动客户端,凤凰、搜狐欲摘“传统媒体”之帽

郑朝晖也在接受采访中说一点资讯错过了用户发展的红利期,2013年用户量一直在十几万人徘徊,就是上不去。

2015年,一点资讯突然迎来了爆发期。因为小米成为一点资讯的战略投资者,小米的预装可谓一剂强心针。这一年,一点的装机量增长近20倍。

但显然,产品和人一样,真正的健康,不能长期依赖于强心针,而得看他自己造血的能力。

根据Questmobile的数据,用户激活量和下载量在所有品牌终端中,小米占比高达91%(预装)。

一点资讯需要尽快把小米预装的占比降下来,因为,凤凰转型的前景,绝对不在于成为小米的一个内部软件。

搜狐会是下一个凤凰吗?

比起孤注一掷的凤凰,搜狐的财务结构更多元,也更健康。

2015年三季度,搜狐依靠电影《煎饼侠》的2900万美元收入,以及处置畅游网页游戏业务第七大道约7000万美元的收益,成功扭亏。但好景不长,在接下去的四季度,搜狐又陷入了泥潭,营收双降,同比下降2%,环比下降11%。

在一个大财团内,通过游戏、搜索、影视等其他现金牛业务,输血媒体业务,这在商业模式在国外并不少见。

不过,搜狐的其他业务也在不断程度地下滑。搜狐三大业务中,在线游戏去年四季度收入为1.27亿美元,较2014年同期下降31%,环比下降17%;品牌广告收入为1.41亿美元,较2014年同期下降5%,环比下降7%。搜狐旗下,只有搜索业务在持续增长。

巨额的广告费投出去,不只是为了情怀,还要有回报。在2015年初,张朝阳在内部讲话中曾表示,“我们给天下提供这么好的内容,我们必须得赚钱,员工喝西北风股东也不答应。我们必须得赚钱,好的商业模式,门户模式远远被低估。”

一年之后,他的决心更胜从前。但是,搜狐会成为凤凰和一点故事的2.0版本吗?

转载本站任何文章请注明:转载至神刀安全网,谢谢神刀安全网 » 押宝移动客户端,凤凰、搜狐欲摘“传统媒体”之帽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分享按钮